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6th Jan 2007, 13:09 | 冒牌千金推理系列 | (719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1

~承上篇~

  「不過,」師父語重心長地道:「這門武術,無論如何也不可以傳授給女人。」
  「為甚麼?」
  師父欲言又止,一瞬間活像是蒼老十年。他拍拍衣袖,獨自揚長而去:「再見,天道。」
  「師父!」
  「嘿,這擔子我肩負了一輩子啦,現在就讓我輕鬆一點吧。」
  師父的個性言行與平日的他完全不同,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莫非以前他的諸般言行也只是裝出來的偽像?如是者他所隱瞞的秘密又是甚麼,迫得他要裝作另一種個性生活?
  他施展輕功時,真是神行百步,無人能追及。
  我見師父去意已決,也無奈地嘆息。驀然回首,向倩影道:「寧音……」
  寧音站起身,沒事兒地道:「天道,你是不是會回香港?」
  「那個……是的。」
  「是嗎。」寧音回首再看著谷中,烈火生生不息地燃燒著。「我想出城去碰碰運氣,天道,你願意送我一程嗎?」
  寧音那副臉容,與之前的豐富多變全然不同。我內心一痛,忍痛地點頭。
  她沒有問過我是誰幹的,亦沒有對我所說的話疑心半句,我完全不明白她內心正在思考著甚麼。
  出城的一段路上,我們二人再也沒有說過半句話。待早上公車來了,我硬把身上的餘錢塞給她,才揮手道別。
  公車離開時,我見到她似是回頭向我道別。
  我聳聳肩,懷著一肚子不明白的問題,好好地貼身收藏著《暗行禦風八勢》,拔足回香港去。

