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8th May 2006, 09:46 | 鐵騎俠士零 | (661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2

因為篇幅不算太長,所以兩位人物合在一起發表,以免被人投訴。

先想說說《鐵騎零》的女主角道無雙。

富家千金、家族下一代掌持、武功高強得可怕之極,同時又有著芳華絕色、聰明而冷靜的頭腦……每一方面均是叫人羨慕的少女。

和男主角比起來,她絕對是比他更要高不可攀的人物,二者有如天上地下,無法比較。

不過劇情發展下去,卻會出現重大的逆轉。表面弱得可憐的藍本悟,竟然比最強的道無雙還要更強──而且單單在第一話中,已看到道無雙內心的心結,這是最重大的伏筆。

若說藍本悟是「最接近大道的人」,那麼道無雙就是「天生無法接近大道的人」,矛盾與對立就是這麼產生。

至於黃詠恩吧,取了中學同學的名字放入去。近日翻開校刊,卻找不回她的照片,為什麼?不是同班同學嗎?為甚麼沒有和她的合照?

難道……她也變成火炬,消失了?恐怖唷……(人變成火炬,便會在世界上消失,有如根本沒有來過世界上一般不復存在,一切有關之記憶紀錄也會消失不見。這是《灼眼的夏娜》中的世界觀設定。)

對了,說開又說,《灼眼的夏娜》第五集已看畢,找空寫書評吧。


    /道無雙篇/

  一粒水滴在吊在天花板上面的水袋中滲透而出,在皮袋的底端晃晃欲下,卻仍是緊緊依存不下。
  木次郎回來後,跪在榻榻米上看著那粒小水滴已然一小時,但那水滴尚未滴落地上的木盆中。
  道無雙雙手持刀,正舉指天,馬步紮得牢固而標準,同樣地維持這個姿勢已有一個半小時。
  終於,那水滴受不了房間中二人的壓迫,脫離布袋滴下。
  同時刀光一閃,道無雙手上那柄刀已然以極快的速度砍下,快得木次郎只可以依稀看見刀光過後的殘影。待他的眼睛再次捕捉到眼前那柄刀時,無雙已然回刀入鞘。
  「比昨天退步了。」無雙說道:「在水滴落下至腰間才砍中。」
  她雙目閉著,頭並不是朝向木次郎這處,好像是對空氣說話一樣。
  「是不是我打擾小姐?」
  「不,沒這回事。」
  無雙平淡得似是陌路人的語氣,木次郎早已習慣。
  她跪在木次郎前,問道:「我妹妹她如何?」
  木次郎嘆了口氣,好像所有底牌也被她看穿一般:「剛才我趕到去那處,已找不著她了。」
  沒有人可以瞞著說無雙,他也同樣不能。
  「很好,即是說她尚未有足夠的能力去打倒我。」
  「可是……可是……」
  「我也不想殺她的,可是不殺她只會令道家再添生更多沒完沒了的麻煩,還是早早殺了她才是上策。」
  「但是,她始終是你妹妹。」
  道無雙臉上微微顯示出一抹哀愁,可是一瞬間便消失不見。
  「由我被爺爺指定當道家下任繼承人時,這場決戰已是在所難免。」
  木次郎沒有回答她,也無從想到甚麼說話可以插入去。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是她。」
  木次郎明白道無雙說話背後的意思。
  明白這個意思的人,目前世界上不出三個,分別是目前道家的掌持──也就是道無雙的爺爺道勇太、木次郎自己以及道美繪──無雙的妹妹。
  木次郎總是感到世界上有很多事,真是只有死才可以解決的。
  「你不用憂心我的事。」
  說話的語氣很冷,木次郎半點也感受不到她的關切之情。
  道無雙的特殊之處,便是讓人覺得她那股絕對獨立於雪山高峰上的孤寂感。
  木次郎追隨她三年,深深感受到她的悲哀。
  用斷絕世事的接觸來減輕自己的痛苦,只有她自己才可以明白這種心情。
  難怪她的爺爺會對他說:「世界上有很多事,是無法用言語去說明的。」
  的確,木次郎三年來,只可以透過無雙外在的行為試圖去瞭解她,可是他所瞭解的內心和無雙真正的內心,卻又是有著不同的差異。
  木次郎目前唯一可做的,便是盡快找到道美繪。
  「你對於堂兄所遇到的事有何想法?」
  沉醉在自己的思考中的木次郎被她拉了出來,急忙問道:「甚麼?」
  「我想聽聽你對堂兄純一今天遇到的事的感想。」
  雖則這個句子會令人感到說話者是對該事抱有一定的興趣,可是出自她的口中卻又叫人完全感受不到半分這種意思。
  木次郎記得回來時純一也拉著他說長說短,現在全道家上下也知道這件奇事了。
  「對方可能也是環的持有者。」
  無雙沒有發言。
  木次郎微微思考片刻,再說:「也可能不是。」
  說了等同沒說,不過以目前所知的也只可以作出如此的定論。
  「數百年來,只有我們道家一脈中的少數人才持有環。」道無雙這時才接口道:「不過也不排除其他人會產生異變而擁有這個力量。」
  「那……那麼……」
  「不明白的事,最好去查一查。」
  「好的,我立刻去。」
  「不用了。」道無雙阻止了他:「傳令下去,這件事以後由我一個人來查。」
  「甚麼?」對於她的決定,木次郎大為不解。
  雖則道無雙尚未成為道家的掌持,可是由於現在的掌持道勇太已處於半退休狀態,是以她也可說是最高的話事人了。
  「要是對方真是持有環,你根本沒有出手的餘地。」道無雙沉著的道:「而且我好像對那些同樣持有環的人感到興趣,說不定他們和那些黑炭般的人有著莫大的關連。」
  她口中說「感到興趣」,但並不令人覺得她真的有興趣,就像一部電腦在螢光幕顯示著「我喜歡滑雪」,但無人會覺得這是電腦自己所表示的一樣。
  木次郎也不用多言,只消一聲「是」便結束了是次對話。
  當他退出房間後,似乎是過於重手了,拉動木門時震動著牆壁,吊在天花板上的布袋再次滴下一點水珠。
  一陣寒氣過後,房間再次回復平靜。。
  道無雙回刀入鞘,身上那件拘束的和服似乎無法減弱她的身手靈活度。
  「這回總算是合格了。」
  她壓根兒沒有回頭細看木盆中的四點水珠,便離開房門出去。
  天色已經全黑了,月亮光潔的照在她身上。

