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8th May 2007, 13:04 | 科幻短篇 | (1257 Reads)

這一篇是更早之前參加國內的科幻小說的稿件,然而那次比賽似乎因為有關單位的問題而不了了之。見時間日久,於是也提出來與眾分享。基本上本篇的內容……唉,為什麼馮X的腦袋永遠是想到這一回事?另外因為字數多,故事也比較圓滿,除了中間有某人亂入外,其他也不成問題。

    生育

警告:本小說含有男性不適宜觀看之情節,敬請各位男仕在一眾姐妹的陪同下閱讀,不然後果自負!

  「阿始!阿始!」一個男人在街上追逐著一個妙齡女子。
  「你給我停下來!」那個名叫阿始的女子回頭怒道:「我們還是離婚吧!」
  「不!不!我不會和你離婚的!」男人跪下來哀求道:「阿始──」
  「你給我住口!」阿始以手袋打向那男人的臉道:「隨非你收回你那個無理的要求,不然我便要立即和你離婚!」
  「嗄?可是我……」
  「阿流,你這個白痴!現在是甚麼年代呀!還有女人會以體內懷孕來生產嗎?」阿始怒道:「又痛又麻煩,身材又會走樣,我才不會如此笨!」
  「可是我們夏家由古至今,也是要求媳婦用這方法生育的……」
  「不是我黑心,你媽媽也死了,還要理會她麼?想當年結婚時,你不是說會勸你媽媽改變主意嗎?要不是你這一句話,我會下嫁給你麼?」
  「但是,我還是覺得體內懷孕比那些試管子宮來得更好……」
  「哼!你再敢說下去,我一輩子也不會見你!」
  「呀……不……阿始……」
  這回真是阿貓拉狗,越拉越走。
  (馮友注:此句乃摘自二馬友的金句,句意不明,純粹順口。)
  人群圍了上來,包圍著孤單一人的夏流,對他指指點點。
  「啊,想不到還會有人想用體內懷孕生育。」
  「白癡!我聽人家說痛得要命的呀!」
  「現在用試管子宮不就行了?男人老是不會理會我們的痛苦!」
  「活該!那女的幹得好!」
  當中尤以女子們的聲音最響亮。
  唉,毛始走了,她還是走了,恨心地結束了三年的婚姻生活。
  一個女子忽然走了過來,跪在他身旁道:「先生……先生……」
  「甚麼事?」夏流抹一抹眼角的淚水問道。
  「你為什麼想要你的妻子用採用體內懷孕來生育?」
  夏流抽抽噎噎一會,才道:「一來是去世了的媽媽的主意,我們夏家一向是想子孫用最自然的方法生育的;二來我總是覺得試管子宮不可靠。」
  那女子想了一會,忽然嫣然一笑,拉起他道:「來吧,跟我來。」
  「甚……甚麼?」
  「我有一個好主意。」那女的不懷好意地笑道。

