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8th Jan 2007, 10:45 | 科幻短篇 | (650 Reads)
算是名篇之一,曾被國內的網友點名推薦,也就拿出來獻醜了。

  小倉被高教授召來到他的研究室中。
  「高教授,你找我有什麼事?」
  小倉很有禮貌的問道。
  對小倉來說,高教授真的很受他所敬佩。雖則他在有關黑洞、蟲洞、宇宙空間理論等人類未知的外太空知識上有著不可抹殺的貢獻,可是從不爭功,甚而把成果與下屬分享。
  十年前小倉還是小小的一名見習員,今天已是某科研公司的顧問,不必再花時間對著一大堆叫人難明的物理公式,可是他永不會忘記今天的成就全是高教授給予他的。
  「來,搖一個電話吧。」
  高教授要小倉百忙之中抽空而來,竟是對他開了這一個玩笑。
  搖電話?以目前通訊設備之良好,只要戴上一個藍芽掛耳手機,即可四處聊天。要是配有一個顯像鏡片,還可以進行視像聊天。
  不過高教授豈會要他山長水遠來搖一個電話?當中肯定是大有深意。
  「不如高教授你開門見山吧!」
  小倉坐在高教授對而道。
  高教授指一指桌上那部比美數十年前的水壺式流動電話,道:「來,快快向你的內子搖一個電話吧。」
  光看其外表,根本是陳年舊款,還可以用嗎?小倉內心不禁亮出了大大的問號。
  不過他還是取過來,真的很重。
  上面依然是有著舊款電話的零至九的按鍵,而且還附有 # 及 * 兩個特殊鍵。
  時下的年輕一輩只會以叫名方式去代替輸入號碼,不過對於小倉這老一輩的來說,按鍵也不是什麼難事。

  只是要翻查一下家中的電話號碼是多少號而已。
  「喂?這裡是小倉家。」
  接通了,而且是內子的聲音。
  「啊……噢……久美子……」一時間小倉接不上口來,他還未想到該說什麼。
  「和郎,今晚我弄了很多很好吃的飯菜啊!你不要爽約呀!」
  晚飯?爽約?什麼一回事?他今早不是說了公司要加班,不可以回家吃飯嗎?
  而且現在是下午三時左右,為什麼要這麼早便弄晚飯?
  小倉更是滿腦亂成一團,口張得大大的,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哎!我弄的魚快焦了!不和你談下去了,拜拜。」
  斷線了。
  小倉仍是呆呆的提著那部電話,不曉得該有什麼反應。
  這時高教授上前來,取去那部電話,問道:「怎麼了?你想不想到這部電話究竟是什麼東西?」
  小倉的好奇心被誘發了,不幸地耳邊的電話有通訊接入來。
  「小倉先生!」
  「啊!是!」
  「晚上加班取消了,現在改為下午四時半開會。」
  「什麼?」
  「原訂明天的會議改在一會的四時半舉行,而晚上的加班時間取消,改在下星期三晚。」
  小倉只得「啊啊」的道,事實上他在公司只是虛應的工作,用電腦來進行私人工作的。
  不過會議便不得不出席了,縱使他想向高教授瞭解一切,也要遲些才可以。
  「沒問題,你下回有空才來吧。」
  高教授對此也不是太過心急,小倉只得抱著很多疑問趕回公司去。
  雖說是「山長水遠」,可是以目前的科技,來往四川山區與上海的商業市中心也只是花上半小時而已。

