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0th Mar 2006, 12:21 | 非常姊妹推理系列 | (619 Reads)

原來我的作品中很多角色也是左撇子。

也許自己是左撇子吧(雖然後來被改正回右撇子),是以對左撇子有情意結,筆下的角色也會變成左撇子。《鐵騎零》中的道無雙、《千草》的陵祈里、《千金》的涼宮茜(即任天道),以至《姊妹》中那位用暗器的女學生(日後才會表示姓名),均是用左手的人。

不過現實世界中真的有如此多左撇子嗎?我只是曾有一位朋友是左撇子,而且出外吃飯幾乎百分之百的人是用右手的……怪矣怪矣……


  「沒有呀,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本來這位醫生一向本著對黑道的事不聞不問的態度應對,可是一來黑道中鮮有像鄭惠希這些樣子美身材好的熟客,二來石哥又是他的恩人,是以不禁插口過問起來。
  鄭惠希也不想把這處中立地帶變成戰場:「算了,要是他們上來便通知我──」
  話未說完,已有一物沉重而結實的碰在門外。醫生一拉開門,便被一個血人迎面壓了上來。「甲先生?」縱使他已披頭散髮,臉帶血泊,也是被鄭惠希認出來。「我扶他進來,你快清理外面的血跡。」醫生吃力的道。
  鄭惠希立刻在洗手間取出地拖和清潔劑,趕忙的奔出走廊去。只見整條昏黃的長廊東一處西一堆的斑駁了很多半乾不透的血影,趕忙快手快腳的抹起來。
  「嘩!大吉利是!有人死了嗎?」
  「噁心死了!快快除去那些血跡吧。」
  「豈有此理!如此恐怖叫人家如何接生意?」
  「是!是!我會清理得一乾二淨的。對不起各位!」鄭惠希默默的忍受著同樓經營「一樓一」的鳳姐們的惡言,一邊運著右手發力的在地上前後左右地掌著地拖使勁的擦去地上的血跡。
  要是除不去,不單對外觀有影響,而且更為容易被人追上來。
  對方是甚麼人?剛才交手的一剎那間,她已感到對方也是殺手,而且實力也該不相伯仲。問題只是敵暗我明,加上對方又有暗器有手,赤手空拳的她根本沒有半分勝算。
  可是甲先生他……她想到之前二人通電話時所傳來的槍聲,明顯是另一個人在追殺著他。因為用槍的人根本犯不著要轉用銀針來對付她,故弄玄虛的在玩花樣。殺手的工作是殺人,可不是雜技團的表演者。
  用槍的那個人是誰?實力有多高?她不知道。可是用針的那個人卻只是半通不通的,除了給人予殺手的感覺外,便沒有其他了。
  唉,她的腦筋並不是太聰明,想到這處便被糾葛著無法突破半分,還是安心的清理好樓層,待甲先生清醒過來才問他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吧。
  抹著抹著,才發現甲先生步上來的梯間也有血跡的存在,幸好仍不是太大量,可能是登上樓梯時傷口終於按制不住,這才冒得滿地一斑紅血濺。
  那位用槍的殺手也會在附近嗎?或是飛針的高手來一道追來了?無數的疑問伴隨著她渡過了這個夜晚。

