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6th Dec 2009, 12:13 | 文耕志異 | (757 Reads)

注:此為學校講座後之筆談,書為作業上繳學校。恆遺憾以終篇,區區二千字,皆啿踔庸音,必蒙塵於叩缶。然竊以為藏之名山,多此一舉,不如不書。君子坦蕩蕩,無所不懼。故拋磚引玉,置於博上,以供才士置喙也。

講者:鄭愁予教授(詩人:金門技術學院閩南研究所所長)
中國文學系主辦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廿一日

  一個民族如何選擇文學,就會如何選擇前途。
  一九五五年,日本最高純文學代表芥川龍之介賞,頒給了石原慎太郎的《太陽的季節》。中國人有「跟紅頂白」「前鋸後恭」的歪風,日本亦不遑多讓。文學界對這部小說的功力熟練得叫人驚嘆,欣賞石原的天賦奇才;不懂文學的普通人也爭相購閱,更拍成電影,風行一時。然而在一致讚賞的聲音中,獨有清流拒絕隨波逐流,眾人皆醉我獨醒,摑了所有人狠狠的一巴掌。

  那時評審之一的佐藤春夫痛心怒斥:「我並非一味排斥反倫理的《太陽的季節》。唯因如此風俗小說即使作為文藝,也屬最低級的東西。作者佯裝敏銳的時代感覺,其實未出媒體人及演出商的框子,而絕非文學者之作。又從作品可見作者對美欠缺節度,尤其不知害羞喋喋強詞之態度更屬卑劣。如此無端可取的《太陽的季節》被多數表決選中,於我而言心感可恥,因而我作為評選者,對其當選不負連帶責任。」
  甚麼時代就有甚麼文學,怎麼樣的文學亦決定怎麼樣的時代。
  先秦有詩經、楚辭;漢有賦;唐有詩;宋有詞;元有曲;明有小說;清是集大成再加以發揮。今天的文學,五花八門多姿多彩,但並非像清代那樣比前代有所進步,反而叫人感覺是掉進迷茫而不知所以的世界中。五四新文學以後,以乎只有小說可以家傳戶曉,散文亦算不俗,倒是曾經「凡有水井處皆有人歌之」的詩,已然退出平凡百姓家。即使是文學家,也許認識當世不少詩人,可是能論及其名作不過一二,更不要說朗朗上口其中一二句。
  新詩不拘一格,完全自由化,反而走向衰落。人人執筆為詩,卻統統不是詩。千百篇之中,恐怕只有一二篇名作出現,與以前相比,簡直是差天共地。在日本文學界冷靜頭腦回頭審視當年《太陽的季節》是否真得值得領賞時,我們也是重頭瞭解「新詩」,有甚麼優劣的時候。
  鄭愁予在席上表示,「詩的本質是水」,而水是一脈相承,滾流千百年而不息。本人也表示,自小已有接觸中國古典文化,與五四時代提倡白話文的作家如出一轍。雖然「我手寫我口」,可是「我口」所說的卻是浸沉於中國古典文學之中,故此下筆如何皆有一定法度。即使如何自言是「中西合璧」,但骨子仍是「中」,一如鄭氏《錯誤》,現代新詩的格式下包容的是中國古典含蓄之美。然而下一輩又如何?再下一輩又如何?上一輩本身有中國古典文學修養,接觸西方文化之後可以相互融合而產生新的躍進;下一代不明底蘊,冒然聽從上一輩,僅僅學白話文、學西方文學、學寫不拘一格的新詩。沒有中國古典文學所培養出來的韻味,文字便變成白開水,慘不忍睹。任何一個時代的新文學,也是需要上連古代文學,才會有扎實的根基成長。一如鄭氏所說,中國所有文學的基本修辭手法均在《詩經》時定型。後來文體再如何演變,仍未能脫離「賦」「比」「興」三種手法。可是新詩的致命傷,不單止是沒有形式,沒有格律,連修辭手法也可以不顧。「我手寫我口」,即使是寫普通的散文也不見得有益處,更何況是新詩?這個「我手寫我口」,並不等同「賦」的直述。「賦」是把作者的心境又或是身邊發生的事平實描寫,然而中間仍需加以酌量思考如何運用文字鋪陳;「我手寫我口」,說白一點只是「放屁」,把衝口而出不加思索的一地方言不經任何修飾就直接紀錄,以達至「口語」與「書面語」同步。就散文而言,充斥大量多餘口語,令文章冗贅難唸;新詩情況更糟糕,句句白話,直如開水,淡而無味。
  詩最重要的是含蓄美,而含蓄美的形成又一定要把腦中所思心中所想的加以細碎重構,絕不可「有話直說」。鄭氏曾經表示,新詩的表現形式比內容更重要。鄙人不才,猜測他是據此而發,可是仍未及重心,甚至完全偏離。對於新詩,今人多有匠心獨運,各有所長。然而如何構築新詩,也多有歧見。形式也好,內容也好,皆有不足。重視形式,就演變出各種奇型怪狀的不明物體。把詩的文字變成砌磚般,堆成十字、方形、三角……各式各樣不同形象,使人不知從何唸起,更別說明白詩人究竟寄託了甚麼意思,又或是想表達甚麼;重視內容,又易於變成直抒胸憶,心中之言不加組織就鋪述而就,令詩的文字乏味,幾近散文。想要平衡,但新詩根本就無所定制,如果立下規條又失卻新詩自由創作的主張。
  新詩,是時候要回歸基本核心,注重境界。
  如果詩的本質是水,不論是載入任何容器之中,水的形狀再如何改變,也改不了「水」的本質。詩的形式也好內容也好,都可以隨時間及空間而演變,但唯一不變的就是詩人利用文字所營造出來的境界。營造境界,需要精鍊的語言、含蓄的意象,以至特有的編排,才可以交織而成。堆成十字架的詩,不會令讀者想像出十字架的嚴肅高貴,徙具其形;滿篇詩歌大力特書十字架,也只會顯得冗贅多餘,而且膚淺乏味。
  為變而變,強行把水變成氣、變成冰,那個已經不是水了,當今新詩的困局亦如是。在教導年青人寫作新詩前,先提倡中國古典的詩歌,把水的源頭重新連接。若否,恐怕歧路亡羊,勞多而無功也。

