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nd May 2006, 11:49 | 鐵騎俠士零 | (645 Reads)

田青島是第二男主角,算是戲份比較重的角色。在之前的爛尾小說中(不願提名字)也是男主角,不過職業是警察,如今則是「虛職」警察,「正職」是鐵騎系統的著裝測試員。

女朋友黃詠恩是真有其人,中學同學,當然不是太親密的朋友啦。不過她那副樂天的表情永遠是記憶猶新,是以脊脊在我的小說中客串演出。這次收起了笑臉,當男人背後的女人,還真是高難度的工作。

至於他和她的下場……現實往往是殘酷的,還是沉醉在他們的戀愛世界中算了。


    /田青島篇/

  田青島騎著他那部紅色的爬山型機車,在繁忙的公路上飛馳著。
  剛剛的戰鬥還真是省精神的,不消一會便把異人們消滅了。
  最近這半年來,這些異人的出沒日漸增加,雖然超人類研究所新近加入了一名叫藍本悟的小子來當鐵騎機武的著裝員,不過用處不大,皆因他常常遲到。
  但即使人到了,戰鬥力卻嚴重不足,礙手礙腳,只會幫倒忙。
  他嘆了一口氣,原本下午放假的他,也被迫要折回頭去工作。
  沒法子,另一名著裝員鐵國放長假中,死小孩藍本悟鐵定是遲到的了,他怎可以不趕去?
  不經不覺已是下班時間,公路上有如車水馬龍,人車爭路,鬧哄哄的叫人感到煩悶。
  田青島的衛衣被迎面拍過來的風吹得脹鼓鼓的,以優美的技術加上機車良好的性能,得以在密集的車龍中左穿右插,完美地切線。
  不消一會,他便來到鬧市中的一間小小的蛋糕店門口前面。
  雖然太陽已下山了,但街道上的燈光才是剛剛開始了它們的工作。
  面前的黃田蛋糕店也不例外。
  隔著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除了一室柔和的黃燈外,還有忙於弄蛋糕的老闆娘。
  田青島把他的機車停泊在店前,關掉引擎,徑自推門步了進去。
  老闆娘背對著他,好像是研究著甚麼似的,對著一盆麵粉發呆起來。
  田青島悄悄的端來了一張椅子,坐下來看著她的背影,也不打擾她。
  「你好可惡呀,青島。」忽然老闆娘嚷道:「來到也不哼聲?」
  「我不咧聲,你又如何知道?」
  「是『哼』,不是『咧』。」老闆娘此時才轉身道:「已經是成年人了,說話時還老是用錯字。」
  「沒問題啊,反正人們也聽得明我在說甚麼的。」
  「只是他們不會去指正你。」老闆娘用她那隻纖纖的食指點一點田青島的鼻頭。
  「你還在研究新蛋糕?」
  「對呀,」她興奮的把一本印著法文的蛋糕書推上來道:「我想替店內引入一些法式蛋糕,你說好不好?」
  「隨便啦。」
  「你又是這樣了,」她皺起眉頭道:「說話永遠是亂用字,而且為人隨便求其。」
  「為什麼你老是看到我的缺點而不理會我的優點?」
  「優點?有,你夠專一。」
  田青島笑了。
  「不過是對青島啤酒專一。」
  田青島一聽完她的下半句,笑容倏地消失了。
  「難道我對你不夠專一嗎?」田青島像是小學生對著老師般,頭縮得貼著桌子,看著老闆娘的瓜子臉。
  她想了一會,卻沒有答話,似是在腦海中堆砌出最合理的答案似的。
  同一時間,有一對情侶親熱的走進店中,她便轉而招呼那兩名客人,丟下田青島不理。
  田青島看著她那瘦弱的側影,便覺時光匆匆,轉眼而逝。
  當年的他,是初出學堂的軍裝警員,自從那一天遇上了她,便開始相戀了。
  由那一天起至今天,已經是八年了。
  二人的每一天也是這樣平平淡淡地相對著,沒有想過要結婚。
  但她快要廿八歲了,開始對他有所暗示起來。
  田青島明白她想要甚麼,可是他仍沒有勇氣向前踏出這一步。
  不論是當一名警員,還是鐵騎機統的著裝員,每一天也是在和生死打著拼,隨時沒命。
  他不想她為他付出,但又不想她離開他。
  還是這樣最好。
  坐在她的蛋糕店中,托著頭,看著她招呼客人的笑容,已經教他感到滿足了。
  「歡迎再次光臨。」兩名客人離開店門後,田青島看一手錶,已快到晚上六時了。
  「今晚早些關門休息吧。」
  「咦?」
  「我說,不如今晚去戲院看午夜場,好不好?」
  她看著他,嫣然一笑:「好呀。」
  有少少似天真無邪的初戀少女爽朗地接受小男友的邀請一般,田青島也滿足的笑了。
  她和他匆匆的收拾好一切,便關上店門,一起跨上機車上。
  「頭盔戴好了沒有?」
  「唔,沒問題。」她雙手抱緊田青島的腰,像一頭小貓伏在他的背上。
  田青島回頭看著她,內心有些微一緊。
  自己是不是做得太過份。
  剛才她招呼客人時,眼角似是又長多一條幼小的細紋。
  田青島不想再被這些煩人的情感結在心頭上,便驅動機車,以強勁的速度統統扔下一切而去。
  一頭秀髮倚在肩膀上。
  晚燈在街道昏照眠眠,在都市的車龍中穿梭,二人來到了戲院的門前。
  「銀之介戲院?」
  「啊,你不喜歡嗎?」田青島問道。
  「不,只是覺得我們許久也未來過這處看戲了。」
  「你想看哪套戲?」
  她看著牆上的廣告牌,一一默數著。
  「《在世界中心呼喊性愛的野獸》、《鐵騎俠士劇場版.永遠的市川由衣》、《電精男》、《等你,在屎坑中》、《廿三世紀害人一樂》……有五套電影上映中啊,不過該選哪一套才好?」
  「你喜歡哪一套?」
  「我可沒有主意……你選吧。」
  田青島關掉引擎,脫下頭盔,奔至售票處去。
  她也脫下頭盔,可是仍然待在機車上。
  「聽說最近很多人看《電精男》,不如我們也看看吧。」田青島奔回來對她說。
  「好呀。」她爽快的應道。
  二人再回到售票處去,隨便買了兩個座位。
  一陣電話的鈴聲響起來,就在田青島的口袋中悠揚傳出來。


