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3th Mar 2006, 13:54 | 非常姊妹推理系列 | (651 Reads)

終於把《千金》第一篇修改完成,如無意外我想先投這篇試試。

單是第一篇已有三十多頁,合共二萬八千字,我想會費不少油墨吧。而且老編也不是有太多時間,要是第一篇看後不合意,也不用再理會第二三篇了。

呵,希望有好消息吧。


  鄭惠卿卻沒有參與是次的行動,相反她回到湖的那邊。被陽光照射著的湖面半點也感受不了死亡的氣息,她倚在大樹的樹幹旁靜靜的沉默不語。張展恆不知何時也來到她身邊,問道:「你想到了甚麼?」
  鄭惠卿一慄,看他的語氣,似乎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懷疑起來。
  「我昨天也不確定兇手是否參賽者的一員,可是昨夜得知我們被切斷了和外界的接觸後,我便確定兇手一定是九名活動負責人之中的其中一人。」對方也不是蠢人,她也不必再裝笨下去:「只有負責人們才知道收藏參賽者物品的地方,也有能力乘其他人不為意時連帶取去他們的流動電話。」
  「我記得昨夜你好像纏著禾芊芊問了很多話。」
  「沒錯,林文偉和龍泉山二人老昆忙著處理意外,其他人又似乎六神無主,只有朱芊芊才算是一如平常。」她對他說:「只是單靠林文偉和江美茜二人有著不尋常關係這一點上,並不可以認定他就是兇手。而且更令人奇怪的是兇手似乎不必要中斷此處與外界的通訊的理由,他把江美茜的屍體推入湖中,就是要讓人以為她失蹤了。待警方登上島上再展開尋找工作,屍身可能已被湖水腐壞,消去了兇手的證據。換句話說,肇事者是知道了我們發現了他的罪行才偷偷取去所有人的通訊器材。可是我去到他們居住的平房通知他們時,其他九人也陸續的起床,兇手根本不可能有機會下手偷取去其他地方。」
  「朱芊芊和陶然景二人是跟著你來這處查看的,即是說兇手只會在餘下的七人當中。據你所言他們七人當時留在平房中等待消息及商量處理方法,那麼你可否知道當時發生了甚麼事?」
  「我簡略地問過了,他們是圍在桌上討論的。由於事態匆忙,也沒有留意自己的流動電話。待他們想到要通知警方時,才發現此事。」鄭惠卿坐在大石上道:「因為我只是一名參賽者,是以他們不沒有說太多便著我回去休息的營地。遺憾地我並沒有機會檢查他們的鞋底……」
  「現在已太遲了,兇手一定已清理好沾在鞋底上的泥巴。」張展恆道:「其實朱芊芊也說得對,在他們眼中我們二人只是學生一名,即使認真地去查問他們也不會如實告之一切,以為我們只是閒著沒事幹的好奇分子。」
  「那麼目前我們可以做甚麼?」鄭惠卿感到一絲的無奈,自己總不能在此公開自己的警方身份去介入調查,這樣只會打草驚蛇,而且對自己將來也會有很大的影響;要麼繼續是一名學生的身份去調查,雖則不易引起兇手的注意,但也難以有所進展:「要是我們再向他們查問詳情,只會益發令兇手留心我們上來。」
  「不如我們先努力去尋找失物吧。」張展恆提出最實質的建議。
  「沒用的,兇手既是本次活動的負責人,他一定對島上的情況了然於胸……」她突地靈光一閃:「要是這樣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
  看到她整個人在大石上彈起身來,張展恆問道:「你又想到了甚麼?」
  「你對兵器的認識夠不夠?」
  「一點點。」
  「可否在死者身上查出致死的原因?」
  「我也許可以試試。」
  「那麼要快些了,乘屍體還可以告訴我們真相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把握。」
  「這麼說來,我豈不是變了法醫官?」張展恆老大不高興的道。
  「法醫官才不會如此兒戲,」鄭惠卿一邊拉著他趕路一邊說:「反正兇手一定把我們的流動電話收藏在不為人知的地方,那麼我們再多麼的努力找也不是辦法。我想他昨晚也只是草草的收在一個臨時應急的地方,待不為人注意時再轉去另一處更安全的地方才是正常的舉動。我們只可以密切注意他們七人的行動,自暴其行了。」
  張展恆被她拉著手,好像只有打算的閉口不言。
  「那個臨時應急的地方一定是平房之中,我想偷偷的找個機會去找一找。你在驗屍時不妨幫我轉移他們的注意力,好不好?」
