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8th Sep 2006, 11:36 | 鐵騎俠士零 | (544 Reads)

    /藍本悟篇/

  藍本悟坐在自己的寶藍色機車上,向著道無雙在香港的居所處駛去。
  「你們這兩條老色虫,終於修理好我的機車嗎?」
  和愛車闊別了一星期的藍本悟,現在總算是可以再次坐回自己的坐騎上了。
  喻百龍吃吃的笑著,喻天才推車而出,一瞧到藍本悟臉上以至手手腳腳也貼滿膠布,纏著布帶,奇問道:「嘩,老兄,你轉行當木乃伊呀?」
  「才不是!」藍本悟雷聲大雨點小:「我只是被人家打傷了。」
  「哎,真是佩服了你啦。」天才恭維萬分的道:「你功夫差劣,常常被人打傷,為甚麼還可以當鐵騎機武的測試著裝員?」
  「喂喂喂,我已經很努力的練習了,現在正準備去拜師習武!」
  「拜師?」喻百龍笑得極其誇張的道:「哈哈哈哈……是不是要上山拜師?」
  「對!」藍本悟不住的回頭道,皆因道無雙的家確是在半山之上。

  「你拿著這封信去找道無雙吧,她一定會開門面見你的。」那名叫龐詠鍶的少女快速地在信封上以秀麗且整齊的文字寫上道無雙的地址,道:「不過嗎,她會不會收你為徒,還要看看你的緣份了。」
  「一定!一定!我會把握這次的機會!」
  藍本悟自從當上鐵騎機武的測試著裝員以來,表現簡直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先不說他本人多次遲到的紀錄,甚而即使趕得及到現場,也只是被那群異人圍毆暴扁的居多,根本沒有發揮出半點戰鬥力。
  鐵騎機武乃依據上一代的鐵騎機統和機鬥設計出來,當然對上一代的功能有了一定的承繼和發展。比方說,機統和機鬥還需要依據著裝者的身型而特別調整裝甲大小,但機武已沒此需要了,可以應著裝者的體型而進行一定程度的自我調較;其次腰帶中央的環動力系統的力量上可以使用至五成; EF 防衛機能裝甲系統的運作亦比上一代來得更暢順……
  不消說,在基本的攻擊力方面,也有著更強的提昇。
  可是藍本悟半次也沒有展現出來,甚而臨戰的性能比機統和機鬥還要拙劣。藍本悟的無能已經成為這個酒江分局面對鐵騎系統測試中的最大憂慮了。
  長此下去不是辦法,機統和機鬥的著裝員田青島和鐵國也曾參軍,身手自然有一定的上下。但是他卻無此機緣,一直只是模仿特攝片集又或是動作武打片集中的招式,畫虎不成反類犬,成為他人的負累。
  他想變得更強,於是決定找一位曉武功的高手習武。
  鐵國乃習有洪水青龍拳,向他求教是最方便了。可是這個人脾氣很差,常常動不動便發惡打人,兼且眼中只有偶像市川由衣……要是當他的徒弟,便要有被暴虐的心理準備。
  田青島在軍校也有學習過基本的格鬥術,不過為人十分謙虛,自認力有不及,於是翻看《黃頁》向他推介一些武功高手讓他去拜師。
  藍本悟在眾多的高人中,特地挑了上屆全國武術大會中排名第三百的龐龍出來。每一屆的全國比武大會中也會對頭三百位參實者作出排名,當中只有三四人是身居香港的。目前只有龐龍一人設館授武,於是他便試試去碰運氣了。
  順帶一提,據鐵國本人言他也多次北上參賽,只是往往在第三四圈賽事即被人擊倒戰敗,真是丟臉死了。
  今天在地鐵中被人痛打一頓,不過也幸運地取得龐詠鍶的親筆信件,直接找道無雙學藝。當今天下二馬友已嚴然成為最強的高手,要找他習武似乎是難如登天。如今有幸向他的徒弟拜會,也是好事一件。
  只是他對於道無雙是否真的會收自己為徒沒有多大的信心,只有盡力而為罷了。
  一聽到藍本悟要去拜師,在場整個控制中心的人也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唯獨只有副司令方永偉以及鐵國二人。
  方永偉仍在沉迷著玩那個甚麼《機戰》遊戲,而鐵國則像是死豬一般的睡在地上。
  「奇怪,鐵國他為什麼會睡在這裡?」雖然滿肚子的疑問,但一來不想再聽到被人恥笑的聲音,二來他趕著去拜會道無雙,是以急急的騎著自己的機車離開基地去了。