    *    *    *    *    *

  「二馬友。」
  「小涼宮,請叫我師父。」
  「二馬友。」
  二馬友無可奈何地道:「唉,算吧,你想說甚麼?」
  後山林蔭密集,夕陽的餘光映葉殘投於地上。我若有所思的問二馬友:「你知不知道中國最強的武術高手是誰?」
  「當然是我啦!」
  我一腳踹上他的腳趾上,他雪呼呼地叫痛。「哎呀,難道說說笑也不可以?」他鬆鬆腳踝道:「基本上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江湖上門派眾多,但因為不是每一個也會參加全國武術大會,所以也難以評定誰人才是最高。不過江湖傳言,紫紅卍字掌的傳人如果出現,可能會是最強高手。」
  「紫紅卍字掌?」我明知故問,因為我想由二馬友口中得知某些事。
  「紫紅卍字掌這門武學好像是清代湖北一位鏢師段謹儀不知如何取得一本武學秘笈而變成的,就此名揚江湖。及後傳人每多每少也在江湖上揚名立萬,而第八代熊革正更是抗戰時的……嘿,抗戰時的大英雄之一。第九代之後是誰就不清楚了,至今更是默默無聞。」
  二馬友更順帶把紫紅卍字掌的諸般特色說出來,如擊中人後會浮現出深紫紅的掌印,但那些我早已知道,故沒有多大在意。
  「那麼日本……我們最強的武術又是甚麼?」
  「唔,如果是你們日本的話,那個就抱歉了。」二馬友搖首道:「因為我不太清楚。」
  我有些失望起來,說起來二馬友也是與我同一輩的,不知道芙蓉家的事也是正常。
  「好了,快來耍一次起手式看看。」二馬友又吩咐我道,我只好工工整整的把道拳的四式基本架勢「起承轉合」再演習一次。二馬友一一看在眼中,滿意地點頭:「真好,我一說你便明白,果然是習武奇才。」
  廢話,武術架式的基本功,各門各派大同小異。我既已習有暗行禦風八勢,自然可以應付自如了。
  「呃,二馬友……」
  「如何如何?是不是有不明白的地方?」
  「那個……還是沒有了。」
  我記得當初來日本時,除了是要探望妹妹外,更重要的是找到芙蓉家的人以問個明白。可是不幸發生意外,自己更變成小女孩。為了應付「涼宮茜」這個新的身份,新的生活,我已經快要忙得團團轉,沒法子理會暗行禦風八勢的秘密。
  不可以把此門武功傳給女子。
  師父臨走時是如此說的,究竟當中隱瞞了甚麼?是甚麼秘密要如此隱瞞?
  「小涼宮,你在發甚麼愣?」二馬友蹲在我面前,我心知這個秘密不能隨隨便便的向二馬友說明,只好拒絕透露半分。
  「我知道啦,你有事瞞著我,是不是?」
  「沒有!沒有!」我猛地否認,二馬友笑一笑:「沒問題,你想說便說,不想說便不說,我不會強問你的。」
  我有點兒鬆了一口氣,二馬友見餘下的時間已不多,便提早下課。
  「小涼宮,明天學校見。」
  「哎,不要再叫我小涼宮。」我抱怨起來,二馬友和我並肩下山,毫不在乎地學著我的口氣說:「哎,不要再叫我二馬友。」
  我奈何不了他,只好把一肚子氣收回去。回到後園時,只見婆婆在小亭中翻看著一疊文件。我習慣地奔了過去問好,婆婆當然是樂於和我見面。
  「涼宮女士,你好。」二馬友打招呼道,婆婆問:「二馬先生,辛苦你了。」
  「沒關係,可以有小涼宮這般高質素的徒弟,真是三生有幸啦。」二馬友忽然提議道:「對了,涼宮女士,我想在暑假時帶令孫女去中國一遊,不知是否允許呢?」
  「去中國?」我驚愕一叫,二馬友道:「沒錯,因為今年暑假正好是四年一度的全國武術大會舉辦的日子。我本身就要出席比賽,順道也帶令孫女去觀光遊覽。」
  婆婆還未考慮,一人已突然出現阻止道:「不行!要小茜去這麼遠的地方,是多麼危害的事。」
  「你……你你……呀……」二馬友一不小心就被浴衣打扮的涼宮遙徹底擊倒,登時五體投地誠禮頂拜。
  唉,果然還是對和服穿著的女人完全沒有抵抗力嗎?涼宮遙一向如此穿著,並非是故意以此來對付二馬友。
  「姨姨!」我有點不快地說道,身為一名習武人士,希望參加這場盛事,乃是人之常情。原以為變成女孩子的我沒法前去,不料如今事有轉機,也算是當二馬友徒弟意料之外的收獲。
  「不行就是不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女孩子家太沉迷武鬥總是不太好的。」涼宮遙端上一盤壽司,向婆婆說:「媽媽,請品嚐。」
  我再向婆婆投以哀憐的目光,婆婆耐心地拍拍我的肩,說:「其實小遙所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光是二馬先生一人,未必可以好好的照顧著你啊。」
  我聽出婆婆話中暗藏轉機,抓緊答道:「那麼你再叫多一人陪著我不就行了?」
  婆婆哈哈大笑:「小遙,看到了沒有?我們家的小茜多精靈,這樣也給她想出來。」
  「但是……」
  「小遙,不如就由你陪著他們去吧。」
