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5th Dec 2006, 13:15 | 冒牌千金推理系列 | (714 Reads)

~承上篇~

  涼宮遙反而有點不快,不過也只是藏在心底的不輕易顯露出來。婆婆道:「小遙,煩甚麼?現在的女孩子已不同我們那一代啦,怎可以事事要求她們跟足我們呢?由小到大你最聽話,也最固執的,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小茜也有自己的喜好,我們總不能全操縱著她啊。」
  「是的,媽媽。」
  「姨姨……」
  涼宮遙站起身,堅定地道:「我相信我不會敗給你的老師的。小茜,我會證明給你看,茶道花道書法舞蹈等等比打打殺殺的武術更好。」
  看著她自信洋洋的口氣,我反而感到一絲害怕起來。
  不是我的錯耶,要是涼宮茜是男孩子,那便沒有此刻的矛盾了。
  說起上來,我此生難道便要當一名女孩子活下去?久久埋去不想的問題,此刻又重投而上。對此無奈,我只好嘆息一聲,再把它埋在更深更深的地方。

    *    *    *    *    *

  當我完全被師父制服過去後,他才忽然變得英明神武,把一眾美女暫時推出門外。
  「黃前輩……」當師父鎖上門後,區天立才拘謹地道。
  「不必客氣,」師父裝作嚴肅道:「那柄馮風你帶來了沒有?」
  我掙扎著站起來,全身腰骨也被師父弄得酸痛,看來我的鍛鍊還未足夠呢。
  「晚輩一直帶在身上。」
  「身上?」我上下打量他,卻完全看不出他藏在何處。一身普通而寬鬆的上衣長褲,完全不見有硬物收藏在內的樣子。
  「好,拿出來。」師父好像完全了解的下令,區天立右手一擦腰間,便把繫在腰間的銀帶脫下來,指地一抖,即長成一柄筆直的東洋刀,因為顫動而產生龍吟之鳴不絕於耳。
  「這……這柄……真是劍?」我平生慣用的兵器就是摺扇,但也精通諸般兵刃,可是也從未見過這樣的一柄稀軟至極的「劍」呢。
  「沒錯,天道,說起上來,它還有一段歷史呢。」師父平靜地道,可是言盡於此,轉而說:「我想過了這麼久,也該沒有問題了。你好好保管這柄劍吧。」
  「是,知道。」區天立領命道。