[9] Re: : 非也
shadowzo :
是哦,他當主角的忍法電影也快在香港上了...
由八卦得知,小田切讓本身極不喜歡拍特攝,也是一時佳話...

真的,他直頭討厭,絕口不提自已拍過 Kuuga 的事。當年拍 Kuuga 並非他本意,乃公司經理人接下來的。不過一邊怨一邊拍,反而紅到發紫……


[引用] | 作者 馮友 | 6th May 2006 09:42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Re: Re: Re: Re: 非也
馮友 :
睇睇呵呵,不過平成特攝中「撈」得最好的首推小田切,已完全獨當一面了。

是哦,他當主角的忍法電影也快在香港上了...

由八卦得知,小田切讓本身極不喜歡拍特攝,也是一時佳話...


[引用] | 作者 shadowzo | 6th May 2006 09:26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 Re: Re: Re: 非也
shadowzo :
好正常的,每個人的創作多多少少都會受看過的東西影響,好似我寫英雄小說的話,多多少少都會有點raider跟再生俠味,正常現像
另,冰川的演員"要潤"早陣子在演東京奇妙之旅(沒記錯),喜歡他的話,可以睇睇

呵呵,不過平成特攝中「撈」得最好的首推小田切,已完全獨當一面了。


[引用] | 作者 馮友 | 6th May 2006 09:08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Re: Re: 非也
馮友 :
獨臂 :我初看時也覺得田青島的形象有點眼熟,卻想不起是誰...原來是冰川!!!不過,馮友說不是就不是吧.文學具有多面性,讀者對小說的看法也有多樣,不必聽從作者就是了,當是參考即可。不過……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我也不知道……

好正常的,每個人的創作多多少少都會受看過的東西影響,好似我寫英雄小說的話,多多少少都會有點raider跟再生俠味,正常現像

另,冰川的演員"要潤"早陣子在演東京奇妙之旅(沒記錯),喜歡他的話,可以睇睇


[引用] | 作者 shadowzo | 5th May 2006 20:55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Re: 非也
獨臂 :
我初看時也覺得田青島的形象有點眼熟,卻想不起是誰...原來是冰川!!!不過,馮友說不是就不是吧.

文學具有多面性,讀者對小說的看法也有多樣,不必聽從作者就是了,當是參考即可。
不過……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我也不知道……


[引用] | 作者 馮友 | 5th May 2006 09:43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shadowzo :
田島青的原形不會是agito的冰川吧?(笑)

我初看時也覺得田青島的形象有點眼熟,卻想不起是誰...
原來是冰川!!!
不過,馮友說不是就不是吧.


[引用] | 作者 獨臂 | 5th May 2006 01:17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非也
shadowzo :
馮友好像很喜歡以日本作小說故事背境(笑)
田島青的原形不會是agito的冰川吧?(笑)

雖然我是漢奸(被人拉出去痛打八十回合後再返回來說下去),然而這篇小說並非在日本而是一個叫「酒江」的虛構城市,第二話中會提及。
田青島意念並非來自冰川,不過「製成」之後又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同之處是田青島有愛人卻沒有直接表白,冰川倒是一條牛的工作去。
田青島名字來自青島啤酒,有機會要寫他狂喝青島啤酒的情節。


[引用] | 作者 馮友 | 4th May 2006 08:28 | [舉報垃圾留言]

[2]

馮友好像很喜歡以日本作小說故事背境(笑)

田島青的原形不會是agito的冰川吧?(笑)


[引用] | 作者 shadowzo | 4th May 2006 01:26 | [舉報垃圾留言]

[1] 絕對是

不用怕,黃詠恩篇會在第一話末出場(好像是)。

第二話是倒敘,下略。

那些片名……哼哼哼哼……


[引用] | 作者 馮友 | 3rd May 2006 08:4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