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9th Apr 2006, 08:39 | 鐵騎俠士零 | (620 Reads)

今天繼續發表《鐵騎零》,轉而敘述木次郎的故事。

昨天已然整理好第三話,滿高興的,不過對於武打場而仍略有不足。

木次郎預設中並非主要角色,只是配角。不過留著總是有用處的。


    /岩佐木次郎篇/

  黑色的房車成為公路上的聚焦點,眾人也被它的豪華與貴氣所吸引著。
  岩佐木次郎駕著這部名貴的房車,載著小姐放學回家。
  小姐坐在後座,閉目休眠中。
  木次郎以安全的車速行駛著,對他來說,安全第一,速度其次。
  當然,不是說他的速度不濟。要鬥快,他一樣可以。
  有誰會想到,當年北海道的非法賽車中的英雄──岩佐木次郎──外號車神的他,會變成道家的一位小司機。
  房車駛離了高速公路,已進入郊區的公路上。
  原本四線行車的公路,已收窄成一條線。
  要是沒車子在路中壞掉還好,不然便是上下兩行的車子共用一條車道,絕對是公路史上最不智的設計。
  真不巧,一架機車在前方壞掉,一個少年辛苦地推著。
  機車是寶藍色的,卻看不出是甚麼牌子,也不似是市面上有售的樣式。木次郎只是瞧了一眼,便繼續向前駛去。
  機車在對面的行車線擦過,很快便被丟在車後去。
  「停車。」
  一直閉口不言的小姐突言吩咐木次郎道。
  木次郎依言停車,也不問為什麼。
  「剛才那個男人說他的機車壞了,你去幫幫他吧。」
  木次郎點頭道是,得到了小姐的准許,才立刻下車奔回頭去。
  房車的門窗也緊閉,而且開著空調,照說理上是聽不到外面的聲音。
  可是小姐確是聽到了。
  木次郎從不會不相信小姐,自從三年前那個夜晚開始。
  面前那個少年似是累得倒在地上,把機車泊在路旁。
  「先生,有甚麼可以幫助你?」原本說日文的木次郎,竟可以說出一口流利的廣東話。
  木次郎有禮的向那少年問道,他像是訝異一會,才高興的道:「啊!你曉得修理機車嗎?」
  「這方面沒有問題。」
  木次郎太謙虛了,他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
  「太好了,你替我看看吧!等等……還是不好。」
  「為什麼?」
  「唔……你有沒有流動電話?我那部的電池用光了。」
  木次郎端正的遞上了他的流動電話,那少年有禮的接在手上,問道:「請問……如何撥出去?」
  木次郎按下了數個鍵,再遞回給他,說:「你輸入電話號碼,再按上方中央這個鍵便可。」
  「謝謝。」那年青人輸入號碼後,置在耳旁,不一會便對麥克風道:「是……我是藍本悟……不行呀,我那部機車壞掉了,無法開動……有甚麼事還是回來才說吧……好的,我在剛才事發地點附近的山路……甚麼?你們有 GPS 全球定位系統?為什麼不早些說嗎?」
  面前這名叫藍本悟的少年不住的道,然後才沒精打采的嘆了口氣,掛上電話。
  「謝謝啊,」他對木次郎說:「一會後有人來接我,不勞你費心。」
  「那我先回去了。」木次郎回應道,然後返回車中。
  對於對方不讓他修理機車,他並沒有不高興的感覺。
  房車的引擎再次開動,駛離藍本悟了。
  小姐依然閉目靜坐,沒有再表示甚麼。
  沒多久,房車便駛至一個大宅的外圍前面,欄杆緩緩打開,木次郎驅動房車進入一個疏密有序的前園中。
  大約行了五六分鐘,才在大宅的正門停泊下來。
  木次郎關掉引擎,下車替小姐開門。
  喀啦。
  木屐的著地聲響起來,一個穿著鮮黃色和服的少女步下車來。
  她的頭髮很長,很長,一直長至臀部以下。雖然沒有明顯的整理,但卻十分柔順,而且帶著微微的香氣。
  前額的留海剪得恰到好處,配合著她的五官,端的是美的和諧,沒有一絲讓人批評的地方。
  唯一令人更為留意的,是她右手上的東洋刀。
  黑色的刀柄,黑色的刀鞘,隱隱透著無窮的殺氣。
  不過更大的殺氣,卻是來自她的神態──對一切事物全然不放在心上,但卻隱約的收藏著破壞一切的暴力。
  大宅的大門打開,下人們穿得整齊,恭敬的道:「小姐午安。」
  她沒有理會他們,徑自步進去,似是有目的地前進著。
  木次郎看著小姐的背影,一絲哀痛自內心中浮起。
  美得讓人心動的背後,只是最惡毒的詛咒。
  這也是道家的宿命。
  道無雙,道家下一任的繼承人,將會在目前的掌持道勇太死後接任為下一任的掌持。
  不過木次郎明白,要是可以選擇,小姐一定不想做。
  口袋中的流動電話響起來,木次郎接聽,不住的「啊啊」道。
  「有消息了……」
  木次郎打算立刻告訴小姐,可是他卻束步不前。
  「還是弄清楚一切才通知她吧。」
  他掛斷通話,匆匆的開動房車,駛離大宅而去。
  要是這回真是成功了,小姐也許會高興一陣子吧。
  只是高興一陣子也好,因為他許久沒有見過小姐笑了。
  不,正確來說,由三年前遇上她開始,便從未見過她有高興或快樂的表情。
  永遠飄逸著一絲哀愁與怨恨,這張臉絕不是一個十六歲少女應有的臉孔。
  他,木次郎,發誓一定要為小姐做一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