    *    *    *    *    *

  會議內容十分簡單,不過小倉滿腦子也是那部電話的疑問。
  對於太太的說話,他始終是很在意,是以無法專心的投入會議中。
  剛才回來公司時他又再搖一個電話回家,可是無人接聽。
  「奇怪,剛剛還是有人的。」
  「喂!小倉,你對此計劃有何意見?」上頭突然問他道,嚇得他立時把心神抽回來。
  「唔……唔……」小倉吃力地看著面前的電腦螢光幕,可是文字及圖片如跳蚤般抖動不已,根本看不明白在說什麼。
  「沒……沒問題。」他虛應一會道。
  「要是小倉他說沒問題,那麼顧問中也就是有四人支持,二人反對了……」
  會議匆匆結束,小倉腦中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才步出會議室,又向家中搖一個電話。
  「喂?這裡是小倉家。」
  又是內子久美子的甜美聲線。
  「久……久美子,剛才……」
  「剛才?剛才什麼事?」
  「剛才你是不是弄晚飯?」
  久美子「噗」的一聲笑出來:「弄晚飯?現在還未到六時,我才剛剛動手呀!」
  什麼?剛剛動手?可是剛才你明明說是「弄晚飯中」……
  「你不是說今晚加班嗎?為什麼又問晚飯的事?」
  「我……我不用加班了。」小倉順口道。
  「那太好了,我再弄多些飯給你吧。」
  「謝……謝謝。」
  「約定了唷!不可失約呀!」
  「是……」
  久美子又掛斷了電話,小倉悵然若失的返回自己的辦公室去。
  天呀!他的腦筋已亂成一團,時間的先後次序也分不清楚。
  難說久美子在戲弄他?
  他決定早些返回家中,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雖說是顧問,可是根本不用幹什麼,是以提早離開也沒有什麼問題。
  返回家中已是六時半,他尚未開門之時,已聽到久美子在家中道:「和郎,今晚我弄了很多很好吃的飯菜啊!你不要爽約呀!」
  和郎?不就是自己嗎?
  自己好端端的站在家門前,可是家中的妻子又和家中和自己對話?
  難道這個世界上有另一個我?弄不好還有另一個久美子……
  「哎!我弄的魚快焦了!不和你談下去了,拜拜。」
  等一等!什麼一回事?這句很熟悉似的……對了!是今天在高教授處搖電話時久美子對他的說話!
  天呀!發生了什麼事?
  要不是女兒美香回家,小倉也許會在家門前變成一塊大石頭吧。
  「爸!你站在這處幹什麼?」美香穿著校服問道。
  「咦……我……」
  「真是的,一把年紀還是呆呆失失,幸好我的志願不是要當科學家。」
  美香毫不留情的指斥爸爸道,然後開門回家。
  「媽!我和爸爸回來了!」
  快到晚上七時了,小倉看到家中的時鐘,腦內的混沌感仍未回復正常。
  即使吃晚飯時也是呆呆愕愕的樣子,久美子問他道:「和郎,你在想什麼?」
  「一定是那些亂七八糟的科學理論吧!」美香邊吃飯邊道:「爸爸根本沒可能會在想其他女人的。」
  久美子高興的道:「對呀!這就是你爸爸的優點!」
  其他女人?小倉不是沒有想過,只是她已死了。
  初戀情人織佳死去三年後,才遇上久美子的。即使小倉想其他女人,也一定是織佳。
  因為織佳的死是他一手促成的。
  二人尚在大學攻讀物理碩士系時,在假期抽空去游水,不幸地她被一條潛入來的鯊魚吃掉了下半身,當場死亡。
  小倉根本救不了她,也沒能力救她。
  「爸!吃飯呀!」
  被女兒美香一推再推,他才由沙灘上的那具半截浮屍上轉而回到家中妻女二人。
  「對了,我在想什麼?」
  思想好像是雲遊太虛的不受小倉所控制,他很久未試過有這種古怪的體驗了。
  他一邊吃飯,一邊下了一個決定。
  明天一定要抽空再去向高教授問明一切。

