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7th May 2006, 09:00 | 鐵騎俠士零 | (715 Reads)

對一本小說來說,每一名角色也有著他的地位與重要性,不論他是大人物還是小腳色。在《鐵騎零》中最有個性的小配角,要算是鐵國了。

早在之前的爛尾小說中,鐵國已常常和作者二馬友作對,動機不明。如今在本小說中總算是賦予了一個明白的原因:爭女。

沒錯,鐵國和二馬友一樣是喜歡市川由衣的。當然啦,身為作者的我又豈會被他佔先?所以在整部小說中也不會有太多成功的機會了。

一個好的配角足以帶動劇情,我相信鐵國可以勝任。


    /鐵國篇/

  「由衣──唔,我愛你──」
  「老公,我也愛你!」
  鐵國和市川由衣嘴唇吸啜嘴唇、舌頭捲著舌頭、口水溝著口水的劇烈而深長的接吻,充分表現了二人雙方愛著對方是有多麼的深和甜。
  直到二人快要缺氧至死時,才雙雙被迫分離,大口大口的吸著房間中的愛的香氣。
  「老公……」由衣柔軟的嬌軀依偎在鐵國的胸腔上,以倦怠的快樂的聲音道:「老公,我好愛你……」
  「小由衣,我也是呀。」鐵國展露出色狼的微笑,反身壓下由衣在胯下,漸漸變成下半身思考的野獸。
  「好了,由衣,來吧!」他已全然失去理性,欲一口吃掉由衣的嬌軀。
  「爸的!變態色魔,死吧!」
  突然一個人不知在何處衝了過來,一腳把鐵國蹬得飛了起來,直撞在牆壁上。
  「豈有此理!由衣,你有沒有事?」
  「二馬友?」
  「放心吧!我會永遠保護所有女人,特別是市川由衣你一人!」
  媽的!鐵國對於這個名為二馬友的人憤恨至極,雖然看不清對方的樣子,可是也撲了上去。
  「別小看我呀!好歹我也是洪水青龍拳的──嘩呀──」
  「洪水青龍拳的第六代傳人」這個名號根本沒有機會說出來,又被那名叫二馬友的人一腳蹬了回去,而且還是用回剛才那一招。
  「收起你的皮膚吧!」二馬友奸笑道:「別忘記我也不是泛泛之輩!」
  (馮友注:「收起你的皮膚吧」是一句被加密了的粗言,成功破解還原者無獎。)
  鐵國這回是被他蹬出窗外,直掉下萬丈深淵。
  「嘩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砰」的一聲,鐵國整個頭硬碰在地面,可是卻奇蹟地沒有開花。
  因為他只是在床上掉下來而已。
  「嗚,又被那個該死的二馬友壞了大事。」鐵國撞醒過來,只得順勢中斷悠長的睡眠,站起身來。
  房間依照是剛才睡夢中的房間,不同的是沒有市川由衣和二馬友。
  床邊的時鐘顯示目前是早上十時正,鐵國打了一個老大的呵欠,向掛上牆壁上的那張海報合十道:「小由衣!早!」
  那張海報是加大印刷的「市川由衣和服照」,鐵國合十後更跪拜在地上,直把她當成神仙一樣的敬奉。
  然後他非常滿足的去梳洗一下,又擦牙洗臉,同時哼著輕快的歌。
  「我愛由衣……由衣愛我……」
  (馮友注:由於歌詞內容極度噁心卑鄙下流無恥色淫兼自大,直把可愛的市川由衣當成了自己的女人,故不得不刪略之。)
  這首歌一直哼著,直到他弄好早飯(其實已快成午飯了),在樓下的信箱處取了自己訂閱的報紙雜誌,才停止了這白痴一般的舉動。
  他一邊享受著自己煮的飯菜,同時把所有拿回來的報紙雜誌中有關日本娛樂界方面的報導翻出來,一一仔細的搜尋著。