  「隨便。」
  二人來到平房那處,江美茜的屍體被一張薄薄的被單蓋著,且已傳出了少許屍臭味。此時朱芊芊步出平房,看見二人便道:「喂,你們二人又來幹啥?」
  「檢查屍體。」鄭惠卿理直氣狀的道。
  「哈,你們真是以為自己是名偵探嗎?」
  「這次不是比賽,是切切實實的罪案,我總不可能坐視不理。」
  「那麼隨便你啦。」
  朱芊芊毫不客氣的拉開那張被單,江美茜的屍臭更形強烈的傳上來。
  「要驗屍便要抓緊時間。雖然現在是冬天,不過再過多兩三天這條屍體也會生出小蟲啊。」
  「明白。」鄭惠卿拉著張展恆過來,讓他前後查看。
  「對了,朱小姐,昨夜是不是張可怡叫醒你的?」張可怡便是那位推窗發現鄭惠卿的人。
  「沒錯。」朱芊芊答道。
  「當時的詳細經過是如何的?」
  「哎……亂成一團啦,總之好像是她四處拍醒我們,迷糊之間便被弄起來了。」
  「有沒有留意有人打開抽屜之類的地方?」
  「不知道啦。一聽到發生命,整個人也是一愕,也不曾留意其他人的活動了。」朱芊芊忽然小聲的問道:「名偵探,你是不是推想出甚麼頭緒?」
  「少少吧。」鄭惠卿問道:「你們已搜過了自己的房間,確定真的不見了嗎?」
  「絕對沒有!我們翻箱倒篋的找了一個清晨,總不可能人人也是盲的。」
  「是不是自己找自己的那處?」
  「對呀……」
  「那麼說來,」鄭惠卿小聲的道:「兇手可能是乘你們剛剛起來,迷迷糊糊之間取去了所有流動電話,再放在自己那處。他只消在尋找的過程中對你們說他那處沒有便可以了,然後只待找個不為人注意的機會轉而藏去更安全的地方即可。」
  「唔,聽上去好像很有道理。」
  「那麼可不可以讓我進去搜搜?」
  鄭惠卿開門見山的問道,卻被一名男人打斷:「咦,你們在幹甚麼?」
  「啊……不……只是想查出兇手罷了。」
  來者正是林文偉:「你們又不是警方,查甚麼個鳥?現在可不是比賽如此簡單,是真正的殺人事件,你以為你們學生的能力可以勝任嗎?快快回去!」
  鄭惠卿內心有氣,她偵破的案件可是眼前這批成年人所能數算的?可以格於形勢所限,只得嘆了口氣。
  「算了吧,」張展恆執著她的手:「我們走。」
  「快快想如何和外界聯絡才是正確的。」林文偉對離開的他們道。
  「唉,今天看來白花心機了。」
  「你是不是已有一個明確的目標人物?」
  二人在前去湖水的路上再次交談起來,感覺上二人已成了戰友般合作起來。
  「也可以這麼說。」鄭惠卿說道:「我想可能是……」
  「等等!有人!」
  樹林間只有飛鳥吱吱喳喳的爭吵,稀疏的林木依約可見遠方有一個黑影步近。張展恆不等鄭惠卿的反應,一手抱起她的腰,再一腳蹬上樹幹,空出來的左手牢抓延垂下地的樹藤,藉著拉扯與彈躍之力輕巧的騎上一枝樹丫上。
  「不要發聲。」
  事實上才一忽然間鄭惠卿雙眼一昏,人已到了樹上,也是嚇了一跳。想到身旁的張展恆也是習武之人,也便不再吃驚了。
  良久,遠方的人才來到視界之內,原來是張可怡。
  她一個人步法小心,而且不時四處察看,似乎進行著不可告人之事。
  二人四目留心在她身上,直到她向平房之路上消失後,鄭惠卿才說:「我便是懷疑她是兇手。」
  「為什麼?」
  「當時清醒的第一人便是她,亦是她通知其他人起床的。要是乘其他人半睡不醒的時候偷去我們一眾人的流動電話,也就是只有她了。」鄭惠卿分析道:「我想她可能是把屍體推入湖後,再返回平房去,才會是唯一未睡著的人。」
  「可是當中仍有說不通之處。」張展恆道:「死者江美茜應該是被人以硬物擊中後腦而亡,我只是在她的後腦附近找到傷口,故而有此推論。可以說死者是先被殺後棄入湖中。但問題是死者的死亡地點應不會是在湖的附近,兇案現場應是在其他地方,死者是死後才被人移去湖中的。」
  「為什麼你可以如此確定?」
  「昨夜我只是聽到有人接近湖處投入重物的聲音,但是卻沒有爭執的聲音。」他說:「基本上兇手未必是有心殺人,要是他有計劃地殺人,也不會挑這處有如密室兇案的荒島,讓人查到自己身上。而且我聽出來者腳步穩固,要是說兇手是張可怡,那麼她便不在疑兇之列。因為死者江美茜的骨架較大,體重也必然比骨架又小又矮的張可怡來得重。她不可能有足夠的力氣搬動屍體再丟入湖中,那麼說兇手反而會是林文偉、田柏和李登國這三個體狀力大的男人了。」

