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4th Mar 2006, 12:23 | 非常姊妹推理系列 | (690 Reads)

雖然本人有習武,但在《姊妹》中對武打場面的描寫絕對不是真實的那回事。

真正的比武,那會有如此超乎常人的招式?不過要知道事實是殘酷的,現實中的比武場面未必太刺激,要是如實的寫下來變化不大,外行人並看不出當中精妙與奧奇之處。那麼倒不如純以刺激為先,把武功寫至天上有地下無,反而更為成功。

是以金庸會朕「六脈神劍」,古龍有「小李飛刀」,現實中不可能存在的武功,反而更令讀者沉迷。

這是無可奈可之舉。可是我想要是可以,也盡量以正統些的擊技來描寫。畢竟過於天馬行空,次次打到開山劈石,也終會令人沉悶沒趣的。


  鄭惠卿沉思一會,道:「可是當時他們三人也在睡覺中,不可能有機會乘亂偷藏眾人的物品……而且兇器又在何處?要是找著兇器,也許可以解開這個難解的謎團。」
  「唔,不如返回湖那處吧。反正整件事也是由那處發生的,不如我再潛入湖水去看看會否找著些甚麼?」
  「對,兇手也有可能把染有血跡的兇器投入湖中,那麼回去一趟也是好的。」鄭惠卿道:「不過……」
  「不過甚麼?」
  「你的手……」
  張展恆摟著鄭惠卿腰部的手,似乎摟得高了少許。
  「有甚麼關係?反正你這種絕對標準的幼兒體型也不必害怕會被人佔去甚麼便宜……」就在張展恆正人君子式的回答尚未完畢,已被鄭惠卿一掌推了過去。一下子重心不穩,二人雙雙仆落下去。
  「嘩──我不要死呀……」
  「喂,你吵夠了沒有?」
  「不行嗎?我們要跌死啦!」
  「小姐,你對腳和地面相距半寸,如何跌死?」
  原來張展恆眼明手快,又是一手抓著長藤,才得以在著地前止住跌勢。
  「哼!」她掙脫他的手,安然踏在地上:「我們快去湖那處吧!」自從兩姊妹步入青春期以來,二人的身材便開始差天共地的發展:當姐姐的老是抱怨胸平腰粗象腿,妹妹的反而長得大胸纖腰長腿,真是太不公平了!明明是孿生的卻會發生如此荒謬之事,教她越想越氣。
  其實她的身材也不是太差,只是與有著魔鬼身材的妹妹比較之下才有如此大的反差──當然,拿普通的十六歲女生相比,她的身材也不見得太出眾。
  二人又花了場許時間回到湖的那處。這回果然是有所發現,不過並不是兇器,而是另一具屍體。
  當張展恆在湖中拖出另一具死屍,一看便知道是李登國了。
  「怎麼會這樣……」鄭惠卿有點驚愕的道,剛剛才被拉入疑兇之列的人那麼快便死去,真是令人吃了一驚。
  「初步看來他是被人在左太陽穴附近以硬物砸中而死。」張展恆很快便指出致命的傷口。
  「應該是剛剛死去的,」鄭惠卿道:「說起來,整個早上也沒碰見他。」
  張展恆在附近四下張看,指著地面道:「你看看這裡。」
  她順著方向,看到濕黑的泥地上分明被某物拖出兩道平行且淺顯的坑道,而且中央還夾有腳印。
  「看來這回事八九成是張可怡做的了。」張展恆道:「不過奇怪地今早我在湖的四周繞了數圈,也找不著這些拖曳屍體的痕跡。」
  「即是說,殺死江美茜的兇手與殺死李登國的兇手不會是同一人?」
  「我想應該是這樣。」張展恆分析道:「假設前者名為甲,後者為乙吧。乙可以鎖定是張可怡,但甲卻未必是她。甲是孔武有力之人,可以負著屍體棄入湖中,再聰明地清理腳印離去;張可怡只是模仿甲的所為,但卻粗心地……」他突然住口,一手抄起鄭惠卿,然後再把屍體踢回湖中,人亦躍上湖邊的樹枝上。
  「是不是又有人來?」鄭惠卿忍受著近乎平坦的乳房被他握著,同時小聲的問道。「聽來腳步聲好像是張可怡。」他也小聲的道。不知是無心還是有意,摟著她的左手好像變得緊緊有力似的,可是當此關頭又不好哼聲壞事,鄭惠卿只得乾對他白瞪眼。
  漸漸地她才聽到有人踏步而至,果然一如他所料,來者正是張可怡。
  她來到那些坑痕處,四下張看一會,確定無人後才以腳把這些證據消去──當然連帶剛才鄭惠卿和張展恆二人的腳印也一一消抹而去,可是對方好像毫不察覺現場多了這些不明來歷的腳印。
  近湖的四周也是黑色的濕泥,她以樹枝和腳小心的掃抹乾淨至不留一絲明顯的印痕,再三留心確定完成後才離開。
  待人走後,鄭惠卿才道:「你的推論好像只是命中一半。」
  「即是如何?」
  「誠然,張可怡在處理屍體後也曉得抹去拖曳的痕跡,由此而言殺死江美茜的人也有機會是她。不過當中還有一個大問題,要是她這回是第二次殺人,應該早已有經驗,不會在離去後才折回頭清理現場。所以我相信殺死江美茜的兇手未必會是她。」
  「你的分析不無道理。」張展恆道:「但問題是她消除去腳印拖痕,我們便沒法找到案發現場了。」
  「即使她不抹去,我們也未必會找到。」鄭惠卿說:「黑泥過後的林木是硬石地,鮮難留下拖痕。我們一旦追尋至那處,還是會跟丟的。剛才張可怡之所以只是清理這處黑泥的腳印,便是因為那處的硬地不會留痕。」
  「會不會是殺死江美茜的兇手甲教她?」
  「有可能,」她說:「和剛才我們看見慌張的她,與返回來清理現場的她相比,好像是判若兩人。我若是沒有推論錯誤,她回去後便是和兇手甲談起殺死李登國之事,才被他指示要處理現場的方法。」
  「所以她便回來了。」
  「好了,那麼目前便可以整理出一個大概的情況來。」鄭惠卿分析道:「只需要知道兇手甲是誰,便可以全盤破案。」
  「你意思是要求我去跟蹤張可怡?」
  「果然是聰明人,」鄭惠卿突然扭著他的耳:「未來廿四小時也不要讓我碰上你!好自為知!」
  張展恆雪呼呼的叫痛,根本不知道鄭惠卿情緒突變之原因。
  古語有云「女人心海底心」,這全是因男人之過也。
  「剛才你抽了我多少油水?這點小痛苦只是利息!」
  「救命!甚麼事?我不知道呀……」