  「我?」
  婆婆拿起一件壽司送入口,說:「小遙,你的料理技術永遠是這般好的。」
  「婆婆,我怎能丟下和服店的生意不管?」
  「小遙,你也太努力了,很久沒有好好休息啦。我查過了,和服店的定造額不是太多,十居其九也只是來租用和服的,那樣的話就算是你手下的員工也可以輕鬆處理,駕輕就熟。」
  「媽媽……」
  「而且順道也可以結識男朋友,不是挺好的嗎?」婆婆風趣地道,害得涼宮遙臉紅耳赤,赧顏起來:「媽媽,你又提了!」
  「小遙,你年紀也不少了,難道不想嫁戶好人家嗎?」
  我聽得冷汗直冒,心想十多年後我長大成人,豈不是又要面對同樣的問題?天呀,我可是男人大丈夫,才不要嫁給男人。
  「但是……」
  「唔,飯粒的味道有點淡。」不知何時二馬友成功戴上墨鏡,閉起眼鏡無視涼宮遙的浴衣誘惑:「怎樣說好呢?飯拿掐起來時沾了過多的手氣,加上面頭的……唔,是三文魚肉又過大,所以把飯味蓋了過去。」
  「你說甚麼?」
  二馬友把整件壽司吃下肚,站起來說:「涼宮小姐,我想你的料理還未到家,差了少少。如果是我,才不會弄成這樣。」他再執起一件三文魚壽司說:「誠然,質素真是一流。色香味俱全,可是太重發揮三文魚的鮮味,忽然了飯粒的調和性,以致出現了少許的失準。」
  「真想不到二馬先生你對料理也十分精通呢。」婆婆彷如眼界大開地道。
  「過獎,過獎。」
  涼宮遙仔細地吃一口,皺眉良久才向二馬友鞠身道:「二馬先生說的沒錯,是我一時手快,把魚片切得過大了。」
  「沒相干沒相干。」二馬友向婆婆說:「其實關於令孫女到中國的安全問題……」
  「不如這樣吧,你們二人來一場料理比賽,好不好?」
  「耶?」我們三人被她突如其來的提議嚇了一跳,婆婆說:「這個點子真好,要是二馬友勝了,小遙便要陪著他們去中國;反而嘛,小遙勝出,小茜的暑假就要留在這裡了。」
  「甚麼?」身為主角的我愣住,久久說不出話來。
  「哈哈哈,小涼宮不用害怕。」二馬友伸出食指指著天空,說:「我的廚藝,除了母親大人和由衣大人外,舉世以外再無敵手,嘩哈哈哈哈哈!」
  「別如此大口氣。」涼宮遙溫婉地接受挑戰:「為了培育小茜成為最完美的女人,我一定會阻止你的!」
  天呀,我受夠了,我真想大聲地說「我不是女人」。
  「好呀,我以市川由衣之名發誓……哎呀呀,救命呀!」
  想不到涼宮遙站得太近,無意間被二馬友碰了一下。不慎接觸了和服的二馬友再次出現異常狀況,跌跪在地上同時接著涼宮遙的下身,害得她困窘地推開他:「無恥!色狼!」
  被她推開的二馬友口吐白沫,喃喃說道:「嗚嗚,那件浴衣的布質真是一流……」婆婆看在眼內,會心微笑:「小遙,這種男人才好呀。」
  「媽媽,你說甚麼?」
  「我記得婆婆曾說過,喜歡和服的男人,一定會是好男人。」
  「媽,你你你……二馬先生有女朋友的。」臉紅耳赤的涼宮遙急步離開,婆婆搖頭苦笑。
  我更加是搖頭苦笑,今天被催婚的涼宮遙,他朝就會變成我。
  「小茜,你知道甚麼是結婚嗎?」
  「知道,就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住在同一間屋中。」我現學現賣,用回玖里子的解釋,婆婆點頭道:「看來現在的小孩子太早熟了,真好。」
  我哈哈地抓頭,心想我要是認真地說明,你一定會嚇死過去。
  桌面上滿是一張張報名表,我問:「婆婆,這是甚麼?」
  「公司最近招聘新人,這些也是比較好的,我在仔細分析那些才值得聘用。」
  「原來如此。」我好奇地掃視一眼,卻被其中一張吸引過去。
  婆婆見我拈起其中一張打量良久,問道:「有甚麼問題?」
  「沒有。」我匆匆放回桌上,婆婆拿起來一看,滿意地點頭:「好啦,就把她列入聘用名單中。」
  「婆……婆婆……」
  「沒問題的,人家常常說小孩子的直覺最靈驗,我相信你選的一定是最好的。」婆婆說。
  「是嗎。」我不禁再說下去,亦不敢表示甚麼。
  那張報名表的填寫人,名字叫「尾那魅霞」。
  光是看名字並沒有甚麼突別,叫我吃驚的是……
  「哎呀呀……涼宮女士,真對不起,請原諒我的失態。」二馬友終於回神過來,站起身道歉。婆婆毫不介意,反而問道:「你和女朋友的關係怎麼樣?」
  「那個……很好!」
  「其實我家的女兒更好。」
  「不!謝謝了!」二馬友又以食指指天,發誓道:「我二馬友曾經發誓,今生今世會對市川由衣盡忠盡愛,不會移情別戀。」
  「是嗎。」婆婆越加欣賞二馬友,我搖頭嘆氣起來。如果他與由衣的關係良好,早已結婚了,怎會到現在仍只是同居關係?
  離題了,二馬友與市川由衣二人之間的愛情故事並非是本故事的主題,別忘記我才是主角!
  尾那魅霞,就是龍泉劍谷中的小霞!
  我堅信自己不會看錯的,她那張照片,正正就是證據。
  看來,我終於找到她了,但接下來該如何辦?

