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9th Mar 2007, 11:49 | 科幻短篇 | (772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1

很久沒有發表劣作啦,近來太忙,早已沒有寫小說了……嗚嗚。舊的小說還未寫好,如何開新小說?不行耶……別問我第八篇科幻小說在何處,那個是秘密。等同酒店是沒有四樓及十四樓,亦沒有四號房及十四號房一樣。想看第八篇,請在零晨零時零分光臨敝博 XD 這篇科幻小說是早前禽流感過後才寫的,故名禽流,當然也有鄙人「與世道相違背」的個人意見,不喜勿看。

    禽流

  「禽流專家招博士拒受諾獎 堅持世人要先為戰友道歉」
  其中一張報紙的標題大刺刺的白底黑字登在頭版上,可是上面已堆積了一層薄薄的灰塵。
  一名女子的雙腳在報紙的旁邊懸空擺動。
  她吊頸自殺了,就在數十幅映著其他人的遺照的前面死去。

    *    *    *    *    *

  「快!快把牠們運走!」
  數名男女突然聽到男子的呼叫聲,立時愕然。
  「不要怕,快快把所有家禽搬上貨車!」我心知軍警已殺至,便進行對眾人的指揮道。
  幸好這已不是第一次了,所有人經過短暫的呆滯後立時有了知覺,從速的依照平日所設定的逃走方法進行撤離工作。

  外邊已響起了機關槍的突突聲,有人憂心的問:「招博士……」
  「放心吧,木村哀哉和蕭四是絕對值得信任的。」我拍拍她的肩膀道。
  四名男子已把整個家禽的養殖場進行封鎖──為了兼顧運送以及不限制家禽們的活動自由,韓通才特意造了這件長方形的大塊地,可以方便地拉起四邊的鐵框改變成籠狀──道穿了還不是囚籠?只是比較大而已。
  他們合力把大鐵籠推上貨車中,家禽們似乎很安靜,沒有平日般吵吵鬧鬧的場面。
  也許牠們心知現在已是生死存亡之秋,為自己的前途默哀吧。
  「啊──」
  「是張三一的聲音!」文青叫道。
  「沒時間了,」我喝令所有人均要上車,包括文青:「所有人各自以預訂的路線離去,向第三處地點會合。」
  我們之前已躲藏在第一處、第十一處、第六處、第四處……可是不必兩三星期便會被人發現,然後又是今天這種場景。
  文青哭哭啼啼的,我把她拉上一部小型的貨櫃車:「別哭了──」
  車子各自發動,各著不同的方向駛去,我只可以願上天保佑我們。
  不多時,我們原本身處的第七處躲藏地也被人炸成一塊塊碎片,不過在車中看過去也只是一小簇美麗的大紅花,轉瞬而滅。
  然後是一點血紅在車窗上斑駁。
  「呀!」駕車的青年嚇得差點兒失控。
  「哀哉哀哉──是我呀……」木村哀哉作出鬼臉道。
  「別玩了,快快進來!」我不滿的道。
  「得令!」他身子一彎,便透過車窗鑽了進來。
  文青慌張的捉著他問道:「張三一呢?張三一他有沒有死?」
  木村哀哉抓抓頭,點點手指,轉轉腳,最後才道:「我當時已盡了力……」
  文青早已跪下,哭成淚人。
  車內的氣氛剎那間變得冰冷,不過作為領導者的我也要支持下去:「那麼看守隊……」
  「只有我和蕭兄成功擺脫他們的包圍,」木村哀哉坐下來道:「蕭兄可能是搭乘上第二分隊的大型貨櫃車上。」
  我吁了口氣,道:「就只是差少少……」
  木村哀哉全身染血,我問道:「你的身體還可以嗎?」
  「少害怕,當他們未扣機板時,我的飛石已重傷他們的手肘。」木村哀哉氣定神閒的道,同時手指指嗚咽大哭著的文青。
  文青的哭聲仍舊是沒有停止,我也跪在她身旁摟著她:「放心吧,張三一的犧牲才不是白費的。」
  我的衣服也被淚水沾濕了。
  駕車的青年問我:「差少少?招博士,即是說……」
  「部份家禽已開始對禽流感產生了抗體,可以自我恢復健康。」我說:「不過抗體的能力並不是百分之百管用,部份雞鴨還是死去。」
  「但明顯形勢已好轉了。」
  不過木村哀哉卻憂心另一件事:「我懷疑我們當中有內鬼。」
  我點點頭:「不過我不知道是誰,不然為什麼每一次不夠三四星期便被軍警包圍?」
  木村哀哉似乎是看一看文青,眼神變得有點古怪。
  我知道他在想甚麼。

