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7th May 2006, 10:03 | 鐵騎俠士零 | (507 Reads)
藍本悟是《鐵騎零》的男主角。

在之前的爛尾小說中,他也是男主角。如今另一位男主角任天道另有新工作(笑),便只餘下他一人獨挑大樑了。

雖然是在新的小說中當男主角,不過背景個性卻全然沒有變:會考依然是十 U ,終日發白日夢,沉迷英雄幻想之餘但又有高度的文化哲學水平。家中上有母親下有妹妹,依然是把父親當成是伏筆……

在本故事中,他還有一個全新的定位,就是「最接近大道的人」,亦即是體現了道家中的「大智慧者」,和道無雙成了一個絕大的對比。

藍本悟表面上是眾多角色中最弱的(回家還要被妹妹欺負),但同時也是最強最偉大的人。

最弱就是最強。

 


 

    /藍本悟篇/

  敵菁把跑車停在遠處。
  車廂中的藍本悟藉著昏暗不明的街燈看到遠方的樹下有一頭異人,似在吸吮著死去的屍體。
  這種情景已是司空見慣,二人也沒有浮現出大驚之情。
  「太好了,這回終於沒有遲到了!」藍本悟一洗之前的頹氣,歡呼起來。
  「遲你個頭!快快出去收拾它!」敵菁又是一招怪力拳,把藍本悟轟出跑車外去,順道也撞碎了車窗的玻璃。
  藍本悟遠遠的摔在地上,幸好敵菁也不是來真的,是以傷得不是太重,還可以站起身來。
  「好了,這回可以大顯神威啦!」
  他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的異人,對方似乎仍在享受著人肉的滋味,沒有留意危機已近。
  藍本悟已然熟練地帶上腰帶,右手拇指按著腰帶前方右側的一枚圓鈕,左手則帥氣地叉向右腰側。
  左手食中二指伸成劍指型,緩緩由右腰劃出一個圓周,直至左眼旁定住。
  「變身!」
  他大喝一聲,左手急地一擦,劃向腰帶前左方的一枚長扳子上。
  腰帶前中央的圓孔中立時射出一粒小白點出來,並在藍本悟身前五步處形成一個紫色的之雙層光環。
  藍本悟叱喝一聲,已然衝入光環之中,一越而過之後,已是另一副模樣!
  一身耀目的寶藍色盔甲,已然整齊穿著在藍本悟身上。
  他並沒有因沉重的盔甲束縛著身體而令動作緩慢下來,相反以更快的速度拔出掛在左腰的劍,三步併成一步刺了過去。
  劍刃直刺入樹幹尺許,而不是異人的身上。
  異人原本身在之處只餘下一具無可辦別模樣的人屍,以及發愣的藍本悟。
  「甚麼?剛剛還在──」
  突然眼前一黑,眼前的透鏡被一張五指噁心之物蓋著,猛地身不由主的被拉向後去,滾在草地上。
  異人已由一頭變成三頭,以速雷之勢突襲過來。
  「不──」藍本悟尚未張開口表達吃驚之情,當先的那頭異人已一腳喘了過來,把他重重的壓在草地上。
  接下來便是藍本悟司空見慣的事情,在戰鬥中一直挨打已練就他的金剛不壞之身,區區三頭異人的亂腳錯拳仍是造不成身上多大的傷害。
  反正身上的鐵騎裝甲也不是省油的燈,只是苦了一直被壓在下風的藍本悟。
  不過這回更糟糕,連一直握在手中的那柄劍也被異人踢飛開去。
  其實手中有無持劍也是沒有分別,反正藍本悟仍舊被人圍毆中,情況絲毫沒有改變。
  「喂!等等!停手!」藍本悟毫無還手之力,只有求饒的份兒。
  異人果然是停下手來,不過沒有停腳。
  藍本悟小腹一痛,便被人家一腳踢得倒飛開去,滾得遠遠的。
  幸好傷得不是太重,全賴有鐵騎裝甲護身。
  接下來當然要站起身來,好好的以牙還牙。
  並非異人身手慢,才讓他有空站起身,而是救星到了。
  「喂,死小孩,死去了沒有?」
  「還好,你的希望不幸落空了。」
  就在澄黃的路燈下,田青島已然著裝上深紅色的盔甲,手持著手槍,準確而明快地朝異人身上開火。
  每一槍都是命中要害,迫得對方後退。
  「喂,還不快快動手?」
  被田青島施威一喝,藍本悟才忙應了聲「是」,匆匆上前拾回自己那柄劍,再搶上前朝其中一名異人刺去。
