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4th Jul 2006, 08:56 | 科幻短篇 | (824 Reads)
許久沒有發表科幻小說(劣作),乘現在忙得沒有新稿供應時,決定拿出舊作出來,也不修改即發,完全展現某人的疏懶作風……

《人生》其實又是一貫「馮友式筆觸」,視人生如夢,無真無假,一切皆是泡影。雖然和佛憚相類,但實質源於道家思想。近年參悟佛學,尚有領悟,方知古人言「老子西出化胡民」之說也非空穴來風,佛道很多地方也是相通的。想念李宗吾言「天下思想出老子」,也不是沒有道理。

古往今來,死的人何止區區少數。人只是天地中的一粒小沙顆,卻會強充自大得很可怕。死了一兩個就要報仇前報仇後。誠然,這是由哲學上看生死,也許對某些人來說是歪論。

 


 

    人生

  大黑不是狗名,是人名。
  大黑人不如其名,身子矮細,皮膚也是棕黃黃色。
  大黑,指的是他的心。
  大黑原名並不是大黑,只是出來江湖打滾多年,兄弟送給他的綽號而已。
  「你為什麼會叫大黑?難道你常常走霉運?」當年江湖上的朋友第一次見他,也會問相近的問題。大黑早已習慣,只是裂口而笑,而且是笑得令人心寒。雖然大黑沒有說明,不過之後他們也會明白大黑何以會被名為大黑了。尤其是當他成為黑道上最大的幫派白海幫的幫主後,大黑之所以有此外號,不言而喻。
  大黑,是說他為人心腸太黑,太黑了。
  據說他一夜間幹掉前任白海幫幫主常平,以及一眾元老,再由自己接捧繼任。而且一不做二不休,把幫主及元老們的一家大小左鄰右里也幹掉,差不多是殺得一乾二淨,半點不留,令人冷血。
  他卻在幫主的位子上坐得心安理得,天天大魚大肉,一如他還是小混混時常常掛在口邊的名言:「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自然之道,何罪之有?」他的手下也是半懂不懂的聽進耳去,亦見怪不怪,因為他對付敵人,總是用這一套法子的。最好笑的是當年常平也每每以此稱讚他,不料亦死在他的手下。
  門外的乞丐們在討食,當他們看見大黑把每餐吃餘的食物扔出來時,均會眼明手快的捲手,再湧回他們露縮的後巷去。「大姐,今天大黑又是魚翅抄飯,還有白心捲菜炒羊肉、蟹黃雪梨蒸石班、三文魚……」他們如數家珍的說著,卻被面前的一名女乞丐阻止:「吃便吃吧!還數甚麼?」「是!是!」他們得令後,便伸出五爪金龍,三爬兩撈,把餘菜剩飯統統送進五臟廟中。女乞丐看著飯粒菜汁沿著他們的口角流出,有些黏在油膩的黑炭舊衣上,內心卻像是嘆了口氣。
  「大姐,你的!」他們雖然吃得一乾二淨,卻仍留下最精華的出來,恭恭敬敬的遞上來給她享用。她點頭示謝,才伸出與襤褸黑衣絕不相配的纖纖玉手,夾起一條尚存微溫的油菜,送進口中。一滴湯汁自口角滲出,她只是隨手一抹,然後又是用另一隻手抓起一塊雞胸骨,以口舌擠出碎肉與骨汁。
  她眼角流出淚來,卻沒有去擦拭,只是吃得更快,和乞丐們的吃法沒有二樣。「咦?大姐又哭了?」「她常常也哭的。」「一定是被男朋友丟棄了。」「好可憐啊。」他們七嘴八舌的東說一句,西說一句,終於逗得她笑了。「你們別再吵了,我們去拾紙皮吧!」「是!是!」「跟著大姐,不怕餓死!」

    *    *    *    *    *

  星期日的教堂早上,仍舊舉行著主日學。
  「《聖經》中有一個故事,說從前有一個財主,每天穿著華麗的衣服,過著窮奢極侈的生活。同時有一個討飯的,名叫拉撤路,渾身生瘡;他常常被帶到財主家的門口,希望撿些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東西充飢;連狗也來舔他的瘡。」
  大姐沒有拾紙皮,她偷偷的倚著牆,靜靜的聽著牧師的言語。
  牆角的小草又被她的眼淚沾溼了。