~完~

後記:
感謝各位讀者一直支持鄙人,多番容忍鄙人寄情玩物,疏於創作。厚顏為文過世,實屬罪過。
拙作目前已寫了很多很長,是時候休息一下。當然並非偷閒,而是把另外一篇未完成的劣作及早完成。本作可以說是無了期的,慢慢寫下去亦可。是故先把其他構思好但未完成的作品及早完工,方為至道。
最後,還是再三多謝各位讀者。即日起《冒牌千金推理系列》所有員工皆可休息,直至另行通告為止。
任天道:「嗚嗚,才出場沒多久就要退下,好不甘心。」
涼宮茜:「學校的事粉忙的,正好專心應付考試啦。」
涼宮遙:「太棒了!終於可以不用穿又緊又窄的和服啦!」
市川由衣:「小友友,我捨不得你呀。」
二馬友:「喂喂喂,你怎可以叫我的最愛市川由衣失業呃?」
馮友:「別吵!快滾!我要趕去拍攝另一套劇!」


[3] 讀後感

看完所有「冒牌千金」後,我覺得作者一定要執著自己不熟悉的推理。你從來都不會見到有某位武林高手十八般武藝樣樣皆精。吸引我看冒牌千金,反倒是那些武打戲,推理佈局之類,並非不重要,而是自然而為就好了。


[引用] | 作者 takchun | 16th Jul 2008 17:02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凡鳥雛 :
反正停播,不如乘機將二馬友改為司馬友吧。
馮姓其中一支源於司馬。參考﹕
http://hk.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7006101605258
http://bloguide.ettoday.com/s1681688/textview.php?file=35646
與其以拆字法暗指馮,不如和讀者大玩歷史。
另,又說師父不會日語,又說《暗行禦風八勢》乃日本武術,為什麼師父會看得明,莫非秘笈用中文寫,方便中國人偷學?呵呵。

見有心人留言,真好。馮姓來源很多,司馬是其中之一,但是不是與吾之馮有關就另有考究。亦有一說是馮翊郡處取「馮」而成姓。百家姓中排得九,算是比教多人識的吧。

在此透露少許預定的內容(一天未完成一天也不算是正式的),師父當然不曉日文啦(但一定對日本妹好有興趣),原譜是日文,當年中國武林人士奪回來後翻成中文,但練了很久也沒多大功效,方曉得只有女人才可以練成(即是說現在的任天道也就是涼宮茜……)……再說就穿啦,不說啦。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7th Jan 2007 10:36 | [舉報垃圾留言]

[1]

反正停播,不如乘機將二馬友改為司馬友吧。

馮姓其中一支源於司馬。參考﹕

http://hk.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7006101605258

http://bloguide.ettoday.com/s1681688/textview.php?file=35646

與其以拆字法暗指馮,不如和讀者大玩歷史。

另,又說師父不會日語,又說《暗行禦風八勢》乃日本武術,為什麼師父會看得明,莫非秘笈用中文寫,方便中國人偷學?呵呵。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27th Jan 2007 10:1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