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6th Sep 2006, 09:07 | 鐵騎俠士零 | (555 Reads)

    /藍俊萊篇/

  藍俊萊第一次來到這個城市的公共圖書館。
  他特意前來這處,並非要尋找資料,而是要找人。
  不必特意費神去找,人已在面前了。
  「小姐,你的書。」
  「好的,謝謝。」
  馮素瑩捧著四五本厚重的書,舉步維艱地離開借書處的櫃檯。
  「哎,讓我來幫你吧。」藍俊萊趁著她快要站不穩腳步時欺身上前,適當而有禮地扶著她。
  「嗄,藍俊萊?」馮素瑩有些微錯愕的道。
  藍俊萊未待她同意,自行取去她手上的書本:「讓我來捧著吧。」
  「那怎麼好意思?」
  「沒關係。」藍萊俊轉問道:「你常常來圖書館的嗎?」
  「唔,對呀。」馮素瑩不好意思的道:「不過借書次數卻很少,因為做報告才會借閱這些書籍的。」
  藍俊萊眼光一掃,道:「全部也是和心理學有關的書……我們要做這些報告嗎?」
  「嗄……這……其實我只是借來參考一下……」馮素瑩臉頰一紅的道。
  藍俊萊已一一瞧在眼中,卻沒有道破:「你打算一個人捧回家去?」

  「沒問題,我的司機在樓下接送我的。」
  「哼,那麼也讓我幫你捧到車邊吧。」
  「那太謝謝你了。」
  「一場同學,不用如此客氣。」
  藍俊萊依言替她放入車廂後座中,並在她離去前揮手告別。
  當載著馮素瑩的房車離開後,他才收回笑臉,暗道:「很好,初步接觸良好,沒有出亂子。」
  他折回行人道去,步入一條冷清而又幽暗的後巷中,確定四下無人時,才專注的正視著前方的地面。
  一道環「擦」的亮起,如湖上的水波圓紋般在地面的一個中心點擴張成一大圓環。
  這道環是單層的,而且透著黑壓壓的玄色,在地面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道的力量更形強大了。我實在很多謝那群拼命作戰的笨蛋……」他雙手插袋,冷傲地道:「你們也要快快成長啊,為這個世界的未來出一分力吧。」
  數頭異人在黑色的光環中突兀地爬出來,他們彷如飢寒交迫的難民般,四肢撐著地面,口張得大大的,向藍俊萊俯首不語。
  藍俊萊下決定道:「去吧,隨便你們幹甚麼也可以。」
  面前四五頭異人們已然迅速地向各處閃開,已然不見其蹤影。
  「因為你們的所作作為也是合乎自然的,所以也是絕對正確的。」藍俊萊沉著的道。
  黑色的環消失了,被他用眼神收起來。
  後巷再度回復成和平時沒兩樣的,靜悄悄如同死寂的一般。
  世界如常依著自然的法則繼續運轉。

    /鐵國篇/

  「市川由衣……是我一生的至愛……」二馬友擁抱著市川由衣,冷眼睨視著鐵國,帶著半嘲笑的口吻道:「就憑你想奪取小由衣的芳心?別發夢了!」
  鐵國踏前一步,雙拳緊握得青筋暴現,而且雙目瞪得紅通通的,聲威震天的向著二馬友大叫:「二馬友!別以為你身懷絕世武功便驕傲得不可一世!我鐵國的洪水青龍拳……」
  「算啦,我假假地也是全國武術大會的榜首呀!你呢?連頭三百名也擠不入!」
  「我……我只是在第二圈的賽事失手……」他揮動手肘道:「總而言之,不必等到下一屆了,就在此時此刻對戰吧!」
  二馬友情深的一吻市川由衣,輕聲道:「由衣,可否容我花少少時間去趕狗?」
  「沒關係,」由衣依偎在二馬友的懷中道:「加油!」
  「一定。」
  「由衣!別被那傢伙迷惑!二馬友只是騙子一個!他是在欺騙你的感情!」鐵國字字皆有血,向市川由衣啕號大呼。
  「友!那個大叔好可怕!」由衣被鐵國這股氣勢一嚇,更加抓得二馬友更緊。
  「大……叔……」鐵國像是受了五雷轟頂般,呆定起來。
  「對呀,看你快三十歲了,不正正是大叔嗎?」二馬友斜笑道:「請你快快找塊鏡子照一照自己那張臉吧!大叔,一把年紀還向廿歲的由衣展開追求,你是蘿莉控嗎?」
  (馮友注:蘿莉控者,乃脫變自日本語的名詞,指那些對小女孩有特殊癖好的人。)
  「你好壞呀,居然公開人家的年齡?」由衣輪起小拳頭向二馬友的身上打去。
  「哈哈……對不起……哎……由衣大人停手……」身為全國武術大會第一的二馬友竟會毫不還手也不閃避,任由由衣戲弄自己。
  好一幅非常甜蜜的戀愛春光。
  獨獨多了一個礙事的人。
  「大……叔……由衣居然會稱呼我大叔……啊,好冷,為什麼四周變得漆黑一片?奇怪,我甚麼也看不見了……」鐵國感到天旋地轉,頭重腳輕,金星在眼前飛舞得不分南北,然後仆倒下來。
  頭腦碰著硬物,整個人立時痛得「嘩嘩」大叫。
  「你醒啦?」黃玉萍剛好經過他面前道。
  「咦……這處……呃,對了,我想起來了。」鐵國自言自語的道。
  他在日本被二馬友一招擊敗,負傷回港。不幸自己在日本的慘事成為研究所同事們之間的笑柄,立時怒得動手打人起來。
  之後……
  為什麼自己會昏了過去?也罷,睡了一覺之後,那道氣也消了七七八八。
  不過叫他意志消沉的卻是夢中由衣向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大叔……由衣叫我大叔……由衣居然會叫我大叔……」
  鐵國自言自語,喻天才看在眼內,用手肘碰碰父親喻百龍道:「那傢伙是不是傻了?」
  「不能是吧。」
  另一邊的何健東也有些擔心的,問黃玉萍道:「鐵國竟會自言自語……要不要送他去醫院?」
  「不必了,」黃玉萍聳聳肩道:「直接送去精神病院吧。」
  唯一對鐵國不予暈問沒有反應的是方永偉。
  「切! Freedom ……被惡魔高達打爆了?不可能的!幻覺!沒錯!一定是幻覺!哼,你是嚇不到我的!」
  繼續沉迷在機戰世界的方永偉,應該慶幸司令敵菁不在吧。