    *    *    *    *    *

  刀尖停下來,血卻仍在滴下。
  大黑只是一句說話,便令來找他尋仇的人變成一堆比碎肉還不如的垃圾。
  「天主說,不可殺人……不可殺人……不可殺人……」
  大黑又了結一名仇家,感到十分高興,於是找上了阿嫂。
  阿嫂是前任幫主常平的第二任妻子,大黑之所以幹下常平,某程度上也是為了阿嫂的美色。既年輕又貌美,大黑雖云「英雄難過美人關」,但卻樂意不越過。
  他吞一吞口水,退走手下,一個人像一條色狼又似一個小孩子,叩門去。阿嫂早已穿著一年黑紗透明的連身裙,葫蘆般的身型浮泛在黑色的小網格之間,使大黑有如一頭奴隸般把頭堆在她的胸脯之間,唔唔作響。阿嫂天使的臉孔卻是散發著魔鬼的言語,手指尾輕輕一勾,便把結實彪炳的大黑連人帶魂勾上了房中的雙人大木床上。
  以前這是常平與她的天堂之地,如今依舊吹奏著天堂之音,只是轉了男歌手而已。大黑倒不會介意這些小事,只要好好的樂一番便可以了。他用上猛獸的金爪,便把二人之間的阻礙除去,雙雙扭成一團肉蟲也似的生命體倒在金窩中。
  「……不可姦淫……不可姦淫……不可姦淫……」
  大黑的手下在樓下窮得無聊,口袋又輕輕的,便圍著數名學生恐嚇起來,最後從他們的銀包中取得數千元始肯放人。大黑哥常常教他們要「劫富濟貧」,劫有錢在身的窮人,濟自己空空的銀包,他們可說是深得其中精髓。
  「……不可偷盜……不可偷盜……不可偷盜……」

    *    *    *    *    *

  電視院正放映著特攝片《鐵騎俠士劇場版.永遠的市川由衣》,大大張宣傳海報掛在戲院的外牆,下面排著長長的人龍,他們均期待著這套繼數十年前的《中國超人》之後,香港本土第二套特攝電影。
  乞丐們剛剛把拾來的紙皮全賣出去,只是換來十塊錢。他們愣在路邊,看著那張海報,一副不解的臉孔。「奇怪,這套片是甚麼來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看?」「你問我,我問誰?」大姐此時答道:「這是最近電視台播出的特攝片《鐵騎俠士》的劇場版……」她尚未說完,那群乞丐又爭著道:「啊啊!我好像在某張爛報紙看過,好像收視奇高,更再次打破慣性收視,令 TVB 在該時段的收視跌至零點, ATV 卻升至歷史最高的五十點,簡直是神蹟!」「我聽說那套劇的原著小說又是賣到斷市,供不應求,短短一個月已再版十次!」「不過那套劇是說甚麼的?」「白痴,我又未看過,怎曉它是說甚麼的?」大姐沒有理會他們的爭吵,獨自抬頭看著那張海報,呆呆的出神著。
  以前在家時,老爸最愛看這套劇集,還不時大呼「打倒日本走狗」之類的愛國豪邁的語句。當時的她卻沒空去欣賞這些無聊的片集,一天大部份時間也是在看著流行雜誌、研究如何化妝、留心新興的時裝……這就是她回憶的全部了。
  爸爸,只是一團模糊不清的影子。
  「嘩!二馬友和市川由衣呀!」
  但聽人群中爆出一陣陣的驚呼,好像來了一個偉大的人物般,叫人想舉頭瞧瞧看他們的模樣。
  「喂喂,好像有大人物來了!」乞丐們又爭著舉頭來左瞧瞧右看看,可是二馬友和市川由衣早已被又長又密的人龍重重圍著,只餘下閃爍的白光在建築物上殘留,瞬間即消。
  「等等,那個甚麼二馬友和市川由衣又是甚麼人?」
  「你這個白痴,二馬友正正是這套電影的原作者兼編劇導演!」
  說著說著,他們不知在何處拾起一張被人踏了無數遍的報紙,指指點點的傳閱道。
  「看!那個二馬友竟和市川由衣出雙入對,說不定是有些不可告人的關係!」
  「任誰也看得出啦……咦,等等,大姐呢?」
  大姐不見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何處。
  此時一架名貴的黑色房車駛了進來,可是原本順暢的馬路已被一大群影迷和記者擠得水洩不通,寸步難移。
  「他奶奶的,發生了甚麼事?」
  「大佬,是二馬友的新劇首映,影迷們爭相前來買票……」
  車中的大黑聽了,點點頭,一口怒火頓時化得無去無蹤,說道:「好,我忍,我忍……」
  他只得再閉起雙眼,忍受著寸步難行、人聲沸騰之苦。
  對啊,忍!想當年他屈居在常平那臭老頭的下面,還不是忍了下去?
  說不定過不了多久,車外這群人便會被他殺得一乾二淨。
  「那套電影是誰拍的?」
  「二馬友,」手下立時報告道:「最近才冒出來的傢伙,原本是寫科幻小說的,後來同時拍攝電影電視劇。據說武功不俗,數年前年少林寺開拍《少林寺之僧兵傳奇》舉行全球比武招演員,便已力壓群雄當上首位,可是一知道拍攝時要被削光頭髮便立刻辭演,夾腿便逃。」
  「哼,武功好有多用,替我找一名好槍法的人幹掉他!」
  手下禁聲一會,之後來結結巴巴的道:「大佬,你……」
  「說笑罷了,我才不會如此白痴,平白無事的招惹麻煩。」
  大黑說著,點了一枝雪茄,大口大口地抽著。
  此時口袋中的電話鈴聲響起,大黑接聽過來。
  「喂……是我……價位是甚麼……不用怕,升高些再賣出去也不妨……好的,還有沒有問題?」
  大黑最近還參與股票投資,聽從經紀的安排,分批買入本地及外國的中長線股票。對大黑來說,中長線的投資回報比較慢,可是切合他的個性。
  「急甚麼?反正最終我一定爭到手的!」
  就好像那位身材一絕的阿嫂,當年眼尾也不敢正視著她,如今已可當她是一條母狗按在胯下奴役。
  「唉,算了。離開人群後去阿嫂家中。」大黑吩咐司機道。
  去阿嫂家,理所當然地又是幹那回事。
  他不用預先以電話告之,像是阿嫂一定會在家似的,直駛過去。

