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7th Mar 2006, 12:17 | 非常姊妹推理系列 | (642 Reads)

終於快要連載到第二篇的大結局了,實在是愧對列祖列宗,又作出一部爛小說,真是對不起各位。

由於亂作關係,是以弄得「唁湯唔水」。《姊妹》第三篇看來會更可怕,不得不加以小心,不然死得更慘。

主宰會過早曝光,反殺手組織又太快出場,情節像是被瘋狂剪去大部份兼以一點五陪速播放,原本一部好好的小說變得亂七八糟,真不知那位渾蛋作者寫出來的劣作!最好拉去打靶!


  忽然一拳自左側揮來,鄭惠希憑風聲而判定人之來向,反射性地沉腳扭腰,右手一個翻掌便迎上對方的肚皮上,直把對方拍得倒飛起來,「劈叻架林」的連串撞擊聲遍及全屋。
  不知是誰打開吊燈,終於可以看清楚四周的環境。
  有一個男人被打得倒在雜物堆中是意料中事,反而歐陽倩妍被數名男人要脅著立在二人身後卻是意料之外。
  「歐陽倩妍,善長暗器,可以藉針灸之術致人於死地。」大倉木把持全局道:「看來我的手下是被你刺中要害了,對不對?」
  歐陽倩妍怒氣沖沖,可是人家用的是長距離獵槍抵著她,又鎖著她雙手,根本不可能抱有脫身的機會。
  「喂,你們主宰會究竟是天才還是白痴……為什麼敵人會對你們的事一清二楚?」鄭惠希也知道抱怨是沒有用的,可是還是忍不住嚷道。
  「即使如此也不是我的責任。」言下之意是日本的本田令子的問題了。
  大倉木舉起槍來,道:「好了,別再作無謂的反抗。」
  二人被迫高舉雙手。
  「喂,等等,最後一刻你也該向我們表白一下你的企圖……」鄭惠希道。
  「企圖?」
  「沒錯?我開始時是想你和本田令子是情侶關係,可是看到目前的情況,應該不會是這樣了。一名出色的殺手,即使是至親之人也不會對他公開自己的身份,更不要說把自己所屬組織的秘密傳出去吧。」鄭惠希條理分明的道:「不過我剛才想到了,主宰會可能是一勢力很大的組織,難免會有害群之馬,甚而是間諜……」
  「小丫頭,你說得太多了。」大倉木轉而用槍指著她:「我很佩服你的才智,不過可惜我們是對立的。」
  鄭惠希冷笑一聲,道:「你才是該死!」她雙手一發,直揮而下,同時運勁而出,一道壓力至撞上大倉木身上。
  當其他殺手也一一拔槍之時,鄭惠希已先發制人,乘大倉木尚未看清形勢時撲了上去,抓牢他持槍的右手,一扭而抵著他的背。
  「你……」
  「全部人不準動!」鄭惠希以一大段對白來拖延時間,取得儲氣的機會,才得以運出比正常來得大的掌風。看來大倉木的胸骨肋骨已斷了好幾根,那奈得被扭著手的痛楚,已然汗流浹背,但卻不哼一聲。
  韓紫瑩也翻起窄裙,取出大腿內側的手槍,一槍一個的解決了脅持著歐陽倩妍的殺手。
  「石哥去了哪裡?」
  「算你們本事……」
  大倉木吐出最後一口氣,居然頭一側便死去。
  「豈有此理!起來呀!這樣的結局一點也不好看!」鄭惠希搖著他的身子,可是也沒有用。
  其他同在一屋的手下也一一倒在地上,一看便知已經死去。
  韓紫瑩解開歐陽倩妍雙手,才去檢查死去的屍體。「是毒藥,」她夾開死屍的口:「真想不到今天也會有人在牙齒中收藏著毒丸。」
  「他們是甚麼人?」鄭惠希把死去的大倉木推去一旁,問道。
  「要向總部的人要求清查行動才知道,」她問鄭惠希:「你剛才的推論真是令人膽戰心驚,看來本田令子也十分為有問題。」
  「可是她卻要求我們自行處理……」歐陽倩妍想起來道。
  「也許是她對大倉木的行動很有信心,或是早已想到放棄大倉木。」
  韓紫瑩吁了口氣,道:「好了,你去找大倉石吧,接下來的事是我們的事。」
  「那麼便拜託你們了。」鄭惠希開始在木屋中搜索起來。
  「韓小姐……」
  「依老方法處理好屍體,之後也要上報總部。」她道:「那傢伙的頭腦還真是不錯……」

