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8th Mar 2006, 12:38 | 非常姊妹推理系列 | (609 Reads)

張遨君問及本篇單元名字的由來,反正有空,也不妨說說。

其實本篇原名是「存在的証據.生存的依歸」,我想在本篇中敘及鄭氏姊妹二人為什麼會甘願分頭過著不一樣的生活。其實我滿羨慕筆下的角色,武功高強之餘又有地方可以一展所長,不似得作者大大般習武多年偏偏無處表演,行街未見過賊、去銀行沒有人打劫、乘地鐵又沒有色魔……總之人生處處太平無事。不是我黑心想天下大亂,只是覺得「英雄無所容身」之嘆。對於鄭氏妙妹,尤其是妹妹鄭惠希,居然會當殺手,最大的原因還不過是貪玩,可以盡展所長的生活。

結果因為劇情問題,在小說中兩姊妹也沒有提及自己為什麼會踏上與正常人不一樣的路。結果被迫更易篇名。此時我想到多年(?)前與一眾朋友合力寫作的接龍小說,我代筆的那一篇便是「無白無明」,當時只是意指真相亂來越亂,如今則是暗指事局劇情漸漸混亂。我原本不想主宰會如此快出場,怎料到第二篇即「見光死」,連反殺手也出場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所云無白無明,究竟真相是甚麼一回事,有時候永遠是不知道的好。

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明白這一點的人又有多少?

 


  「可是你已經拿了很多……」
  的而且確,幾乎九成的露宿物品也被他輕巧的負在背上,可是在走了如此多山路的他仍是臉不紅氣不喘,狀甚輕鬆。
  「沒干係,我還可以用頸吊著。」
  鄭惠卿終於看見禹步是怎麼樣走的了。
  對了,經過一路上的觀察,鄭惠卿約略知道了同組五人的名字和性格。
  一派千金小姐的模樣有兩個人,分別是莫南莎和林凱芝,她們一接到分派來的物品便宣言沒力拿,扔給其他人去,而且沿路還不停的在誇耀財富學識家庭,針鋒相對的火藥味極重。
  而外表樸素的女生黃靜雅則應是來自普通的小康之家,雖然很用心的幫忙提物,畢竟力氣還是太差了。當走到半路時,還是不得不把手上的肉食轉讓給男生去。
  男生有兩個,似乎是一起讀同一間學校的朋友,一個是張展恆,一個是祝文才。祝文才人如其名,一派書生的模樣;反而張展恆卻是一表人才,而且孔武有力,一個人負著大包小包的還可以在路上有說有笑,令人訝異。
  六人來到分派的營地處,便開始架起帳篷。
  「哎,真是呀,要是我家的傭人來了便好啊。」
  「哼,最討厭的還是老爸,硬推人家來參加這個鬼比賽。」
  莫南莎和林凱芝只是光在一旁的林蔭下吵著,結果餘下四人只得默默的架好兩個帳篷。「好了,女生用右邊那個,男生用左邊這個吧。」
  「哎呀,這麼小的地方如何住人呀?」
  「對呀,比我家的床還小的地方要讓四個人睡?太過份了!」
  鄭惠卿人很好氣,沒心情和她們二位千金小姐吵起來。
  「哎,將來五天該怎麼辦?」黃靜雅憂心起來。
  「不如你們兩個女生睡這一個吧。」張展恆把男生的那個讓了出來。
  「嗄?那麼我們去哪處睡?」祝文才畏縮的道。
  「我們是男人來的呀,有點兒風度好不好?」張展恆拍拍他的肩道:「那株樹倒是很結實,我可以在上面架一個樹屋起來用。」
  鄭惠卿一愕,問道:「架樹屋?」
  張展恆微微一笑,道:「我的特長還多著呢。不過依大會分派給我們的時間表,我們要在午飯後回到大本營聆聽未來五天的安排詳情。所以我們也不可以浪費時,快快生火煮飯吧。」
  好不一樣的男生,似乎不像是外表的年齡那麼相稱。在他面前鄭惠卿也好像變了一個六歲小娃娃那樣被完全制服了。
  他肯定是一個蠻厲害的對手,要小心應付才可以。
  家境貧困而自己卻很富有的她,其實不是太需要這筆獎金,可是面對眼前這名似乎比自己還要強的對手,她的好勝心被激發過來。