    *    *    *    *    *

  「這處是……」
  夏流畏首畏尾的問道。
  那女子帶他來到國內首屈一指的韋法大學,更直接進入一所先進的研究室。
  「請問……」
  「你先坐下來吧。」
  她安排他坐在沙發上。
  一路上每個人也稱呼她是梁博士,如此年輕的女子也是博士?
  「我是物理學界最著名的博士之一,」她倒了一杯白開水給夏流,說:「我叫梁祝。」
  「梁……梁祝博士,你又如何幫我?」夏流問道:「你該不會是想以身相許吧?」
  夏流很有自知之名,以他這種普普通通的白領人士──而且是最低級的那種──又怎會得到面前這位貌美又聰明的女子的垂青。
  梁祝笑得快要仆倒:「以身相許?別說笑了,我不是你的妻子啊。」
  「可是你剛才不是說……」
  「對呀,我可以幫你以體內懷孕的方法來生育,可是懷孕的人不是我。」
  「那……是不是要另外請一個女人回來?」
  「才不是呀,」梁祝忽然很冷靜的對他說:「是你自己呀!」
  「我?我是男人來的呀?怎麼可能懷孕?」
  梁祝卻完全不是說笑的樣子:「我絕對不是和你開玩笑,只要通過適當的調整,男人也可以像女人一樣進行懷孕生產。」
  聽完這一句話,夏流雙眼發突,六神無主:「不不不不不……我……要懷孕?」
  「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梁祝道:「要是你是男人大丈夫,便不要老是央求自己的妻子懷孕,應該是自己身先士卒,以身作則,向妻子示範在自己肚中懷孕產子的優點!」
  梁祝說得頭頭是道,理直氣狀,一時間搬弄得夏流異常慚愧,痛心疾首,誓神劈願的立下平生首句豪言:「好!我做!」
  事實上,任誰也聽得出梁祝之言是強詞奪理,所以夏流在說出那句狀烈之言後,便開始後悔了。
  梁祝一見夏流七情臉上,似是三心兩意,為防他一朝發言,語無倫次,隨時反口,故進而把嬌軀挨過去道:「唔,男人大丈夫,一言既出,四十萬支火箭也難追……」
  「不是駟馬難追嗎?」
  「笨蛋?今時今日還要用如此老土的成語嗎?當然改用四十萬支火箭才是最時髦的表現呀!」
  好一句歪理。
  被梁祝的香氣迷惑,夏流只懂得回答「是」。
  「好了,下定了決心,便一起幹吧!」梁祝一手倏地搭上夏流的肩。
  「喂!等等!」夏流頓感全身發熱,臉紅耳赤:「男……男女授受不親,你我……還是自律一下……」
  「你想到了哪裡去?」梁祝一手推開他,義正詞嚴的教訓道:「你們男人難道不可以在思想上純潔一點的嗎?」
  夏流畏畏縮縮的道:「不……可是……一個男人……」
  「我知道你在憂心甚麼。」梁祝也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來:「不過我真是很需要你呀──」
  「不!甚麼?」夏流又想歪了。
  當然梁祝並非是那種意思:「我現在正缺少一個實驗人選,要是你願意的我們會付出一定的報酬。」
  「那麼……報酬是多少?」
  「由你受孕至產子後,整個過程我們也會密切監察,同時亦會每月給予你五萬元作為報酬。」
  「五……五萬元?」天呀!夏流半生在辦公室工作,至多也只有月入一萬的人工!
  「你決定了沒有?」梁祝隨口道:「要是決定了便會向你詳細說明當中的風險及危機,讓你明白清楚才簽訂合同。」
  「風險?危機?」夏流深深的吸了口氣。
  的確,男人懷孕這回事,真是史無前例,必須要有很大的決心與勇氣!
  不過沒法子了,妻子不幫我,只好自己來:「好!我幹!」
  「那麼……」梁祝把自己桌上電腦的螢光幕轉來面向夏流,同時開啟了一個檔案:「一向以來,也有生物學家指出男女兩性系本同源,只是在某一時間中發生某些未知的原因,致使二者分途發展。在此大前提下,基本上大部份人也是認為女性的 XX 染色體是比男性的 XY 染色體來得完整, XY 染色體充其量只是 XX 染色體的異種,先天上便是有缺憾的產品……」
  「等等……」夏流滿天星斗的問道:「我……我不是太明白你在說甚麼……」
  梁祝側側頭,才驀然露出微笑:「呵呵,對了,我忘記了你並不是甚麼科學專才。簡單而言,人類本身並沒有性別之分,一如其他單細胞生物一樣生長及繁殖。可是在進化的過程中出現異常之變,才分裂出男女兩種性別來,而其中男性本身的 XY 染色體並不是完美的,極有可能是女性 XX 染色體的異變體,所以男性才不具有繁育下一代的能力。」
  夏流不禁拿出一張紙巾抹汗來:「真是對不起……我真是半句也聽不明白……」
