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8th May 2006, 10:06 | 鐵騎俠士零 | (551 Reads)

今天繼續發表《鐵騎俠士零》,同時也在構思《鐵騎俠士》。可能是受到電影 The First 的影響吧,不禁戰意高昂起來,希望快快完成它。

似乎方永偉的出場一定是和電玩扯上關係(笑),不過也不打緊,也許無心插柳下使其他人也跟著「模仿」。不過最近有一名十歲「豆釘」因為打機而斬傷家人,還真是一單負面的新聞。不明白為什麼打機就一定是壞事?有人可以靠打機而富甲天下(像 SONY  又或任天狗),報紙只會「報憂不報喜」,家長又老古化石不知不解,使明白事理的下一代左右做人難。

我的小說往往是對此作出諷刺,也許有很多人看不下去吧(苦笑)。

暑假時「我們的男主角」藍本悟尚未出場,等等…… 

 


 

    /敵菁篇/

  咇咇咇咇咇咇咇咇……
  「太好了!自由高達終於入手啦!好,等我試用試用吧!」
  「不是吧!要三個回合內到達目的地?媽的!立刻用加速!」
  「首先把自由高達的機能改良至最強……」
  敵菁已盡量把自己的容忍上限再努力調高,可是總是有一個明確的上限存在。
  有上限,也就說一定會被穿破的。
  「司令……」在一旁駕著車子的喻天才察覺到身旁的敵菁響起紅色警報,急忙把竊聽裝置關上。
  「豈有此理,那個混蛋傢伙!」敵菁雙手緊握成拳,格格作響道:「回去後一定要好好的揍他一頓!」
  「呃,那樣……」
  「身為本分局的副司令,竟然終日沉迷電玩,無心工作,我這回一定要好好的嚴厲懲處他!」
  敵菁雖然每一天也是這樣說,可是畢竟半次也沒有向上頭報告過。
  她轉而質問天才道:「你是不是替他在本分局的超級電腦上安裝了 PS2 的模擬器?」
  「不……沒有……」面對敵菁那股凌厲的雙眼,天才心慌慌的道。
  「別以為我甚麼也不知道。」
  天才忍受著敵菁在他大腿上施加的大力金剛夾指功,痛得冷汗直冒,很快便作出投降狀。
  「行……行了行……是他迫我的……好了好了……求求你停手……」
  一陣極為難聽的車胎摩擦聲過後,天才好不容易才把車子納回正軌,敵菁看見對方就範,才放了他一馬。
  「求求你,現在是駕車中呀!和你談話已是上限了,怎可以在我身上用刑?」
  「怕甚麼?國家請你回來做事,自然是要拋頭顱,灑熱血,小小的車禍根本算不了甚麼。」
  「有沒有必要如此誇張?我們只是工作,又不是賣命──哎!好了好了!是我說錯了……」
  天才再次屈服在敵菁的淫威與酷刑之下,努力地控制著車子在公路上正常行駛。
  「對了,軍方還未決定何時量產化鐵騎系統嗎?」
  敵菁突然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和天才聊起其他事。
  「甚麼?」天才在思想上一時間接不上來。
  「你們喻氏父子是鐵騎系統的發明人呀!怎麼可能沒半點消息?」
  「啊,原來你是問這回事。」天才思路終於正常過來:「事實上一天未解決人體共同相容性的問題,也不可能進行量產化的計劃的。」
  「可是目前已發展至第二代了,還未有一個完善的方案處理嗎?」
  「其實第二代的鐵騎系統已比第一代有所改善,在環動力系統的力量上已可以完全使用至五成; EF 防衛機能裝甲系統的運作亦比第一代來得更完善;最重要的是裝甲設有人工智能記憶體,可以容許著裝者在體型上的少許差異……」
  「那即是說,第二代的鐵騎系統可以無視著裝者的體型而進行自我調較?」
