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3rd Sep 2006, 12:39 | 鐵騎俠士零 | (543 Reads)
龐詠鍶這個人物本身並非太壞,所以自第二話出場後本人就悄悄變更了她的定位。其實無敵是寂寞的,道無雙故意把劍道部部長之位讓予她,也許就是要培養出一個可供對付自己的人。當然這是個人想法,未必成真。

為什麼龐詠鍶有家傳的武功,還要在劍道上爭雄?自是別話了。倒是藍本悟終於發奮,乃成就大事的第一步。

    /龐詠鍶篇/

  一群頭髮染成五彩繽紛的青少年在地鐵車廂中旁若無人的談天大笑,毫不理會其他人不滿的目光。
  在這個城市中,這些青少年為數不少,他們行為不檢,甚而勇於犯禁,令有識之士為未來而憂心。
  龐詠鍶對他們不予理會,反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們有他們的自由,而她本人亦有本人的自由。
  而且她亦不想對這群沒有希望的廢物出言相勸,認為這樣只是浪費心血的舉動。
  她已然對他們視若無睹,但偏偏有人敢向虎山行,上前對她作出不文的舉動起來。
  「嘩嘩嘩,這名女生好嬌嫩呀……嗚嗚!」
  「唏,小姐姐,要不要讓本俊哥來陪你一下?」
  他們口中吹著口哨,盡是說著低三下流的說話,其中一隻手更非禮的摸上她的大腿上,並且乘勢潛越向她的短裙內裡去。
  「你們是不是想早死早著?」龐詠鍶抑起頭睨視眾人道,同時手一暴長,已然抓著那隻快將摸上她屁股的手去。
  她尚未使力把他摔出去,已然有人一拳揮擊中對方。
  一眾不良少年對自己的同伴被人一拳打得仆在地上,居然不上前扶著他,反而嚇得本能地退開來。
  「你們這群人渣!居然想非禮女生?」一名少年怒氣沖沖的越在龐詠鍶身前,雙拳握得緊緊的喝道。
  「甚麼啦,原來只是一名小子?」有人鬆一口氣道。
  龐詠鍶看著那少年的背部,上下一掃,只道他下盤搖搖不穩,雙拳握得過於牢固,並非是習武之人。看來剛才出手,只是普通的匹夫之拳。
  「臭小子,你知不知我們是誰呀?」
  「哼,話之你九七,識你是老鼠。」那少年俗字相向,突然雙腳一擺動成馬步,雙手置成起架式:「我最討厭那些欺負男人的女人!見一個打一個,見十個打十個!」
  甚麼啦,看上去很有氣勢的,但內行人的龐詠鍶已瞧出只是金玉其外,這名少年只是裝模作樣的架起武功架子,根本是魯班門前弄斧罷了。
  不消一會在地鐵車廂中已然成為戰場,當那名少年和那群金毛飛仔打起上來之前,已有人望風而逃至其他車廂,甚而有人隔岸報警求助。
  起初那名少年還算可以擊倒對方,但當金毛們圍上成四五人時便吃不消,反倒被人按在地上毆打起來。
  「不自量力的傢伙。」龐詠鍶暗自嘆了一口氣,眼看快到下一個車站時,立時出手了。
  她倏地一個弓步提起殺入敵陣中,然後一個轉身,左掌右肘的碰開最貼近的兩人,再來一低垂縮下成伏腿蹬向第三人的下盤。成功在一瞬間解決三人後借勢扯起那名少年,趁地鐵車廂於臨站剎車時的衝力向外突圍出去,急急的越過數卡車廂,在另一處車門下車奔向月台上。
  那名少年似乎也十分合作,忍著痛楚跟在她身後向出口處跑去。離開地鐵站的範圍後更要穿過數條大街,始才停下來稍微煞停下來並回頭一看,並沒有看到剛才那群不良少年追上來的跡象。
  龐詠鍶拉著那名少年跑了這麼久,臉不紅氣不喘的問道:「你還可以嗎?」
  少年大口大口的呼著氣,像是患了哮喘也似的半隻字也說出不來。
  龐詠鍶看到他身上瘀傷處處,皺眉道:「沒料子的便不要當英雄,要不是我出手,你準會被他們打死的。」
  「這……這這……有甚麼……關……係?」那少年按著胸口,快要斷氣的道:「總……總……總……」
  「算了,你還是暫時不要再說下去吧。」龐詠鍶才沒耐性的聽下去。
  終於過了五分鐘之後,那少年不停的以手肘抹汗,臉色轉而回復正常少許:「總之……總之不可以讓那些臭男人……欺負女人……是本大爺的忠旨。」
  看到那名少年被人打到像一塊豬頭,仍是樂觀而堅定的說出這句話時,她內心感到一絲疑惑。
  「你不是男人嗎?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說話?」
  「哼……」他卻轉而不說下去,問道:「這處是哪裡?」
  「旺角。」龐詠鍶道。
