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6th Feb 2007, 10:35 | 鐵騎俠士零 | (690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1
    《鐵騎俠士零 :: ARMORED RIDER ROUND 》
    第五話 理想與現實

    人言佛道相類,其實並不盡焉。佛求死後之解脫,道求自然之天年。前者為追求死亡,後者欲遠離死亡,二者差距大矣。追本溯原,天下百家,也源於老 子:孔子採德成儒、孫子行水成兵、韓非集權成法……先秦諸子受其影響者不計其數。及後理學之流,不出先秦之說,更不自話爾。

    /藍秀盈篇/

  十二月,嚴冬。但在這個城市中,並不特別寒冷,但街道上的行人衣服明顯腫脹起來,迎著刺骨的北風繼續生活。
  藍秀盈也不例外,以極為優異的成績成功入讀心儀的國際學校,享受與別不同的學校生活中。因為學校沒有設計校服,所以學生們也是穿著便衣上學的。
  放學時她負起書包,一個人離開學校回家。在學校她其實沒有朋友,因為她並不喜歡主動向其他人招手,而其他同學也沒有特別理會她。
  學校門口停著一部寶藍色的機車,和鄰旁一排排房車相比尤為突兀。
  「喂喂喂,那邊的女生,對對對,望過來。」騎在機車上的少年只是穿上兩三層的上衣,輕便的向藍秀盈揮手,她狐疑的停下腳步,回頭盯著他。
  光是聽這說聲音口氣,也知道是哥哥藍本悟。
  「哥,你去了哪裡?」
  「放心,我很好。」藍本悟把機車推前數步,來到她身旁問:「媽媽呢?」
  「還不是老樣子,不過人老了,身子也壞了。」藍秀盈冷淡的道:「哥,你還不想回家嗎?」
  「我也不想的。但要是回家準會被她無理取罵,還是不要了。」藍本悟嘆了口氣,取出一疊錢道:「悄悄送給媽媽吧。」
  「你永遠是這樣的,甚麼事也不說清楚。」藍秀盈道:「你現在在幹甚麼?」
  「放心,我很好。」藍本悟淡然一笑:「你呀,別老是收收藏藏,應該多交朋友才對。」
  「不用了,反正朋友只會煩著你。」藍秀盈討厭的道:「而且媽媽她……總之最好是沒有交際,省免無限煩惱。」
  「你總不可以整輩子也不理人呀,雖說家中有件老化石,阻頭阻勢,但你也可以暗中交朋友。老媽子說的很多也是臭屁,聽她說的一定會倒大楣。即使有朋友,只要花言巧語一番,也就可以混過去了。」
  「我才不想花時間去在這些地方費神。」藍秀盈略一皺眉,向兄長抱怨道:「媽媽很擔心你的,最好是早些回家吧。」
  「她只是口臭,至愛無理取罵,想找我來出氣。沒有我在家,她一定是罵你了。」
  「當然。」身為妹妹的藍秀盈道:「但她始終是我們的媽媽。」
  「天下永遠有不是之父母,只差在無人敢批鬥之。」藍本悟似是不欲再談下去:「總之我沒有錯,錯的是她。不過算了,反正她有錯,也是歸入我數。」
  藍秀盈也知道哥哥的為人,不過夾在兄長與母親二人之間的她,也心感很難做。「難道你想等她百年之後才回來嗎?」
  藍本悟戴上頭盔,開動引擎:「沒有我在家……媽媽就靠你照顧了。」
  「是。」
  「還有,要是有事要立刻通知我。」藍本悟說完後,便驅車離去。
  藍秀盈已不是第一次見到哥哥,每次一提起母親,他總會露出這種反應。
  她也知道母親的脾氣很叫人難受,可是她知道兄妹二人也沒有怪過她。
  全是爸爸一人的錯。
  就是在那一年……
  她不忍再想下去,胸口似被巨石壓緊,久久不能呼吸。
  這種難以忍受的抑鬱,哥哥也會有吧,而且一定比她來得更深更痛。
  一切也是爸爸的錯……
  藍秀盈內心有一個願望,就是一家餘下三口可以繼續好好的生活下去。
  她把哥哥交給她的錢收入書包中,向公車站前去。
  那位曾經向她大聲說過「長大後一定會好好的孝順父母」的兄長,如今仍安在嗎?

