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7th May 2007, 13:47 | 科幻短篇 | (1338 Reads)

平均分: 8.00 | 評分人數: 2

馮友按:其實偶曾考慮不公開此篇小說,反正只是一篇文人自娛,而且技巧陳舊意識不良的花瓶作品。然而見眾網友欲一睹其爛容,也就將之公開。拙作之科幻短篇一向標有流水檔案號,唯此篇因為參加比賽而未歸檔,故此為無編號劣作。其實重審一遍,總是覺得自己的小說已有一定的風格及思想,即使最新的《ANIMAX GROUP》亦是如此。縱然寫了一百篇一千篇,但最核心的思想還是那一回事,聰敏的讀者理應會發現。噫呼,有必要修正是也。 

最後期望本次比賽中得獎佳作會比本篇更出色。

=====參賽作品=====

  • 小說組:《少女》
  • 新詩組:《舞》

    《少女》

    「你已經是世界上最後一位女性。」

    /展良行篇/

  「我的願望就是殺盡天下間所有女人!所有生為女人的女人!」
  「嚇!」眼睛霍地張開,眼前沒有血流成河的畫面,而是憂鬱的荒草與老樹:「又是發夢……」
  山洞深處睡著一位少女。她那身淡藍的衣物早已因為連日的趕路而污穢不堪,但卻無減她發自內在的天生麗質之氣。
  展良行看著仍未睡醒的少女,默然無話。忽而眉頭一皺,咬牙切齒的扭頭過去。
  天色漆黑,無月無雲,卻在遠方的山谷之中微微吐出一點青藍之色。
  「快破曉了。」他木無表情,雙拳緊握並耳聽八方,確定有沒有追兵找到這處。
  他現在是唯一保護那位少女的人。
  那位少女是世界上最後一位女性。
  「天還未亮。」他背對著她說:「你不睡了?」
  「不用。」她打呵欠道:「你不是說追兵很快便會來到嗎?我們再不走便危險了。」
  展良行二話不說,負手抱後踏出山洞。少女隨後追上來,好一會才把口邊的話吐問出來:「你還可以嗎?」
  「沒問題。」他欺騙她,事實上早已不行了。起初還可以不眠不休的,三四天下來便支撐不了。昨夜更不小心雙眼全閉的睡著,幸而沒有人追蹤來到,不然他們二人早已被殺。