    /黃詠恩篇/

  黃詠恩和田青島二人並肩靠著走在行人道上,街道上的燈光堅守著自己的崗位照料大地,把二人的影子疊成一個整體如一塊大黑影的剪紙。
  今天的時間過得真快,二人好像去了很多地方,但又好像沒有做過甚麼。
  不過可以和田青島二人獨處一天,已叫她很滿足了,沒有甚麼叫人遺憾的地方。
  二人的雙手也互垂在身側,而且非常接近,卻沒有再進一步相互牽著的意思。
  「已經快八時了,」田青島突然舉起手看看自己的手錶,問身旁的黃詠恩道:「不如我們去吃晚飯吧。」
  「你決定吧。」黃詠恩體貼的道。
  田青島對上她的臉,微微一笑,再次踏步前進。
  「來,跟我來吧。我記得附近有一間很著名的飯店……」
  他的手完全沒有拉上她的意思,一個人向前路邁進。
  黃詠恩沒有介意這些小事,依然微笑著跟了上去。
  「好呀,我們去試試吧。」
  不過只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便是她害怕會失去他,有如一個遇溺者對浮木的依賴,已到了非生即死的地步。
  只是這塊浮木不可能長救救助她,最後只會帶她沉入大海中。
  她是知道的,卻仍然沒有向田青島提出過甚麼要求,也沒有對自己提出甚麼要求。
  二人由並肩變成一前一後,在行人道上繼續走下去。
  影子也無光地變成黑墨一般的潑印在水泥地上,分成兩灘向前滑走。

第三話 白芒之環.完
第四話 武者修行記.待續


[2] Re: 戲子
:
Mug你以為刪左我既版,我就會好嬲好唔開心咩??? 唔會喎﹗
對我而言,佢只不過係塊板o乍喎﹗
你永遠都刪唔到我係依度留下既俾女飛回憶既﹗懞炳~~
仲有丫﹗係你刪第一塊板既時候,我早已經知道你會咁做la﹗
so我已經留哂底la﹗你咪刪飽佢lo﹗呵呵呵~~
唔好以為我係普通人妖扮婦孺先得架~~
我係生蛇狗, 生蛇雞頭."多口"丫﹗懞實﹗
我依舊會响度"輕輕鬆鬆談失業無工開"喎~~~
哇呵呵~~

沒干係,種樹十年,砍木一秒。我相信你所進行的破壞所費的時間必定在我之上,以疲制精、以亂壓定,必不會有甚麼成績。
老子我是專讀兵法厚黑學,儘管坐空城等你繼續玩小把戲。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6th Sep 2006 09:31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戲子

Mug你以為刪左我既版,我就會好嬲好唔開心咩??? 唔會喎﹗

對我而言,佢只不過係塊板o乍喎﹗

你永遠都刪唔到我係依度留下既俾女飛回憶既﹗懞炳~~

仲有丫﹗係你刪第一塊板既時候,我早已經知道你會咁做la﹗

so我已經留哂底la﹗你咪刪飽佢lo﹗呵呵呵~~

唔好以為我係普通人妖扮婦孺先得架~~

我係生蛇狗, 生蛇雞頭."多口"丫﹗懞實﹗

我依舊會响度"輕輕鬆鬆談失業無工開"喎~~~

哇呵呵~~


[引用] | 作者 | 16th Sep 2006 09:2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