    /初回棋逢敵手的一仗/

  鄭惠希來到平常和石哥聚會的廢置的工廠大廈中繞了一會,根本找不著半個人。可是令她十分在意的是現場留有打鬥的痕跡,木梢斷椅散落一地,而且還有少許的銀光。
  「銀針?」鄭惠希小心的跪下來一看,一小截針尾斜插在堅硬的水泥地面中。她嘗試以手拍包著手拔出來,可是根本搖不動半分。
  她臉色劇變,明顯是內功深厚的人運功發射的。要是用機簧發射,不可能有如此準繩的巧勁和力度。
  是甚麼人來的?不過無論如何,這回事真是十分難以解決了。
  忽地背後傳來絲毫的風聲,鄭惠希耳明腳快,一個起躍已閃至牆角處,作出戒備狀態。背後是水泥牆,她只需要面對眼前的攻擊即可,已處於一個有利的地位。
  可是根本沒有人,反而地上的銀光多了數點,全是插向剛才她所身處的位置。粗略的計算要是她閃避不及,雙腳及背脊的五處重要的穴道也會被制,束手就擒。
  好可怕的對手!
  鄭惠希動也不敢動,一直的集中精神,不敢放鬆。
  出來吧!一直藏起來的敵人!她這樣暗暗呼道。
  對方既然是暗器高手,自必然不會隨便露面和她作格鬥戰。
  鄭惠希久等不見對方現身,只得自己犯險出手!她雙手抖動,運出五成力於雙掌上,使勁的向前一送,同時人已斜移至他處。
  氣勁捲拍上室中的破殘家具,一一向發針來處的門外衝過去,整個門框也被強大的氣流拍得大度搖晃。鄭惠希同時把餘下的五成力拍向大門右邊的牆壁上,運起「隔山打牛」的功夫把內力穿牆而通,向牆壁對面攻了過去。
  尋常的人因為是右撇子,所以一定會用右手來練習發暗器。要是人在門外以牆壁作掩護發射暗器,一定是人在右方,側身以右手作出最大的軸心自轉手心以投出最強的力度。
  按此推理,發暗器的人必然是在右方躲起來了。
  她以五成掌成先發攻勢,使對方不敢冒出來,然後折向右方的牆壁發掌,應該會有九成九的機會重創對方。
  可惜只是九成九,不是百分之一百。
  這個世界上也是有暗器高手是左撇子的。
  四枚銀針破空穿來,雖則鄭惠希反應極快,可是已然舊力用盡,新力暫未運上,只得反射性地以左手抖了一個扇拂,把襲向臉門的銀針抵擋過去,再從速的向後斜身退去,朝開著的窗台處越去。在後撤的同時她亦以右手拾下地上的斷椅腳,才整個人穿出窗外,在三樓的高處直墜下去。
  就在著地的一瞬間,她以那枝斷腳點在地上,然後借力改變衝力成橫飛之勢。當左右雙腳的腳尖一前一後的拈著地面時,才再發力向工廠區外疾行跳脫離去。
  整個逃走過程只是花了八秒,可是鄭惠希的左手手臂已被兩枚銀針深深的插入其中。
  一個頭髮長得披至雙乳的年輕少女這時才移至剛才鄭惠希穿窗逃去的窗框處倚著,靜靜的看著樓下地上的那枝因承受過量重力而再分折為二的木椅腳。她閒暇的掃一掃身上那件名校校服上的灰塵,然後仔細的清理現場,把自己所發射出來的銀針一一拔回手中。待點算清楚後,便熟稔的抹起自己的百摺短灰裙,一下子便把十數枝銀針收回繫在大腿貼近內褲的針囊中。

    /湖中的女屍/

  晚上的荒島,黑得伸手不見五指,這絕對是平常人所不能想像的黑暗。
  四周只有大自然的萬籟,同組的三位女生也睡著了,鄭惠卿人有三急,便冒險出來在大樹下的草叢中解決。
  「啊?你還未睡?」一個人突然在樹上輕巧的躍下來,嚇得鄭惠卿差點兒失禁。「你……你走開一些!」光是聽著那份深厚而充滿威脅的聲音已得知來者正是張展恆,她羞得不敢站起身來,慌著要求張展恆背向她。「呀,對不起。」他還是一臉正經八百的,聽從她的意思轉身過來:「我不知道你在放便啊,冒犯了你真是不好意思。」
  「不,沒有這回事,反正是意外一場。」鄭惠卿紅著臉道,同時快手快腳的解決後便清潔下體:「這麼晚了你還未睡覺?」
  電子手錶的燈光發亮,顯示目前是晚上二時五十分。
  「我聽到湖的那處傳來了奇異的聲音,於來想去看一看。」
  下午聽完負責人之一江美茜小姐對是次比賽的簡介後,眾人便返回營地去等待明天比賽的正式來臨。
  原來明天早上就是第一回合,由有關的負責人假扮死屍,並在現場留下若干的證據予參賽者找尋兇手。凡是推測錯誤的那一組便要被取消參賽資格,不過仍可以留在島上享受餘下四天的假期。
  當然,並不是人人也很享受這個空無一物的荒島,可是那部運載他們出入的船已被預定了在比賽完結後來回來,使得失敗者們被迫「滯留」下來了。反之成功了的那組便成功進入後天的第二回合了。
  相關的負責人一共有十人,其中一人裝死,那麼兇手便是九人中的其中一人。待明天兇案發生後參賽者才可以前去兇案現場授集證據,以及向餘下九名負責人套問口供。不消說,那當然是早已預定的答案。
  就只是花了一個下午,張展恆便已接二連三的劈斷了林中的一些有用的木材,在樹上架了一個木屋供他們兩個男組員住。
  「看樣子你也曉武術的啊。」當時鄭惠卿在一旁問他道,同時送上一樽水。

~待續~


[3] Darteros Steroids

card acid held engage legend workouts hypertrophy

Steroids | RoidsMall Bookmarks | RoidsMall Digg | Steroids for Sale

maintain including organizations 2009 myofibrillar 1980s wide necessary


[引用] | 作者 Darteros Steroids | 11th Feb 2012 08:41 | [舉報垃圾留言]

[2] 死火

又被人算中了,可惡,一定要再努力些,叫讀者想歪了也不知下一步的發展!

(無奈中……)


[引用] | 作者 馮友 | 9th Mar 2006 10:44 | [舉報垃圾留言]

[1]

根據故事進程,估計假屍體會變成真屍體!嘿嘿!


[引用] | 作者 謙少 | 8th Mar 2006 21:5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