  二人一前一後的走著,感覺上完全不似是同伴而是同道走的陌生人。展良行忽然停下,身後的少女也停步不前。他右手一抖,緊握著的拳頭便伸出筆直的中指,硬得如同鐵柱一樣。展良行步步為營,向山道旁的草叢中腳踏丁字步緩緩移去。黑影一閃,一頭大狼狗飛撲出來。展良行腰力一扭,整個人翻空倒轉,但下墮之力一指直插向大狼狗的頭蓋骨上,徹底地截入至中指的末端去。
  待他三百六十度的翻回地上,雙腳著地時,右手中指已提著猶在掙扎的大狼狗:「看來是野生的,真可憐。」他遞向少女道:「實,這個是今天的早飯。」
  被呼名為「實」的少女看著半死猶活的狼狗不敢接近,展良行二話不說,粗暴地把整條屍體摔在地上。因為運勁十足,大狼狗脖子一扭,已然死去。
  血液仍不住的在皮肉之間流出來,展良行右手的中指亦在不住的滴下鮮紅而溫熱的狗血。
  實雙手發抖的跪下來,瞪著了無生氣的狼狗,良久仍沒有行動。展良行也跪下來,向她伸出左手,實才把口袋中的小刀交在他手上。他左手執刀,右手按緊狼狗的屍身,飛快地沿著關節的空隙切割下去,把牠的四肢及頭首與身軀分離。
  血,湧出來了,湧得更急更多。
  地上成了血的澤國。
  展良行提起小刀,隨手一揮便把身旁的灌木上的柴枝削下來,比較粗的就直接用騰空的右手劈斷。如是者聚集了很多木條,便把小刀放下,雙手執著木材生火。
  實甚麼也幫不上忙,只有在一旁看著他生火燒肉。當香味四溢時,她才坐在地上幽幽的問道:「我是不是很沒用?」
  「不。」展良行想也不用想便答道。
  原因卻沒有說出來。
  實看著狼狗的肉在火上烤得香噴噴的,忽然激動地叫道:「我杉木實甚麼也比不上你……我只是一個失敗品!憑甚麼要你處處照顧我?」
  「不!」展良行負氣地否認,他瞪著杉木實,語調轉回輕柔的道:「至少……至少你可以身為女人,就已經……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展良行的說話聲越來越微弱,最後幾不可聞。
  杉木實聽不清楚,正想問他時,他便遞來了一塊狼狗肉:「剛剛烤好的,請杉木小姐品嚐。」
  杉木實小心翼翼的拿著,但因為太燙手而縮回去。展良行拔下一塊葉子墊著,再放入她手上。
  「謝……謝謝。」杉木實雙手棒著,嗅著熱騰騰的香肉,內心五味交陳:「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做?我只是一具失敗品,不可能如你們所願自行受精繁殖,甚而日常小事也辦不好,根本就沒有存留在世上的理由。」
  展良行沒有說話,她再一次問道:「為什麼你要與全天下人為敵,拼死保護著我?這個世界已被你們男人徹底統治了,為什麼不抓我去處死?我留在世上有甚麼用?」
  他沒有說話,把數枝柴木扔入火堆中,故意不對上杉木實的目光。
  二人默然半晌,展良行才淡淡的道:「快些吃吧,一會先我們又要趕路了。」
  杉木實賭氣,一個人大口大口的撕咬肉塊。展良行低頭看著地下,雙目圓瞪,似欲冒火。
  今天的早飯雖然是熱烘烘的狼狗肉,但二人的關係卻越來越冰冷。

