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1st Feb 2006, 12:27 | 非常姊妹推理系列 | (605 Reads)

其實《姊妹》中的姐姐鄭惠卿是真有其人,更是我的好姊妹之一。早在很久以前便借用了她的名字放入小說中,弄得她扁著嘴說「不好」,怪好笑的。不過在小說中的鄭惠卿智力奇高,才不像現實中的她那麼笨(她的花名便是笨笨,不過我愛叫她……哎,一說便會被人查出她是誰了)。

不過我反而喜歡妹妹鄭惠希,並不是因為她的驚人身材,而是她曉得武功(靠)。我對那些身手了得的姊妹還真是獨有偏愛,這也是沒有法子的事。

順帶一提,鄭惠卿的名字在《姊妹》中被借用,而她真人的個性卻被我調去《冒牌千金》的任浩然身上。今天只是寫了四千多字,相信不久後便可以在此發表了。為什麼不再寫《姊妹》的第三篇?原因後述了……

 


  「小姐,請你冷靜些,我們──」
  「我……我好不容易才逃出來,他們……他……呀!唔唔……」
  接下來便只有九九九接線員的「喂喂」聲,可是那女子再沒有回應。
  鄭惠卿沒有放下耳筒,反而要求道:「請再重覆播放一次。」
  袁警長也依言而行,之後鄭惠卿還要聽上五六次才肯放下聽筒。
  「你有何意見?」
  「報案時間是何時?」
  「剛剛午飯時。」
  「如果真是綁架案,受害者的舉報方式太有可疑之處。」
  眾人沒有說話,靜心的聽她說下去。
  「首先,捉走一個人,一定要不為人所知,是以收藏的地點也要選人煙稀少之處。要是報案的女子在那處逃出來,那麼一定會首選有人流的電話亭或提供電話的商店來求得安心,可是在報案過程中綁匪還敢出手捉人,可見她並非在以上兩處搖電話報案。」鄭惠卿非常冷靜的層層交代出來,眾人也專心致志的聽著。
  「其次,要在綁匪的監視下逃出來,一是靠運氣,二是靠智力。靠智力的人逃出來後,報案時一定會作出詳細而簡略的交代;反而靠運氣的傢伙逃出來,由於全無計劃不分東西,報案時自然是纏七夾八交代不清了。」鄭惠卿頓了一頓,續道:「一如此次的受害人,也可能是乘綁匪午飯時才逃出來的,不過最後還是失敗了。」
  「有道理。」袁警長當然可以作出以上的推論,不過她卻知道好戲在後頭。
  「最後一點,就是我發覺雜亂無章的說話背後似是有一些微雜音。」
  「雜音?」送他來的男子奇道。
  「我也不是太肯定,只是聽到一些不正常的雜音。」鄭惠卿道:「要是可以查到,可能會知道報案人的地點。」
  袁警長再次戴上耳筒,追問道:「哪裡?」
  「大約是最後那句處。」
  袁警長前後聽了三遍,也聽不到甚麼船鳴聲,只得放棄。
  「也許我妹妹會聽得到,」鄭惠卿道:「她自小習武,聽覺視力反應也比正常人強很多,這點極細微的聲音應該難不倒她。」
  袁警長想了一會,道:「可是這樣一下,豈不是向你妹妹公開你的身份?」
  「放心,我會另想辦法的,那麼麻煩你把聲音檔轉成 MP3 格式寄去我的電郵吧。」
  「沒問題,我立刻叫浩天去辦。」
  立在袁警長身邊的浩天立刻道:「我同時試試把人聲消去,看看可否把船鳴聲擴大出來。」
  「那麼,目前只可以做到這個地步了,惠卿,謝謝你的發現。」
  「沒關係,有最新的消息我也會通知你們。」
  「那麼電郵聯絡了。車神,快快送惠卿回去。」
  「是。」剛才送她來的男子立即帶鄭惠卿離開這處。
  當鄭惠卿盤算著用甚麼藉口欺騙妹妹協助她時,也萬料不到妹妹也擁有另一個身份。
  「石哥。」鄭惠希二人已來到一處廢置的工廠大廈某個單位中,三十出頭的石哥正和另外四名男子討論甚麼也似的。
  「你終於來了。」
  「閒話少說,我趕著去找爸爸。」
  石哥老成持重的看著坐在桌子對面的鄭惠希,先行叫所有手下離去。
  「最近我們接到一單生意,目標人物之一是你爸爸。」
  「呵,我爸爸得罪了甚麼人?」鄭惠希奇道,半點擔心之情也沒有。
  既然石哥會找她商量,即是說還有迴轉之希望。
  「對方並不是要你殺死你爸爸,只是要把你爸爸當替死鬼。」
  「好像很有趣,」鄭惠希露出一個超越十六歲小女孩才會擁有的表情:「說來聽聽。」
  「委託人要殺的是黑山通訊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崔震堂先生,」石哥取出一張照片及數頁資料給鄭惠希,續道:「然後把殺人的罪名套在你爸爸身上。」
  鄭惠希翻閱資料一會後,道:「原來如此,難怪有人會找我那個混吉爸爸去跟蹤人吧。」可憐的鄭義光又無緣無故的多了一個「混吉」的評價。
  「甚麼一回事?」
  「對方要求我們利用我爸爸的跟蹤照片及筆記去營造出他是有意圖謀殺崔震堂,」鄭惠希笑道:「真是防不勝防啊。石哥,你應未答應人家吧。」
  「還未,要不要推掉?」
  「當然不好推掉,應該接下來交給我。」鄭惠希笑得很誘人:「要是那位事主把這件事交給其他人辦,我反而失去主控性了。」
  石哥拍掌讚譽道:「好聰明,要不要一起上床慶祝?」
  「才不!待我解決了這件事才上床慶祝吧!」
  鄭惠希彈起身來,把手上的資料交回石哥,對他說:「你對事主說,一如他所要求的,本星期六時解決。」
  「沒問題。」
  鄭惠希快步離去,可是並不是要找爸爸說明一切,她才沒這麼笨。
  還是快快找出那位想殺死崔震堂的人吧,在爸爸未被她殺死之前。
  首要知道是誰把跟蹤工作交給爸爸,她知道當中一定大有關連。

