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6th Mar 2006, 12:28 | 非常姊妹推理系列 | (734 Reads)

在張遨的 Blog 中看到有關作者應否對作品之創作抱有固執這回事,我也想發表一下意見。

眾所周知,零五年日本一名叫福田的老頭子製作出一套史上最爛的動畫, Gundam SEED Destiny ,當中之爛,最大的原因就是被一群盲目而不理智的粉絲破壞了。

原本動畫的主角是飛鳥真,父母與妹妹在前次大戰中因為當時奧布與連合軍開戰,而在戰火中死去,自此對奧布以至其首長卡嘉蓮帶有仇恨,常常出言頂撞對方,更視前次大戰中的「所謂」英雄基拉為仇人。可是一眾粉絲們便是因為他對上輯主角們的仇恨而當成壞人,不予支持。為了扭轉收視不振之局,上任主角基拉由小小小配角變回主角,最後更以一貫自以為是的作風把人家 PLANT 的軍隊全滅;相反原本正氣的主角飛鳥真變成路人甲也不如的小丑,樣子越畫越猙獰,更要在大結局失去一切,在露娜的香軟大腿上哭泣……這是那門子的結局?為什麼不容許有人批評奧布的政策不是之處?而且凡事只有那名歌姬拉克絲才對,其他反對她主張的角色一一沒有好下場……這是多麼可怕的故事!

就是因為基拉和拉克絲有很多支持者,所以反對他們的主角飛鳥真慘被落得史上最悲哀的 Gundam 男主角的地位。我想原本福田並不希望是這樣,早期數集很多伏筆也沒有好好的交代,全是因為要迎合那群無聊的支持者而更易劇本,導致爛尾收場。

再一例,就是平成第六套假面騎士系列響鬼。原本首三十集也是拍得好好的,獨特的森林場景及怪物人設也和以往歷代的 Rider 大異,可是又因為得不到大多數人的愛好,結果又是出現改劇本的情景,三十集之後又犯上之前平成系列的爛尾毛病。

有時候從善如流是一件好事,但適得其反便會變成壞事。作者要有個人的意志,要是讀者的意見是「犯上作亂」的,寧願負上「驕恣自大不聽人言」的惡名,也別要胡亂變更故事以遷就他們。反正你的作品又不是商業主導,犯不著為那區區少少的點閱率減少而折腰。


  「哼,我要我爸爸動用所有傳媒抹黑主辦單位!」
  兩名千金小姐(作者大大懶得找回名字)又在營地處抱這怨那,其實二人這三天也只是吃和睡,當鄭惠卿和張展恆出外偵查時,便由黃靜雅和祝文才負責日常的細軟工作。
  「咦?你還在呆想甚麼?」看見坐在樹下沉思中的鄭惠卿,祝文才抽空過來問道。
  「不,沒甚麼?」
  「是不是在想著李登國的下落?」他道:「聽說已有人在島在找了半天,也找不著他。」
  「會不會就是他殺了江美茜?」黃靜雅插口道:「因為怕有罪而逃走?」
  「他可以逃去哪裡?」鄭惠卿決定不公開李登國死亡的消息,以便使兇手現形:「也許只是在島上某處受傷了返不來啊。」
  「可是已有一整天了。」祝文才在荒島上的第三個早晨中說:「要是真的發生了意外……」
  「文才,你的牛肉準備好了沒有?」在旁邊生火沸水中的黃靜雅忽然叫道,祝文才只得中斷對話奔了過去。
  看著二人努力的煮早飯,鄭惠卿感到一絲抱歉。
  反而她脅迫張展恆跟蹤張可怡一整天便毫無罪惡感了,尤其是看見他精神奕奕的返回來時。
  「情況如何?」她拉著他來到林中問道。
  「還不是和其他負責人開會,不然便是往其他營地安撫參賽者不滿的情緒。」
  「有沒有和某些人有不尋常的接觸?」
  「這反而沒有,我看他們可能怕被人懷疑吧。」
  鄭惠卿悶道:「要是再沒有更多的證據,那麼我們便無法確定兇手甲是何人。」
  「其實更麻煩的是參賽者的情緒漸漸難以控制,」張展恆也知道大事不妙:「要是不儘速找出兇手,和外界聯絡,他們總會作反的。」
  「既然兇手不出手,便由我們出手好了。」鄭惠卿心生一計:「你幫我叫朱芊芊來,但不要讓其他人看到。」
  「喂,為什麼我要聽你的吩咐?」張展恆內心有氣,因為他已被她使役了一整天,搞不好會被人當成侵犯張可怡的色狼。
  「不想讓事態惡化下去,你便要聽我命令!」鄭惠卿也有焦急,只得使橫強道。
  這時黃靜雅與祝文才所弄的早飯已撲鼻而來,張展恆配合著肚子的雷嗚道:「這也要讓我先吃一頓好的吧。」
  看著張展恆飛也似的彈去食物那處,鄭惠卿手心一揉。她拼了命才壓止自己以警方的身份要求張展恆協助自己,只以「朋友」的方式說之以理。
  她明顯感對張展恆似乎對「警方」抱有敵對的態度,雖然未知是甚麼原因,不過既知山中有虎便不要隨便而行。她知道以目前「普通學生」的身份行事會有諸多困難,可是終歸也一一搞定了。
  不過朱芊芊會否答應幫助自己?這還是未知之數,但無論如何也不要公開自己的另一重身份也許會更好。