    「每一個人也會隱瞞真正的自我在虛偽的假面之下。」

    /杉木千香篇/

  杉木千香,東京大學一等一優秀的博士,同時也是預言人類會回歸母系社會的先知。
  「人類還在文明未發達時,因為女性為繁殖的主要角色而掌握了主宰權,形成母系社會……農耕的大量運用突顯了男性比女性體力上佔優,主宰權漸漸被男性奪去,形成父系社會……現在科技發達,是智慧主宰天下,女性在此方面的優勢比男性更為明顯……男少女多,女性在人數遠遠超過男性……不論是發育、智慧及年齡,女性也比男性更早、更高及更長……在科技之下,女性單靠自己的卵子就可單性繁殖,完全不再需要男性的存在。對現今的社會而言,男性是否有其存在的需要?實在是一大疑問。然而男權衰微,女權至上,便表至母系社會的回歸是遲早的事……」
  杉木千香出席聯合國一個未來世界演變的研討會時發表以上言論,雖然女性人數遠遠多於男性,全球男女比例已達三七之比,可是重要的職位仍是由男人擔任。
  聯合國大會亦如是,一大群男人在聽著杉木的「謬論」,如非被電視台的攝影機對著早就吆喝拉她下來:「《聖經》記載耶和華神創天造地,最後一位被創造出來的就是女人。既然女人是最後才製造出來,理論上女人應是最完美的生物。早在數十年前已有人研究發現男性的 XY 染色體本身就是有缺陷的染色體,追本溯源應是由女性的 YY 染色體分裂異變生成的。 X 染色體本身就是有缺陷的異變,所以最終只會步向滅亡,完完全全由 Y 染色體取代……」
  杉木千香自此一炮而紅,有人支持她,亦有人反對她。縱使如此,她仍是留在東京大學教學,以及躲在自家的實驗室進行研究。
  沒有人知道她在研究甚麼,但每一個人也知道社會上仍是男權主導,對於即將被女權反蓋的未來感到嚴重的不安。男嬰的出生率逐年下降,很多國家不得不鼓勵開動優生政策,利用科技力量來主宰胚體的 DNA 及染色體,孕育更多男嬰出來。
  十數年後,一名小男孩來到杉木的研究室門口。
  「我是師父派來的。」小男孩冷冷的道。
  他在杉木實驗室門口立了大半天,杉木才開門讓他進來。
  小男孩向她遞上一個信封,杉木坐下來,拆開信封閱讀,嘆氣連連道:「哎,你師父那名渾蛋想幹甚麼……收留你?」
  小男孩倔強地點頭,目光異常銳利的對著杉木,絲毫不被壓下去。
  「真想不到那老傢伙會介紹你來。算了,你也是那類人吧。」
  點頭,一如之前那樣他生硬地點頭。
  極不情願地點頭承認這個答案。
  「真是很罕有,你多少歲才發現自己是那類人?」
  他口唇微震,隔了半晌才吐言:「由我出生那一天開始,我就知道我是不幸的人。」
  杉木看著他,憂鬱地站起身:「雖然我不是那類人,所以我完全無法理解你們的心情。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那名臭傢伙介紹你來我這處,就得好好協助我的工作,不得感情用事。」
  「放心,二馬友說過:『凡是工作就一定要盡百分之二百的心機去完成。』」
  「別在我面前提起二馬垃圾語錄,我可是最討厭這位小說家。」她帶小男孩進入實驗室去:「那名臭老九有沒有向你交代過這處的工作?」
  「沒有。」他說:「他說由你來告訴我會更好。」
  「又老是把麻煩交在我身上,死人頭。」杉木詛咒道:「你聽好了,我這處正在研究男女共同體……你明白嗎?」
  小男孩點點頭,杉木問道:「真的?」
  「是,我完全明白。因為我的基因是被調整過的,智商比同齡的自然人更發達。」
  「唉!居然在胚體上改造基因使嬰兒有更強的智力及體力,而且男嬰的收費比女嬰的更便宜,根本是想增加男性的數量,維持男性在社會的地位。真天真,男性的X 染色體只會不停步向衰亡,最後消失滅亡,又豈是人力可以改變?」杉木嘆息道:「美其名為保持男女平衡,實質上只是想繼續維持父系社會,男權主義,不容我們女人抬頭吧……呃,對不起,一說及此事我便會長罵不止。」
  「沒關係,二馬友說過:『男人要當啞巴,好好聽女人的說話。』」
  「夠了,我不想再聽二馬語錄。」杉木拉開實驗室的大門,請他坐在椅子上:「我現在正努力研究男女共同體,也就是具有男性生殖器及女性生殖器於一身的『人』。」
  小男孩一皺眉,杉木抱歉道:「早知道你們此類人會有少少反感啦。可是你們要明白,女人再強也要靠男人才得以繁衍人類,反之亦然。雖說現在有單性繁殖的技術,但卻是把卵子抽出在儀器中偽造受精,然後殖回女性的子宮中。這個方法太麻煩,一旦碰上天災人禍,儀器受損時,便不能夠進行此作業。所以最理想的方法是女人自身具有男性的生殖器官,可以自己使自己受孕,那才可以真真正正不需要男性的存在。」
  小男孩想了好久,問道:「有可能嗎?二馬友說過……」
  「住口!不能說任何一條二馬語錄。」杉木再次重申,拍拍小男孩的肩道:「想製造出男女共同體需要把男性的基因與女性的基因完美調合,公式我已測量至八九分,就只餘下實際培育一名男女共同體的嬰兒出來……」
  「那樣嬰兒是男還是女?」
  「那個問題遲些才理會吧。」杉木再次翻閱二馬友寫給她的信,道:「血型為 O 型,男性,智商高……真想不到死油渣真的會按我列出的要求找上你。你的名字是……展良行?」
  「沒錯,我就是展良行,今年五歲。」

