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9th Jan 2007, 12:40 | 科幻短篇 | (574 Reads)

~承上篇~

  小倉點點頭。
  「錄音帶之後再進一步是數碼化,即是今天的 MPX 格式聲音檔的前身,可以燒錄在光盤或存在硬盤上,無形中又向時代跨進了一步。不過不論變的如何,也總是要靠電力作為中介角色作支援的。早期的錄音帶是以磁性去紀錄聲音,磁性本身已是要藉電力才可以吸收及播放聲音。即使今天普遍使用的藍芽掛耳手機,也要把聲音轉為電能發射出去才行,是以把聲音和電能聯在一起也不是沒有關係。」
  「可是不論聲音轉成如何,終歸也是第三度空間這處存在,又如何傳至第四度空間?」
  「其實所謂的傳送至第四度空間,只是聲音被小量的電流所刺激下必會出現的情況。當聲音一遇上電流,其中一小量便會被抽離而去,縱使是非常微小,可是轉移至第四度空間時,又會回復至等同其原本大小的音質與音量。」
  「那,倒不如說是複製來得更好。」
  「不,不會是複製。我嘗試以同等的音量在一間密室中開啟一個發條式音樂盒,當房間未充電時,它的分貝會比房間四周牆壁充電後高了零點零零零零三左右。
  「零……零零點零零零零三這麼少?」
  「對,是極其少。之後的實驗中我再嘗試在那個所謂的第四度空間中抽回聲音時,發現也只需要很少很少的電力即可。」
  小倉看著那部電話,開始有一團模糊的意念浮上來。
  「可是第四度空間本身是沒有電力的,雖則我只是可以透過電力去接觸──其實也只是電腦上的數據告訴我已連接上第四度空間,可是我什麼也看不見,只有雜亂無章的聲音存在。只要以精密的電腦程式再配合少量的電流即可捕捉某一道特定的聲音,再完完全全的抽回來。」