  我上前仔細打量這一柄劍,其實說得更準確些應該是東洋刀,不過劍身筆直,而且薄得形同一張紙。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兼且軟弱乏力,劍身硬是伸直不起來,其厚度奇薄,好像伸手一扭就可以扭斷。「馮風」二字正好刻在劍身近柄處,淺而明顯。
  「馮風、馮風,馮者憑也,是憑虛禦風之意吧。這柄劍是不是削鐵如泥的?」我見師父如此珍而重之的看待這柄劍,不禁好奇的問道。
  「非也,這柄劍根本連一張紙也切不開。」師父氣定神閒的道。
  「甚麼?」
  區天立說:「黃前輩所言屬實,天道兄,借你一用。」他把馮風平遞給我,我雙手接著,一咬牙,運起風變勢,劍花一抖,在空氣中舞得刀光劍映,動看異常。
  可是舞動時所帶給我的感覺,卻似鞭非鞭,似繩非繩,似實猶虛,若虛而非實,叫人運起來很不舒服,而且不順手之至,怪難受的。
  「來,天道,試試劈劈我。」師父橫馬立腰道,我猶豫起來,收起劍網道:「這樣會不會太危險了?」
  師父搖搖頭,一忽兒在毫無先兆下閃身至我面前,輕鬆的奪去我左手的馮風同時在我身上切切削削,十來劍後才收劍後撤。
  身上完好無缺的,肉身也沒有絲毫損傷。
  「看到了沒有?這把馮風劍,根本就傷不了人命。」師父哈哈一笑,把它交回給區天立。
  「但是……既然連人也割不傷,為什麼要如此珍重它?」
  師父臉有難色,想了半晌,還是不肯說出來:「那個還是遲些才說。天立,你叫我們山長水遠的到來此間,不可能只是想問問如何處理馮風劍的事吧。」
  天立臉色忽地轉紅,不自然的一笑:「因為……晚輩有事一求黃前輩……想你當我的證婚人……」
  「呃?」我們師徒二人不明所以,區天立吃吃巴巴地道:「其實……晚輩已有意中人……因為父母雙亡,師父又仙去……所以……」
  「所以你想我當你的證婚人?」
  「對對!只有黃前輩如此德高望重,才不得不拜託你了。」區天立叩頭道,我想師父何時變得德高望重了,充其量還不是一頭色狼?
  師父想了一會,問道:「這個沒有問題,反正山長水遠的來到這裡,也就不怕再招上更多麻煩了,哈哈。」
  我想師父你根本就是想在此好好飽嚐此處的美女吧。
  「呃,你的意中人是誰?」我好奇地問道。
  「她……她……是此處的妓女……」
  我呆若木雞,師父拍手道:「好!有志氣!有骨氣!快快介紹她來!」
  愛上一個妓女與志氣及骨氣有何關係?我並非是看不起妓女,只是覺得以區天立一表人才,卻會愛上妓女,感到有少少滑稽罷了。
  區天立把馮風捲成腰帶狀,收入腰間束起來,才離房出去。
  想不到天底下會有此等怪兵器,我偷空問師父道:「那柄馮風為什麼會被製造出來?明明是兵器,卻又傷不了人……」
  師父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道:「天道,那些事……遲些才告訴你。」
  又是如此回答,我看區天立的師父也是一樣,並非是來不及說,而是故意不說。
  究竟那柄劍隱藏了甚麼秘密,叫一向有喜無憂的師父也要皺眉不展?我悶在心中,欲求解答而不得。
  很快區天立便帶著一名女子進房,叫人訝異是對方端的是秀外慧中,並非是普通的美人,而是沉魚落雁,叫人一見難忘的等級。除去外貌不說,連身材也是一級棒,引得師父也口水直流了。
  我萬分尷尬,推一推師父,他才抹抹口角的口水,但已有一半流到桌面上。
  「這位是黃固培前輩,這位是他的弟子任天道。」
  「黃前輩你好,任先生你好。」
  想不到她的聲音也可以繞樑三日,真是與她的美色絕配得叫人驚異。
  「呃,你好。」我略一拜禮,見師父已成呆子一般的沒有反應,只好代為招呼他們坐下。
  「這位就是天立兄你的情人?」
  「對,」天立情深地緊握著她的手,道:「她叫小霞,是這處的妓女之一。可是我就是愛她,於是決定替她贖身。」
  「你有足夠的錢嗎?」
  小霞嬌艷的點點頭,天立代她說道:「小霞並非是賣身來此的,只是普通的員工,要是想離開可以除時動身,沒有束限。」
  「天道!別以為妓女老是賣身的啦。」師父教訓我起來:「風水輪流轉,有些女生是自願當妓女的呢。」
  師父的嘴巴一向是吐不出正經之說話,我也不去理會他。然而亦為小霞疑惑起來,問她道:「其實……我想問問你為什麼會喜歡天立?」
  「我也不清楚,是人家所說的一見鍾情吧。」她婉言答道。
  我雖然問不出甚麼,但總是覺得二人太不登對。區天立並非是太差,只是缺少了一股獨立的氣質。可是小霞絕對是傾國傾城之美色,嫁給天立似乎是太不登對了。
  人家說愛情是盲目的,可是這對情人始終是相差太大了。
  師父一手推開我,問天立道:「天立,你何時迎娶她?」
  「日子還未定下來。」
  「去!去!快快定好日子,老子要喝喜酒!」師父開懷大笑,天立也沉醉在與小霞的愛情中。唯獨是我看著二人,硬是冒起不尋常的感覺,但又說不出有何不正常的地方。
  小霞實在是太美了,連我也忍不住動心。這樣的美女,全身沒有一分缺點,完全完美的大美人……她,很可疑。
  師父偷偷拉天立到一旁問道:「天立,之前你在電話中不是說過我可以隨便叫姑娘來嗎?對不對?」
  「當然!前輩想要的,晚輩一定不負所託。總之黃前輩你們在此的花費,也可以算在我身上。」
  「哎,這樣怎生好意思?」
  「沒關係,有德高望重的黃前輩為我們主持婚禮,我才好生感激你呢。」
  我終於明白師父一路上為什麼會露出那副表情,果真是與女人有關。可以讓他無制限地與女人胡滾,那樣會有甚麼後果?我可不敢想像了。
  不過我下定決心,將來有幸與梁彤蔚結婚時,一定不會請他這位「德高望重的黃前輩」來主持婚禮的。