    *    *    *    *    *

  「我早知道你一定會再來的。」
  高教授停止了翻閱文件數據的工作,舉頭對小倉道。
  小倉一大清早便向公司請假,火速的再來到四川去。
  「我想知道,昨天那部電話究竟是什麼來的?」
  「啊,你是問這件東西?」
  高教授在抽屜中取出昨天那部笨重巨大的流動電話,黑色的外殼更令小倉感到它的妖異。
  「這是一部通過時空扭曲而可以接通過去未來的通話器。」
  「啊?」
  「其實我近來一直努力去研究未知的第四度空間,」高教授沉著的道:「人類生命太短,要在宇宙中進行探索,若沒有更快的移送捷徑,根本是白花功夫。」
  小倉不去打擾他說下去。
  「可是我在研究途中,卻發現了另一件更有趣的事物。」
  「是不是和這部電話有關?」
  可是高教授卻沒有直接說下去,反而移來一塊電子顯示白板,以輕觸筆在上面劃出一條橫線出來,然後在右末端寫上一個「 A 」字。
  「好了,以我們目前的推測,人類是身處在第三度空間的。」
  小倉不明白高教授為什麼會再向他說這些簡單平常的知識,這些他早已耳熟能詳,不過他知道當中一定大有文章。
  「而第一度空間,只是一條無盡頭的線,我稱之為 A 。在那處的世界只有長沒有闊,只是一條線的世界。」
  他再在那條橫線上加上一條線,命之為 B ,兩線形成一個斜十字。
  「在第二度空間,比第一度空間多出一條線,形成闊的概念,使之建構成無盡頭的平面世界,但當中仍缺少了高的概念。」
  最後他再加上一條垂直的線貫穿原先的斜十字的基點,道:「這便是我們生存的第三度空間,也就是立體世界,包含了長闊高的三維概念,我把形成高的線命為 C 。」
  小倉知道高教授要進入正題了。
  「而第四度空間究竟是怎樣的?我想一定是在這三條線上再加上多一條線,可是那條線又會形成什麼樣的卻是沒有一點概念。等同第一度空間的生物是不會瞭解闊,第二度空間的生物不會明白高一樣。我研究多年,雖然仍是毫無發現,但卻巧合地找到另一樣更有趣的發現。」
  小倉禁不住地整理自己的衣角。
  「眾所周知,在第三度空間中──也許其他空間也是一樣,時間應該是只會向前前進的。恕我無法理解也不去瞭解時間向後前進是怎樣的一回事。總而言之時間是永遠向前推進的,不論我們或是萬身也無法逆時間而行,對不對?」
  小倉點頭。
  「那麼,電力呢?」
  小倉愣然:「電力?」
  「電是很奇妙的東西,比如天上的閃電,我們看到光、聽到聲,但要感受到電卻要親自上去。電嘛,在實業測試開通一條前去第四度空間的門時,卻發現收到一些奇怪的聲音。」
  「是什麼聲音?」
  「很複雜,像是同時播放數百部數千部不同種類電影的聲音。」
  小倉露出難以明白的表情。
  「我也不甚明白,不過經過電腦的分析後,大約是戰爭是的兵器交接聲、談話聲、飛機引擎聲、汽車馬達聲、雀鳥聲、雷鳴聲……」
  「等等?有這麼複雜的聲音?」
  「對!我當時看著電腦分析的結果,也是吃了一驚,之後更丟下了第四度空間的研究,全心投入其中,最後發現電力背後的秘密。」
  「什麼秘密?」
  「聲音這種東西,要是在一定的電力之下,會被抽離第三度空間!」
  「真的?」小倉感到一絲的興奮,多年來養尊處優下早已失卻的科學熱誠又再震動起來。
  這簡直是一個全新的發現!
  「那麼,被抽離第三度空間的聲音,又去了哪裡?」
  「不知道。」
  小倉有如被人倒了一頭冷水,熱情減卻了半分。
  「但……但……」
  「我雖然不知道它們去了哪裡,但只要我知道如何把它們拉回第三度空間便可以了。」
  高教授說著,同時提起那部流動電話道:「古時候的人們有事想紀錄下來,最早是文字,及後是圖像,最後才是聲音,可見要保留聲音也是文明進步的一個象徵。初期的錄音帶──呀,我想你該知道那是什麼來的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