  「即是說……我們是透過第四度空間作為中介橋樑,打通了時空的隔離……」小倉抱頭道:「所以我昨天下午可以和晚上的久美子說話……」
  「你還真是聰明啊。這部電話雖只是試作品,不過已叫人很滿意。在第四度空間中,似乎是不存在時間這一回事,你可以自由在其中提取過去未來任何一道被電力抽進來的聲音。可惜的是電力把聲音抽去的過程是怎麼樣的一回事仍未研究出來,不過它的原理我卻可以應用出來了。透過這部電話,使聲音被抽去了第四度空間,再經由我的電腦預先設定的時間去把那道聲音傳送回第三度空間轉化成今天通訊的電波,你內子便可以收到你的來電了。之後她的聲音因為透過被電力轉化成電波發射出去,是以又有一小部份被抽去第四度空間,而我的電腦在長期監察該處時尋找到那道聲音,便再抽出來播給你聽……」
  「等等!我……我想想……」
  小倉腦筋好像是退化了,一時間仍是理解不來。
  「簡單而言,下午時你的聲音先存在第四度空間,再在晚上被內子收到。內子在晚上的對話又存了進來,在下午……」
  「不!等等!晚上……晚上存進去的聲音又如何倒過來在午間播放?」
  高教授又指一指那塊電子顯示白板,說:「第四度空間的第四條線──要是我沒有推論錯誤,那很可能是時間!」
  他口中雖是這樣說,可是卻沒有動手在板上加上一條線。
  「時……時間?」
  「在第三度空間的我們,可以掌握著長、闊、高;在第二度空間的生物理應只可掌握著長及闊;第一度空間的生物更只可以掌握著長。要是第四度空間中是存在多一條我們未能掌握的那樣東西,那便可能是時間了。」
  「即是說……第四度空間中可以自由掌握長闊高三維以及時間?」
  「長闊高三維是構成形狀的,但時間卻不是──當然,我可能也不瞭解清楚,因為我們始終是第三度空間的生物,可能時間這一條線所形成的四維會形成另一種我們從未見過甚而不能言名的事物。正如『道可道非常道』,我只可以透過那處充斥著過去未來不同的聲音、以及電腦進行超巨大的聲音搜索時也可以不必花費任何時間而作出此推論……」
  「你說什麼?聲音搜索……」
  「這麼多道亂七八糟的聲音充裕在同一個未知的空間中,以我研究所的電腦性能根本是無法達成的,可是實際搜索時卻又快得令人吃驚,真是一剎那便完成。由此我更懷疑第四度空間根本是掌握有時間,把千百萬年的運算程序全在一剎那間完成,是以這部電話才有等同零差距的通話……喂喂,小倉,你真是明白嗎。」
  教人憂心的是小倉的臉越來越愕然,下巴張得大大的,像是癡呆兒童一般:「高教授,我……我真是很難明白……可是時間……」
  「算了吧,畢竟我們只是第三度空間的生物,對第四度空間感到莫名奇妙也是正常的。」
  「可是……高教授,那部電話也可以搖至過去嗎?」
  「當然可以,只要在調控中的電腦修改一下時間的設定以及當時使用的通訊頻道模式即可。」
  小倉雖然對該電話的運作理論不甚了了,可是他知道一件事:它可以接通過去未來所有的電話!
  昨夜再次想到初戀情人織佳的死,他的內心生出了一股衝動。
  他想救她!
  對啊!只要靠這部電話,叫她不要去沙灘,那麼她便不用死了。
  小倉把心一橫,取了電話在手,對高教授道:「那麼……我想搖一個電話到二十年前……公元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廿七日!」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
  他看到那具半截浮屍的時候,遠處的餐廳正在播放著快樂的聖誕歌曲,那種不調和得叫人發寒的景像是畢生難忘,至今仍歷歷在目。
  「可是時間相隔那麼久,說不定對今天的時空造成不可預見的後果。」高教授嚴肅的道:「之前我的試驗,也只是接通去不超過三天前後的時間而已,影響不會太大,可是你說廿年前……」
  「不論如何,也請給我試試……」
  反正織佳即使死不去,也不一定會嫁給他吧。
  何況目前是救人啊。
  「二零零五年……當時地點是……」
  「日本九州。」
  「時間是何時?」
  「上午九時!」
  他記得下午九時半二人便出門去,只要趕得及令織佳改變主意不去沙灘的話……
  「好了,設定完成,你當作是在當年的日本九州處搖電話即可。」
  織佳的電話是多少號?小倉並沒有忘記,因為她家的電話號碼正正是她的電郵地址帳戶名稱。
  她的電郵至今仍留在他的通訊錄中。
  好,接通了,小倉的內心也跳得很快。
  「喂,高井家,你找誰呀?」
  是熟悉而陌生的聲音!
  「織佳……」
  小倉哭了,不自禁地哭了。
  「喂?你是不是和郎?」
  「是……我是……」
  「白癡,你哭什麼?對了,是不是九時半去到公車站呀?」
  「不……今天我……你還是……不如我們不要去沙灘了,去別處好不好?」
  「為什麼?」
  「總之……總之你不要問了。」
  「古靈精怪,你是不是打著什麼壞主義呀?」
  「不……沒有……我當然是為你好……」
  「好啦好啦,看電影了,好不好?」
  「沒……沒問題。」
  太好了。
  「你是不是喉嚨痛呀?」
  「什麼?」
  「不然為什麼你的聲音怪怪的?」
  當然怪啦,因為這是廿年後的我。
  廿年後為了救你而搖了這一個電話。
  「不,沒事的,我……那麼我們改在附近的空地見面吧。」
  「好的,待會見!和郎!」
  斷線了。
  小倉抹抹眼淚,幸好還未成淚人。
  「你還是快快搖個電話給家人吧。」
  對了,為安全起見,小倉匆匆的搖了一個電話回家。
  當然,是用他掛在耳上的藍芽掛耳手機。
  待了很久,也沒有人接聽,不禁叫小倉憂心忡忡的難受。
  「喂,這裡是小倉家!」
  聲音……這道聲音……不是久美子!
  「你是誰?」小倉尖叫起來。
  「喂,爸,別玩了!」對方那個不知名的少女道。
  「你……你究竟是誰?」
  「我是你女兒美佳呀,爸,別玩了!」
  美……美佳?等等!他的女兒不美香嗎?為什麼……為什麼……
  「你……再說一次……你的名字……」
  對方掛線了。
  小倉恐慌地翻查通話紀錄,但是剛才的電話真是接到家中去的。
  「為什麼會這樣?」
  女兒由美香變成美佳,換句話說,久美子豈不是……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原本已混亂慌張的心情更是不由自主,快要崩潰過來。
  「要不要再搖一個電話到過去?」
  高教授看出小倉發生了什麼事。
  小倉再看著那部電話,狠下心來,再按了一次織佳的電話號碼。
  「喂,高井家,你找誰呀?」
  又是織佳的聲音。
  「織……織佳……都是算了,我們照原訂的去公車站處到沙灘游水吧。」
  「古古怪怪的,和郎你小心呀,一會兒我準會打你一拳的。」
  在快樂的笑聲中她掛斷了電話。
  小倉垂下頭來,他感到自己有能力去救她,可是卻沒有做。
  對不起,織佳,我害怕改變現在的生活。
  所以我只好殺了你。
  小倉知道,自己由剛才那一刻開始,已變成了殺人兇手。
  以一個電話謀殺了原本不必死去的織佳。