    「人定勝天、有志者事竟成等狂言只會在一生順意的人口中才會說出來。被命運玩弄的人根本不會流露如此自大的想法。」

    /告炳文篇/

  眼前是一具「生物」。其素體為一名女性,只是被人砍去雙手雙腳,挖去眼珠,拔去舌頭的「生命體」。
  所以不可以為「她」冠上「人」的稱呼。「她」非獨只有一具,而是無千無萬具。
  簡單來說,這個世界大部份女性也被迫變成這種「生物」。
  告炳文看著眼前這具「生物」,沒有半絲哀樂之情。
  「精子殖入成功,」一名手下報告道:「預計會在兩至三天內受精。」
  「生物」在床上微微努力蠕動,但在沉重的鐵銬鎖著下,根本就不可能逃走。
  「把她放回維生箱中。」告炳文簡單的下了此道命令便離去。
  他不會想手下會不會辦錯,因為他每一天就是幹著這回事,十年如一日的完全習慣。
  當今世界上只有男人可以正常生活。所有嬰兒自出生起就被區分為男女,男的當然可以歸其父母照常生活,女的則要送入特別的養殖場中照料。她們並不會得到正常人所應有的教育,長大成人後如果為容姿端麗的上等美人,會成為奴婢賣予他人;反之姿質差劣的便要遭受剛才那些生物的下場,單純的作為一台生育機器,為男性繁衍後代。
  男性天生不能生育,始終是一大缺陷。之前曾有人研究男性生育的可行性,最後因為男士們害怕懷孕的痛楚而拒絕,如是者仍是交由女性負責。
  告炳文不單止是負責為各位居民提供生育服務外,更是政府機關對抗反動份子的主帥。
  「報告,追擊在逃中的男女共同體的其中一支小隊全部戰死。」他一接到此道消息便馬不停蹄的來到另一部門中,聽取下屬的報告。
  「全身所有骨頭已碎裂,似乎是被強大的壓力震碎。死者死因不一,有些是被插中心臟、有些是插中大腦、有些是插穿小腹等。」驗司官向他逐一報告:「所有隊員的死亡時間為今天早上八時至九時……」
  「槍枝全部撿回,看來對方一如以往是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插穿所有槍口,再把隊員全滅。」
  告炳文沒耐性聽下屬報告,看見時間快將至晚上十時,向手下問道:「他們的屍身在何處發現?」
  「所有屍首也在秦山以北的河川谷中部發現。」
  告炳文沒有驚訝,他早知道展良行是何方高人:「繼續派員在附近搜索,一旦發現則格殺勿論。」
  「是!」
  看著部下領命離開,告炳文雙拳握得更緊。
  「展良行,你只是一個每次考試均落弟的失敗者,怎麼可能會勝過我這名永遠考第一的天才!你……你快快去死!沒錯,去死吧!證明我這名第一真是實至名歸,你永遠是無法通過考試的失敗者!殺死那名男女共同體,我只許成功不能失敗!」
  陰陽共同體的出現,令社會極度不安。
  一身兼具男女兩性的生殖器,能夠自行受精懷孕繁殖,由杉木教授秘密獨力研究的成果最終還是被人知悉過來。當她把這名外表為女性,實質為陰陽共同體的「人」公開時,對人類來說既是新世紀的開始,又是世界末日的到來。陰陽共同體可以自行懷孕生育,比原本的人類更為具有生命力,叫當時人心不安。女人對於外表同樣是女性的新生物並沒有多少畏懼,再說她們也心知懷孕的痛苦,是以不會覺得這具新生命也會笨蛋地在體內懷孕。再說所云陰陽共同體的本體也是女性,只是多出了會生產精子的一對睪丸附在子宮之外,所以其本質也就是女性的進化體,是以女性會對其產生敵性的機會大減。相反而言男人恐懼來臨,因為陰陽共同體的下一代也只會是「女性」外表的生命,等同宣告男士會在將來會全數滅絕,只好先下手為強,藉由自己在軍政上的權力鎮壓所有女性。
  是次暴亂最終由男士勝出,有心人從中鼓吹使對象由陰陽共同體擴大成所有女性,企圖藉此扭轉當時女卑男尊之局。大量女士經此大變非死即傷,反抗的被強制斬成「人彘」,當作是生育機器養活下來。是次變動獲得大多數男士支持,但也有部份反對的,便保護在逃的女性頑抗下去。面對軍力懸殊,還是大多潰散流亡。
  目前最重要的是把杉木教授的研究成果「陰陽共同體」宰殺,可是她身邊卻有武林高手展良行保護,仗著深山的地形負隅頑抗。
  陰陽共同體如同蟑螂,只要有一具殘留也可以永無窮盡地繁衍下去,是故不殺不行。
  對告炳文來說,人生並沒有「失敗」二字。由小至大,所有事他也可以取得第一。
  如今卻全被展良行破壞了,最為氣憤的是對手就是當年完全不放在眼內的小子。一位考試成績永遠排在榜末,被填鴨教育排擠出去,不能升上頂尖學校的學生,談甚麼跟他這名尖子鬥?
  告炳文雙目發紅,越加不能想信眼前的處境。
  桌面上的報章紛紛把他對諸伐在逃的叛亂份子不力予以嘲笑,尤其是得知對手只是一位考試失敗者,被遺棄在學業制度以外的失學人士。
  不計任何代價,一定要殺死二人。此乃證明考試制度沒有錯,乃挑選天才的唯一方法。告炳文堅定不移的發誓。