  「也不可以說百分百合身,只要著裝者的身材不是太胖太瘦太高太矮,不會比裝甲原本的大小相差太遠,也是可以順利著裝的。」
  「第一代還需要依據著裝者的身型而特別調整裝甲大小,第二代已沒此需要了。換句話說在量產化上又邁進了一步。」
  「不是呀!只要環的運行未能與著裝者相容,也沒可能量產的。」天才苦惱的道。
  敵菁側頭道:「隨了要使用環作為動力能源外,便沒有其他的代替品嗎?」
  「以目前我國的技術,開發壓縮電池也是另一個可行的方向。可是以它來取代環之後,雖則可以除去環與人體的排斥性問題,但其所產生出來的威力卻會比環有所不及,而且電力的消耗速度之快也是令人頭痛的問題。平均來說單單是維持著啟動狀態也只可以支持五小時,更不要說進入作戰狀態了。」
  敵菁臥在椅背上,她只是本地酒江分局的司令,目前只是負責指揮實驗中的鐵騎系統去對抗異人,至於開發進度卻不是她的職責。可是對於出沒頻繁的異人,之前所開發出來的兩款第一代鐵騎系統已不足以應付,是以不禁關心起天才父子他們負責開發中的鐵騎系統起來。
  天才駕著車,像是皺著眉頭,不知道他在想甚麼。
  「司令,到了。」
  二人已來到機場的禁區入口,在得到守衛的許可後便駛進去。
  「應該是那部飛機了。」敵菁指著不遠處一部中型飛機,天才亦朝那處移近。
  天才在機尾處煞停下車,敵菁一待車停便立刻冒出來。
  「你好。」
  「你好。」
  敵菁上前與那部飛機下的人員交談,並互相表露自己的身份。
  對方確定無誤後,便呈上了一個鋼箱。敵菁輸入之前上頭交給她的密碼後「卡」的一聲便解除了鋼箱的鎖。
  敵菁打開鋼箱的蓋,一條銀色的腰帶正置在其中,並被四周的軟膠固定著。
  這條腰帶便是第二代的鐵騎系統?光是看外表似乎和第一代的沒有分別。
  此時天才步至,敵菁問他道:「是不是這條了?」
  「沒錯。」天才點頭肯定道。
  敵菁這才關上鋼箱,抽回身上:「謝謝你們一路護送。」
  「你們也得小心。」對方也回敬道。
  即使是第一代的腰帶送來時,也是順風順水的平安無事。但不怕一萬最怕萬一,一旦有甚麼差池也是很嚴重的。
  二人取得腰帶在手,便返回車廂中。
  「天才,為什麼第二代會沒有武器?」敵菁扣上安全帶時問道。
  「不,武器當然有,只是整合在裝甲中。」天才把車子倒後開去:「第一代時技術尚未完善,只好把連接環動力系統的武裝獨立外置。」
  「呵?那麼它的武器是甚麼?」
  「劍。」天才把車子駛上正路,向出口處駛去:「原本想以高性能步槍取代的,但基於第一代的鐵騎機統面對子彈消耗與補充的問題,是以暫時改為用冷兵器取代。」
  「那麼它的專用機車呢?」
  「在接鄰的淺鎮趕工製造中,」天才回答道:「反正那邊的分局有著超水準的跑車場,在進行測試時也很方便。」
  這時敵菁想到這邊的分局只是一間毫不起眼又小又臭的垃圾站時,不禁對上頭咬牙切齒起來。
  算了吧,當中還涉及軍方的權力鬥爭問題,現在可以討到鐵騎系統的測試權,也可叫三生有幸。
  「機鬥、機統……」敵菁再看看懷中抱得緊緊的鋼箱,問:「它叫甚麼名字?」
  天才一愣,道:「咦,我們還未定下來。」
  「不如叫機武吧。」敵菁道:「自古以來劍是武俠江湖中的權威象徵,我想它的主人也會是一位最強的俠士。」
  「隨便你如何定。」天才輕鬆的道。
  「機武──有誰可以被你相容著裝呢?」敵菁內心期待萬分,開始在內心勾勒出一位英俊無比的俠者出來。
  此時車子已駛離機場,向市中心進發。
  不過人們永遠忘記一件事:希望越大,失望亦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