    *    *    *    *    *

  第一分隊只餘下領導者我、駕車的劉定堅、研究員文青以及看守隊的木村哀哉。
  一行四人已進入另一個國家──其實逃到哪一個國家也是沒用的,對方也會視我們為恐怖分子,格殺勿論。
  晚上我們停在一處荒野上休息。
  當我輪更看守時,木村哀哉小心翼翼的走過來。
  「文青她睡著了嗎?」
  「對。」木村哀哉坐在我身側,明顯地只是簡單的處理好傷口:「你也想到是張三一出賣我們吧。」
  「可能是吧。」我說:「他是負責出外購買物資的人員之一,同時也並不是太支持我們的研究。」
  我還記得是文青硬拉著張三一來我這處一起進行秘密研究的,他本人並不是太喜歡他女友的想法,常常聽到他們二人的吵鬧聲。
  「可是目前還沒有真實的證據,」木村哀哉道:「而且即使是他出賣我們又如何?反正他也只是害怕自己的女朋友受傷而已。」
  「唉,有時候人類真是自私,單單是為了自己的安全而把所有無辜的家禽飛鳥殺個清光。」
  「我們還不是五十步笑百步?」我看著黑漆漆的天空道:「為了研究禽流感的疫苗,堅持保留了一部份家禽和病毒,還不是對其他人帶來禍害?」
  「但我們的出發點是為了人類的健康啊!」
  「想殺光我們的人類也是抱有這種想法啊。」
  木村哀哉語塞,別頭至別處:「那麼現在我們誰是對?誰是錯?」
  「不知道呀,我也只是在做自己所相信是正確的事。」我堅定的道:「人類妄自宰殺所有家禽,根本是杜絕了大自然產生可以對抗禽流感抗體的機會。人以為自己的醫學技術發達,打算以一己之力發明疫苗絕對是歧路。真正最有效的方法還是由家禽們自然地在體內產生抗體,這樣才是最可行的方法。」
  木村哀哉沉默半晌,說:「我曾聽過一件事。」
  「嗄?」
  「大自然是相生相剋的,永遠是一物治一物。是以在毒蛇出沒之處一定有其解毒之物,也就是差不多的意思吧。」
  「也可以這樣說啊。」我道:「你呢?我記得你是被蕭四拉進來我這處的。」
  「沒辦法,我們是生死與共的兄弟,即使是上刀山下油甚麼,我也會幫他的。」
  「是油鍋。」我提點他。
  木村哀哉站起身來,我問他:「喂,日本人,你要去哪裡?」
  「我想一個人冷靜一下,」木村哀哉說:「因為我還不知道我現在是對還是錯,內心也沒有堅定的信念。」
  「你害怕蕭四會死?」我問他。
  「人……人並不光是為他人而活的吧。」他說:「我希望我在以後的日子可以為自己而活。」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走開了。
  數年前,禽流感突然在世界各地爆發,人類接觸了染病的禽鳥便會被傳染,很快便會不治。雖然各國政府為了防治疫症擴散而採取了嚴厲果斷的隔離,以及使用藥力強大的抗生素,但最後卻反受其害,令到病毒變得極具抗藥性,禽流感已變成世紀絕症般令人恐慌。
  為了在病毒未進化成人傳人的局面,世界各國決定加速研究更強的藥物,以及殺絕所有可以傳播病菌的禽鳥。
  普羅大眾當然是一一肇腳贊成,可是我卻力排眾議,直斥其非。蓋因這種做法根本是本末倒置,人類只是在謀求產生出更強大的病毒,而不是去解除病毒對人類生存之威脅。人類應該放任自然,由受感染的禽鳥身上長出相應的抗體,才是最正當的方法。以人為科學的力量去研究藥力更猛的抗生素根本是在製造另一個重覆的悲劇──令病毒變得更強,然後人類又要再研製出更強的藥物去應付,但又再令病毒進化得更強……
  我決定要回歸自然,用自然界生物本身的進化能力去發明藥物,因此和社會大多數人的看法不一致,出現嚴重的分歧。
  普通的平民見識淺,我可以不理會;但令我痛心的是連少數專家也會排斥我的看法,終於令我在大學的教席被廢。
  我在政府未進行大規模的宰殺家禽的行動之前,已悄悄地收藏部份起來,同時秘密繼續研究。我知道要是此消息外泄,我一定會變成眾矢之的,難逃一死。
  可是我還是堅持下去,因為我相信我的理論不會有錯。所謂的「主流民意」有時候也不會是正確的選擇,受多數人所支持的事情未必是好的。
  不單止我,還有以前的朋友,他們也漸漸以不同的方式來協助我。有的當輔助員、有的幫跑腿、有的秘密以金錢支持。
  就在我們的研究進行了三個星期之後,全球各地終於開始了瘋狂的殺戮:軍警快速的撲滅所有禽鳥,平民也爭相參與,連小朋友也拿起石頭向休息中的雀鳥扔去。
  世界彷彿變了,而且變得很可怕。禽鳥變成了人類的公敵,似是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為什麼?
  只是因為他們當中有部份染有無藥可治的禽流感,所以便要全滅?
  我記得以前曾看過一部被人譏笑為「九流」的科幻電影,說外星人因為看到人類當中有少數好戰者,便認為人類將會是宇宙未來的侵略者,是以立刻對我們發動了大屠殺。
  真是五十步笑百步,原來世事萬物的本質是完全一樣,只是外觀位置不同罷了。

