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8th Jun 2006, 08:41 | 鐵騎俠士零 | (654 Reads)
是話出現了另一個新角色:藍俊萊,和之前的爛尾小說一樣,和藍本悟有若某種關係的奇特人物,而且更是反派(就目前而言)。

其實在第二話中已佈下一個重要的伏筆,日後就會對劇情產生重大的逆轉。特別留意藍俊萊,他的出現絕對與故事的推進存有莫大的影響。

藍本悟篇又是諷刺香港沒有正正式式的開拍過特攝片,當日本發展得如日中天,美國迎頭趕上,中泰兩國又方興未艾時,香港反而是一池死水。其實香港不乏特攝人材,很多特攝同好所拍的短片也是水準之作,只差在沒有更好的財力去做得更好。要是得一良機,他們也可以拍出比美日美兩國的特攝出來,毫不遜色。

也許有人會對此不以為然,就當是本人的一個小小的特攝夢吧。之所以投考演藝,除了是為高考放榜「找定後路」之外,更是想將來有機會伙同一眾同好開拍特攝片。

咦,有夢想總比沒夢想的好,否則會被平庸吞噬。勿論有沒有市場,純粹是一個理想罷了。基於目前開拍不能的情況下,只得把所想到的故事寫成小說算了。

順帶一提,自今天開始本人有特別事務要辦(不是做世界開大茶飯),總之更新會暫緩下來。歡迎各位留言就算,本人應有時間回覆,謝謝。

 


 