另附:在下寫作啟蒙之師是本地著名詩人秀實,話說當年他很用心的教我們一眾小輩寫新詩,可是我才疏學淺,寫出來的不成東西。入讀珠海後又受教於莫雲漢,學習古詩詞,然而終未有尺寸之功。也許小人無博依之材,只能把玩小說這類粗俗玩意,真丟臉也。


[5]

只能把玩小說這類粗俗玩意
--------------------
我只對上邊這句有點異議。
小說絕對不是甚麼粗俗玩意!
以上…


[引用] | 作者 兵之者 | 8th Dec 2009 17:41 | [舉報垃圾留言]


要解釋這句,需要花很多功夫XDXD

只能簡單的說,從古至今,相比詩詞,小說更是下賤。只是清末時候尤其是五四新文化運動,因應某些需要而提高了地位。要詳細說明十分複雜,大抵本文立意是論詩,自然要自嘲一番,說說小說的問題。皆因小說之所以流行,又與五四有關。當然要寫一部好小說,所耗費的心血及技巧,亦不簡單。

讀文章,要知人論世,而非斷章取義。當然自問自己,亦未有此功夫。誠惶誠恐,為自己解解畫,也就如此。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馮友 | 8th Dec 2009 18:50

[4]

同意
見得太多所謂詩人,寫既野無味至極,堆砌文字、自以為詩
我覺得,詩既本質,係意
冇意唔該唔好寫詩
明明冇野想同人講,硬要講一大堆無謂野,何必呢
當一種感受係幾千萬人一樣冇分別時,講多無謂
但一個真正既詩人,係要去發掘自己既感情/感受/諗法同人地既微妙既不同之處,so that首詩先會有佢既獨特味道
之後,先至到手法既運用
如果連簡單既意象構築、隱喻都唔識,都係寫一般BLOG算吧啦,無謂成詩
講住咁多先..


[引用] | 作者 寫開詩既人 | 7th Dec 2009 04:07 | [舉報垃圾留言]



>當一種感受係幾千萬人一樣冇分別時,講多無謂

這點仍有爭議,創作當然是要寫出其他人寫不到的東西及意念,但問題是世界上並非那麼多「創造」。如果凡事都要寫前人未寫過,今人未想過的事,恐怕作家早就滅絕。文學容許用典,沒有剽竊,天下文章一大抄。說思鄉說離愁,古往今來多少人都有寫過。寫作上創新點子固然是好,然而老問題老點子,只要加以發揮,仍不失為好作品。

最大問題是,今人寫詩,無病呻吟。古人通訊不發達,有思鄉之心。今人只是分別數小時,又可以用電話聯絡,相甚麼思?多餘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馮友 | 7th Dec 2009 12:46

[3] Re: 馮友
馮友 :


不不,之所以發兩篇是Sinablog問題,Services常常壞掉沒反應,連留言也如是。一個不小心「重新整理」就……
Hero姐不更新的原因不知,倒是IM便知道,他和我天天連線打GVGNextPlus……



>他和我天天連線打GVGNextPlus
預想以內 XD
雖然還沒有入手,不過近期我也要補完遊戲,只是這些遊戲都是360及wii而已...

毛鞋
[引用] | 作者 毛鞋 | 6th Dec 2009 23:15 | [舉報垃圾留言]

[2]

gvgnp呀...
太窮了....我買唔起
不過玩正版要6.0
之後玩唔番老翻啵...
等d3中的可憐人


[引用] | 作者 浩恩 | 6th Dec 2009 21:23 | [舉報垃圾留言]


等價交換,世界沒有免費午餐,想玩免費的ISO就要付出時間等待,其實好合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馮友 | 6th Dec 2009 21:36

[1]

喂喂,不用發兩次吧...
就算你近來少發文...
說來因為你,英雄姐和I'm的文章也變少了...
雖然這是你們的自行,可是我們還是會傷心的...


[引用] | 作者 L.ZERO | 6th Dec 2009 18:21 | [舉報垃圾留言]


不不,之所以發兩篇是Sinablog問題,Services常常壞掉沒反應,連留言也如是。一個不小心「重新整理」就……

Hero姐不更新的原因不知,倒是IM便知道,他和我天天連線打GVGNextPlus……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馮友 | 6th Dec 2009 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