    「人類,就是一群不停重複以往錯誤的生物。」

    /杉木實篇/

  展良行終於要死了。
  在五千名特種部隊圍攻,在叢林中血戰近半小時,殺傷近百名對手,最終仍是寡不敵眾。
  「良行,你不要死!」
  為了逃命,展良行置之死地而後生,擁著杉木實向河川跳下去。
  「笨蛋,我的出生……純粹是為了等待死亡。」
  身上吃了不知多少粒子彈,把整條河流染成血色。展良行顧不了自己快要魂歸天國,拼命抱著杉木實在迴光返照之時亡命逃走。
  「起來!快起來!你怎麼可以在此處丟下我離去?」杉木實哭出來。
  展良行看著天空,雖然無力支撐起身,但仍堅持著不讓雙眼閉上:「實……在臨死之前,我想你答應我一件事。」
  「甚麼事?」
  「祝福我……下世一定要投胎……做一位女孩子……」
  杉木實難以置信他會說出這樣的要求,展良行大口地喘著氣,好一會才可以說下去:「其實我是女孩子,只是生為男兒身……這個秘密,我一直沒有向其他人說……因為自己做不成女孩子,所以對你們這些可以生為女兒身的女孩子非常討厭,很想……很想把你們全數殺死……」
  杉木實忽然間才發覺自己原來一直看不透眼前這個人:「那樣你為什麼還要救我?」
  「笨蛋……你是我們一眾姊妹最後的希望……」展良行勉力把自己一直想說的話吐出來:「實,你不是別無所長。至少你可以生為女兒身,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哈哈哈……至少我是失敗者,錯生為……為男兒身……實,你一直怨自己沒用,事事逃避,那……那是錯的……真正沒有用,想逃避現實的是我……當不成女孩子,又不能坦白的向人家表明自己是女孩子……欺人騙己的以男性身份活下去……」
  「良行。」杉木實倒在他身上抽泣:「不要說了!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你是男人,你是男人。」
  「很好……你不明白才叫幸福,這表明你不是我們……我們這類人。只有我們這些錯生在不屬於自己肉身,違背原本的自己在世界上苟延殘喘……才會明白人世間最痛苦的事……咳……」
  「不要說了!」杉木實喝道:「我不想聽!」
  「我不說……以後再也沒機會說了……」展良行似乎勉力運功延遲死亡期限,存留一口氣說下去:「世界上最不幸的事,莫過於生存在沒有光明的黑暗中。我們如同被囚在一副不屬於自己的身體中,不論如何努力也無法改變,那種痛苦是無止境的啊。對於我們這類人,注定一生受命運捉弄控制,永遠活在地獄中。只有死亡……死亡才可以解脫一切……所以我並不畏死,更樂於去死……與其說保護你,不如說我想早日被殺,得以離開這個世界……丟棄這副肉身……」
  杉木實痛泣至不能言語,展良行四肢已抬不起來,仍掙扎著吐言曰:「實,你聽我說……你就是這個世界的光明,所以不能夠死……」
  「我……是世界的光明?我不明白……」
  「所有姊妹的希望也在你一人之上。」展良行緩緩的道:「你並不是失敗品,杉木教授……臨死……死前向我說,你只差在未能……未能……」
  展良行死亡,帶著未完的希望與無盡的憤懣離開這個世界。
  杉木實站起身,擦乾眼淚,漫無目的地逃去。
  一直以來,她也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
  自己只是作為人家的實驗而生成,根本就沒有個人可言。
  可是她錯了。
  對比展良行,她已是幸運的人。無法改變自身的命運,她縱然不明白,但看到他那股神情,也可瞭解一二。
  難怪他永遠是迴避著自己,不願理睬他人。不為別的,只是討厭自己。
  討厭生為男人的自己,連帶厭惡那些生為女人的女人。
  他說,她是世界的光明。沒錯,展良行不能改變自身的性別,不能改變悲劇的命運。
  然而她卻可以。
  她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展良行不會騙她,她不是失敗品。也許終有一天,可以生出後代也說不定。
  「良行,你會當我的寶寶吧。」她一邊奔跑一邊摸著小腹唸道:「放心,我保證你永生永世也會生為女兒身。」