    /藍本悟篇/

  和馮素瑩分別後,便一個人在街上閒盪著,無所事事的。
  馮素瑩可以坐私家車回家,當然藍本悟也可以選擇坐公車。
  就只是為了省下那三元車費,他便徒步走回家去。
  只要花半小時的路程,對他本人而言也不算太多。
  他走著走著,還是不太放心,於是再拉開背包過來再檢查清楚。
  「唔,入學申請表還在。」
  藍本悟經常害怕自己會丟失某些東西,是以習慣了常常檢查身上是否真的遺失了甚麼──當然並沒有東西丟失過。
  但是他卻忘記不了剛才在那間學校的恐懼。
  是死亡的恐懼,有人以極強的殺氣持著冰冷的刀尖猛然在他不防備的時候直接命中他的心臟。
  非常真實的感覺。
  他想找出那種感覺的源頭,可是甚麼也找不著。
  「會不會是錯覺?」
  可是那種奇怪的經驗還真是平生第一次遇上。
  「呼,還有廿分鐘啊。」他想不到,便棄在一旁不去理會。反正凡事隨天,要來便來,要去便去,他也決定不了的。
  要是走大路回家,路程至少要一小時。不過抄小路便可以省很多時間。是以藍本悟鑽入山林小道,便進入山的幽徑中。
  被一層連著一層的林木所阻隔,他已看不到外邊的世界,彷如進入一個獨立的天地中。
  「呼,山上的空氣確是比較清新的。」
  他才想繼續起步時,忽然聽到山坡下似乎有雜亂的人聲。
  藍本悟舉頭下視,可是只有無窮無盡的綠色映入眼簾,除此以外便沒有其他了。
  可是人聲仍舊傳入耳際。
  他可以分辨出是一男一女的聲音,間中或有對話,不過卻不甚分明。
  「似乎是有大事發生了。」藍本悟感到對方應是遇上麻煩的事了,看來他最嚮往武俠小說中的大俠一般的救人情節也許有機會實現過來。
  平常的生活太苦悶了,偶爾想路見不平也沒有機會。並非他想天下大亂,只是對於自己生不逢時無處一展所長而感到很鬱悶。
  他的專長,就是打架!
  機會就在眼前,那一男一女似乎是有麻煩了。
  有云機不可失,他腳向前一踏,便跳入山坡中,再小心的斜步彈落去。
  突然一頭黑影剛巧在身前閃過,藍本悟被迫煞停急遽的步伐,卻一下子重心不穩,跌倒在地上。
  那頭黑影在樹枝間一拐,竟在他的頭頂上掉落。藍本悟借著斜坡向下滾下去,才避開這一擊。
  「喂,你是誰?」
  藍本悟尚未站起身,便張口問道,但他還未弄清楚對方的影子,便再被那黑影迎面撞上來。
  「哎,等等!」藍本悟口快腳亦快,一踹腳便閃了到另一株樹上,害得對方整個身子撞斷他原本立身處的那株樹。
  他這時才看清楚,原來是一個全身像是炭黑色,尖牙張口,有著似是人身四肢的生物。
  但一定不會是人。
  「你是甚麼來的?」藍本悟拾起腳下的一枝粗樹枝作防衛狀,同時問道。
  對方轉身再面對藍本悟,他看到那對血紅色的雙眼,以及兩邊裂縫延長至雙頰的血紅之口。
  藍本悟卻愕然起來,他何時在現實世界接觸過這種怪物?
  牠乘藍本悟發呆之際,已然以烈風也似的速度再次接近藍本悟面前。
  藍本悟雙手各執粗木枝的兩端,作成長棍使用,模仿武俠片集中的某位大俠那樣運轉成逆時針形,以圖撥開對方的來攻。
  可是實力相距太遠了,而且藍本悟只是邯鄲學步,根本不足以成事。結果樹枝從中斷開,一個拳頭照上他的心口處擊來。幸虧他腳下一踏空,剛好整個人以不自然的姿勢跌坐在地上,拳風堪然在髮頂擦過。
  目前他只有一個方法,便是走!
  三十六著,走為上著。
  他一個滾身,便逃竄起來。可是那個奇怪的生物更快,竟一下子跨過藍本悟的頭上,來到他身前著地。
  「永別吧!」藍本悟人急智生,借衝力卸下背包,再砸上那頭怪人去,然後再折向另一處方向撲開。
  怪人一手揮開背包時,藍本悟已連跑帶跳的來到下方的小道上,不幸地被迎面突閃而來的兩團黑影撞過正著,仆倒過來。
  「哎呀!痛死我啦!」對面一個戴著眼鏡,高高瘦瘦,外貌有少少帥氣的年青男人嚷道。
  「好好保管你手上的物品吧!」一個留著爽直短髮的女子一個弓身彈起,作出防衛性的姿勢。
  同一時間已有四五頭差不多一樣的怪人圍著他們,每一個也是禹步彎手,張著那副裂得大大的血口尖牙,那絕對不是由替身演員可以做到的特技。
  藍本悟也不會以為自己不小心步進了特攝片的拍攝現場──事實上本地根本沒有正式開始拍攝過一套特攝片。
  「喂,究竟這些怪人是不是和最近的連橫殺人事件有關?」
  藍本悟突然問身旁一男一女道,最近本地接連發現死狀恐怖的屍骸,已成為城中熱話。
  「要是你有命離開才說吧!」那個戴眼鏡的男生道,同時緊緊的把一個銀色鋼製的箱子抱在胸前。