  梁祝半點氣也沒有,依然耐心的道:「那麼,我們便略去一些不太重要的背景吧。當然你真是聽不明白的便可以要求我再詳細的解釋,這是你的權益,明白否?」
  「是。」
  「因為男性天生便不是完美的生命體,所以以今時今日的科技,即使男性死光了,女性也可以獨力繁殖下去。」
  「有……沒有如此嚴重?」夏流恐懼地問道。
  「我才不是說笑呀。即使沒有試管子宮,單靠無性繁殖的技術使女性體內的卵子可以不必靠接觸男性的精子而成孕,一樣可以使人類長久不絕。」梁祝說:「反倒來說,自古以來建立的男性地位便形同虛設,不要也罷。已有數名學者斷言在數十年後世界已沒有男性存在的必要。」
  「嗚──」夏流彷如五雷轟頂,痛跪下來道:「梁博士……梁博士……那麼我……不,我們一眾男性該如何辦?」
  「沒辦法啦,反正男人們本身已是有問題的進化體,死光了也沒有可惜的道理。」
  「嗚嗚……梁博士,你怎可以如此恨心?」
  梁祝大笑一聲,才道:「放心吧,我也是男人,我才不會讓男人死清光的。」
  「呃?」
  「我呀,只不過是一個做不成男人的男人,」梁祝幽幽一嘆:「由小時候開始我已知道自己是投錯胎,根本不喜歡這個肉身。長大後研讀一些科學論文時得知男性在將來可能沒有存在價值時,不禁憂心如焚。天呀,要是我將來成功投胎做回男人時,變成女人的奴隸,那真是地獄的生活啊!所以我才會如此致力研究如何保持男性在未來社會的地位不必被女性壓下去的方法。」
  以上這些說話要是經由男人說出來,絕對是一篇叫一眾哈巴狗感動得熱血倒流之精彩宣言,可惜說出這番豪情狀語之人是眼前這一個「女人」時……
  夏流呆若木雞,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喂,這些有甚麼好奇怪的?」梁祝道:「又不是我想當女孩子的,只是老爸老媽弄出來的錯誤啊!」
  「是……是……」夏流只會懂得說這些附和的話。
  「好了,說回正題,因為我怕將來再做男人時會沒有尊嚴與地位,便要在此時加緊努力研究可行之法。一如我之前所言,男性本身已是不完全的生命體, XY 染色體只是 XX 染色體的不完全異變體,要是強行把 XY 染色體補完成 XX 染色體卻只會做出怪物般的生命,不如另行他法。」梁祝道:「我有位朋友和我景況差不多,不過她是做不成女人的女人,錯投男兒身。他對我說兩者的根源是一個可以靠自力生育繁殖,一個只可以依靠對方進行生育繁殖。古時尚有宗法禮制去維護依靠女性的男人可以把持世界,但以現在來說女性不需男性便可獨立而活,為人類的存亡而努存,反而男性便變成了『沒有貢獻的傢伙』。他點明我要是想維持男人的生命,便要中斷這一種男性依賴女性而進行人類繁殖工作的定律,使男性可以自行生育而不需女性的協助方可。」
  夏流終於聽得明白了,不過卻有一個問題:「你那位朋友既是……既是女人,為什麼會幫男人?」
  「她是男人狂呀!她最害怕下一世回復女兒身時沒有男人享用,所以才仗義幫我。」梁祝笑得快要彎下腰來:「好了,由於得她好言相贈,於是我便開始研究如何讓男性生育的方法。」
  電腦螢光幕顯示出男性與女性的生殖器官解剖圖:「你看到了兩者其實是很相似的東西?這也是部份生物學家拿來證明男女本源一體理論的依據,因為兩者實在是太相似了。可以說男性的睪丸即是女性的卵巢,只是男性沒有子宮,而且和尿道結合成排泄工具,不似女性那樣陰道、尿道二者並分。就某些特點來說,男性的生殖器官只要經過一定的改造,也可以製造出一個生育的環境。」
  夏流牙關打震的道:「這……這樣說來……嬰兒是否在我的尿道那處……那處……那處出來?」
  「對呀。」
  「那……那豈不是很痛?」
  「廢話,女人生產時不也是一樣嗎?不然為什麼她們紛紛轉用試管子宮?」梁祝道:「不過你放心吧,畢竟男人的尿道不同於女性的陰道有彈性,到生產時我們會以開刀剖腹的方式取出嬰兒。」
  「可是……可是真的可以嗎?」
  梁祝怒道:「放心吧!我們男子漢頂天立地,女人幹得來的事我們怎會幹不成?你大可一百二十個心吧,我們早已使用猴子作實驗,並取得了百分之一百的成功。現在只差在找人作實驗了──」
  夏流看著梁祝的臉一步步的移近,他亦一步步的後退。
  「──所以,兄弟,你願意為我們一眾男子漢犧牲,當第一頭白老鼠嗎?」
  不知何解,當聽到面前這個女人──雖然『她』不認為自己是女人而是男人──說出一連串英雄熱血的男兒之音時,他總會全身發冷,下體發麻,心房抖動,血氣急速,不能自持。