    /黃詠恩篇/

  在飛蛾亂撲的街燈下,黃詠恩倚在燈柱旁邊。
  影子在她腳下抖動著,她的頭髮被晚風吹得些微亂了。
  快到冬天了,晚上的氣溫也教人感到冰冷,可是她並沒有離去的意思。
  一架紅色的爬山型機車風馳而來,剛好在她身後的路邊停下。
  「小姐,有沒有興趣上來坐坐?」
  田青島撥開頭盔上的鏡片,對黃詠恩問道。
  黃詠恩臉泛笑容,坐在機車後側。
  「是不是等太久了?」
  「不,我剛剛再看多一套電影才出來。」
  當然,這是謊話。
  「對不起啊,那三名賊人逃的很快,害我們一眾同事忙了大半晚。」
  「沒關係,你們警方的職責正正是維持治安嘛!」
  當然,這也是謊話。
  二人也沒有再追問當中的細節,便離開戲院而去。
  二人相處,有時候充斥一些謊言,也是維繫感情之道。
  愛情,總是幻想多過實際的才比較好。

第一話 鐵騎之秘.完
第二話 超人類研究所.待續


[4] Re: 非也
凡鳥雛 :
明白,這與「三不朽」觀相近。那麼,我們可能一開始就不「存在」,「存在」的只是那些微弱的聖火。

明白,原理差不多,最終我們也不會存在,只有少數「存在之力」很強的人才可以留名後世。

日本人的頭腦真是好得不得了,老是吸收完人家的東西再變成自己的東西,可以變得臉目全非。這點是我們要多多學習的。人的存在可以由哲學中的意念化成小說題材,簡直是神乎奇技。


[引用] | 作者 馮友 | 9th May 2006 08:54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Re: 非也
馮友 :

中文版是第五集,日文原著已到十三集,書評明天發表。
其實人的存在很虛無,是由其他人架構出來的。要是所有認識你的人也忘記了你,你便是不存在的了。我想這是比較易於明白的一個說法,等同有人曰「孔子不死」,就是因為我們記得孔子;一旦所有人忘記了孔子,那麼他也是等同死了,甚而「存在」消失了。

明白,這與「三不朽」觀相近。
那麼,我們可能一開始就不「存在」,「存在」的只是那些微弱的聖火。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9th May 2006 08:48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非也
凡鳥雛 :
即使被世人遺忘,存在過就是存在,這是事實,不會改變的。
這是我對故事的看法。
不過我只有看這小說的第一集,原來已經出到第五集了。

中文版是第五集,日文原著已到十三集,書評明天發表。

其實人的存在很虛無,是由其他人架構出來的。要是所有認識你的人也忘記了你,你便是不存在的了。我想這是比較易於明白的一個說法,等同有人曰「孔子不死」,就是因為我們記得孔子;一旦所有人忘記了孔子,那麼他也是等同死了,甚而「存在」消失了。


[引用] | 作者 馮友 | 8th May 2006 17:08 | [舉報垃圾留言]

[1]
馮友 :
難道……她也變成火炬,消失了?恐怖唷……(人變成火炬,便會在世界上消失,有如根本沒有來過世界上一般不復存在,一切有關之記憶紀錄也會消失不見。這是《灼眼的夏娜》中的世界觀設定。)

對了,說開又說,《灼眼的夏娜》第五集已看畢,找空寫書評吧。

即使被世人遺忘,存在過就是存在,這是事實,不會改變的。

這是我對故事的看法。

不過我只有看這小說的第一集,原來已經出到第五集了。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8th May 2006 10: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