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1th Sep 2006, 12:23 | 鐵騎俠士零 | (502 Reads)

    /道無雙篇/

  「無雙:
     我想,你早已知道我寫了這封信給你吧。
     早在地鐵看到那個名叫藍本悟的渾小子被人圍毆時,我已感到你的氣息在附近了。之後我拉著他跑了數條街,仍是擺脫不了你的目光。我想你絕不可能對我有興趣吧,看來目標應該是這小子吧。
     要是我寫完這封信並交給那名小子帶走後,便可以除去你的跟蹤,便證明我的直覺沒有錯了。不過答案是不是真的,還是只有你才知道。
     容我說回正題吧,那位名藍本悟的小子劈頭對我說想拜入我父親門下習武,不過被我斷言拒絕了。相信你也看到他在地鐵車廂中和那群小混混開戰的身手吧,只是依樣畫葫蘆的擺出架勢,但全然是不管用的花招。下盤馬步完全不合格,既不是八字腳又不是丁字腳。雙拳握得太大力,白花力氣之餘又容易帶來反作用力;運氣差勁,跑不了多少步便氣喘如牛……缺點多如天上繁星,唯一一個不知算不算是優點的地方是為人傻兮兮的,而且有禮貌。依這種百年難得一見兼且瀕臨絕種的生物來說,學習我家的武術簡直是格格不入,本末倒置。
     我想以其人的資質,還是學習二馬友的道拳更好吧。聽聞你說過道拳不以基礎為先,反以隨機本能為主。看樣子這個人沒半點武功底子,自當不會反受有形之所限,而能創無形之局。說不定其成就會比你我更為出眾。
     當然最後還是要你的首肯才可,不過我想你的決定也會和我一樣的。
   詠鍶 上」

