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8th Apr 2006, 08:38 | 鐵騎俠士零 | (694 Reads)

因為《千金》第四篇尚未完成,也罷,依計劃鄙人小說很多,改為發表另一篇充數。

這部《鐵騎俠士零》是個人筆下鐵騎系列的第二部,故事本身和第一部《鐵騎俠士》完全無關係,只是同樣學日本的特攝片手法寫作而矣。不過本次最「破格」的地方是不再以事件形式來串連,而是學習《史記》般以人物為中心來組成一個故事,但成效尚在觀察中。

原本是首發於 FP 友好報上的小說,最新已快連載至第三話,本 Blog 經修改後今天才開始發表第一話,等不及的朋友可以自行跳去那處看(不過因為那處是舊的原文,可能有很多沙石,但基本故事發展不會有變)。

至於《鐵騎俠士》嘛……目前仍修改中(即罷工是也),最主要的原因是劇情問題。一如昨天的《高考志之五》所云,便是依據其背景稍改而成,但仍可以見到充斥了反後現代民主政制的嘲諷,是一部相當政治化及得罪人多的小說……是以仍了了無期的「構思」改良中。

有少少擔心考官是民主派人士,我那篇文可能會被判死刑,永不超生。


    《鐵騎俠士零 :: ARMORED RIDER ROUND 》
    第一話 鐵騎之秘
    「道」是世界的真理,它只能意會而不能口耳相傳,正正是「道可道非常道」也。《道德經》上下五千餘言,也只是引導人去思考這個最終的道理而矣。

    /道純一篇/

  眼前這數具屍體不像屍體,活人不像活人的生物,正在舞弄著四肢,向著一個穿著深紅色盔甲的人撲上來。
  「才只有四具嗎……」那人平舉起右手的槍,「噗噗噗噗」的射出子彈出來,一一餵送上正撲在半空的怪人身上,無一倖免。
  道純一只有嚇得緊緊的抓著他的流動電話,躲在大石與草叢堆中,身子捲成如同一個侏儒。
  想不到好端端的,突然在行山的半路中殺出這群不知名的怪物出來,把走在前方的行山者一一活生生的吃下去。
  道純一遠遠看見了,他第一時間的反應,便是屁股頓地,只差在沒有尿尿。
  好一會,實際上已有五名行山者已被咬成不似人形,他才曉得找處地方躲起來,再致電求救。
  可是這群怪物像是永遠填不飽肚皮,更倒楣的是牠們似乎是有著獵犬般的嗅覺,竟搖擺著噁心的四肢,向著純一藏身的大石處走來。
  當純一以為自己死定時,卻被他救了。
  一個男子騎著一部性能極為良好的登山機車,在山路上急遽衝來,登時把四頭怪物撞開倒飛而去。
  四具炭黑色的怪人滾成一團,不過反應還真快,只消一個起落便再站起來,不怕死也似的轉而撲擊那個男人。
  他乘對方未來到跟前時,立時跨下機車,打開機車後座上的格納箱,從中取出一條鋁合金色的銀灰腰帶,套在腰間。
  非常迅速而熟練的動作,顯然是有如家常便飯的一般。
  當先的那頭怪人已然襲來,可是男人一點兒也沒有驚慌,左右手似是按動了腰帶上的機關,便射出一束物體來。
  太快了。
  純一根本來不及瞧個明白,他只可以說「看」到有一束物體自腰帶前方射出,把當先的那頭反彈後去,順道反撞後方的同伴。
  一道紫色的光環,在純一面前閃了出來,就在那束物體彈開怪人之後。
  「環?」純一對眼前這個浮在半空中的環,絕不會感到陌生。
  內外共有兩個圓,內圓逆時針轉著,反之外圓是順時針轉動──這正正是道純一家族中歷代相傳,通向世界真理,包含一切力量的「環」。
  「為什麼那個男人可以產生環?」純一內心尚抱有疑問之際,那個男人已然在格納箱中拔出一支手槍,直跑向那道紫色的光環中。
  穿過那道環,只消一剎那的時間。
  男人身上的頭盔、衛衣、長褲、波鞋……統統在剛才那一剎那全然不見了。
  取而代之,是一身深紅色的盔甲。
  「不是吧!他……竟可以穿過環?」道純一可以拍心口向人家說,今天絕對是人生最多疑問的一天。
  道家歷代也有人嘗試穿過環,可是他們無一有成功抽身而回,想不到面前這個男人竟可輕易的穿過環而毫髮無損,更改變了外貌。
  那男人轉眼間已然和四具怪人混戰,不過無論如何看也是他佔了上風。
  左一槍,右一槍,已然把圍攻上來的敵人一一擊退。可是怪人們雖然吃上無數的子彈,也只是阻慢了牠們的行進速度。
  「呵,我可沒空和你們玩下去了。」
  那男人左手拉出槍支後座,道純一看不清楚他幹甚麼,只道他把後座的把手推回進去後,槍支前方便似是密集地閃動起來,且發出「登登登登登登登」的聲音。
  「永別了。」
  男人冷酷得出奇自信的道,同時扣下機鈕。
  又是一束物體自槍口中射出,道純一在那一瞬間又聯想起剛才那道環的感覺。
  果然那束物體在四具怪人面前現成光環,只是這回是橘紅色。
  一個內外雙圓的橘紅色光環。
  男人再次開火,子彈一一向光環的內裡射去。
  穿過環後,子彈便變成了一粒粒的火藥子,直往四頭怪人身上射去。
  怪人們似是受著最可怕的酷刑似的,身上冒出紅色的火焰,四肢扭曲舞轉,不一會便倒在地上,全身被火舌包圍起來。
  男人似是呼了口起,回頭一看,一架閃著寶藍色的機車在山道的盡處揚起沙塵衝過來,馬達聲漸漸轉大。
  「異人呢?異人在哪裡?」機車才一停下,車上的少年便立時問那男人道。
  「死小孩,你又遲到了。」那男人走過來對他說,同時指指起上快要熄滅的火種:「四頭異人就在那處。」
  被男人稱呼為「死小孩」的少年匆匆脫下頭盔,張大口的看著那團燒成一團黑色噁心之物的「屍體」,悲慘地道:「嘩!我又遲到啦──」
  「唉,要是有誰人等你來打救,那個人一定是世上最可惜的人。」男人說著,雙手又按下腰帶上的某些機鈕,從中射出一束物體,在「死小孩」的身側形成一個紫色的雙層圓環。
  應該是「可憐」吧,道純一雖然是日本人,但也精通漢文的。
  他穿越圓環後,身體又回復成剛才初出現時的模樣。
  「我也不想的啊,誰叫我的死臭老媽子看管得太嚴?我搞盡腦汁才想出一個比較好的藉口混出來!」
  男人坐上自己的紅色機車,對「死小孩」說:「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再多說,便是出於那邪惡者。」
  「是……不對!我個人而言不是太認同你這句說話。」
  「隨便你吧,死小孩!」
  男人臨走前,向他拋下了這句說話。
  「豈有此理!我是藍本悟,不是死小孩!別再亂給我名字!」
  原來那少年叫藍本悟。
  他看著那男人在山道上消失,只得狂抓頭皮,哀道:「真他媽的,這下子又要被司令責備了。該如何向超人類研究所的人解釋呢?」
  藍本悟只得開動引擎,絕塵而去。
  道純一小心翼翼的爬出來,確定四下無人時,才敢站起身來。
  那四頭異人此刻已然化成一堆難以辨明的黑色塵土,隨風而逝。
  「異人……超人類研究所……他們究竟是甚麼人?竟可以產生環?」道純一內心存在著太多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