    *    *    *    *    *

  「呀──」
  一個男人被人一腳踢出一道門外。
  「我師傅要你滾你便滾啦!」一個女子冒出頭來道。
  「嗚呀……求求姑娘你大發慈悲,向你師傅美言幾句吧!我們無錢電視台快要倒閉了,只有你師傅二馬友方可打救我們!」
  「打救?是『打到你們大叫求救』吧!那麼我也可以做到呀!」
  說著,那個女子又再踢出一腳,實實在在地把那個男人踢得滾在大街上。
  當夏流看到自己的妹妹在神武堂的大門作出如此行為時,也只可以搖頭嘆息,對那個男人愛莫能助。
  「妹,你……」
  「哼,我師傅早已向無錢電視下了封殺令,他們倒閉是遲早的事。」
  夏流和妹妹夏哲一同走進神武堂中的客房坐下,外邊不時傳來眾學員「嘿呵嘿呵」的習武聲。
  「不過人家也很慘的呀,一間電視台上下數千名員工,要是倒閉了便會無部失業……」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夏哲道:「正所謂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很了很了,我最怕聽你師傅的至理名言。」夏流舉手投降道。
  「算了,不說便不說。不過,哥,你來我的武館找我有甚麼事?」
  「呃,其實是……」
  「我快要懷孕了」這句說話,好生叫人難說出來。
  經過了三天的輾轉反側,為了達成夏家的祖訓,以及向妻子毛始證明人體懷孕比試管子宮來得更好,只得找梁祝簽訂合同,同意在自己體內嘗試懷孕產子的實驗。
  「首先是把你的下體改造成適合懷孕的環境。我們會把你的生殖器改成如同女子一般的內臟體內,然後在兩粒睪丸與尿道之間的三角地帶置入一個人造子宮。人造子宮原本是給予一些子宮有缺憾而無法生育的女性進行臨時性取代原有的子宮之用,我們對它進行了少許的改造,使之可以在男性的體內合而為一,為胎盤提供養份及具有保護的作用。可以說它的性能與真正的子宮不相上下,只是差在它不可以長久留在人體內而已。」
  因為下體已被收藏在體內,是故以後大小二便也要坐下來,這是目前最麻煩的事。
  「小哲哲!」一個英俊不凡的男人跑了進來。
  「出雲!」夏哲彈起身來,二人雙雙緊密的擁抱著。
  宮內出雲,夏哲的丈夫。
  「小哲哲,肚內的小小哲有沒有踢你?」
  「傻瓜,才兩個半月,怎會有這麼快?」
  「妹,你……」夏流愕然半晌。
  「對了,哥,忘了告訴你,我懷孕了!」
  「真……真的?」
  「哎,我們也是前兩星期才得知的。」夏哲快樂的笑道:「出雲他也很支持我呀!」
  「你……你不怕痛的嗎?」
  「沒關係,當你想到嬰兒在肚內踢你的那一刻時,你便會感到那個真的是你的骨肉,有血肉相連的感覺啊。」夏哲摸摸自己那個平平的下腹道:「這是試管子宮做不來的回憶與感情,要親自體驗才有的啊。」
  要是毛始聽到這一番說話,她會不會改變心意?
  「哎哎,我也想要小小哲踢我呀!」宮內出雲跪下來依偎在夏哲的肚皮上。
  「休想!除非你下一世投胎做女人吧!」
  「那麼你我豈不是變成同性戀者?」
  坐在一旁的夏流又開始毛骨悚然,腦海揚起了梁祝的奸笑聲:「你千萬不要把我是男人這回事四處宣揚呀……不然的話……」
  夏流看到梁祝一隻手指便在牆壁上輕輕的截出一個洞來,如同刺豆腐般不費吹灰之力的場面,隨了轉變成一副青臉之外,還有不住的道「是」。
  「哥,你在想甚麼?」夏哲問道。
  「不……沒事……這回事爸爸知道了沒有?」
  夏哲一聽,便悶悶不樂起來:「他仍是把我當成漢奸呀,單單是通一個電話也被他罵得狗血淋頭,更不要提其他事了。」
  「唉,你跟隨二馬友習武時他已老大的不高興了,後來更和日本人結婚,他不活活氣死才怪。」
  宮內出雲嚇得跪拜在地上:「嗚嗚,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關你何事?快快站起來。」夏哲道:「這全是老爸食古不化而矣。和日本人結婚有啥問題?」
  單單和日本人結婚已差點被老爸逐出家門,要是他知道自己懷孕那豈不是……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小哲哲,你安心的養胎吧。二馬友說他會在下個月聯同嬌妻市川由衣回來,那時候便會代你打理這處了。」
  「不行呀,師傅他也有自己的事忙著,怎可以要勞煩他?」
  「不行不行,二馬友他說懷胎十月很辛苦的,一定不可以讓女人操勞,所以你一定要在家好好的休息。」
  「不行不行不行,師傅太愛護女人啦,老是過度保護我們,怎可以事事如此?」
  結果你一言我一語,把夏流冷落在一旁。