    /真正兇手/

  張可怡悄悄來到某處。
  「你幹甚麼?為什麼殺了朱芊芊?」
  「我沒有呀!」一道男聲反駁道:「我以為是你幹的!」
  「我幹?別說笑了!我已經受夠啦!」張可怡受不住起來:「為什麼我們會弄成這樣……」
  「總而言之,兇手一定是另有他人,不會是我們!」那名男人道:「你看,我們收藏的東西仍未被人發現,最快也要兩天之後才可以通知警方,那時候也找不到甚麼對我們不利的證據了。」
  「不……那名殺死朱芊芊的兇手一定是知道我們所幹的事!你看不到嗎?他模仿著我們把朱芊芊丟入湖中……」
  「別慌!基本上島上所有人也知道屍體被丟入湖中的事,有人模仿並不出奇……我反而怕那傢伙已知道李登國死去的事……」
  「我……我不夠力,只是把他在近湖處推下去……」
  「好了,不要再談了。我們快回去吧,不然要被人懷疑了……」
  「想不懷疑也不行了。」突然一名女生在外邊叫道,嚇得二人心兒也跳出來。
  「林文偉,張可怡,兇手就是你們二人。」鄭惠卿續道:「我已把你們二人的對話錄起來,相信可以作為呈堂證供。」
  二人還是掙扎了好一會,才推開廁門走出來。
  「咦……朱芊芊你……」張可怡看到應該死去的朱芊芊竟站在自己面前,不禁嚇了一跳。
  「哈哈,我只是裝死。」朱芊芊叉著手道:「你們只是遠遠在湖邊看了我一眼,便相信我死了,速速來開秘密會議,明顯是心中有鬼。」
  林文偉氣得發抖,一不做二不休,一個箭步衝了上來。
  「呀──」一個人影在廁格上掠出,一腳踢倒下他。
  「小姐,你的 MP3 機。」張展恆把一部小巧的如同火柴盒的 MP3 機扔給鄭惠卿。
  「你……你們……」
  「科技發達呀,我這部 MP3 機也兼具錄音功能。」鄭惠卿道:「起初我們只是鎖定張可怡一人為兇手,可是我們相信是有另一個兇手存在。在證據不充足下難以展開判斷,便只好使你們自己露出馬腳。」
  「唉,為什麼要我裝死?」朱芊芊問道:「而且還要裝成是被水草纏著,浮在湖面?」
  「沒法子啊,要是被人走近查看,便知道你不是裝死的了。」鄭惠卿抱歉道:「要是你的『屍體』一動也不動的浮在湖中心,別人便會以為你真的死了。不過也許會有人問屍體並未發脹,為什麼這麼快便冒上來?我便要安排張展恆乘你們來時作狀要抱著她救上來的樣子,同時由他張揚朱芊芊死去的事。我則在一旁留心你們的表情變化,當我看到你和林文偉二人一前一後的找藉口離去時,我便知道大局已成了。」
  張可怡已然腳軟,跪在地上。張展恆問道:「對了,我們交給你們看管的物品……」
  「在洗手間中──如果我沒有想錯的話。」鄭惠卿道:「一個男人跟蹤一個女人,只會有一處地方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便是她上洗手間的時候。張展恆你總不會貼近人家的廁門張看吧?」
  張展恆臉有不滿,道:「你這句話是不是在稱讚我?」
  「還是要多謝你的幫忙啦。」鄭惠卿道:「我想殺死江美茜的人應是林文偉,不過張可怡也應是同謀,所以第一天晚上我通知你們時你才會『剛巧』醒來,真質是睡不著。後來在喚醒其他人時你們二人合力把所有通訊用品收起來,是以才有如此快的效率,令人不以為意。而之後你們乘人不為意時,再偷偷的把臨時收在自己物品中的贓物取出來,埋在洗手間去。我想不會有人願意翻弄糞便吧,你們這個計劃真是天衣無縫,只是差在二人被小事挑釁,露出馬尾才失敗。」
  林文偉已然垂頭喪氣,鄭惠卿道:「即使兩天後島上的證據被你們清除得一乾二淨,也不可能破壞你們的錄音,還是早早認罪吧。」

    /妹妹的下午/

  石哥被鄭惠希抱回黑市醫生那處,幸好只是餓得皮黃骨瘦,沒有甚麼大礙。
  「石哥……」
  「甲先生,」石哥休息一會後已恢復過來:「我們的殺手……」
  「已死去十之八九。」甲先生沉痛的道:「幸好尚有兩人身在國內,剛剛才向我們報平安。」
  石哥嘆了口氣,臥在床上。

~待續~


[1] Injectable Steroids for Sale

nutr bodybuilder body year natural build sport main competitions weight building hypertrophy contest bodybuilding energy


[引用] | 作者 Injectable Steroids for Sale | 10th Feb 2012 07:3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