  在西方日報、月亮報上,均刊載了市川由衣和前度男人速水直道拍攝《輪舞曲》的消息。
  《輪舞曲》是日韓合作的劇集,女主角正正是憑《美麗的日子》而成名的崔智友。
  當然,對鐵國來說,那兩篇報導是以市川由衣為主的,這才教他十分高興。
  「唔,我愛你,我愛死你。」
  他對報紙上的由衣照片接吻起來,然後以剪刀剪下該兩篇報導。
  由於速水直道太有女人緣,予人太過花心的形象,由衣無法忍受下便提出分手。這回二人在同一劇集中合作,成為了狗仔隊的追訪目標。
  「哼,那傢伙也是由衣的男朋友,看看我的洪水青龍拳吧!」
  當然他不是真的打下去,不然那張薄薄的報紙便會被打穿一個大洞來,由衣的照片也會被殃及池魚。
  香橙日報卻是報導了 TVB 無錢電視以極不合理的低價預先購買了《輪舞曲》的本地播映權,拍攝《輪舞曲》的 TBS 發言人表示是因為無錢電視在本地有較高的收視率。
  「呵呵,原來這個世界也會有『價低者得』這回怪事。」鐵國聳聳肩,因為這篇報導沒有提及由衣,故不予理會。
  在雜誌《西 Touch 》有一篇關於由衣目前的緋聞男朋友二馬友的訪問,鐵國當然認得這傢伙。
  在報導中記者問及了他的最新小說作品的發售感想、和東映拍攝下一年《假面騎士》系列的詳細內容,當然也少不了他與市川由衣的曖昧關係。
  「豈有此理!由衣是我的,我才不會把她讓給你!」
  鐵國這回真是一拳打下去,整本《西 Touch 》頓時變成一片片碎屑散飄落下地上。
  「哼!待九月小由衣的演唱會時,一定要向由衣表白!」
  他早已和敵菁提出放假申請,更訂下市川由衣九月在日本關東的演唱會門票。
  他相信以他的能力,要衝上台向市川由衣示愛絕不是問題。
  問題只是二馬友一人而已。
  那傢伙據說習有道拳,是當今武術間的超一流高手,他的洪水青龍拳會否敵得過他,也是疑問。
  「不打緊,由衣,我一定會在二馬友的魔掌中救你出來!」他在洗碗時立下如此豪言道。
  突然間,一陣極為熱血的歌曲響起來。
  「蛇媽露──縮加!
   芝哥唔呵嗚吳卡,
   媽呢那嗚咩呀古高易架吃,
   錫架呢高二媽烏哥呃架咩,
   高!高!叻士高!
   呀加也古嗎次吳!
   奶茶──親!奶茶──切!
   今晚奶茶、今晚奶茶、奶茶──奶茶!」
  (馮友注:「看」不明白嗎?其實這是《假面騎士》一號的主題曲, Kyoichi Fuji 主唱的「 Lets Go Rider Kick 」的起頭部份……想聽的不妨叫自己的爸爸哼出來吧。)
  「糟糕,難不成是有急事?」鐵國匆匆的關掉水龍頭,抹乾雙手,才提起電話。
  「鐵國!」
  「在!」
  原來是副司令方永偉來電,光是聽他那副緊張的語氣也知道有大事發生了。
  「司令現在被一群異人追擊中,請你立刻趕去協助!」
  「是,知道!」
  於是鐵國立刻腳踏「人字拖」,穿著汗衣及短褲,一副街坊的裝束奔到樓下,騎上他的黑色機車。
  正當他發動引擎時,一名不知好歹的交通警員居然上前阻止道:「先生,你不可以穿著拖鞋開車──」
  「死開啦!」鐵國咒罵道,同時一拳招呼向那名多管閒事的交通警員,把他轟出遠處擊昏過去。
  就是這樣他連頭盔也不戴,便駛向司令的方向去。
  「喂,我是鐵國,目前司令人在何處?」
  他單手控制著機車前進,同時右手提著流動電話和方永偉通話。
  (馮友注:這是百分百危險的駕駛示範,乃是鐵國這名白痴苦練得來的絕技,請各位小孩子不要隨便亂學啊!)
