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4th Feb 2006, 12:39 | 非常姊妹推理系列 | (717 Reads)

終於把整篇《姊妹》第一篇刊登完畢。其實這一篇真是太遜了,大結局時為了修補之前無法接合的種種問題,只得強化了主宰會的地位。原先我並不打算主宰會如此快出場的,因為結尾這麼一搞而弄得主宰會有機會在第二篇中大量出場,左右發展……唉,我這個作者功力還是太弱了。

 


  「室外看海?」袁警長對於鄭惠卿沒來頭的一句說話而奇怪道。
  「我說,好像是在室內聽到遠處港口的輪船聲。」
  可惜這個單位並不近海,無法證實了。

 

    /真正的答案/

  一個房間中,燈光暗暗的,窗外的陽光被窗簾所阻,不過室內的一男一女並沒有意思去拉開它。
  女的在電腦上按了數鍵,把螢光幕轉向給那名男人,道:「你檢查一下內容有沒有問題吧。」
  男人上前看著螢光幕。
  「黑山通訊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崔震堂發現自己妻子與司機有不軌企圖,經由我們查知後發現他們欲殺死崔君。崔君曾秘密向律師留下遺囑,他死後便把其瑞士銀行的帳戶及密碼交予他認為忠心的司機,可是他並未知道司機早已與其妻有染,且因賭而欠上巨債,走投無路下不得不與其妻合作奪取瑞士銀行的存款。其妻早已佈置一切,首先要求一名偵探跟蹤崔君,並委託大石組派人於星期六時殺死他,並把跟蹤時的資料偽改成犯罪的証據;同時其妻向崔君自稱外遊,並向警方虛報被綁架,以便於丈夫死後以被撕票的屍體去取代自己,順利與司機逃亡國外。崔君得悉後要求我們協助他解決事件,我們亦安全地處理好司機及其妻的死亡,而該名偵探經查證後發現為一不足為懼的角色,且崔君亦沒有要求處理,故放過之。」
  最後下方還有一列附注:「此事似乎被另一名女殺手所知悉,但不構成任何影響,暫且押下不理。」
  「沒問題。」男人道。
  「很好,以後崔震堂便會有把柄在我們手上。」女的笑得很高興。「對了,你是不是喜歡上那名女子?」
  「啊?」
  「那名躲在男廁看見一切的女子啊。」
  「對方似乎也是同行,應該明白如何做的。」男子說:「不過對她總會有一點興趣,但未至喜歡。」
  「好吧,我們幫你查一查她的底細。」
  一件事情的結束,往往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始。
  還有,真相永遠只會在少數人的身上所收藏著。

    /尾聲/

  家中那束鮮花早已被母親大人丟進垃圾桶中。
  鄭義光對於完事後半分錢也收不到,大叫倒楣。鄭惠希早已知道有此結局。
  「對了,那束花……」
  不用被警方事務煩著的鄭惠卿,此刻才想起上星期的事。
  「我丟了啦!」媽媽在廚房道。
  今天這頓早飯夾雜了眾人的嘆氣聲。
  鄭義光已有多月沒有收入,快要失去男人所有的尊嚴了。
  要不是媽媽常常在麻將桌上嬴錢,他們一家四口早已餓死街頭了。
  鄭惠卿和鄭惠希二人雖各自有收入,不過從來沒有對家人提過,是以也沒有拿出來支援。
  「那些錢,還是不要拿出來的好。」
  出奇地,兩姐妹竟會想著相同的事。
  姐姐既查不出綁票案的真相,又查不出那束鮮花的由來,不由得內心嘆氣連連。
  妹妹對整件事仍是一知半解,加上慘敗於那名不知名的男人,內心又是有氣無處發,導致嘆氣連連。
  「惠希,那些花可能是送給你的啊。」
  「為什麼?」對於媽媽突如其來的襲擊,嚇得她快要跌在地上。
  「我最近三個月也沒有見過老公以外的男人,你姐姐身材平平,追求者乏,那麼只有你的可能性最大了。」
  兩姐妹聽著如此歪理,也不知好氣還是好笑。
  突然門鈴響起,最先吃飽的鄭惠希立刻開門。
  「咦!是你?」
  「秘……秘書小姐?」
  想不到上星期找爸爸的那名怪男人會找上門來。
  鄭義光舉頭看來,那個怪男人立刻很高興,衝上來捉著他的手,道:「啊!我送給你的花你收到了沒有?」
  「花?你說上星期那束花?」
  「哎!人家害羞嘛!只好悄悄的放在你家門口,幸好你還是收到了。」
  「不!等等,你送花給我幹甚麼?」鄭義光雞皮冒起,不停的搖開他的手,可是卻不成功。
  「你不知道嗎?自從我第一眼看見你,便對你一見鍾情了!」
  「喂!等等!救命──」
  鄭義光只是傳來一下哀慟聲,便被那名怪男人壓倒在地上強行接吻。
  鄭惠卿和鄭惠希雙雙愕然,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對。
  媽媽卻返回廚房,磨著她那柄牛肉刀,霍霍向著大廳中的兩頭豬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