    「每一個人也是活在命運的囚牢中,依著作者所指示而行動。」

~完~

全文共六千九百一十七字


    

燈光聚落在少數人身上
更多的 在無垠黑暗中 長待
竭力的舞蹈 沒有披上光明

已設定的角色
男女老幼貧富高矮肥瘦
千人舉手萬人投足
燈光耀眼發白形成七彩巨圈
集中在指定的人身上
笑吧哭吧怒吧 舞吧
這處你甚麼也沒有
劇本不會因為巨大的吶喊而改變

恥笑吧
 欲把鐵柱磨成針的傢伙
痛哭吧
 相信人定勝天的配角
憤怒吧
 沒有燈光注目的舞者
跳舞吧
 當你有幸被照耀時
對啦 照上你啦
這完全與努力無關
一切只是跟著既定的程序安排
在他人操縱下
誰可以為自己做主
這是揭開真相的惡夢

有人會舉杯 於舞台之外
他們在看著舞台上的表演
陶醉 在局外 超然
忘記了局外 還有局外

這處是蔚藍色的舞台
六十五億位演員生生不息地表演
觀眾席上的人翹首等待閉幕

共二百七十八字

最後,感謝各位讀者欣賞這兩篇劣作。

ANIMAX動畫大獎參賽作品《ANIMAX GROUP》業已完成,將於日內交付予比賽單位參賽。


[18] Re: 請反思
過路人 :
說實話,新詩與小說的冠軍作品本人都看過,因為得獎的是我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與之比較,你看來還得再努力一點
我可以肯定的說,結果是公平的,不然,留待作品面世後你自己好好參看吧,我也不多說。
只是,我很不憤你說賽果是內定。我的朋友可是實至名歸的,他不曾猜度評審的品味,也不會為了獎項而這樣做,他只是不斷努力地創作他喜歡的文字。
最後,一個心胸狹窄的人是不可能在文字上得到更高的突破。請好好反思,若是好的作品那管比賽是否黑暗,終有一天你也會得到你所想要的。反之,亦然。

偶只可以說,一二流的作品永不能得獎,三四流的得優異獎,五六流的三獎,七八流的二獎,九流不入流就是冠軍

偶是「極度不善長寫短篇小說」,寫得最好的一定是長篇。如此劣作比閣下朋友更差,當然啦,等同拿李白的詞與後主的詞比,當然不敵。

老實告訴你,文人要是心胸狹窄才有成就,當然偶是說文學創作上。如非心胸狹窄,便不會轉化成動力不停寫下去。

我相信閣下朋友是為喜歡而創作,但是評審才不是看你有沒有趣味而是家世背景。要是你多多認識那群「評審」便知道文學獎是有多黑暗的。雖然不是很想說……也罷,沒甚麼好說的,下星期五至日又是藝術界代表的投票,偶希望可以用自己的一票把那群臭傢伙踢下來就成。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9th Sep 2007 20:58 | [舉報垃圾留言]