  「她和天才目前正向著狗不拉屎區逃走中……」
  「不對呀!已被包圍了!」何健冬插口道。
  「警方已完成對鄰近現場地區的封鎖工作,現正在驅逐市民離開。」黃玉萍也說道:「鐵國,田青島也在另一條公路上趕過來,如無意外你們會在第三公路的交匯處會合。」
  「收到。」鐵國回應道:「請你們繼續保持沿途的道路暢通!」
  「放心,在你進入第三公路之前,沿線所有交通燈也會是綠色。」黃玉萍快速敲打著鍵盤的聲音也一併傳了過來。
  「祝你好運了,假面騎士先生!」方永偉打趣說道。
  「放心吧,我一定會趕得及的。」
  鐵國掛斷電話,目前他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盡早到達目的地。
  果然路上車嗚大響,數條公路因為長期紅燈而塞滿了車龍,直至鐵國通過後才轉為綠燈。
  即使前路又再遇上車龍,鐵國也可以把機車駛向車與車之間的夾縫中,突擊而進。
  鐵國也不多理會公路上的景物,以及司機們的咒怒聲,一一也被速度拋卻在後。
  不一會來到一個交匯處,一架紅色的爬山型機車也突然閃了出來。
  「呼,我們太平太久了。」田青島在機車上對他說。
  「聽說今天是第二代鐵騎系統的抵步日,異人們該不會為了它而追擊司令吧。」
  「天曉得。」對於鐵國的問題,田青島不欲置評。
  二人並駕齊驅,穿過警方設立的封鎖區後,便正式進入戰場。
  公路上可以見到只有一架被毀壞了的房車,人卻不在其中。
  田青島已然取出腰帶和手槍,啟動系統著裝上盔甲衝了過去。
  「真是不在車內,」他視察現場後道:「那麼……」
  話未說完,數頭異人憑空撲過來,田青島就地一滾,全然避過。
  當田青島一個人對戰時,鐵國也不慌不忙的打開機車後座上的格納箱,取出一條銀色的腰帶,套在腰上。
  而一個像是護拳套狀的部件,則穿戴在右臂上。
  然後他開啟了機車上的豪華音響設備,頓時後輪上的那副喇叭大刺刺的揚起熱血又動聽的歌曲。
  鐵國早已在電腦中預設了順序由昭和時代的假面騎士一號至今年最新的平成時代假面騎士響鬼的歷代主題曲,一首接著一首的播下去。
  首先當然是一號的主題曲。
  他一身不修外表的糟模樣,竟在此時擺出一個異常不相稱的姿勢。
  「天之上,天之下,我願發誓我鐵國一生一世只愛市川由衣一人!」
  鐵國立穩馬步,左手叉腰,右手抵著低頭的前額,以沉思中的哲者的模樣立在機車前,配以響亮的假面騎士系列的主題曲,慢慢的唸出一段段又長又嗅又難明又噁心又反胃的示愛對白。
  田青島的生死似乎毫不干他的事。
  「天下間最美麗漂亮又可愛的市川由衣女神呀!我永遠會敬愛你、尊重你、保護你、跟隨你、聽從你、支持你、附和你……我願意把我的幸福全部送給你,亦願意承受你身上所有的痛苦。不論你在何時何方,我也會默默的祝福你,讓你永遠享受幸福快樂的人生!」
  鐵國閉目低頭,自我背誦成篇,完全忽視了田青島在以一敵三十的危險景況。
  「市川由衣,請賜予我最強大的力量,好使我保護你!阿門!」
  他右手立時按下腰帶前端右側的圓鈕,左手則前劃向前端左側的長扳手,立時一道閃光在腰帶中央的圓孔處吐出來,在他身前形成一個紫色的環。
  「呃,糟糕,我是不是有些對白忘記了?」