    *    *    *    *    *

  第二天一早我們再次出發,預計晚上左右便會到達目的地。
  車上只有劉定堅、木村哀哉和我三人,文青在昨晚暗暗自殺身亡,令未亡的我們感到內心彷如被大石壓得透不過氣內。
  「哀哉哀哉,祝你早日登上極樂世界吧。我們在此分別,暫且不送了。」
  木村哀哉好生有力地替她進行了一場簡單而隆重的入土儀式,便再次上路去。
  雖然仍是用回平日的憤用語,但卻改變了聲調。
  平常最會引人發笑的氣氛高手劉定堅和木村哀哉,也和我一樣變成啞巴。
  太恐怖了,現在的我們一眾人快死清光,估計餘下生還的人不足十人。
  這已是最樂觀的推測。

~待續~

[2] Re:

感謝凡鳥雛來插一腳!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0th Mar 2007 20:05 | [舉報垃圾留言]

[1]

《禽流外傳》

車外,招博士一行人正為文青舉殯,氣氛慘淡。另一邊廂,貨櫃裡,眾家禽正吱吱喳喳吵個不休。

「人類正自私鬼﹗他們可以病﹗我們就不可以﹗硬要種族清洗﹗」

「對啊對啊﹗他們當中也有麻瘋、愛滋、非典型,又不見殺個乾淨?開口眾生平等、仁義道德﹗我呸﹗」

「你聽過人類有輪迴之說嗎?人殺雞,下世便做雞。他們遲早都有報應的。」

「你錯嘞﹗雞都絕種了﹗人還會做雞麼?」

「依我說,人是自私的,滅絕所有物種他們便永遠可以輪迴做人囉﹗我們不求神不拜佛,又不能行善,便永遠下地獄囉﹗」

「大家別以偏概全。沒錯,人是自私的,但當中也有好人。以招博士為例,他們不正是甘冒生命危險、甘受千夫所指,努力保存、救治我們麼?沒有招博士,我們還可以在這裡爭議人是否自私麼?」

「對啊對啊﹗我們身體都在好轉。」

「嘻嘻﹗還是鵝八大叔意見中肯。」

「親人幫﹗俺鄙視你﹗招博士之所以為我們以身犯險,是因為人愛吃家禽﹗哼﹗救活家禽後人類他們還不是用來吃?有病死,無病都死﹗」

「對啊﹗反正有病無病都死,為什麼我們要痊癒?倒不如將病毒傳染給人類吧﹗由始到終,我們只是人類奴隸,現在是我們報復的時候嘞﹗」

「舉喙贊成﹗時日既喪,吾與汝俱亡。我們一於同人類玉石俱焚﹗」

「無錯﹗滅絕禽鳥之後,人類勢必滅絕其他走獸鱗介,為了拯救世界,結果人類暴政,咱們一齊和人類同歸於盡吧﹗」

「說得好﹗不能讓人類橫行下去。」

「好吧﹗我們一起向人類宣戰﹗」

「大家,大家冷靜些,事情不應是如大家口中那麼壞﹗」

「豈有此理﹗你這叛徒﹗一味為人類說好話﹗」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10th Mar 2007 14:1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