    *    *    *    *    *

  大姐仍舊和一群乞丐捲縮在一起。
  冬天的大街,北風永遠是呼呼有聲,冷得叫人早早死去。
  「嗚嗚,我會不會死呀?」大姐在心中問自己道。
  可是她又隨即對自己說,她不可以死,她還有大仇未報。
  可是這個仇又如何報?以前牧師常常對她說,要愛你的仇敵,要寬恕人家七十個七次。
  她以為她可以,可是實際上是做不來。
  雖然做不來,但卻無力實現。剛才看到仇人的車子就在身前不遠處,但她卻沒有出手。
  是原諒了人家?才不,只是無法左右內心的矛盾而已。
  她無力的閉上雙眼,內心祈禱道:「主呀,求你教教我該怎麼辦……」
  附近的收音機廣播道:「今晚會是有史以來最寒冷的晚上,希望各位市民多加注意……」
  牧師曾說過,好人死後會上天堂,她想她不可能吧,因為她無時無刻也在想著殺到大黑的情景。
  縱使她這一生也做不成這一件事。

    *    *    *    *    *

  同樣在一個無月的晚上。
  大黑和阿嫂又睡在一起。
  雖則天氣冷得令人甚麼也不想做,獨獨是留守在溫暖的被窩中,可是大黑的出現卻打斷了一切。
  阿嫂又被迫要和他在床上幹了。
  她才不想這樣做,可是眼看對方人多勢強,只得暫時屈從之。
  直到最近大黑來訪,隨同的保鏢日漸減少,顯然對她的防範也減低了。
  已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她的床下底無時無刻都收藏著一柄短刀。
  是一柄精光耀目的短刀。
  自從常平死去,大黑強佔她之後,這把刀便一直被安藏在那處,等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大黑剛剛收到經紀的電話,知道股票又上升了,他的收入又增加了,真是樂得快活。
  可是阿嫂那柄刀卻奪去了他的一切,包括生命。
  臥在床上完事休息的大黑,處於最毫無防備的狀態,就此死於阿嫂的手上。
  他記得死的時候,尚在閉目點算著自己的財產。