    *    *    *    *    *

  午休時,我來到教員室中找二馬友。
  「真的?」
  「真的!」
  「太好了!」二馬友一聽到婆婆要求他面試,己知成功了一半,不由得興奮起來:「小茜,你願意當我的徒弟,我實在是太榮幸了。」
  「我……我想我還未決定。」
  「耶?」
  我如實地說道:「那個……我……姨姨說女孩子別習武,最好是學習女兒家的技藝。」其實我本想向他說明本身已習有他家武學,但此事內情過於複雜,解說不易,只好臨時改口過去。二馬友毫不把我的說話放在心上:「你姨姨是誰?她不明白習武有強身健體的作用,並非是粗魯的玩意啦。」
  「昨天來接我的那位就是我的姨姨。」
  「甚麼?」二馬友突然嚇了一跳,戰戰兢兢地問道:「那位……穿著浴衣的……女子……」
  看見我點頭,他更是臉如死灰。我不明所以,但仍接著說道:「你今天放學後有沒有空?婆婆想你來我家面談,順道也幫手向姨姨遊說。」
  「那……那末……那位穿浴衣的女子也在……」
  「當然啦,姨姨也想與你當面對質,證明她的見解是正確的。」我越加發覺二馬友的神色不正常,問道:「你怎麼樣了?」
  「嗚啊,天呀……我最怕面對和服麗人了。」二馬友痛苦地跪在走廊,引得路經的老師同學張頭留意。我萬分尷尬,推一推他道:「你究竟在搞甚麼?快快站起來。」
  「嗚,不行啦,讓我冷靜一下。」二馬友猛地呼吸,我看在眼下,回憶昨天他的不尋常舉動,聽著他的喃喃自語,也就明白大半:「喂,二馬友,莫非你有和服恐懼症?」
  「別說笑了,哪裡會有和服恐懼症?」二馬友回頭道:「我只是對和服敏感而矣。」
  「敏感?」
  二馬友昂首,無奈地道:「沒錯啦,一旦面對穿和服的女子,我便會混身發軟、心跳加速、頭昏眼花、五體投地……總之但凡女子穿上和服,便會散發出致命的吸引力,叫我無法動彈半分。」
  「有沒有如此誇張?」我半信半疑地道。
  「嗚呀,你還小,不知道女生穿上和服是多麼美好的事呀。」二馬友憔悴地道:「女子一旦穿上和服,就可以化小鴨為天鵝,把自己的吸引力完全昇華其散發出來,變成嬌艷嫵媚、婀娜多姿、憐憫柔順、綽約婉麗……」
  看見二馬友如中蠱也似地滿口不停唸唸有詞,我忍無可忍。為什麼天下第一的位子會被這個漢奸佔去?我也承認女生穿上和服真是叫人眼前一亮,以前妹妹就穿過一二回,的確是有著異樣的吸引力,但也不可能強大至叫人三魂丟了七魄,像發病的仆倒在地上,何況當時涼宮遙穿的只是浴衣:「好了好了,現在是夏天呀,我姨姨穿的是浴衣又不是和服,又怎會有問題?」
  「哼,浴衣還不就是和服的一支?其他如黑留袖色留袖訪問服付下色無地小紋以至巫女服武道袍,統統也是和服的一種啊!」二馬友居然如數家珍地說道:「虧你還是女孩子,怎麼可能不知道的啦。」
  「我說呀,你這個大男人對和服的認識居然比一個女孩子還要多,是不是變態的?」
  「才不是!」二馬友以食指指著天空,沉著鎮定地道:「我的目標,就是娶一位穿和服的大和撫子為妻!」
  「根本是自相矛盾,你不是說對和服有過敏反應嗎?還說要娶一位穿和服的妻子回來?」
  「哼,小女孩真不懂事,我就是太愛和服,才要娶一位志同道合的妻子回來呀。」
  「甚麼?那樣子你是想娶和服還是娶老婆?」
  「廢……廢話……」二馬友被我無意一斥,黯然下來:「算了,你不明白的啦。唉,那回事不說的好。」
  「甚麼啦,這回事那回事的,你不是有市川由衣這個女朋友嗎?還不滿足?」
  「唔,問題不是那個問題……哎,好了好了,為什麼你這個女娃子的口氣會如此重?」
  我停下口來,一不留神又忘記了自己現在只有六歲,而不是廿七歲。
  二馬友看似是沒事的站起來,看著校舍外的明媚山色,說:「涼宮,有些事你是不明白的。」
  「又想說我是小孩子?」
  「這不是小孩子與否的問題。」二馬友慈祥地說:「有些事,不明白比明白的更好,更幸福……那是呀,永遠不能說出來的秘密。」
  二馬友好像被抽起了一些不快的回憶,我無言起來。
  他究竟有甚麼秘密?有甚麼說不出口的心事?忽然間,我想更為接近他,了解他更多。
  並非是純粹的好奇,而是……而是……我也說不上來。
  是很其怪的感覺,就好像是知己那般。也許是因為我與他一樣,有著說不出口的秘密吧。
  我的秘密就是我並非女子而是男人,那麼二馬友呢?他有甚麼「永遠不能說出來的秘密」?
  「好啦,今天放學後等我來。」
  「你不怕我姨姨嗎?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永遠是穿和服的。」
  「放心,我二馬友會倒楣地活了廿年,總會有些少變通應對之法。」他按按我的小頭道:「要是這一關也捱不了,如何把可愛的小涼宮收為弟子?」
  「為什麼要在『涼宮』前加上個『小』字?」我不滿地道。