  「看來我們要背水一戰了。」短髮女子突然一手搶去那個鋼箱,男的竟被扯得整個人飛了起來。
  「等等,司令……」
  「沒時間了,試試看吧!」
  藍本悟看著二人在鋼箱中取出腰帶,冷不防突地套在他的腰上。
  「司令!」
  「反正你我二人也是無法著裝它的,倒不如找這小子試試看。」
  藍本悟慌了起來,想不到那兩個人會反過來先向他施襲下手,急忙的道:「等等,這是甚麼一回事?這條腰帶……」
  腰帶?他想起了著名特攝片《假面騎士》系列中的變身腰帶起來。
  女的也不回答他,雙手在身後繞上前來,乘藍本悟發呆之際同時按下圓鈕與扳手,一道閃光應時而射,在藍本悟身前形成一個雙層的紫環。
  「呃?這是……」藍本悟還真弄清楚是甚麼的一回事,反應也比常人慢了半分。
  「快快穿過去吧!」女的一腳踢向他的屁股上,藍本悟更料不到有此一著,人已仆向環處。
  他穿過環了,剛巧在一頭怪人的面前止步。
  和那對紅眼正對著,他冷汗直冒下來,情急下一拳揮了上對方的臉去。
  下腹似乎是承受了不知名的攻擊,可是卻感受不到半分痛楚。反而面前那頭怪人卻被他一拳轟了開去,直丟向數半外。
  「嘩……咦?」藍本悟看到自己的拳頭已不再是自己的拳頭,是一個套著盔甲的手腕!
  「奇──」
  藍本悟發愣之際,右邊的臉孔已吃了一拳,登時搖墜向左方跌過去。另外兩頭怪人也乘此際撲了上來,二人四爪的向他身上招呼過去。
  他應該是要被人家的利爪撕裂得七零八落,可是只感到身體上有一層硬物阻擋過去,救了他一命。
  雖則避過了分屍的下場,但二者的衝力實在太強,縱使是這一撞也把他送得遠遠的,竟直滾下山坡去,更撞折了數株大樹。
  「嗚呀──」藍本悟被仆跌得全身發痛,雙目昏眩,無法分辨東西起來。
  待他一站立起來時,卻已發現所有怪人均被一個穿著黑色盔甲的人重手擊斃,化成灰燼回歸泥土。
  一個灰色的雙層光環慢慢的在那人身前消失。
  藍本悟方下才定過神來,匆匆步上斜坡,眼界視線內所有樹木均被掃斷橫臥,有若山林大盜與國家軍隊大戰過後的殘敗景象一般。
  除了那一男一女以及黑色盔甲人外,還有一個穿著深紅色盔甲的人。
  他想起了自己身上的變化,也看看自己的身體各處。
  天啊,他何時穿上這一副寶藍色的盔甲?
  「喂,那個人是誰?」黑色盔甲人似是向那位名為「司令」的女子問道。
  「只是剛剛路過的人罷了,」她說:「想不到他竟可以無障礙地穿過環著裝,太不可思議了。」
  「無障礙地?」穿深紅色盔甲的人雙手在腰帶弄了一下,身前便射出一個雙層紫環,當他若無其事地越過環之後,竟變成了一個穿著普通的男士:「司令,你是不是說真的?」
  看到那個男人穿過環後便回復成原本的模樣,藍本悟記起他剛剛也像是被人一腳踢過去那個紫色的雙層圓環,不過卻是變成這副穿上盔甲的模樣。
  他摸摸自己的頭,硬硬的,明顯是和他們一樣被頭盔罩住:「等等,可否告訴我這是甚麼一回事?」
  那個「司令」來到他面前,一字一字的頓著道:「你叫甚麼名字?」
  「藍本悟。」
  「很好,」她十分不客氣且嚴厲的道:「你眼前只有兩條選擇。」
  「呃?」
  「一是立刻離開,當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二是加入我們,對抗異人。」
  「雖然我不明白你在說甚麼,」藍本悟被這個女子的威嚴震懾了,不過也感到一絲的興奮:「但是要我當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似乎是不可能吧。」
  他認為選擇後者才比較配合他的口味。
  「請收起你的笑容。」那名女子一臉認真的道:「要是你真的選擇後者,可不是簡單的一回事,是事關生死的。」
  「沒問題。」藍本悟表面上說得十分輕鬆,內心卻早已磨拳擦掌。他強烈地感到將來可以有著與別不同的人生而興奮起來,至於詳細的情況卻是一無所知。
  「那麼,我先來自我介紹,我是『超人類研究所』酒江分局的司令,敵菁。」她道:「由今天開始,正式任命你為鐵騎機武的臨時測試著裝員!」
  「臨……時?」
  「對不起啊,暫時未知道你真正的實力是如何。」她說:「不過你居然可以無障礙地穿過環著裝鐵騎系統,簡直是史無前例,單憑此點已可以讓我作出此決定了。」
  一個英雄──呀,不對,是白癡便是這樣誕生了。
  縱使藍本悟此刻內心充滿信心,滿有幹勁,可是有些事並不是有志者便事竟成的。

