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5th Mar 2006, 12:26 | 非常姊妹推理系列 | (686 Reads)

謙少留言述及我的小說中的色情問題,我想可以借此來談一談我的看法。

畢竟食色性也,小說中的人並非聖人,既會說粗口,也一定會有色慾。沒來由要他們過著禁慾的生活,這樣的描寫也不真實。當然,凡事不過太過份,在小說中也不可能過於側重此一方面,適量而止即可。

其實個人言自己的筆下「色」度一般,相比其他在台灣出版的諸類小說,已算正常之列。要在吸引讀者與作者意念下作出平衡,當中必有所取捨。自問自己並非太過份,只是部份地方過於變態,不過想來變態程度絕對及不上諸多其他名家,還算可以接受。

當然,各人標準不同,不可一概而論。這些準則又會隨時間而變,人之道德觀是很複雜,古今哲人尚未析論出來,愚者如我更不可定斷之也。


  「糟糕,人有三急。」鄭惠希居然在她面前脫下短裙和內褲,屁股對著她的身上發射起來。「喂!死笨鄭乳牛!你究竟是不是女人?真是不知廉恥的人型乳牛怪!」歐陽倩妍光是出口也擋不了那道暖暖的惡臭落在身上,這時醫生為免殃及池魚,忍不住拉開房門阻止道:「好了!我這處假假地也是醫院一所,別弄得污穢不堪的好不好?」
  看見歐陽倩妍身上污穢發臭的樣子,她也覺得這樣迫供方式太過份了。反正肚子也有少少餓,於是便放棄作弄她。
  剛好是播放晚上六點鐘新聞,果然有那名死去的男人的報導。
  「看來警方當成了意外事故。」鄭惠希心想道,畢竟屍體是「死於自然」,警方目前也只可以當成是「意外跌下樓梯死亡」。若非牆壁上被她打成碎,警方也不可能老是視案件為不尋常的黑社會仇殺案。
  眼下警方已在本大廈展開查問,當然那時候的歐陽倩妍已被人用白布塞著口,不能發言揚聲。
  警方發言人表示尚未得知死者的身份,鄭惠希此時問甲先生道:「你知不知道主宰會是甚麼樣的組織?」
  甲先生呆了一會,道:「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曾聽人家說這個組織的勢力遍及全球。」鄭惠希慄然,甲先生專長收集情報,連他也「不是太清楚」,而且「只是聽說勢力遍及全球」,方才曉得一絲害怕起來。
  她趕忙吃多口飯,問:「其實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石哥去了哪裡?」
  「其實早在前天起我已和數名殺手失去聯絡,開始感到有些問題了。就在昨天早上,我和石哥才發現手下大部份殺手似乎徹底消失,由於未知對手是誰,便決定暫時躲藏起來。不料還是比對方要慢……」
  「對手是不是用槍的?」鄭惠希靈光一閃的問道。
  「不,是用針的。」他這時候好像沒有氣力似的,要使勁的吸多一二口氣。
  鄭惠卿耐心的等著,同時眼角一掃房中的歐陽倩妍。
  「那時候身旁的數名殺手也被命中,石哥為了保護我也被射中左腳。」甲先生暢順氣管後才續道:「我迫不得已開槍制止敵人的攻擊,然後奔逃離去,可惜混亂中石哥著我一人離去,僅留他一人應付……」
  「你怎麼可以丟下石哥一人逃走?」鄭惠希氣極,一手執著甲先生的衣領,嚇得一旁的醫生立時阻止道:「不行不行!病人……」
  「我知道!」鄭惠希內心掙扎著道:「石哥心知自己會成為你的負累,所以為了大局寧願留下來,是不是?」
  「你明白的……」甲先生大口的吸著氣:「可是當時石哥兇惡的趕我離開,不然我可能會留下去保護他。」
  突然一道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咦?這部電話是誰的?」醫生指著桌上的銀白珍珠色的流動電話問道。
  鄭惠希提起來,來到歐陽倩妍的身旁,道:「你曉得該如何說吧。」
  她雙目回復成殺手應有的銳利,冷靜的對鄭惠希道:「我當然明白。」
  鄭惠希首先關上房門,替她打開流動電話並貼在面上,同時集中精神的豎起雙耳偷聽對話內容。
  「你是誰?」
  但聽一道女子的聲音不客氣地道:「你現在在哪裡?」
  「準備行刺鄭惠希。」
  「不必了,委託人大倉木已向我說明取消是次委託工作。」
  歐陽倩妍沒有答話,鄭惠希一聽至此,總算是安下心來。
  可是那名女子接下來道:「不過大倉木對於他手下的死感到可疑,他是被派去接觸你的殺手……」
  「是他向外人公開我是主宰會殺手的身份,所以我依例幹掉他。」
  鄭惠希不明白為什麼歐陽倩妍會如此坦白。
  對面的女子沉默半晌,才道:「大倉木對於手下的死去感到很愕然,要是你幹的,我想我們要負上責任。」
  「但問題是他的手下有錯在先。」
  「你也許不知道大倉木所領導的『十三』殺手組織在日本是很大勢力的,而且和日本那邊的主宰會會長本田令子有著親密關係,所以一向橫行無忌。」
  「他們在日本可以對那邊的主宰會呼喝,不代表香港這處也是。」
  「總而言之,他要求我們作出一個明確的交代。要是這回事不是你幹的,我想還可以有商討的地步;可是──」
  歐陽倩妍還想說甚麼,但流動電話卻換上了鄭惠希去應付:「那個大倉木儘管在老家橫行無忌,也不代表你們沒有辦法應付。」
  那名女子問道:「你是誰?」
  「你可以想想看。」
  「大倉石的眾多殺手中只有一個人是女生,那一定是你了,鄭惠希小姐。」