  道無雙呷了一口日本茶,把信依摺痕耐心的摺疊好,置在身旁。
  她跪坐在榻榻米上已有一個小時了,但沒有站起來的意思。
  此時房門被拉開,木次郎把全身包紮好的藍本悟帶到她的面前。
  「呃,道小姐,你好。」才一步進來,藍本悟便恭敬有禮的道。
  道無雙閉目,不作回應,教藍本悟不知所措起來。
  木次郎拉來了一張軟墊,對藍本悟說:「請坐。」
  藍本悟不好意思的笑一笑,然後小心而拘謹的模仿道無雙那樣跪坐在軟墊上。
  「嗯,男人可以盤膝的。」木次郎小聲的在他耳邊道。
  「是,謝謝。」藍本悟立刻改變姿勢成盤腿狀。
  不過道無雙還是沒有表示甚麼,彷如一尊石像動也不動的跪坐端正,沒有分毫想移動的念頭似的。
  她並非故意不說話,只是不想說話。
  木次郎當她的僕人已有數年,自然不會打擾她。
  然而和她不大相熟的藍本悟也會乖乖的安坐下來,雖然別於異常,但她仍對此不表意見。
  直到那壺日本茶冷卻下來之後,她才播送出第一句話:「你就是藍本悟?」
  之所以用「播送」這個形容詞,只是因為那句說話好像不是出自她口中說出來的,而是有其他人在別處配合她說出來那般。
  「是。」藍本悟等到她發言,一股興奮之情洋溢在臉上。
  「信我已看過了,你真的想向我習武嗎?」道無雙對他的神態不置可否,也沒有理會他身上的傷勢。
  反正她已吩咐木次郎治好他的外傷,那便不會再構成甚麼大問題了。
  不過這種七情上面的小子,這個藍本悟還真是一如部長龐詠鍶所言那般「百年難得一見兼且瀕臨絕種的生物」。
  「是!是!」藍本悟居然五體投地的道:「請收我為徒吧!師父!」
  道無雙皺頭一鎖……
  師父……
  這個名詞……她很不喜歡。
  簡單些,即是很討厭。
  「不準叫我師父。」明明是很嚴厲的句子,她卻說得平淡乏味的,沒半絲人氣。
  「嗯,是。」藍本悟點頭明白道。
  道無雙問他道:「你認為甚麼是正確?甚麼又是不正確?」
  「唔……不知道啊……」
  道無雙瞪視著他,嚇得他以為自己說錯了甚麼:「要是勉強說的……我也不是太清楚。畢竟隨緣吧,不可以強行劃分的。」
  「就你個人而言,甚麼是正確的事?」
  「隨便吧,我覺得對的便是正確的。」藍本悟稍微緊張的抓抓後腦勺道。
  「你凡是也是這麼隨便的嗎?」
  「算是吧……」
  「既然如此,你憑甚麼來向我毛遂自薦,請求我教你武功?」
  「唔……因為我想變得更強……」
  「你要變強?」道無雙漸漸推進的問下去。
  「沒錯,我不希望老是帶給人家麻煩。要是我變強了,人家便可以輕鬆些,我也會安樂些。」
  道無雙閉目一會,道:「你認為追求更強的武功是對還是錯?」
  「唔,我想嗎……其實這回事上並無對錯之分。何為更強,又何為更弱,只是一種概念上的比較。每一種武功,也會有人覺得它很強,也有人覺得它很弱……」
  「很了,你給我出去外面的園子跑一百個圈。」
  「啥?」藍本悟的眼珠快要掉出來,同時像是受罪似的身子一震起來。
  道無雙沒有理會他,向木次郎吩咐道:「你帶他去外面的園子,同時替我換上另一壺熱的茶來。」
  「是。」木次郎端起茶壺,向藍本悟道:「請你跟我來。」
  藍本悟抓抓頭,才勉強站起身來跟著他離開。
  換一壺熱茶只是要花數分鐘,但要求藍本悟跑一百個圈便要花上半小時。
  房門才一拉開,一道混著汗液的惡嗅伴隨著男性的體味揮發至整個日式房間中,藍本悟全身變成汗人,凡走過的地方皆會留下一個濕漉漉的腳印。他的頭顱不斷滲出汗水,而且不住地急速呼吸,整個人軟軟的踏著不穩的步伐,最後在道無雙面對仆倒過去,不醒人事。
  「對不起,小姐……」
  道無雙看著面前這副不停傳出惡嗅的男性身體,取回那封信收入懷中,緩緩的站起身然後開這個六疊大小的房間。臨離開前向木次郎吩咐道:「這個人交給你照顧了。」
  (馮友注:六疊者,即有六塊榻榻米大小的房間。)
  「了解,小姐。」木次郎恭敬的道。
  一如龐詠鍶所言,早在地鐵車廂中道無雙便知道了藍本悟究竟有多少斤兩,只是想再得到更準確的了解才會叫他出去跑圈。
  結果一如所料,沒有令人喜出望外,又或是意料之外的地方。
  是不是應該收他為徒?她沒有半點主意。
  回到自己的房間中,才知道快到晚上了。她取出自己的流動電話,搖了一個號碼。
  「喂喂,無雙,找我有甚麼事?」對方早已在來電號碼中得知是道無雙找他。
  「友,我想向你請教一件事。」道無雙雖然是保持著一貫的語氣,但明顯有少少動搖起來。
  道無雙致電的對象,居然是二馬友。
  「唔,甚麼事?」
  「有一個人……想向我拜師。」一說到此,道無雙的聲音更是益帶感情,音量收細。
  好像她才是真的在說話,變回一個普通人似的。
  二馬友沉默一會才道:「你意下如何?還未決定嗎?」
  「我不知道……」道無雙幽幽的道:「不過就某方面來說,他真是一個天才。」
  「天才?是那方面?」二馬友一聽至此,立刻嚴肅的問道。
  「智慧。」道無雙正色的道:「他就是那種接近大智慧的人……至少比你我更要接近大道。」
  「嘻嘻,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唷!那麼你還有甚麼地方顧慮的?」
  二馬友和龐詠鍶是兩個各不相干的人,卻可以對同一個人作出同一個評語,還真是太巧合了。
  「他……我們二人年齡不相伯仲,以師徒相稱好像不是太好。」
  「師徒之名,只是世外之物,不必太介意這些東西的。」二馬友道:「一如你我二人仍以朋友相稱,對不對?」
  「是的,只是我不是太懂得如何教人。」
  「沒關係,隨便吧。用你喜歡的方法便可以,要知道『兵無常勢,水無常師』,道拳並無固定的制式,一切隨修習者的本意而有所成長及轉變。你既說對方是少有的大智慧人,自然也不必太勞心,順水推舟地去教他即可。」
  「嗯,我明白的。」道無雙稍稍回復平常的語氣道。
  二馬友吁了口氣,道:「咦,我約了一個很有趣的小妹妹,不和你談了,拜拜。」
  「拜拜。」
  道無雙掛斷了電話,平緩一下氣息,在書桌上執起堂兄道純一的筆記本,翻到記載藍本悟的那數頁去。
  「藍本悟這個人……」
  她沒有向二馬友提及環的事。
  這個才是最大的隱憂。
  她跟蹤藍本悟,就是想查探超人類研究所的事。可惜仍一無所獲,反而因為要救人而出手。
  那些渾身黑色的恐怖人形生物,她已不是第一次和牠們見面了。
  只有以環的力量才足以克制牠們,無形中向藍本悟暴露了道家的秘密。
  道家上下不可向外人洩露他們有能力生成「環」的秘密,不過她這位下任掌持已先後向木次郎和藍本悟展示了這種力量。
  木次郎是她的傭人,這樣還可以原諒;但藍本悟呢?
  藍本悟和她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外人。
  雖然至今為止藍本悟也沒有向她問及環的事,但這個只是遲早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