    /與世隔絕的荒島危機/

  十名負責人之中,只餘下九人在主持比賽。
  主要負責人原本是三個,江美茜已死去,只餘下林文偉和龍泉山二人。
  其餘六人分別是田柏、李登國、張可怡、陶然景、朱芊芊和蕭永成。其中張可怡便是害得作者大大被迫延長劇情的元兇。
  九人被吵醒起來,第一時間當然是要通知警方,而鄭惠卿則帶著陶然景和朱芊芊返回案發現場去。
  陶然景一看見同事的屍體,居然嚇得跌在地上;反而朱芊芊仍可以鎮定得很,嘆道:「真是人生無常啊。」
  陶然景口吃的道:「唔……唔唔……我還是回去帶他們來……」
  「好的。」鄭惠卿對他道,有如得救也似地他捲風而奔。朱芊芊隨即道:「那傢伙一直很膽小的,真是半點也不像男人。」
  鄭惠卿乘機問道:「你最後看見她是甚麼時候?」
  「唔……應該是晚上十時左右吧。那時候我們還在商量明天的活動佈置定案。」
  張展恆因為衣服未乾,待他們來了便返回樹屋去更換衣服。不消一會便再回來,剛巧聽到鄭惠卿在向朱芊芊問話。
  「那麼她本人和你們之間的關係如何?」
  「喂,別裝成探員的口吻問我。」朱芊芊也感到眼前這個女生好像有別於一般的十六歲女生:「不過告訴你也可以啊──」她故意壓低聲音道:「據說她是林文偉的女人……」
  鄭惠卿深深的吸了口氣。
  憑經驗而言她可以看出兇手大多會是餘下這九名負責人中之其中一人,不過也不排除會是島上的參賽者。可是經朱芊芊這句話,也許可以把疑兇範圍集中在他們九人身上。
  和死者關係太淡的人不可能會隨便殺人,參賽者們也只是來比賽而不是招惹麻煩,此為其一;其二則是由朱芊芊的口氣中可以感覺到負責人之間的關係似乎是錯綜複雜。不用「女朋友」之類的形容詞,卻會套上「女人」,可以想像到之間的曖昧關係。
  林文偉和江美茜二人年齡相近,根本沒必要把她當成「女人」,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們二人乃地下關係,為了一些表面的原因而被隱瞞著。
  「林文偉他是不是有妻子或女朋友?」
  「呵,他還是獨身男人啊。林文偉這傢伙一直在人前拒絕承認他和江美茜的關係,可是江美茜太熱情了,經常在我們面前做出過份的舉動。唉,我們這群人只是因為負責這場比賽而走在一起約一個月,幾乎看慣了。」
  鄭惠卿根據朱芊芊的說話而陷入沉思中,反而沒有注意到張展恆在留意著她的一舉一動。
  那是一對懷著恐怖眼神的目光。
  「喂,你看上去似乎是很能幹啊。」朱芊芊打斷她的思路。
  「呃?」
  「看來這場比賽要中斷了,畢竟警方也會來干擾,而且也會因為安全理由而要求你們回去。」朱芊芊說道:「其實你也只是一名中學生啊,沒必要太沉迷在那些偵探小說的世界中,以為自己真是很聰明。這回事可不是比賽啊,還是交回警方處理吧。」
  「不──」鄭惠卿話到口邊,也被迫打住下去。
  「一名中學生不管有多能幹,也只是一名中學生。」
  此時一個人衝了過來,擦得樹枝「沙沙」作響。
  「不好了……不好了……參賽者所有物品也不見了!而且連我們的電話也……哎呀!」
  一個人影在不遠處大吼大叫,不久仆倒下來。
  依賴著微弱的燈光可以看到是膽小的陶然景。

    /錯綜複雜的角力戰/

  甲先生醒來時,已是第二天的下午。
  「你還是不要起床的好。」鄭惠希立刻阻止他:「你的身體太虛弱了,幸好醫生他替你取出子彈和處理好傷口。」
  甲先生被繃帶包得硬硬直直,即使想起床也是無能為力。
  「石……石哥……」
  「等等,你還不可以動氣說話。」鄭惠希道。
  甲先生喘了數口氣,才算平息了呼吸。
  醫生忽然走來道:「小希希,你到樓下的笨記買午飯吧。」同時在銀包中取出錢來:「我要燒鵝飯,多油多菜。你們想要甚麼便自己出錢吧,不過病人最好是吃白粥配餅乾便行了。」
  「那我出去一會,你幫我照顧他吧。」鄭惠希接過錢在手中,對臥在病床上的甲先生說聲再見後便離開。
  對了,忘記說明一下,醫生口中的「笨記」是一間茶餐廳的名字,正好在醫西家的樓下。
  鄭惠希也為自己點了一盒叉燒飯,五分鐘後便提著兩盒飯加一碗粥折回大廈去。
  迎面走來了一個穿著名女校的校服。那位女生的頭髮飄逸自然,身上的西裝以至灰裙也像是貼身剪裁,加上套著一件繡著校章的灰校褸,快要擦過鄭惠希的身旁。
  因著笨記茶餐廳的門口廚房玻璃把自天而下的陽光折射在行人的腰際,點點銀光映入了她的眼中。
  「殺氣!」明明面對那名女學生的雙眼時是完全感覺不到的,可是她手指間的銀光卻叫她喚起了昨天的記憶。
  慣性地她立刻側身退開,卻反倒是撞上了身後的一個穿黑色長大褸的男人身上。
  「咦?」一件槍型的硬物碰上她的屁股,同一時間那名女學生伸出手迎上來道歉道:「呀,對不起!」

~待續~


[1] Steroids Folkd

play drugs champions period nutrition system culture

Buy Steroids | Steroids | Steroids Blog | RoidsMall Blog

close contest result production equipment studies january relat


[引用] | 作者 Steroids Folkd | 11th Feb 2012 08:35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