    /馮素瑩篇/

  今天馮素瑩有事,提早踏出校門,便看到熟悉的朋友在校門外踏著機車,似是等待人一般的停在路邊。
  「藍……藍本悟?」馮素瑩對於這位好朋友的到來,當然是愕然一會。畢竟二人自從暑假之後,便再也未見過面了。
  「咦……呃……素瑩?」藍本悟也是有些慌亂的,看來他也料不到會在此時此地碰上她。
  馮素瑩心思細密,一見藍本悟困窘之境,嫣然一笑道:「怎麼了?你不是在等人家嗎?」
  「不,才不。」藍本悟抓抓頭,道:「我是在等妹妹。」
  馮素瑩一想,問道:「啊,我記起來了。之前你來我校拿入學申請表,就是為了替你的妹妹辦入學手續。」
  藍本悟點頭:「嗯,對。她今年剛剛進入 貴校就讀。」
  馮素瑩上下打量他,拍拍他的機車問道:「奇怪,你何時變成暴走族?」
  「哎,不是!這個……是工作上需要的。」
  「工作?」馮素瑩覺得怪怪的:「算了,不談啦。我也要忙著買東西,下次有空再談吧。」
  藍本悟傻笑,也向她揮手道別。
  她今天因為要和其他人買東西,才會早些離校的,想不到因此而碰見藍本悟。
  腳步在一剎那間不自然地停下來。
  她回首張看,藍本悟仍在原地等待著。
  他真是在等待妹妹嗎?看神情似乎是等待情人居多。
  情人……女朋友……
  「為什麼不是我?藍本悟為什麼不是在等我?他不是在等我嗎?」馮素瑩越想下去,腦子越加混亂。她搖頭擺脫纏繞著腦袋的遊絲妄想,心酸酸的向校門反方向離去。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她由很早很早的時候已開始暗戀著藍本悟,可是為什麼至今仍沒有結果?
  喜歡一個人的感覺,真的是說不出口,這麼痛苦的嘛?她心亂如麻,但平日訓練有成的鎮定仍可以使她不致走偏了路。
  「素瑩,你來了?」一名少年在不遠處等待著她。
  要是他是藍本悟,那多好。馮素瑩此時在內心想到。
  可惜藍本悟和對方卻有兩字之差。
  這名少年,名叫藍俊萊,也是和馮素瑩同校同級。
  馮素瑩無意識地舉手向他打招呼。
  「怎麼了?你好像神不守舍的,是不是有煩惱?」藍俊萊以一貫的溫柔中帶磁性之聲說道。
  要是藍本悟他會向我說這種話……
  「素瑩?素瑩?你怎麼了?」
  「啊,沒有甚麼。」馮素瑩別過頭去,揉搓雙眼,道:「沒事,我沒事。呃,我們快去買齊學會需要的東西吧。」
  藍俊萊微笑道:「可是你還行嗎?是不是和男朋友罵翻了?」
  「不是,沒有這回事……而且我也沒有男朋友……」馮素瑩越說越細聲,一個人當先步出離去。
  藍俊萊只是笑笑,隨便的揚一揚身上那件厚外套,然後跟在她身後。
  她忽然發覺,藍俊萊和她越來越接近,反而藍本悟卻是越來越遠。
  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感受。
  雖然她漸漸把藍俊萊當成藍本悟,但是藍本悟絕不是藍俊萊。
  她好怕,她害怕藍本悟會在她內心消失,最後被藍俊萊完全取代。
  「不……不要……我不要這樣……」馮素瑩悟著心口,默默地在內心唸道。
  冬天的街道上,一前一後的二人緊隨著,和其他路人融合為一個整體,變成人潮中的一部份。

~待續~

[6] Re: Re: Re:
凡鳥雛 :
馮友 :
我好像沒此意思……哈哈,好,加入去作解釋。

哈哈,這會教壞小孩子呢。等你貼新一篇,才惡搞道無雙。


道無雙是一個很複雜的角色,至少連作者本人也不是太明白她的說(汗)

個人希望她會是悲劇的女主角。


[引用] | 作者 馮友 | 8th Feb 2007 13:31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Re:
馮友 :
我好像沒此意思……哈哈,好,加入去作解釋。

哈哈,這會教壞小孩子呢。等你貼新一篇,才惡搞道無雙。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8th Feb 2007 13:27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凡鳥雛 :
藍本悟果然是「接近大道」的人——離家出外,將老子的「守柔」、「不爭」、「退讓」發揮到淋漓盡致。

我好像沒此意思……哈哈,好,加入去作解釋。


[引用] | 作者 馮友 | 8th Feb 2007 07:38 | [舉報垃圾留言]

[3]

藍本悟果然是「接近大道」的人——離家出外,將老子的「守柔」、「不爭」、「退讓」發揮到淋漓盡致。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7th Feb 2007 23:47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飛鴿 :
藍俊萊,馮素瑩以後會點呀!!

藍俊萊,自己估下。

個人希望馮素瑩會死。


[引用] | 作者 馮友 | 7th Feb 2007 07:48 | [舉報垃圾留言]

[1]

藍俊萊,馮素瑩以後會點呀!!


[引用] | 作者 飛鴿 | 6th Feb 2007 17:0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