  仗著機車的優越性能,使之他可以在山道上輕鬆的前進。
  「唔……在山道上的第十座別墅……」藍本悟一邊駕著機車一邊沿路數算著別墅的座數。
  原本以為第十座會很快便去到,可是每一座之間相距很遠,他在山路上繞了不知多少個彎,才來到第五座處。
  「嘩,有錢人的居所還真是大得誇張。」藍本悟吐一吐舌頭道。
  就在他被午後的陽光刺得大腦一麻之際,一團黑影突然由山坡林木中橫衝過來,直撞向藍本悟過去!
  藍本悟在毫無準備之下被對方偷襲,自然沒有任何反抗能力,而且連最基本的迴避動作也沒法使出來,整個人夾著座下的機車彈飛起來,直滾落下一旁的斜坡下去。
  當他被打得頭昏轉向時,幸而撞向數株比教瘦弱的灌木上,因之而消解了一部份的衝擊力。再加上他被襲後心一慌,雙腳一鬆,人車在半空未墮落地面前分離開去,致使及後頓跌在泥地上的藍本悟受傷不重。
  不過若連同之前在地鐵車廂中被人打傷的傷口一起併發起來時,卻是產生難以忍耐的痛楚。他舉頭一看,原來偷襲他的竟是一頭異人。
  「又是這些沒完沒了的臭傢伙……」藍本悟低聲吟道,同時偷偷回身一看,再滾下去便會掉落人家的別墅中了。
  他當下迅速的站穩腳步,忍著劇痛向機車處閃身移過去。
  只要取到著裝器,他便可以反擊了。
  但是現實畢竟是殘酷的,那頭異人本來就比正常人還要快,兼且藍本悟身上多處的傷口牽扯著他的活動力,在此消彼長之下藍本悟自然沒有足夠的時間撲回機車處,更休說可以取出腰帶了。
  他才走了沒兩步,已然被那頭異人當先快馬一步衝到面前。他見勢色不對,本能反射地再折身轉跳向右方去。
  可惜,還是太慢了。
  即使他完好無缺,不受傷患影響,也不可能在如此接近的情況下迴避成功,那麼更不要說現在傷痕累累的藍本悟了。
  就在一隻巨爪蓋上他的臉門之前,一柄烏黑發亮且處處透著冰雹寒氣的劍鞘已然抵在二者之間,同時黑影一花,整頭異人像是受了巨大的攻擊般反彈身子,凌空越回馬路過去。
  藍本悟眼神一定時,便嗅到一抹淡淡的清香,然後是一絡飄逸的烏黑長髮,最後才才以把面前這位穿著絲黃色和服的少女映入眼簾中。
  他好像認得她的,一身和服的少女……「啊!對了!你就是那位……在那個……道無雙!」
  在馮素瑩的國際學校中碰過一次面,如今仍然記得對方,全靠她身上那套和服而矣。
  在藍本悟的印象中,唯一會穿和服的人好像只有她一個。
  異人在轉眼間又再撲上來,藍本悟大叫「小心」,可是卻動不了分毫。
  不過道無雙卻動了,但只是持著劍柄的左手手肘,輕輕的劃了一個圓形。倏地在異人臨襲前加快,整個人像是硬碰硬的迎了上去,左手回柄抵往右腰間,右手掌心抵在劍柄的末端,一道白色的光環隨即在劍鞘的尖端擴張成環,分毫不差地擋向飛撲而來的異人去。
  藍本悟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身手,只道兩個身影一合,道無雙便輕鬆的止足不前,反而異人被她那道白色的光環反撞上空,隨風而化成灰塵,慢慢消失不見。
  「嘩……呃……那是……」
  藍本悟對那個環完全不會陌生,因為他們的著裝上鐵騎系統之後,也同樣可以產生相同的環。
  但二者並非完全一樣,差別在於道無雙所生成的環是白色的如同耀眼刺目的光環,而且不是雙層,只是單層。
  更大的分野是道無雙並未著裝上鐵騎系統。
  道無雙收起環,轉身來到藍本悟面對,筆直的伸出左手向他遞過去。
  「這是……甚麼意意?」藍本悟不明白的道。
  「信。」簡明有力的,不會浪費多半分口水。
  藍本悟醒悟過來,立刻在褲袋中抽出一個摺得很整齊的白色信封。道無雙接在手中,對他說:「跟我來。」
  藍本悟焉有說「不」的理由?而且他也對這個發展非常滿意。
  可是他還是說:「不……」
  道無雙停下步來,卻沒有回頭。
  藍本悟在危機過後,神經線再度駁回痛楚上去,全身的刺骨感覺再次襲上來,弄得他只可以跪倒在地上動不分半分,幸而尚未去到大叫「媽媽」的地步。
  「嗚……我痛得……走不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