    /最後對決/

  歐陽倩妍的上司居然只是一名三十未到的女人,處處展露成熟而穩重的味度:「我叫韓紫瑩,相信你也想到我的身份吧。」
  歐陽倩妍更換上醫生的男裝衣服,在吃完早飯後便和鄭惠希一同坐上她上司的銀色跑車中。「該不會是主宰會的香港會長吧?」「全對。」
  「韓小姐……」歐陽倩妍對於韓紫瑩如此直接的答案感到不解。
  「反正事已至此,也瞞不過她。」她駕著車道:「反正我們既不會把最重要的事說給她,而且我也相信她不會洩露出去。」
  「多謝你相信我。」
  「我們只是彼此利用,」韓紫瑩道:「昨夜我致電日本那邊的會長本田令子,她說可以隨便我們處理這件事。」
  「甚麼?」兩名女生也嚇了一跳。
  「我也不知道詳細,可能本田令子也覺得大倉木做得太過火了。」
  「要是授權我們處理,那麼還要找她來幹甚麼?」歐陽倩妍指著鄭惠希問道。
  「本田令子透露大倉木為了幹掉他弟弟,可以說是派出了手下最精銳的殺手,甚而連自己也來到香港這處。」
  「我果然沒有想錯,」鄭惠希開始找到事情的眉目:「二人真的是兄弟關係。」
  反而歐陽倩妍可不甚了了,問道:「韓小姐,為什麼你給我的資料可沒有說明這些關係?」
  「開頭我們由日本那處接收了這項委託,也不清楚大倉木為什麼會要求留下大倉石的活口。當你開始行動後,我便再詳問日本方面,才知道更多內情。」韓紫瑩道:「原本殺手組織『十三』是由大倉石繼承的,可是被哥哥大倉木反叛而逃亡。雖然大倉石逃到香港後一直隱密小心,不過……」
  「還是讓他兄長的人找到?」
  「不,是我們主宰會無意間找到的。」韓紫瑩卻是話到半邊而止,鄭惠希那會知道,上次崔震堂的事件中因為自己的加入而暴露了大倉石的動向,從而使遠在日本的大倉木從本田令子的電腦處得知他弟弟的消息?
  韓紫瑩不說出來,鄭惠希即使想破頭也不會知道當中內情:「你們主宰會之間的消息還真是容易外洩。」
  歐陽倩妍內心有氣,可是又無從反駁。韓紫瑩淡然道:「畢竟主宰會成長太快太短,羽翼未豐,才會在予人所求下被對方拉上關係。本田令子也許是和我一樣,無從選擇下才和他合作。」
  「很好呀,看來你們事後也會學那位本田令子那樣把我幹掉,對不對?」鄭惠希道。
  「凡事也要曉得適可而止,」韓紫瑩道:「大倉木行事太目中無人才會被下令幹掉,我相信你不會笨得走這條路。」
  「我只是為了救出石哥才答應幫你們,事後你我絕無關係。」
  「一言為定。」
  三人很快便來到新界郊區的一處荒廢的農地前,在雜草叢生的一片綠地中豎著數間尚未穿破的木屋。
  「不是吧?他們就是住在這裡?」鄭惠希以為自己在看著九流的黑社會電影。
  「可能這處只是用作和我們接觸而臨時挑來的,」韓紫瑩確定收藏在大腿內側的那柄槍完好無事:「不知道對方有多少人,總之是次會面是兇多吉少。」
  「喂,你找處地方躲起來,一旦出現問題才進來偷襲。」鄭惠希居然吩咐歐陽倩妍起來,氣得她白瞪雙眼:「為什麼我要聽你的說話?」
  「小聲點!」韓紫瑩阻止道:「鄭惠希說得沒錯,而且我也對大倉木表明他的手下是石哥的女人幹的。」
  「哎,甚麼是『石哥的女人』?」鄭惠希不滿道,雖則這的而且確是事實。
  「要是說是『石哥的手下』,對方會提升警戒,反而『石哥的女人』卻不會。」
  「你……說得對。」這回反倒是鄭惠希啞口無言。
  歐陽倩妍匍匐在高及腰間的草叢中藏好後,韓紫瑩和鄭惠希二人並肩而進,來到木屋前。
  「歡迎光臨。」屋內黑沉沉的似乎站著不少人,她們二人才一進來,身後的門便被人關上了。
  「身邊那個女生便是大倉石的女人?」
  「沒錯!」鄭惠希語調平常的道:「你的手下對我毛手毛腳,所以我出手幹掉他。」
  要是殺人的人不是主宰會,那麼會發生甚麼事?鄭惠希到這一刻方才想到這個問題。沒辦法了,只好見一步走一步。
  「你是如何殺死他的?」說話的男人三十未至,一派老成的模樣,應該是眾人之首大倉木:「那傢伙豈會是普通女子可以解決的?」
  「首先灌醉他,然後推他下樓梯。」鄭惠希說得好像是真的一樣。
  「那傢伙是千杯不醉的。」
  「在酒中加些藥不就行了?」想不到對方的廣東話如此了得,直接的對話之間已令鄭惠希漸漸吃不消起來。
  「很好,想不到主宰會也會弄虛作假。」他站起來道:「你不單止是大倉石的女人,還是他最得力的手下,我沒有說錯吧?」
  韓紫瑩心中一顫,大倉木好像知道了甚麼。
  「才不!人家可是最討厭動刀動槍──」