~待續~


[8] Steroids Delicious

balance trophy 2000 combined called frequently workout

Steorids | Steroids for Sale | Anabolic Steroids Sale | RoidsMall

action occurs posing large nation female type body


[引用] | 作者 Steroids Delicious | 11th Feb 2012 08:28 | [舉報垃圾留言]

[7]

正好....
我都係叫鄭惠卿啊!
你講既係吾係真嫁!


[引用] | 作者 夢幻雪 | 14th Nov 2007 22:17 | [舉報垃圾留言]

[6] 自戀?

不是吧?張君是這種……男人?這叫做,自知之明?(模仿摩亞口氣)

可能我沒有用 ICQ ,不知道這點吧。不過他不用考 AL ,樂得輕鬆的,我真是沒用……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8th Mar 2006 10:16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Re: 他不算?
馮友 :
哎呀一聲的浩然 :那麼說……你認為張氏仍一名俊男?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無話可說。喂喂喂,雖則每一個人的定義也不同,可是張展恆被歸類為「中上」級的俊男,也不算過份。至少愛好畫畫,有文藝英才,不是嗎?你是邪惡女王,看東西自然比正常人不同啦……

再者這是小說呀,借用人家的名字而已,當然創作時會也他的頭貼上去代入一下……(笑)
原來是「嘩哈哈」而不是「嘩呵呵」,我會記下你的口頭譂的。

我平生最看不起一些超級自戀﹑把人不看在眼裡的ICQ INVISIBLE男。


[引用] | 作者 喪笑中的浩然 | 17th Mar 2006 23:42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他不算?
哎呀一聲的浩然 :
那麼說……你認為張氏仍一名俊男?
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無話可說。

喂喂喂,雖則每一個人的定義也不同,可是張展恆被歸類為「中上」級的俊男,也不算過份。至少愛好畫畫,有文藝英才,不是嗎?你是邪惡女王,看東西自然比正常人不同啦……

再者這是小說呀,借用人家的名字而已,當然創作時會也他的頭貼上去代入一下……(笑)

原來是「嘩哈哈」而不是「嘩呵呵」,我會記下你的口頭譂的。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6th Mar 2006 08:25 | [舉報垃圾留言]

[3]

那麼說……你認為張氏仍一名俊男?

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無話可說。


[引用] | 作者 哎呀一聲的浩然 | 15th Mar 2006 23:13 | [舉報垃圾留言]

[2]

因為上個月在圖書館碰見他,一時想不出俊男主角的名字,便抓了他來用。

哈哈。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4th Mar 2006 1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

張展恆?!?!?!?!
=.=(無言中……)


[引用] | 作者 所謂的浩然 | 14th Mar 2006 09:4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