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2th Jan 2007, 11:50 | 冒牌千金推理系列 | (686 Reads)

平均分: 8.00 | 評分人數: 2

~承上篇~

  師父也是的,一碰上美女就多多益善,來者不拘,簡直是丟人現眼。我上前猛地推動師父,把他弄醒起來。
  「唔,天道,甚麼事?」
  「師父,我有要緊的事問你。」我欲立刻進入正題,可是師父依舊是一副精神不震的樣子,呵欠連連:「唔,讓我再睡多一會兒吧。」
  「現在可不是睡覺的時候,」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突破口,怎會如此容易放過師父?然而倒楣的是有另兩名漂亮的女生出現,立時找師父的元神扯回來。
  「嘩,你們兩位是新來的嘛?我未見過耶。」師父一見有新女上場,立刻把我推開去。
  「黃先生,我們是特意來找你的!」二人一左一右的堆上來,師父當然是來者不拒的左右開弓摟入懷中。
  原本在床上的那名女子懶洋洋地爬起身,也不依的道:「不要,你不是說要陪我一晚的嗎?」
  「行行行,三個人一起來也可以!」師父不知廉恥地道,我忍無可忍,大叫道:「師父,伙也該適可而止了!」
  「甚麼?做徒弟的居然會教訓師父?」師父一改剛才頹喪不震之色,金精火眼照上來,我心底下一顫,乘師父未出手之前立刻借口離開。
  可惡,為什麼會有女生自動上門的?難不成一如我所料,是小霞故意用美人計來牽制著師父嗎?如果是真的,那便表示她早已對我們有著清楚的了解,並一一加以應付。
  她真是有著不軌的企圖嗎?如果是真的,那又是甚麼?

  幸好我一直是以普通的打工仔方式生活,是以她可能以為我只是一個對師父好色沒有法子的忠心好徒弟,遺忘了我出色的推理能力。可是我的推理再出色,在沒有半分真憑實據之下,也奈何不了誰人。
  寧音她一別而去,沒有再回來。她不可能真的喜歡我吧?我徒然嘆了一口氣,覺得這些問題多想無益,而且也不會有答案,還是放棄不再想下去。

    *    *    *    *    *

  深夜時份,我又偷偷離開房間,鑽上天台去。伏在旅館的最高處,作最後的努力。如再碰見可疑人物,便表示此間發生的一切並非偶然,而是必然了。之前還想在天立身上套問更多,但他老是被小霞纏著,她又往往在關鍵位插口代答,根本就問不出甚麼。如是者師父與天立兩條路也被小霞截著,這麼想來她也夠可怕的了。師父好色,早已傳遍大江南北,所以才設下此一美人計;天立是單純的村夫,只要灌以美色即唯命是從。獨獨只餘下我是沒甚安排吧。
  也許她只是以為我是沒甚大才的小職員,看走了眼,以致讓我有機會去扳平敗局。
  我依著昨晚的經驗向旅館的大門方向一看,卻不見有甚麼可疑的人,大部份出入的也是旅館的客人。看著一眾男人在此花費享樂,總是覺得他們太豈有此理了。丟下家中的老婆來此尋歡作樂,自己找其他女人快活是風流,要是自家妻子找其他男人又如何?他們必定會暴跳如雷,要斬要殺的。只許自己風流,不許妻子快活,老是叫她待在家中,這算是甚麼意思?
  我嘆了口氣,動身繞至其他地方繼續觀察。雖然是夏天的晚上,可是涼風陣陣吹來,仍是刺骨異常。幸而我晚飯時特別吃得飽飽的,把丹田弄得暖暖,加上內功精純,也可以支撐下去。
  當晚我監視良久,但再也不見有形跡可疑之人出現。快到拂曉時我回房檢查自己的房間,並沒有被人搜查過的跡象。
  一切也很平靜,很正常。然而在暴風雨來臨的前夕,往往就是平常之像。