~待續~


[7] Injectable Steroids for Sale

actor created rick


[引用] | 作者 Injectable Steroids for Sale | 11th Feb 2012 06:19 | [舉報垃圾留言]

[6] Steroids Blog

studies body inhibit trophy workouts building leading view early synthol controlled build actor created adequate


[引用] | 作者 Steroids Blog | 10th Feb 2012 07:43 | [舉報垃圾留言]

[5] Mens Health

bodybuilder well growth turn supplement back 1999 muscle body workout allow state lead inhibit level


[引用] | 作者 Mens Health | 10th Feb 2012 07:08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Re:感同身受
文風 :
「有時候從善如流是一件好事,但適得其反便會變成壞事。作者要有個人的意志,要是讀者的意見是「犯上作亂」的,寧願負上「驕恣自大不聽人言」的惡名,也別要胡亂變更故事以遷就他們。」看了這段話,令我感觸良多。說個秘密給你知,我那本小說《仙風奇傳》,本來去年已和一間台灣的出版社簽了出版合約,並已全部完成,已到了最後籌備出版的階段。可惜的是,出版社方面受了一些沒水平的意見,在完全妄顧事實的情況下,要求我在情節上作出大幅度的修改(理由與情節的好壞無關)。我為了自己的良知,和不想自己的作品因一些無知的意見被「強姦」,亦為表這種不尊重作者創作自由的抗議,在無法達成共識下,便自己主動毅然提出解除合約的決定,並痛快的駁斥了出版社的總編一番。雖然因此而令這部小說未能如期出版,感到痛心和難過,但也為自己的堅持而感到驕傲,一點也沒有後悔。也因為這樣,一氣之下便決定放在blog上讓人自由閱讀,日後經濟上許可或許再自資出版,以完一己的心願!

雖然這類事情是層出不窮,可是沒有法子,因為這是商業社會。要是為了賺錢而出賣自己的作品,表面上是成功了,實質上卻十分可悲。有時候我也會想暫時改一改變成色情小說,暫且賺一筆,出名後才出正常版。但問題是一如日本的女優,脫光光後若仍未能成名便不會再有東山再起之日,這點事也是同一道理。為遷就一些無理要求而改變劇情,要是最後仍是賣不出,便覆水難收,一定要多加三思,或是堅決不變。

放心,你篇小說我一定會追看下去!支持中!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5th Mar 2006 18:30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感同身受

「有時候從善如流是一件好事,但適得其反便會變成壞事。作者要有個人的意志,要是讀者的意見是「犯上作亂」的,寧願負上「驕恣自大不聽人言」的惡名,也別要胡亂變更故事以遷就他們。」
看了這段話,令我感觸良多。說個秘密給你知,我那本小說《仙風奇傳》,本來去年已和一間台灣的出版社簽了出版合約,並已全部完成,已到了最後籌備出版的階段。可惜的是,出版社方面受了一些沒水平的意見,在完全妄顧事實的情況下,要求我在情節上作出大幅度的修改(理由與情節的好壞無關)。我為了自己的良知,和不想自己的作品因一些無知的意見被「強姦」,亦為表這種不尊重作者創作自由的抗議,在無法達成共識下,便自己主動毅然提出解除合約的決定,並痛快的駁斥了出版社的總編一番。雖然因此而令這部小說未能如期出版,感到痛心和難過,但也為自己的堅持而感到驕傲,一點也沒有後悔。也因為這樣,一氣之下便決定放在blog上讓人自由閱讀,日後經濟上許可或許再自資出版,以完一己的心願!


[引用] | 作者 文風 | 25th Mar 2006 17:51 | [舉報垃圾留言]

[2] 不是

非也,是 Gundam SEED Destiny 中的主角(原本應該是)。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6th Mar 2006 21:10 | [舉報垃圾留言]

[1]

同意馮友的分析意見,另外想問"飛鳥真"不是超人帝拿的男主角嗎?是同名同姓?


[引用] | 作者 張遨 | 16th Mar 2006 15:5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