  「果然有兩下子,主宰會看來真是不可小看。」
  「歐陽倩妍是不是在你的手下。」
  「對呀,而且剛才的對話我也聽得一清二楚。」
  那名女子好一會沒有說話,鄭惠希道:「是不是大倉木委託你們消滅石哥的殺手組織?」
  「你也是殺手,應該明白我們是不會向外人透露一切的。」
  「沒問題,我只是想和你進行一場交易。」鄭惠希瞧一瞧地上的歐陽倩妍的神色,道:「聽大倉木的行事方式,我想歐陽倩妍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不如由我來解決這件事吧。」
  「你如何解決?」
  「我想由我前去向大倉木解釋。」
  「為什麼你要冒這個風險?」
  「放心吧,現在有錯的是大倉木,不過我想你們這邊也有些難處吧。不如由我這名中間人去應付,可以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其實你是想去救大倉石,對不對?」
  鄭惠希內心一突,但表面不動聲息:「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她想了一會,才回答道:「你和歐陽倩妍人在何處?」
  鄭惠希說出地址,那名女子也想不到原來就在大倉木手下死亡的那棟樓宇中。「那麼我明早便來到你這處,你帶同歐陽倩妍等著我吧。」
  「沒問題。」鄭惠希關上電話,對歐陽倩妍問道:「當天偷襲時,你有沒有殺死石哥?」
  「沒有,那傢伙雖然腳上有傷,可是熟悉附近的街道,還是讓他逃了。」
  鄭惠希轉而問道:「委託人大倉木是不是要求全滅大倉石的殺手組織,獨獨是大倉石要活捉?」
  歐陽倩妍眼神一動,可是口仍舊很硬的:「哼,別老是自己亂想。」
  「我該不會想錯的,」鄭惠希道:「以你的武功,不可能殺不死石哥,唯一的情況下你要活捉他。再者在石哥逃脫後大倉木竟會要求取消委託,而剛才電話中那個女人又似乎透露出石哥已落在大倉木那人手上,是以我才有如此結論。」
  「隨便你如何說。」
  「那個女人應該是你的上司吧。她說明天早上便會來接我和你,也許會順道前去向大倉木解釋事件。」鄭惠希解開歐陽倩妍身上的繩,道:「你要不要洗澡更衣?」
  「你不怕我反過來殺了你嗎?」
  「大家也是殺手,應該明白我們的敵對關係只是建立在那份委託上。一旦委託消去,你我便是無關係的兩個人。」
  歐陽倩妍最終還是選擇點頭接受。
  「其實你為什麼要插入這件事上?」她問道:「目前全是你一個人的推論,有可能大倉石早已死去。」
  「石哥是和他同姓的,我想二人會是兄弟關係吧。」鄭惠希道:「既然他是要活的,那麼也不會如此快便殺死石哥。」
  「你如何處理他手下的事?」
  「殺手的身份不可以被其他人知道,這是全世界殺手界不成文的行規。那傢伙在公眾場所亂說,根本是活該。你上司看上去似乎對他忌諱三分,如此一來在雙方的談判上一定被處下風。要是由我這個甚麼也不知道的人去說請,也該有勝算的。」
  歐陽倩妍站起來,道:「主宰會的事你若知道太多,對你是不會有好處的。」
  「放心吧,我也只是想不留遺憾的處理這件事。」鄭惠希沉著的道。
  「你為什麼會做殺手?」
  二人年齡相若,歐陽倩妍在步出房門前不禁問道。
  鄭惠希看著外邊的夜景,看不到她的臉色。

    /奇兵險行/

  「哎呀!回去後我一定要投訴主辦單位!」

~待續~


[4] Injectable Steroids for Sale

Steroids Scrapbook | Steroids Scrabook Blog | Anabolic Steroids for Sale | RoidsMall Stik

workout organization general body carbohydrates bodybuilder muscle performance


[引用] | 作者 Injectable Steroids for Sale | 11th Feb 2012 08:17 | [舉報垃圾留言]

[3] Naijapulse Steroids

studies synthol main fame closely posing adequate contest build banned engage role federation additionally world


[引用] | 作者 Naijapulse Steroids | 10th Feb 2012 07:46 | [舉報垃圾留言]

[2] 赤川

我知,尤其是賊夫警妻,幾乎是幾頁一次……

大師前輩黃易……

還是不說了。君子求諸己,老是提他人出來作例是不要得的行為。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5th Mar 2006 13:12 | [舉報垃圾留言]

[1]

不要太在意喔!只是問問而已!赤川次郎也頗喜歡加點這種情節,尤其是小偷系列!


[引用] | 作者 謙少 | 15th Mar 2006 12:4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