    *    *    *    *    *

  「囚犯 PL 16391 帶到。」
  她才剛剛睡醒,便被帶到一個白色的房間。
  房間中有三名警官,她穿著囚徒的衣服,被獄卒帶至這處,安排坐在三人的對面。
  「你記得你是誰嗎?」
  她猶疑了一會,她是誰?
  被老虎咬死的北京人?在秦楚對戰中陣亡的士兵?久等丈夫北伐契丹的婦人?還是……終日想殺死大黑以報父仇的常綾?
  一下子之間,她的記憶紊亂起來,也分不清弄不楚自己究竟是誰。
  「囚犯 PL 16391 ,你犯的是殺人重罪,幸而獄中表現尚算良好,得以合格出獄。」
  她還是呆了一會,才問道:「合格……出獄?」
  「對呀,你現在已是無罪之人,可以出去了。」
  「究竟這是甚麼的一回事?」
  她問三名警官道。
  坐在中間的警官回答道:「放心吧,這是正常的現象,因為你剛剛離開了罪囚世界,是以一時間仍未習慣。大約經過一星期左右,你便會回復正常的了。」
  她尚未得到滿意的回答,便被獄卒帶走了。
  「接下來是囚犯 PM 16528 ……」
  囚犯 PM 16528 被帶來了,情況一如剛才的 PL 16391 一樣。
  「囚犯 PM 16528 ,你在罪囚世界中仍是未能合格,依然犯下無數的罪行,是以被評為不合格,再行投進罪囚世界中重新來過一次!」
  囚犯 PM 16528 也未弄清楚是甚麼的一回事,又被獄卒帶走了,在離去時臉上仍是掛著一副難以置信的惘然神情。
  三名警官再看看面前的電腦,,一人道:「啊?沒有人死了。」
  「即是說我們可以休息一下啦!」
  「唉,那群人真是混帳!之前我們已派員進入罪囚世界,立下可以合格出獄的守則,可是順利合格的人仍是難以算數。」
  「算啦!他們每一個人也是有罪的!不然怎會不知悔改!前數天獄長的獨生子慷慨就義,親自進入罪囚世界中解救他們,結果反而不得好死,被他們殺了。」
  「咦?那群白痴又開始打仗了!真是他媽的!要是我是罪囚世界程序的監控員,一定把那處地方的石油調至零,叫這群入侵者空手而回。」
  「兄台,你說笑便好了。胡亂修改罪囚世界的程序,會被獄長遂出本局的。」
  「我聽說上星期罪囚世界剛剛運作時,有一個程序監控員貪玩地增加該世界的蘋果數量,立時被獄長革走了。」
  「喔!立時又有十萬個人死了!」
  「好,住口,繼續動工吧!」
  他們收拾了心情,下達命令道:「帶囚犯 PM 00164 上來……」

    *    *    *    *    *

  公元二零一五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率先開發出罪囚世界程序,強制令所有囚犯經由電腦進入這個虛擬的空間,藉由他們在該世界的表現而量刑。如此一來既解決了囚犯在監房生事動亂之可能,又合乎人道主義,世界各國欣羨莫名。只是中方表示此程序尚在測試中,待完全成熟時才免費分發予各國使用。至於測試期由上星期五開始,至今已過了九日,但何時完結測試則仍未有任何公告。

    *    *    *    *    *

  路旁的大姐已沒有了生氣,不遠處的主日學仍舊舉行著。
  「神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罪人……」


[3]

岩~


[引用] | 作者 Interior designer | 1st Sep 2011 13:04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Xanga
苦樂共賞 :
HIHI﹗馮友我揾到你個xanga ar﹗我都有xanga ga﹗歡迎入嚟參觀,不過唔好介意我d eng差ar﹗只要你按我苦樂共賞呢個名,你就可以去我xanga ga la﹗http://www.xanga.com/JackiePuiYin
我個 Xanga 純粹是方便和朋友的 Blog 留言用,私下並不會上傳文章。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4th Jul 2006 14:46 | [舉報垃圾留言]

[1]

HIHI﹗馮友我揾到你個xanga ar﹗我都有xanga ga﹗歡迎入嚟參觀,不過唔好介意我d eng差ar﹗只要你按我苦樂共賞呢個名,你就可以去我xanga ga la﹗http://www.xanga.com/JackiePuiYin


[引用] | 作者 苦樂共賞 | 14th Jul 2006 12:4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