[17] 請反思

說實話,新詩與小說的冠軍作品本人都看過,因為得獎的是我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與之比較,你看來還得再努力一點

我可以肯定的說,結果是公平的,不然,留待作品面世後你自己好好參看吧,我也不多說。

只是,我很不憤你說賽果是內定。我的朋友可是實至名歸的,他不曾猜度評審的品味,也不會為了獎項而這樣做,他只是不斷努力地創作他喜歡的文字。

最後,一個心胸狹窄的人是不可能在文字上得到更高的突破。請好好反思,若是好的作品那管比賽是否黑暗,終有一天你也會得到你所想要的。反之,亦然。


[引用] | 作者 過路人 | 19th Sep 2007 17:35 | [舉報垃圾留言]

[16]

>SOS
唔,很多可以參考的地方。說真的,有些地方是明知如此也會不自覺的去做。

人類果然是不停犯錯的生物 :P

>ewai_leong
很遺憾耶~不過沒了一份,再努力下一份就是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4th May 2007 07:42 | [舉報垃圾留言]

[15] Re: Re:
馮友 :
Delete砍掉了,何處再找出來?

我還以為你會留下一份copy......


[引用] | 作者 ewai_leong | 23rd May 2007 22:15 | [舉報垃圾留言]

[14]

GURO了, 因此應該會落選, 且應該只有宅人看得懂...當代文學風氣以sell得為準...你這個不會太好"賣"的說.
以前文人一係做官(例:三蘇), 一係有sponsor(例:沙翁)
現在就是資本主義, 有市場價值者是主流.
基本的plot可以不變, 但可考慮娛樂性強的表達手法.例:狂歡化...

詩方面, 稍有宅語, 但看得出是原創...
以人於命運的無力為主題, 可考慮渲染對立性來增強效果.
最後一段有點狗尾...


[引用] | 作者 SOS | 21st May 2007 14:40 | [舉報垃圾留言]

[13] Re:
ewai_leong :
不如把刪去了的三段也搬出來分享吧

Delete砍掉了,何處再找出來?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9th May 2007 21:32 | [舉報垃圾留言]

[12]

不如把刪去了的三段也搬出來分享吧


[引用] | 作者 ewai_leong | 19th May 2007 21:20 | [舉報垃圾留言]

[11]

可能是「獸交」--「和禽獸交戰」的場面,令此作落選,因評審擔心將來集結出版後,會被送交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處評審......


[引用] | 作者 ewai_leong | 18th May 2007 13:27 | [舉報垃圾留言]

[10]

>遊客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會搞錯了?(淚奔)

>大便人
所以才說馮X的小說千篇一律

一定有和服娘
一定有二馬友當路人客串
一定有瑞穗或準之類的角色串場

不早日更正這些,便不會有進步!

>仲晦
偶只是為寫小說而寫小說,得獎與否並不大干係,他們要麼便受,要麼便不受。

>泰利
ANIMAX是參加小說組,不知道那兒的評審是誰,只希望別找老一輩的傳統文學家來就萬事大吉XD

>凡鳥雛
好,下回再試試。

>頹廢腐男
個人的惡趣味,好像老是改不了的,最新的ANIMAX參賽小說也是如此XD

小說長度是限定的,個人言太少,根本不夠用。偶是善寫長而不善寫短,當然沒有足夠時間也是一大難題。

>興道樂夫
從來對倪匡科幻獎沒興趣。

新詩只是見笑,愧對老師秀實。

>ewai_leong
篇幅太短,其實原稿是還有三位人物的故事,不過因為「超長」而砍掉。一個是展良行的師父,一個是世界上另一位幸存的女生,以及提倡滅絕女性的總統。不過要此三人加入小說便長至萬多字,迫不得已只好砍去了。

