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7th Feb 2006, 11:50 | 非常姊妹推理系列 | (776 Reads)

今天終於在自家的 Blog 發表了《姊妹》的第一篇《花的秘密》,其實也不可以算得上是出色之作。之前腦中一直想寫一篇以鄭氏姊妹為題材的愛情加武術小說,後來碰巧鄭炳南先生想要小說稿件,於是改成為推理作品了。不過本人並未有任何推理創作之經驗,即以現在之《鐵騎》、《鐵騎零》以及《千草》也全是順手拈來之作,根本不必花神去佈置結構,結果這種隨手亂寫的弊病在本小說中一一呈現,叫人汗顏。

第二篇《無白無名》已完成並寄給鄭生賜評,於是便再行審定第一篇發表在這裡了。畢竟是自家地頭,沒有小說在此是不像樣的。

    花的秘密

    /序幕/
  今天一早,鄭家發生了小小的騷動。
  一家四口坐在飯桌上,除了母親大人弄的皮蛋粥和昨晚一元一個買回來的菠蘿飽外,還有一束鮮花。
  一束捲著百來朵不知名的花朵,朵朵鮮艷奪目。
  「奇怪,爸爸你買來送給媽媽的,對不對?」妹妹鄭惠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劈頭便問道。
  「一定不會。」姐姐鄭惠卿斬釘截鐵的道:「爸爸才不會如此浪漫。」
  居然在一家之主父親大人面前作出如此批評。
  可是爸爸好像半點也不掛在心上,反而讚譽有加:「惠卿真是聰明!我才沒空花錢在這些垃圾上面。」
  不幸地,母親大人是很小氣的。
  一股殺氣隨即捲上前來,爸爸乘未被老婆大人劈死之前立時道:「呀……這個星期我也不能回家了。」
  「為什麼?」身旁的鄭惠希又問道。
  「不用問,一定是要跟蹤某某之類的工作了。」
  「惠卿真是聰明!」爸爸口不擇言的胡亂讚美,才開始進入正題:「上星期有一個女人上來我的偵探社,要求我跟蹤一名男人一個星期,完成後會有五萬元。」
  「五萬元?」剛好吃飽的鄭惠希難以置信的道:「是不是冥通銀行的鈔票?」
  「白痴,當然是港元!」爸爸發出自信十足的表情道,自從他的偵探社積塵了三個星期,拍死了五百隻烏蠅後,終於一洗頹氣,幹勁十足。
  母親大人終於下火,關切的道:「那你一切要小心啦!」
  「好的好的!」爸爸抹抹口角的一粒皮蛋,便匆匆出門去。
  「以爸爸的本事,一星期後應該可以平安歸來吧?」鄭惠卿只是吃了一半的菠蘿飽,憂心忡忡的道。
  「放心吧,有甚麼麻煩惠希一定會去救駕的。」母親大人放心的道:「別忘記他有兩個出色的女兒。」
  「希望沒事最好啦!我們兩人也不可能一輩子幫他的。」鄭惠希不近人情的道。
  三人繼續吃早飯。
  「等等,你們不去理會這束花嗎?」鄭惠希猛然醒起來。
  「唔,今早我開門時便看見這束花放在門外,雖然附上一張寫有此處地址的卡片,但卻沒有留下姓名。」母親大人說著,取出那束花中的白色硬卡片。
  鄭惠希一手接過來,上面的地址的確是這處,而且是用電腦列印出來。
  「姐姐,推理這回事你最在行,還是由你來查吧。」
  鄭惠卿雙手小心的接下那張卡片,只是瞧了一眼,道:「放學後我去附近的花店查問一下,你去爸爸那處幫手吧。」
  「沒問題。」鄭惠希口硬心軟,最後還是決定去幫幫那位無勇無謀的偵探爸爸。
  母親大人安心的吃早飯,她信任兩名雙生女兒的辦事能力多過丈夫。
  因為是雙生,所以鄭惠卿和鄭惠希二人的模樣也是一模一樣,唯一可以讓人分辨的地方是性格及身材。
  姐姐鄭惠卿聰明而文靜,標準高材生,推理能力為同齡人士之冠,可惜身材波平如鏡,即使升上中四也沒有明顯的發育。
  妹妹鄭惠希武功天下無雙,可惜智慧不及姐姐的強,但卻擁有令人羨慕的魔鬼身材,令男生可望而不敢及的暗戀對象。
  好了,接下來便是圍曉那束花而展開的推理故事了,先來說說那位被作者評得一文不值等同豬兜的爸爸有甚麼事情吧。