  鐵國竟不衝到環的另一處,反而在褲袋中抽出一張小小的記事用卡片出來。
  「啊……原來我背漏了這數句,真是不好意思。」
  田青島那處已快變成由異人堆成的黑海,可是鐵國仍不予理會。
  主題曲已更替成三號了,鐵國再次攏出自以為很有氣勢的沉思者姿勢出來。
  「天之上,天之下,我願發誓我鐵國一生一世只愛市川由衣一人!天下間最美麗漂亮又可愛的市川由衣女神呀!我永遠會敬愛你、尊重你、保護你、跟隨你、聽從你、支持你、附和你……我願意把我的幸福全部送給你,亦願意承受你身上所有的痛苦。不論你在何時何方,我也會默默的祝福你,讓你永遠享受幸福快樂的人生!我鐵國可以為了你而付出所有,而毫不計較收獲。市川由衣,請賜予我最強大的力量,好使我保護你,去除兇祓之徒,使你平平安安!來吧,鐵國我現在要為保護市川由衣而戰!輕先!」
  (馮友注:輕先者,乃日文變身之發音也。)
  隨著時間的推移,之前那個紫色的環已經在空氣中消失了,鐵國便再製造多一個出來。
  「衝前去!願市川由衣萬歲!阿門!」他這回真是正正式式的穿環而過,變成一個全身覆蓋在黑甲下的戰士。
  他一個箭步衝去一個異人的背後,然後一招接著一招的使出威力驚人的洪水青龍拳,以武力虐待一個不懂武功兼且數量稀有的異人起來。
  「立輪花間!回身擺首!頓地起天!爪掌並至!閃風撥水!」
  登時八八六十四招洪水青龍拳一一招呼在一頭異人身上,虎虎生風有力,不消一會便擊殺成功,把對方擊成飛揚在空中的灰塵。
  此時另外兩頭異人也襲向他,他單憑風聲便察知對方的攻擊位置,一下子錯步退身,同時迴身側肘撞出以化解來攻。
  「喂,你為什麼在一旁隔岸觀火?」
  鐵國一邊輕鬆的周旋在兩頭異人的夾攻,同時問閒得沒事幹的田青島道。
  田青島倚在一旁對他說:「喂,老兄,三十多頭異人我已殺剩三頭,你該感激我才是。」
  「豈有此理!」鐵國急道:「我只是背漏了數句變身對白而已。」
  「好了,我去尋找司令和天才的下落,失陪了。」
  田青島真是丟下鐵國一個人離去。
  「媽的!」鐵國一腳蹬開纏人的異人,同時推下右手護拳套上的護蓋,按下內藏其中的紅色圓形按鈕。
  熟悉的「登登登登登登登」聲音又響起來,鐵國關上護蓋後一拳揮出,同時按下把手上的發射鍵,一道閃光彈也似的物體在護拳上的彈管射出,正照在兩頭異人的身前形成一個黑色的環。
  「洪水青龍拳,終極奧秘之拳.改──市川由衣萬歲!」鐵國一個弓步斜進,同時腰一扭,腳一踏,沉實而有力地揮出一拳,正擊在環的面前。
  在環的另一處,拳風被強化成巨大的氣彈,一下子餘下的兩頭異人被一股迫人的氣壓向全身,給轟得飛舞起來,在半空中痛苦地扭曲身體,慢慢化成灰燼,在空氣中飄揚。
  現在播放中的是亞馬遜的主題曲。
  「喂,等等呀……」鐵國確定附近沒有敵影潛伏,才匆促的追上田青島去。
  二人充滿默契的分頭尋找尚在失蹤中的敵菁和喻天才起來。
  「死火啦!」
  「發生了甚麼事?」
  鐵國突然驚慌的道,田青島立時拔槍作戒備起來。
  「我……我忘記了穿過環後仍有對白要說的!」鐵國頓足道:「容我再一次變身吧!」
  雖然田青島的臉被頭盔罩著,完全看不見半分,不過一定不會是笑嬉嬉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