受奈須影響,故事也像月姬及Fate的分段,因為少了三位人物的故事而顯得殘缺不全,無奈。

新詩嗎,個人言新詩的文句不一定要依從文法,可以亂拼也不成問題,最重要是有詩意。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8th May 2007 12:47 | [舉報垃圾留言]

[9]

還有, 覺得新詩的用詞可再精煉, 如「有人會舉杯 於舞台之外 他們在看著舞台上的表演」, 覺得「他們在」三字略嫌累贅, 可以不要


[引用] | 作者 ewai_leong | 18th May 2007 12:23 | [舉報垃圾留言]

[8]

讓我這行外人也參上一兩腳吧......

小說的構思非常有趣, 但遣詞造句可再下功夫。不合評審口味的不是構思, 而是文筆。

感覺後半部去得太快; 前半很詳細, 後半一個轉眼, 展良行便死了......

還有, 二馬友和感覺很像小準的展良行設定, 外行人只會看得不明所以。那句「其實我是女孩子,只是生為男兒身」, 評審應該會覺得很奇怪。那位二馬友也要多交代一下肯景, 否則只會變成外行人看不懂的冷笑話。

有些字詞評審可能會覺得略嫌粗俗, 如「死人頭」, 「死油渣」。

還有這句, 「他不會想手下會不會辦錯」, 用了三個「會」字, 而且兩個「不」字和一個「下」字看起來很像三個「不」字, 本人也花了數秒才看懂這句。

「告炳文不單止是負責為各位居民提供生育服務外,更是政府機關對抗反動份子的主帥。」這句有語病。

批評較多, 請不要介意。繼續努力!


[引用] | 作者 ewai_leong | 18th May 2007 12:19 | [舉報垃圾留言]

[7]

我建議你的小說稿,修改一下後,投倪匡的科幻獎吧!

至於,新詩,寫得還不錯!^^


[引用] | 作者 興道樂夫 | 18th May 2007 12:13 | [舉報垃圾留言]

[6]

很個人特色?!

一看這個就想起小準了

而且某個叫「二馬友」的作家,真奇怪她為什麼說「和服是王道」的發言呢~XD

不過這種風格是那些老得可以進棺材的混蛋裁判是不懂了,而且這篇的內容感覺上就沒有完全發揮出來,如果篇幅再長點就好了。

現在唯有寄望animax了,在下相信你一定可以打出名堂的!

ps.你參加的是劇本或是小說?


[引用] | 作者 頹廢腐男 | 17th May 2007 22:12 | [舉報垃圾留言]

[5]

參賽要好像考試般,必須摸透讀者心理......唉。下次再玩過﹕外明內暗,應該可以了。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17th May 2007 18:03 | [舉報垃圾留言]

[4]

平心而論, 這種風格, 由大學主辦的文學獎是不會「看得上眼」的... 要拿獎, 又或只希望入圍也好, 必先知道評審的是何許人。

ANIMAX那個, 馮友是參加劇本? 小說?


[引用] | 作者 泰利 | 17th May 2007 17:21 | [舉報垃圾留言]

[3]

路過的。
個人認為大學文學獎不會喜歡這種文風,落選很平常。
有時確實要對對評審的口味。


[引用] | 作者 仲晦 | 17th May 2007 14:31 | [舉報垃圾留言]

[2]

>總是覺得自己的小說已有一定的風格及思想

這篇滿滿是小準主意至上的思想…
題材很黑暗,而且還有獵奇情節…
一開始還有獸交…不…與禽獸交戰…

>二馬友說過:『男人要當啞巴,好好聽女人的說話。』

………
這位二馬友有當女皇控的潛質!XD


[引用] | 作者 大便人 | 17th May 2007 14:23 | [舉報垃圾留言]

[1]

男的第23對染色體是XY,
而女的是XX......


[引用] | 作者 遊客 | 17th May 2007 14: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