 

    /姊妹假想合作中/

  爸爸的偵探社關門大吉,鄭惠希開門而入,翻開工作委託表,找出最新的那一張。
  其實爸爸接手至今,也只有廿單生意左右而已。
  最新那一張,委託人是一名叫包芯的女士,她知道這一定是假名。
  地址一欄更是過份,是「一星期後上門聯絡」。
  爸爸也太鬼扯了!怎可以接下不明不白的生意?雖則他沒有生意很久,也不代表可以隨便亂接生意回來呀!
  這時有一人突然進入偵探社中,是一個鬼頭鬼腦的男人。
  「請問……鄭義光先生在不在?」
  「不在呀?」鄭惠希招呼道:「是不是有事務要我們協助辦理?」
  「不……不……對了,你是鄭義光的甚麼人?」
  「秘書。」面對不明來歷的人,最好還是說謊。
  「那……那麼他何時才回來?」
  「一星期後。」
  「這麼久?他要去哪裡?」
  「出外工幹。」
  「即是說,他不會回家啦?」
  「不知道。」
  那個男人側側頭,便轉身離去。
  「怪人。」鄭惠希自言自語,關上大門。拉了張椅子坐下,整理一下目前的資料:
  一,爸爸被一名化名包芯的女士要求跟蹤一名男子。
  二,那名男子正是崔震堂,在爸爸的資料冊中一目了然,不會有錯。
  三,石哥的委託人可能和爸爸的委託人是同一人,由於他們這些殺手是不可以查問委託人的資料,故她只可以作出這個推想。
  不過鄭惠希有一回不明白,為什麼要嫁禍給爸爸?直接殺了崔震堂不是行了嗎?何必再多此一舉?
  要是姐姐的腦袋,可能會想到當中的關鍵吧,畢竟她的推理能力及觀察力也比她好多很多倍。
  好好想一個謊話來請求姐姐幫助吧。
  此時又有一個人走進偵探社中,正正是姐姐。
  「你果然在此。」
  「找我有何事?」
  鄭惠卿仍未想到該用甚麼謊話來騙妹妹去聽那段錄音,只得說道:「你不是去幫爸爸嗎?」
  「我聯絡不上他,便上來看看他跟蹤的是誰人。」
  「爸爸現在跟蹤誰人?」
  「崔震堂,」鄭惠希回答道:「黑山通訊有限公司的董事長。」
  「有錢人通常也會有情婦的,她太太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
  鄭惠卿不知道爸爸正掉入一個大陷阱中,自然不會去擔心他的工作。倒是鄭惠希由這句話想到些甚麼出來。

~待續~


[3] Steroids Pharmacy

Buy steroids for sale online


[引用] | 作者 steroids | 10th Feb 2012 06:04 | [舉報垃圾留言]

[2] 太謝謝了

看來是手民之誤(即是二馬 X 的個人問題),現在立即改之,謝。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2nd Feb 2006 09:04 | [舉報垃圾留言]

[1]

咦?點解花的秘密--五之二會列左入特攝動漫 架,乜改左分類咩?


[引用] | 作者 風雲 | 21st Feb 2006 18:4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