    *    *    *    *    *

  晚上師父理所當然地與女人溫存,我剛推卻其好意,和區天立及阿霞二人把酒談天。
  「真是可惡,我對此真是半分也不知情。」對於被師父「知情不報」,我感到有一絲憤怒。
  天立只好陪笑道:「我當初致電到你家時,第一個接聽的人就是你師父,不過他沒有向你說明清楚,又確有幾分不對。」
  「說起上來我們的名字也有少許雷同啊。」我為免眾人不快,只有在閒聊時扯開到區天立他的名字上去:「任天道,任我行之天道是也;區天立,勾天……立甚麼,總之天道天立,聽上去很相似啦。」
  「你說得太勉強了是吧。」區天立笑道,因為我只是隨口亂說,大家也不當真。
  「天立,你們結婚後有何打算?」我問道,天立向小霞一笑,回答道:「我會帶小霞回我家,同時要找一份工作養妻活兒呢。」
  「找工作?」
  「說起上來真是丟假,我已失業半年有多,一直也找不到新工作。現在要照顧小霞,不得不加緊努力呢。」
  「別擔心,我還有積蓄啊,你別如此憂心吧。」
  「不行,結婚後我就是你的丈夫,怎可以叫妻子你吃苦?」
  二人一時間甜言蜜語,叫我這名旁觀者也不甚好意思。我想二人男貧女富,真的是真心相愛嗎?總是覺得二人之間的愛情太理想化,又或者是過於不真實,所以我老是對他們投以不信任的一票。
  「對了,天道,你們一路遠來,是不是很累了?」天立此時問我道。
  「不是不是,年青人有的是活力,怕甚麼。」我拍拍心口道。
  小霞問我道:「不知任先生是由何處來的呢?」
  「香港。」
  「噢,怪不得看上去總覺得言行舉止與眾不同。」
  天立也說:「哈哈,我一輩子也沒有去過大城市,最遠也只是去鎮上添購東西。相比之下,我真是井底之蛙了。」
  「別老是把香港人當成世外高人,香港人還不是中國人?」我苦笑道。

~待續~


[5] Re:
ilmare :
得左la~~
TY!!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6th Dec 2006 07:52 | [舉報垃圾留言]

[4]

得左la~~


[引用] | 作者 ilmare | 16th Dec 2006 00:53 | [舉報垃圾留言]

[3]

係WOR....點會SEND比你姐.....應該係比我先庵=_=""


[引用] | 作者 ilmare | 16th Dec 2006 00:51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ilmare :
你收到david ge reply email 未...
未……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5th Dec 2006 22:39 | [舉報垃圾留言]

[1]

你收到david ge reply email 未...


[引用] | 作者 ilmare | 15th Dec 2006 22:0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