    /藍俊萊篇/

  「那群傢伙似乎是失敗了。」
  一個帥氣的少年站在一座高樓大廈的天台上,手執一具望遠鏡觀察著面前的山林一帶。
  他垂下長筒狀的望遠鏡,置於胸前,似是在思考甚麼。
  「奇怪,那個年輕人為什麼可以無阻礙的穿過環?看上去他的年齡和我差不多啊……對了,今天在學校處也見過他,怪不得如此面善。」
  他回身向樓梯處走去,心道:「和他走在一起的女生叫馮素瑩,人也很美啊,要是接近她也許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梯間沒有人,只有腳步聲「咯咯」的接連響聲。
  「那群傢伙似乎不知道鐵騎系統背後的副作用……不過也好,反正有了他們如此努力使用,才方便了我的夢想更快達成。看來當初的努力並沒有白費──」
  兩隻腳一前一後的漸漸步下去,一層接著一層,直到大廈的最深處。
  名為藍俊萊的青年,終於消失在樓梯中。

第二話 超人類研究所.完
第三話 白芒之環.待續


[17] ..

台灣應該齊的


[引用] | 作者 Sito | 22nd Jun 2006 23:43 | [舉報垃圾留言]

[16] Re: Re:斬神
Sito :
必必兄你好,其實斬神在香港幾乎已完全失蹤了,除了一兩間還有幾期貨尾之外
嗚嗚…… Sito 大大,台灣的網絡書店仍有貨吧。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2nd Jun 2006 08:16 | [舉報垃圾留言]

[15] Re:斬神

必必兄你好,其實斬神在香港幾乎已完全失蹤了,除了一兩間還有幾期貨尾之外


[引用] | 作者 Sito | 22nd Jun 2006 00:10 | [舉報垃圾留言]

[14] Re: Tag
文風 :
不好意思,漏夜預告一下,你被tag了,有興趣便玩玩吧!(若不想也可以的。)

沒問題!來吧!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5th Jun 2006 09:17 | [舉報垃圾留言]

[13] Re: 斬神
必必 :
想請問馮兄以前Sito著作的那部斬神現在出完了嗎? 可在那個網找到?
早前知道[斬神]出實體書了,可惜小弟身不在港....

有關斬神的消息可以到以下網址查看:

http://novelasia.com/myforum/topic.php?postid=39060

不過 Sito 大大潛水中……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5th Jun 2006 09:16 | [舉報垃圾留言]

[12]

不好意思,漏夜預告一下,你被tag了,有興趣便玩玩吧!(若不想也可以的。)


[引用] | 作者 文風 | 15th Jun 2006 01:30 | [舉報垃圾留言]

[11]

想請問馮兄以前Sito著作的那部斬神現在出完了嗎? 可在那個網找到?
早前知道[斬神]出實體書了,可惜小弟身不在港....


[引用] | 作者 必必 | 14th Jun 2006 18:30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 Re: Re: 唔...
差忒 :
別再提起了,只會迫使我更想做筍工......我要做筍工...
(差忒精神有點錯亂了)
錢呀……天快跌錢下來呀……(卻說所云的秘密任務內容之一就是當乞丐……)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3th Jun 2006 08:53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 對
必必 :
久命大名了,馮兄!
我已經沒上小說村多時,原因馮兄也心裹有數吧。很現實的理由。一直我都是潛水居多。
尤其是現在……讓我待在小說村發小說的原因有二,一是系統自由,二是有朋友,就此而矣。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3th Jun 2006 08:52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Re: 唔...
馮友 :
文風 :「有特別事務要辦」?馮友找到好路數了嗎?莫非要預備應徵香港的「優質筍工」?可以做譏員,我卻之不恭,保證乃回歸後香江政壇一大快事,至少比長毛更有建樹,比白鴿黨更厚黑,比民賤聯更愛毛澤東……(笑)比全香港人更愛市川由衣(眾毆)。

別再提起了,只會迫使我更想做筍工......我要做筍工...
(差忒精神有點錯亂了)


[引用] | 作者 差忒 | 13th Jun 2006 02:08 | [舉報垃圾留言]

[7]

久命大名了,馮兄!
我已經沒上小說村多時,原因馮兄也心裹有數吧。很現實的理由。一直我都是潛水居多。


[引用] | 作者 必必 | 12th Jun 2006 14:55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對
必必 :
你好!請問閣下是昔日當年在小說村馮友嗎?
如果閣下不嫌棄可當個朋友嗎?
其實現在也是留在小說村,只是變成閉氣潛水罷了。

歡迎之至,反正朋友並不會有太多的問題。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2th Jun 2006 07:31 | [舉報垃圾留言]

[5]

你好!請問閣下是昔日當年在小說村馮友嗎?
如果閣下不嫌棄可當個朋友嗎?


[引用] | 作者 必必 | 11th Jun 2006 17:56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好邪!
文風 :
好邪呀,我上個留言咁啱係第666個留言呀~

我這個是 669 ,你也留言到了?

其實你這一個才是 666 ,因為之前我刪了一個留言(開 Blog 以來只是刪了一個)。

666 魔王快活!(快活至死,別來煩我)


[引用] | 作者 馮友 | 8th Jun 2006 17:48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唔...
文風 :
「有特別事務要辦」?馮友找到好路數了嗎?
莫非要預備應徵香港的「優質筍工」?

可以做譏員,我卻之不恭,保證乃回歸後香江政壇一大快事,至少比長毛更有建樹,比白鴿黨更厚黑,比民賤聯更愛毛澤東……(笑)比全香港人更愛市川由衣(眾毆)。


[引用] | 作者 馮友 | 8th Jun 2006 17:46 | [舉報垃圾留言]

[2] 好邪!

好邪呀,我上個留言咁啱係第666個留言呀~


[引用] | 作者 文風 | 8th Jun 2006 16:47 | [舉報垃圾留言]

[1] 唔...

「有特別事務要辦」?馮友找到好路數了嗎?

莫非要預備應徵香港的「優質筍工」?emoticon


[引用] | 作者 文風 | 8th Jun 2006 16:4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