  「呼……終於來到了,」那名少年在背包中取出一本地圖,翻開其中一頁並查看四周的街景,相互對照。
  「你想去哪處?」龐詠鍶受不了他這副呆頭呆腦的樣子,故問道。
  「唔……你知不知道龐龍武館在哪?」他問道:「在旺角……等等……是甚麼街……」
  「不用找了,我也是去那處。」龐詠鍶制上道。
  「咦?你也是?」那名少年奇道。
  「你去龐龍武館想幹甚麼?」
  那少年立刻立正道:「習武!」
  龐詠鍶要是在吃飯中,一定會把口中的食物噴出來。
  「你別說笑了,憑你那點資質,怎可能習武?」
  「但我有的是興趣,」那少年磨拳擦掌的道:「凡是我有興趣的東西,必定會飛快的學習下去。再者正正是因為我自知身手不好,才會想去習武的。」
  「你為什麼要習武?」龐詠鍶凝重的問道。
  「因為我想變得更強,」那少年也沉著對她說:「我不想自己永遠是這麼沒用下去。」
  龐詠鍶一突,雙手一緊,沉默一會才道:「看樣子你以前並沒有習武的經驗,對不對?」
  那少年點頭。
  「我爸爸那處……即龐龍武館習武是要收費的,你付得起嗎?」
  「這點沒問題。」
  「但最大的問題是……你未必應付得來……正確來說,你要習得更強的武功,不應該去那處。」
  「呃?可是我看《黃頁》上的簡介……」
  「聽我說!」龐詠鍶阻止他發言:「武功有正有歪,對於你這種從未習武的人來說,第一步是絕不可以走錯的。我爸爸那門武功是以力取勝,但剛才看你那副身手,勇氣有餘而實力不足,力度過弱,連基本的馬步也不曉得,加入我爸爸的武館只會白花時間在基本功,甚至是南轅北轍的一事無成。」
  「不是吧?」那少年下巴掉得低低的,問道:「你是……龐龍的女兒?」
  「廢話。」她不屑的道:「像你這種平平無奇的人,也許去找她才對。」
  「她?是誰?」
  「道無雙。」
  「呃……好熟的名字……在哪裡聽過呢?」
  「她是日本大企業 KP 的千金,你也該約略聽過她的事吧。」
  「啊!對了,和瑩瑩在同一間國際學校讀書的那個大姐!」那少年像是突然覺醒起來的道。
  龐詠鍶暗自打量這名少年,「同一間國際學校讀書」?難道他也曾去過她那間國際學校?
  世界還真是細小。
  「那位道無雙不單止自小習有家傳的『堂我流』,而且更可怕的是不久前才習成的『道拳』。」
  「道拳?甚麼?難道是全國武術大會中最近連續三屆也是取得第一位的那位二馬友……那個二馬友創立的『道拳』?」
  龐詠鍶閉起眼來,無奈的嘆道:「是。」
  原本她和道無雙的距離已經很遠,但自從二馬友偶爾碰上道無雙,不知何解居然會把道拳傳給她,搞得她們二人之間的差距日益擴大。龐詠鍶已然追之不及,遠遠的落在很後很後的地方。
  作為一名對手,道無雙實在太強了。可是龐詠鍶本人並未因而自慚起來,這月餘以來她不停的在武館中和各大的高手比拼,縱使進步不如道無雙之快,也可以安撫自己的失落感。
  「但是……我和她素未謀面,又非親非故,她會教我嗎?」
  「放心,我只要修書一封,她便會見你的。」
  「真的?」那少年愕道:「你認識她?」
  龐詠鍶點點頭,雖然雙方是站在對敵的狀態,但二人並不會因此而中斷交往。
  「我只是說她會見你,至於會不會收你為徒,還要看你的表現。」
  「是!是!那……那太謝謝你了!」
  看著那少年不住的道謝,只差在沒有下跪在地上而矣。
  「起來吧,先來我的武館那處治好外傷。」龐詠鍶冷冷的拋下這句話,便轉身離去了。
  「啊……是!」那少年也立刻緊隨在她身後走著。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對了,只是感到自己所作的決定應該蠻正確的。
  由道無雙的口中所述,道拳不求硬功,以軟制硬、以慢打快、以弱勝強,和父親龐龍單一追求力度與殺著是有著巨大的分野。
  她看出這個少年還滿單純的,她家的武術宗旨過於兇殘,以殺人為首要目標,講究「制敵先機」,在對方出手前先幹掉對方,和這名少年的個性顯然是完全不合。
  「道無雙,且看看我這次的決定有沒有錯吧。」雖則是把少年推薦給她,但終歸是自己的決定。
  這也是向道無雙表明自己也不是笨蛋,不會作出錯誤的決定。
  「對了,你叫甚麼名字?」快到武館時,她突然回頭問道。
  「藍本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