    *    *    *    *    *

  這天已是天立與小霞結婚的大喜日子,老闆娘廣招龍泉劍谷附近的人前來喝喜酒,而小霞更老早的拉著天立入房,細細耳語,叫我無法找天立套問重要的情報。
  難不成這也是小霞故意的?
  其實我對於天立是小霞的同伴此推論多多少少有懷疑,畢竟看上去天立呆頭笨腦,率真有禮的樣子,很難把他聯想成壞人。再說要是他是小霞的同伙,沒必要真的來一場婚事的。這樣一想,便叫人推及到小霞只是在玩弄天立的感情,以便叫他為自己賣命罷了。
  至於歐前輩之死,可能只是小霞暗中加害,獨天立不知情罷了。
  我倚在二樓客房外走廊的欄杆,看著一眾女子們在老闆娘的指揮下添紅添綠的佈置,卻難以感到一絲歡喜之情。
  徐娘半老的老闆娘看見了我,忙向我招手,我不明所以,只好下樓來。
  「任先生,你覺得我們這處還需要加添甚麼呢?」她居然問我佈置上的問題,抱歉的是我並非專長於此,但也不忍束手而去,只好隨心而指。
  「唉,小霞這麼快便走,真是叫人傷心咧。」
  我乘機問她道:「小霞來了沒多久便要嫁人,不是很好嗎?」
  「我當然沒所謂啦,畢竟可以像她找到一戶好人家的並不是太多啊。」老闆娘似乎感慨無限地道:「我們女人甚麼技能也沒有,只好靠一副身體腳踏實地去賺錢……你們男人是不懂的啦!」
  我只好擦擦鼻的置之一笑。雖說我不是女人,對於她們我只有同情,但也只是夏蟲一條,焉能語她們所體會之冰?
  我問道:「今晚會有好多客人來嗎?」
  「不知道咧。」老闆娘說:「小霞是我們這處最美的小姐,早已成了此處客人們朝思暮想的對象。可是自從天立那小子來了之後,便只做他一人的生意,害得客人們怨聲載道呢。小霞她並非是賣身進來的,沒有債務上的負擔,所以我也強迫不了她啦。」
  「只是與天立一起?」我奇問道。
  「對。」
  「那麼說,天立來此,也只是找小霞一人?」
  「沒錯,那位年輕人好像是第一天來時,已被小霞勾了三魂七魄,立刻找上她去。之後便只是要她一人。而之後如果天立來了,小霞便立刻推掉其他人的生意,獨獨只容他一人來。聽說天立那小子的師父死後,更天天上來與小霞同房而睡,到今天才名正言順的結婚。」
  我低頭細思,要是老闆娘所說的全是實情,那麼天立便並非小霞之同伙,而是受其美色所惑的了。對於一名鄉下傻小子,敢情十之八九是把小霞對自己的專一及色魂授與迷得五體投地,連祖宗的姓氏也忘記過去。
  果然,英雄難過美人關。
  我逐一把腦海中的碎片拼貼起來,小霞會來此賣身,並非如她所言那般,而是另有企圖。最明顯的,莫過於是要吸引天立的注意。當成功使天立被自己吸引時,再以愛情打動他。天立終究是鄉間長大的男子,自然易於受騙,向她俯首稱臣,甚至言聽計從了。證據一是小霞在與天立接觸後,便主動排斥其他客人;證據二是以天立的質素,根本配不起小霞的天生麗質。如果小霞只是普通的鄉下姑娘也罷,可是她卻曾出城工作過。試問一位接觸過花花世界的美女,得知自身的吸引力有多大本錢時,會甘心為愛情而下嫁給天立這種正直貧困的青年嗎?不要說我的想法勢利,而是人之常情。
  人類就如同獅子,一旦接觸過生血之後,便會流露兇性,難以飼養。所以動物園中的猛獸,大多是吃人類處理好的食材,而不是自行捕殺獵食。
  天立一直在落後的農村長大,而小霞卻是在城鎮中生活過,他們真是可以五相接納對方嗎?兩個不同世界的人,真是能夠走在一起嗎?
  師父繼續是在房間中繼續風流快活,他的大名早已聞名整間旅館的姑娘之間,成為了她們的最新話題。當然內容盡是有讚無彈,老當益壯之類的事。我想也不用想,也知道師父的表演是如何的強。哎,這算是好事還是壞事?若然師父生生不息,我豈不是無法抽空與他談話?
  我早已擔心師父過度好色遲早會變成他最大的缺點,現在已快成事實。如果我並不是杞人憂天的,小霞應當是促成此事的最大元兇。在女人堆中的傳言是很藺查證出自誰人之口,可是我總覺得是小霞沒錯。她一方面在姊妹們間鼓勵她們對我的師父產生興趣,同時又叫天立向我師父表明可以任意胡為投其所好,再加上師父一旦有美相伴便亂性而為,三大條件均一一成功,小霞的心計想來也是異常高超。我們來到此間的一切,想必也盡在她的掌握之中!
  唯一的問題是,她會不會看穿我並非是普通的上班族?眼下她老是纏著天立,即使與我碰面也必定有她的參與,橫加插在中間,叫我無法更直接去問明更多有疑問的地方。
  她老是纏在天立身邊,好像就是阻止我與天立的相處,是不是這個目的?
  越想下去,越為她的心計而心驚。如果我們仍未能及時看穿她的陰謀,那麼今晚即將發生的事便難以阻止了。
  我內心越加不安,抬頭一督天立的房間,內心越加複雜。
  因為我所想的全是沒有真憑實據,不然早已破門入房,揭穿小霞的真臉目。