    *    *    *    *    *

  「我回來了。」小倉提出很大的決心,才打開門來。
  一個女人在廚房中閃出,登時嚇得他快要跌在地上。
  「和郎,你有沒有事呀?」
  看見久美子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不禁教他鬆了一口氣。
  「不……沒事……美香呢?」
  「美香她病了,在房中休息呀。」
  小倉跑到女兒的房中,幸好床上臥著的那位少女仍舊是他的女兒。
  一切也沒有改變。
  「爸,今天那個怪電話是不是你搖過來的?」
  「今天那個……電話?」
  「我雖然病得連聲音也變了,可是沒理由變得太多啊,爸!」
  小倉雙目呆呆的張開,不禁拍拍後腦,大笑起來。
  「和郎,你笑什麼?」
  「哈哈!太好了!一家人也沒事呀!」
  小倉忽然摟著久美子狂呼道。
  「爸真是瘋了。」美香沒精神再看下去,轉頭繼續大睡。
  久美子和美香也看不到背著她們流淚的小倉那一張痛苦的臉。
  「對不起……織佳……」
  (馮友註:日文中美香和美加的發音相同,假名均是みか。)

~完~

本小說曾收入《世界科幻博覽》二零零六年四月號。


[2] Re:
謙少 :
"在第四度空間中,似乎是不存在時間這一回事""第四度空間的第四條線──要是我沒有推論錯誤,那很可能是時間""由此我更懷疑第四度空間根本是掌握有時間,把千百萬年的運算程序全在一剎那間完成"
關於這個第四度空間,以及時間的設定怪怪的。小說整體概念很好,但可以擺少點篇幅在硬科幻的解釋上,結局事實上說明人並沒有改變到什麼,只是使自己更加內疚而已。
很久之前,看過一篇意念很像的作品,也是電話打回過去救人,但細節忘的很乾淨了!

這篇是看了某本硬科幻名作再加一篇鬼故(打電話回到過去)合體而成的,因為年代久遠而忘記了……

看來我還是作軟科幻算了。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9th Jan 2007 13:55 | [舉報垃圾留言]

[1]

"在第四度空間中,似乎是不存在時間這一回事"
"第四度空間的第四條線──要是我沒有推論錯誤,那很可能是時間"
"由此我更懷疑第四度空間根本是掌握有時間,把千百萬年的運算程序全在一剎那間完成"

關於這個第四度空間,以及時間的設定怪怪的。
小說整體概念很好,但可以擺少點篇幅在硬科幻的解釋上,結局事實上說明人並沒有改變到什麼,只是使自己更加內疚而已。

很久之前,看過一篇意念很像的作品,也是電話打回過去救人,但細節忘的很乾淨了!


[引用] | 作者 謙少 | 19th Jan 2007 13: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