  可是對方也不是一塊木頭,輕輕一個空翻便滾落藍本悟的後方,再一拳打向他的背上。雖則重擊之下令他重心不穩,可是及時以劍代杖,抵消下來,再揮劍劃向後去。
  但異人這回沒有閃避了,反而以手肘擋格來劍,奇蹟地鋒利的劍刃並不能傷害牠分毫。
  藍本悟並不是第一次和異人作戰,對於異人越來越強的防禦能力早已不會有陌生或是驚惶錯愕的感覺。
  他以半本能本習慣的情況下朝異人下身踢過去,可是他的打架能力著實太差勁了,他還未踢到異人,異人已然踢得他倒退五六步。
  藍本悟抱著被人抽上一腳的小腹,還想奮勇舉劍大喝反擊,可是這道勇氣卻被田青島打斷過來。
  「呯呯呯呯呯呯……」
  田青島隨便的朝藍本悟交手中的異人開火,使對方一時無法再迫近藍本悟來。
  「死小孩,你退下去吧。」
  就在異人尚未回氣還擊之際,田青島已然以左手拉出槍支後座。
  「等等!」藍本悟按下他的槍:「這傢伙還是由我來解決!你好好處理另外兩頭吧!」
  「對不起,那兩頭我早已解決了。」
  「甚麼?」
  藍本悟朝那處瞧去,果然看見兩堆黑色塵土,當中仍在微微冒著叫人詭譎難明的明滅紅火。
  餘下那頭異人又再閃身突進,可是卻快不過田青島手上的槍,再次敗退。
  「咦?沒子彈了。」當田青島無法射出子彈時,只得住手過來。
  「好了,你好好欣賞我的出手吧!」
  「好呀。」田青島欣然後退,不過暗暗從腰帶左側取出後備彈匣。
  藍本悟推下劍柄上的護蓋,按下內裡的圓鍵,再把護蓋拉回原位蓋上。
  「登登登登登登登」的聲音響起,劍尖上的圓管口亦閃動亮光。
  異人再次靈敏地撲過來,藍本悟長劍一指,劍尖倏地射出一束細微的小粒,正中異人的小腹上。
  異人立時有如被極為強大的力量猛地推倒回去,在數步之距後擴展成一個環。
  一個內外雙圓的天藍色光環。
  異人被環的力量推跌在地上,正要支撐身子站起來時,藍本悟已一劍劈了去環的正中,頓時冷颼颼的寒風如大雪崩那般在環的另一面暴發而至,進而在一剎那間把前方一大片郊野草地變成南極的冰原雪山。
  那頭異人被堅硬而寒冷的冰塊封著,動彈不得,一會兒後便在冰塊內變成一堆塵土。
  藍本悟終於鬆了口氣,回身對田青島道:「呵呵。」
  「呵甚麼?」
  「這個時候你不是該說一些稱讚的說話嗎?」
  田青島似是愕了一會,才道:「啊,對呀,你的挨打功夫又進步了不少。」
  說著,右手按著腰帶前的圓鈕,左手把長扳子按下,隨即身前射出一個紫色的雙層圓環。
  「那當然啦……不對!你看不見本大爺比你還要早到嗎?」藍本悟一邊爭辯著,一邊做著相同的動作。
  二人雙雙穿過圓環,回復成原本的模樣及衣物。
  田青島也不回過頭,經過敵菁身邊時說:「那只是司令大人的功勞而已。」
  「你……」
  田青島一個屁股坐上機車上,開動引擎,絕塵而去。
  「這個彈匣的子彈用光了。」臨走前田青島把空的彈匣交給敵菁。
  「你何時才有空回基地?」
  田青島把腰帶脫下,放入機車後座的格納箱中。
  「明天吧。」他這時才坐上機車:「說不定是後天。」
  就是拋下這麼一句沒頭沒腦叫人難懂的說話後,他便飛快的消失在漆黑的公路上。
  疏落的街燈半點也沒有照明之用。
  「豈有此理!要是我是用槍的,一定比他更強!」
  「混帳!給你用核彈又如何?」
  敵菁冷不防一拳打上藍本悟的頭上,害得他雪呼呼的跪在地上抱頭呼痛。
  「嗚嘩?幹什麼打我的頭?」
  「與其空想如何超越人家,不如考慮一下一會兒如何向你的母親大人交代行蹤吧!」
  藍本悟被她打得驚醒過來,跳起來道:「快!快快送我回家!」
  現在太陽已消失不見,月亮已漸漸升上樹梢。
  明天早上,這處甚麼也不會留下,可是藍本悟卻要構思一個完美的謊言來向母親大人交代。
  他目前是一名辦公室的小文員,之前他對母親大人說謊道。
  以一個謊言去補充另一個謊言,無窮的謊言再堆積成一個現實,一個在其他人心目中認為的事實。
  這個技巧無法以物質去衡量強弱之別,藍本悟卻要努力去學習它,使之成為自己活動的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