    *    *    *    *    *

  「找到了找到了!」玖里子在小休時突然興奮地衝進來,我們三人自然不知她在說甚麼。
  「找到了!」玖里子手上捧著一本厚厚的字典道:「我終於查出『月事』是甚麼來了。」
  我哭笑不得,千明問道:「這一本書是甚麼來的?」
  「字典,是字典。」玖里子說:「是在爸爸的書房中偷出來的。」
  「啊,老師說過有不明白的字詞就要查字典,莫非就是這一本。」
  「當然是啦。」玖里子翻開來,把「月事」一項的解釋指出來。夕菜及千明二人不知道,當然爭著來看。我倒是滿不在乎,嘆道:「玖里子,你們距離那回事還很遠啦。」
  「才不是!我們必需要走在最前,學習最多最新的智識以武裝自己,才不會落後於人!這是我爸爸說的。」
  「但是……你是不是誤會了令尊的說話?而且你們要學習新知識,也不是學這些東西……」
  「小茜。」玖里子搭上我的肩,問道:「說起來,甚麼『你們』『你們』啦,難道你不是我們的朋友嗎?」
  「呃,那個當然是啦。」我一時口快快說錯,急忙補救道。
  「哼,看來你好像曉得很多啦。」
  「才不是,別說笑了。」
  可惡,玖里子太早熟了,這樣的老人精小學生真是討厭至極。我勉強裝作百不曉,陪笑過去。