    /跟蹤,繼續跟蹤/

  爸爸,全名鄭義光,據說是鄭成功的後代。
  當然,他和祖先的關係如何也和本故事沒有任何影響,還是說說他的工作吧。
  原本自九七金融風暴後便失業,直至一年前有位遠房親戚由於移民外國,才把一間偵探社轉讓給他打理。鄭義光之前一直是小文員,心想轉行改當一名偵探也不錯,便糊里糊塗的當上了偵探。
  因為那位遠房親戚是自己一家人打理的,是以偵探社本身沒有招請員工;鄭義光身家並不豐厚,加上業績問題,是以也沒有能力請人。
  要是單靠他那份超級平庸甚至錯誤百出的推理能力,偵探社早就倒閉了,幸好有著能文能武的兩位寶貝女兒常常越俎代庖,才幸免此難。
  這次只是跟蹤一個人,應該不會生出甚麼亂子吧。
  「我懷疑我老公有外遇。」那個女人突然推開偵探社的門走進來,然後劈下他老公的照片及資料,便要求他跟蹤了。
  鄭義光有事可為,剎那間生出無比的氣慨,立刻冒著晨光駕著那部非常顯眼的黃色機車風馳來到那個男人的家門前。
  剛好那個男人也出門了,坐著黑色的房車駛離遠去,鄭義光也立刻開動馬達以一個極為顯眼的距離追上去。
  奇怪的是那個男人好像沒有發現他的「秘密」行動,弄得鄭義光以為自己真是一名出色的偵探。
  非常簡單地跟著那架房車來到他的公司,鄭義光也跟著它來到停車場處。
  看著男人及他的司機所搭乘的電梯停在頂層,鄭義光只得停止跟蹤。
  他拿出筆記簿寫道:「九時三十七分,目標人物類(即你老公,下同)到達公司。由於我沒法進入辦公大樓,故無法再跟蹤下去。」之後用數碼相機拍下房車的位置,然後小心的把自己的身體縮在一個垃圾桶中,繼續暗中監視著。
  他相信那個男子離去時,一定會乘這部車的,是以守株待兔,不敢離去。
  結果如願以償,當他在垃圾桶中進行了一次大恭三次小恭後,那個男人又陪同司機出來,再次坐上黑色的房車離去。
  鄭義光理所當然的跳出垃圾桶,騎上機車追出去。
  原來那男人是出外午飯,然後又返回公司繼續工作。
  鄭義光也乘對方午飯時買了三個菠蘿飽,回到垃圾桶中進食,然後進行筆記:「你老公午時到公司附近著名的五星級餐廳用飯,全程只有他的司機陪同,並未發現有情婦之類的物體出現。」
  目前他只可以做到這樣而已,要是他在辦公時間鬼混,他也沒有辦法查得到。

    /姊妹分身/

  放學後,鄭氏兩姊妹也分道而行,姐姐去附近的花店打探情況,妹妹去找爸爸看看有甚麼可以幫忙。
  鄭惠希才走了沒多步,轉了一個街口,一個穿著整齊黑西裝的男人忽然截住她。鄭惠希對他沒有露出驚訝之情,反而問道:「石哥有事找我?」
  「對。」男人沉著的道。
  「好,快帶我去。」剎那間鄭惠希也轉為沉默,二人一前一後像是互不相識的離去。
  那邊廂,鄭惠卿查得附近有三間花店,便裝出像是要買花似的,向店員打探送花的程序。無一例外的是三間花店也不會隨隨便便在午夜或清晨時份把鮮花放置在收花人的門口,其中一家更會用印有該店標誌的印花紙來束著花。
  那麼說來,送花來的不會是附近的花店,推而廣之,送花者也不是附近的人。
  線索一下子全部中斷,欲查無路。
  鄭惠卿回家的路上,一架白色的帥氣房車在她身邊煞停下來。
  「鄭小姐,袁警長有事找你!」車內有一個男子冒出頭道。
  「找我?有甚麼事?」
  那男子叫她附耳過來,小聲說:「好像是一宗綁架案,要盡快找到事主。」
  「沒問題,立刻載我去。」說著,她便立刻乘上那部房車,由那男子駕離而去。
  不消一會便來到一棟普通的建築物前,二人匆匆的乘升降機來到六零三室。
  袁警長是一名廿五出頭的女子,正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同室的還有一男一女。
二人打量四下無人,才閃進屋中。「袁警長,請入正題。」鄭惠卿開門見山道。袁警長也不多言,在面前的手提電腦按了數下,鄭惠卿熟練的戴上耳筒。
  「這裡是九九九報案中心,請問──」
  「救命呀……救命呀……快救救我呀……」
  是一道非常慌張的女子聲音。

~待續~


[3] 虎首蛇尾之作

開首超好看結尾超難看正是……

不對,是首尾也很難看得要命才對。其實我很討厭推理的,要不是寫作昤有一位好姊妹被我作弄我也不會寫得很快樂……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9th Feb 2006 15:32 | [舉報垃圾留言]

[2]

很高興馮兄有新的嘗試,單看開首也頗吸引啊!


[引用] | 作者 張遨 | 19th Feb 2006 12:37 | [舉報垃圾留言]

[1]

你寫故事很吸引哦!


[引用] | 作者 武明亮珠 | 19th Feb 2006 00:5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