    /主宰會的秘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看著那名女學生全身被麻繩扎得結結實實,動彈不得的樣子,鄭惠希便暗自發笑:「算了吧,你的針囊已被我拆除,加上我所扎的繩結乃是非平尋常,別想可以連內力弄斷它。」
  鄭惠希手一抓,便把塞在她口中的毛巾拔出來。
  「死去的發達老婆婆碰跌落街哈利路亞回家找你的爸爸能大爾爾折仁人間頂天立地起你的肺部挑上天上那粒星星你的女也禾口女馬回家收藏起自己的爸爸……」才一得到自由之口,她便接二連三口若懸河的不停發出令人驚異的粗言惡向鄭惠希,結果當然被鄭惠希一巴掌拍得她說不出話來。
  (以上粗言已經作者大大的人為處理,乾乾淨淨可以見人。)
  「喂,別忘記你現在的處境,光是口舌上佔優根本是小孩子的行為。」鄭惠希道:「不過你究竟叫甚麼名字?」
  她側頭過去另一處,不予理會。
  「死老乾八太爺婆皺皮早衰墮奶老師奶……」
  「你說甚麼?」她一聽到鄭惠希替她改的名字,立時生出怨氣來。
  「哎,死老乾八太爺婆皺皮早衰墮奶老師奶,我想你應是這個名字吧。」
  「胡!好像你這種超巨大乳牛級女生才是死甚麼墮奶老師奶!」
  「哈哈,死老乾八太爺婆皺皮早衰墮奶老師奶,你以為你那種級數的乳房便不會被地心吸力所影響了嗎?」
  在大廳中隔著牆壁卻聽得一清二楚的醫生和甲先生,對於兩名絕色少女在互相圍繞女生們的身體所展開的爭論,只得嘆句「嗚呼哀哉」,不知如何自處。
  「現在的女生真是可怕……」晚上甲先生終於可以正常說話了,不過也不是可以說得太久。
  「唉,吃粥吧。」醫生真希望找對耳塞清淨一下雙耳,防止色心大動。
  「死老乾甚麼的墮奶大乳牛,我歐陽倩妍才不像……」那名女學生吵得急了,終於公開自己的名字。
  「啊,歐陽小姐,你真是乳細無腦!」
  「陰乾肥牛,算你這臭老婊有本事。」
  「隨便你如何說,我可說是胸大有腦。」
  歐陽倩妍牙齒上下磨擦著,怒目相對,鄭惠希問道:「好了,暫且休息一下。要是你想吃晚飯,便把主宰會的事告訴我。」
  「哼。」她冷哼一聲,鼓著氣不說話。

~待續~


[7] Weight Loss Steroids for Sale

training years sold hyper action trophy bulking

Steroids Scrapbook | Steroids Scrabook Blog | Anabolic Steroids for Sale | RoidsMall Stik

workout body loss cutting frequently successful substances control


[引用] | 作者 Weight Loss Steroids for Sale | 11th Feb 2012 08:27 | [舉報垃圾留言]

[6] Mens Health

muscle gains promoted contain form world person intake champion studies competitions frequent lead success mclish


[引用] | 作者 Mens Health | 10th Feb 2012 07: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不是,又是一篇怪異的變態小說!


[引用] | 作者 謙少 | 15th Mar 2006 13:32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笑
謙少 :
想跟看是不同的,等我考完這星期這科期中試,就寫一篇讓你看看,四仔是怎樣的!哈哈哈哈!
暫名:《AV》

是不是那套電影的小說版?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5th Mar 2006 13:14 | [舉報垃圾留言]

[3]

想跟看是不同的,等我考完這星期這科期中試,就寫一篇讓你看看,四仔是怎樣的!哈哈哈哈!

暫名:《AV》


[引用] | 作者 謙少 | 15th Mar 2006 12:26 | [舉報垃圾留言]

[2] 嘻哼哼哼

畢竟是市場需要啊,總不成女主角會說「唔,太羞恥了」這等對白吧……

當然是因人而異,要是角色比較保守,便不會有此場面了。其實個人是無所謂,最緊要是寫得開心,看得高興。

小說中有少少色情是無傷大雅,而且是人之常情,反正如何「色」也不及街邊的四仔……(我未看過,不過也想到是如何的。)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5th Mar 2006 08:31 | [舉報垃圾留言]

[1]

閣下好像很喜歡加入一些"色色"的情節喔!難道是為了滿足男性觀眾?嘻!


[引用] | 作者 謙少 | 14th Mar 2006 16: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