    *    *    *    *    *

  天立與小霞雙雙拜完天地,便被一眾姊妹們推去洞房,容不下我穿去與天立說多半句。
  師父又是左擁右抱,這段時日浸淫在女人堆中,我看他快要連自己的姓也忘記了。
  我隱約看得出小霞好像是故意纏在天立身邊的,叫我無法與天立好好的說話。不多時禮成酒盡,便要求洞房去。天立當然不敢有違,雖則有些人想鬧新房,可是也一一被小霞及天立婉言拒絕了。
  天立只是隨便地附和,可是小霞卻是主動地相拒的,莫非她有要事辦?
  我點頭附和,師父被一眾美女灌酒後不勝倒地,居然醉了起來。可是猶在打醉,胡言亂語的,只差在未自動脫衣罷了。
  「師父!你醉了!」我扶著他,可是反被他推開,大叫道:「哼,老子還未醉,還可以再喝多十瓶!」
  真是的,才剛剛替人家證婚完畢,就立刻喝得天昏地暗的,難道師父連半點自制力也沒有嗎?師父毫不當作一回事,又呼了兩名嬌娃回房去。
  賓客多是附近的鄉里,當然百分之一百都是男人。除著鬧新房告一段落,眾人也皆散去。閒著的姑娘們也就開始收拾東西,我回去樓上留心天立及師父二人的動靜。輕輕地進入房中,我便附耳去偷聽天立房中的動靜。
  半分聲音也沒有。
  不是吧,好像他們才進去沒多久,如此快便睡著?平日他們胡天胡帝時,也不會如此快便停止的。我雖然好奇,可是又不方便去張看,便另行附耳去另一邊的牆上偷聽師父那邊的動靜。
  又是沒有動靜,更叫我起疑。兩邊也是不尋常的寧靜,反而叫我益加不放心。我立刻鼓動體內的風息勢,把耳力擴張至最大,終於聽到極為微弱的腳步聲。
  我內心冒出不詳的感覺,立刻奪門出去並拐入師父的房中,「砰」的一聲俯身衝入。
  一道閃光在我衝入時刺至面門上,我早有準備的橫臂一格,把襲開的兵刃擋開過去。
  「是你?」雖然房中沒有亮燈,可是藉由大廳透來的光明,完完全全的把一身紅色的新娘衣、執著馮風劍的小霞映在眼前。
  「你果然是有所圖謀。」我低聲說道,同時一掃房中的環境。只見一眾女子早已被殘忍地身首分離,唯獨師父的人頭尚在項上,看來我是趕得及了。
  小霞手一抖,原本是軟柔如鞭的馮風劍竟在剎那間挺直過來,真真正正成為一柄「劍」。對此我大感疑惑,但是現在大敵臨頭,根本不能分神去思考為什麼馮風劍會發生如此的變化。
  小霞終於動手,一劍挑了上來,殺氣騰身。我不用親身體驗也知道現在的馮風劍已非原本削不傷人的那柄馮風劍,急忙閃身一避,同時擺出風掃勢以穩定下盤。小霞一劍刺不中,立時回身立定靠著大門的方向並關上門。
  現在雙方位置逆轉,我要離開只有擊退她以衝出房門,又或是從後面的窗戶中跳出去。可惜我並不想如此快便離開,更進一步向小霞質問道:「你究竟是何許人?」
  外面忽然爆出恐怖的叫喊聲,由於小霞把守在房門前而無法突破而出。我的估計並沒有錯,小霞真是有外應幫手。聽從外面的打鬥聲,想必是殺進來了。只是我並不能知道有多少人,以及老闆娘等人是否安全。
  不過我見到小霞連共事一起的姊妹也可以從容而臉不改色地殺掉,可想而知外面的同伙所為也不會差太遠。
  「你們想殺光這裡所有人?」
  小霞默然,終於肯開口說話:「原來你並不是呆子。」
  「我一向不是呆子。」我架起防禦的架式,她似乎是冷笑起來:「暗行禦風八勢,你們也練得不錯嘛。」
  「別以為這些說話可以影響我。」我並不把她的說話放在心上,連外邊的殺戮聲也放在一邊:「我好歹也是全國武術大會中的參賽人士,只要有心也就可以查出我的武功學派,這對於有心叫我們前來此處的你們而言並非是難事。」
  我多番觀察小霞,可是也是事至如今才看出她身懷上乘武功,根本不是甚麼弱質女流。即是說,之前的一切也是她強行裝出來的。
  但是再如何努力地裝,外表可能裝得像,但底子卻不可能騙過我。但是不論我多加留心,也無法看出她身懷武功,這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一個人越能把武功藏得很好,越表示他的武功造詣更高。我不知道小霞的武功有多高,可是輕敵就是萬萬不能。為了自保,只好守中求勝,暫時對外面的兇行置之不理。
  小霞也不由得全神貫注,提起馮風劍,掐動手訣,架好勢色。
  「天立是不是已被你殺死了?」
  「你認為呢?」
  「一直貼身收藏在天立身上的馮風劍如今已在你手,我想他也和這裡的姑娘一樣身首異處吧。」
  小霞淺淺一笑,美艷之餘又叫人忘記她的可怕:「和那樣的鄉巴子睡了這麼久,我早就受夠了。痛痛快快的殺了他,反而太便宜了。」
  「果真是如此,你由一開始就不是喜歡他。」
  「那是一定的了,誰會喜歡那個鄉下傻子?」她彎起嘴角的一抹微笑,續道:「可惜,如果對象是你,我想我會捨不得下手吧。」
  「那麼我想問你,你們的目的是甚麼?」
  小霞冷淡地道:「那便要問問你們了,因為一切的罪孽也是由你們造出來的。」
  「我不明白你在說甚麼。」
  「你這身武功,就是罪證。」小霞兇光一閃,再次攻上來。劍走險奇又不失大宗之風,似是依著月夜之色油發冷空耀光,一剎那間連攻十招,招招均是取我咽喉。我只有一對肉掌,被她以馮風劍隔著老遠,完全只有迴避抵抗的份兒。房間並不是很大,小霞的劍網又封死了我大部份的退路,長此下去我只有束手就殺之局。匆忙的對戰中,我只好以言語對話尋求突破:「難不成暗行禦風八勢與你們有甚麼關係?」
  「那是我們芙蓉家的武學!」
  「芙蓉家?你這個姓氏……莫非是日本人?」
  她終於說出了最大的秘密,手下攻得更猛。我退至窗戶前,退無可退之下抓起窗簾布,兜手一扯翻上前去,以風息勢捲住馮風劍。可是小霞完全無視,手腕反方向一抖,居然也運功抵開,更以馮風劍把整塊捲上來的窗簾布切成粉碎。

~待續~


[4] Re:
凡鳥雛 :
頂﹗任天道怎搞的?那麼早撞破小霞作啥?等她料理淫渣才「殺師之仇不共載天」都未遲……一箭雙雕嘛。
哎,如此好色的師父太早歸天,會少了很多樂趣。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3th Jan 2007 07:49 | [舉報垃圾留言]

[3]

頂﹗任天道怎搞的?那麼早撞破小霞作啥?等她料理淫渣才「殺師之仇不共載天」都未遲……一箭雙雕嘛。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12th Jan 2007 20:05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JaCkY46 :
為什麼小茜的劇情咁少?不過其餘嘅都好正- .-+

好正?你指哪方面……(汗)

涼宮茜與任天道是同一人,所以她的戲份並沒有減少唷。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2th Jan 2007 17:55 | [舉報垃圾留言]

[1]

為什麼小茜的劇情咁少?
不過其餘嘅都好正- .-+


[引用] | 作者 JaCkY46 | 12th Jan 2007 15:5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