    *    *    *    *    *

  「請假?」
  在繁忙且人手緊促的辦公室中,夏流向上司提出請假的要求。
  「對,請假。」
  原本工作不是太忙的,可是公司要賺錢,所以弄得員工們一個人做三四個人的工作。
  上司露出一副黑口黑臉的神色,再一次問他道:「你真是要請假?」
  上司這一句問話,每一個字也是有血有淚而且有氣勁。
  「……」
  「回答我。」
  一個字比一個字更要有力。
  經過了大半天的仔細考慮,夏流終於吐出一個字:「是。」
  結果這一個字換來了被辭退的命運。
  「一呀葉,輕呀舟呀去呀,人呀隔萬重山呀希耶呀……」
  夏流哼著傳統小曲,然後在街上一步一遙的形同死屍的走著。
  失業了,不,是轉職成懷孕男子。
  雖然收入比原先的工作還高,可是風險方面……
  唉,他頓時感到人生幾何,對酒當歌,叫人左右為難。
  摸一摸肚皮,他想到目前擁有的便只有他了。
  「咦?阿始?」
  懷著自己的胎兒與一臉頹氣回到家中,便看到妻子拉著大箱小箱的在家門奔出來。
  「阿始,你要去哪裡?」
  毛始目露兇光,乾瞪著夏流道:「我現在要回娘家,行不行?」
  「行……不!不行?無緣無故為什麼要回娘家?」
  「你這個白痴!我受夠了!我們結婚究竟是為了甚麼?你是因為愛我而結婚,還是要一部生產機器而結婚?」
  「這……」
  「看看你!人沒出息也算了,而且又沒主見,畏首畏尾,膽小怕事,一事無成……」毛始數著數著,數到詞彙用盡才使勁摑了夏流一巴熱呼呼的五指掌,向升降機處走去。
  「不……不要走!」
  升降機的門快速關上,夏流已追之不及。
  他只有垂頭喪氣的拖著身子進入家門,不出所料,毛始的東西已被收拾得一乾二淨。
  一個屁股「咚」的一聲頓坐在沙發上,他已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走下去。
  接下來巧合地有人按下了門鈴。
  「有客人來啦!而且是一個大美人──」
  門鈴的電腦智能還未說完,已招來悲慘的毀滅之途。
  「媽的!豈有此理!竟說我是大美人!老子是男子漢大丈夫,不是大美人!」
  一聽那道以嬌柔可愛帶著粗暴剛烈的女子聲線時,便知道是梁祝來到了。
  「嘩,你的家……發生了甚麼事?」
  「唉,內子她氣極而走,結果便……」
  梁祝進門第一件事,便是關上大門。
  「即使如此,也不可以隨便虛掩大門啊。」梁祝道:「要不要我幫手整理一下?」
  「那……那個……」
  「沒關係,反正我做了廿多年女人,她們在想甚麼也算是有一半一半的明白了解。」梁祝已跪在地上把零散的報章雜誌收拾起來:「其實每一個女人也只是要求自己的男人重視自己而矣,可是又有多少男人會做得到?」
  「我……」

~待續~


[13] Re:
絕望之黑暗 :
>好像之前某一套港產片的故事
我也記得,主角好像是曾志偉。[引用]| 作者 頹廢腐男 | 19th May 2007 19:12
我記得女主角好像是梅艳芳...但是查過他們合作的電影好像只有"開心勿語"?!...但是不是這電影呢

http://plainfaceangel.blogspot.com/2006/11/blog-post_29.html

沒有看過,但由劇情簡介來看應該不是此套。

殘念,為什麼有好此棒的港產片卻找不到?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6th May 2007 19:01 | [舉報垃圾留言]

[12]

>好像之前某一套港產片的故事

我也記得,主角好像是曾志偉。
[引用]| 作者 頹廢腐男 | 19th May 2007 19:12

我記得女主角好像是梅艳芳...但是查過他們合作的電影好像只有"開心勿語"?!...但是不是這電影呢


[引用] | 作者 絕望之黑暗 | 26th May 2007 17:22 | [舉報垃圾留言]

[11] Re:
null :
(我只是路人...)
想告訴這篇文章的原作者少沒常識了好不好...
女性最後一對染色體是XX頂多也只能複製出女性而男性的染色體是XY可以取原本的XY配出男性也可以從兩個細胞取兩個相同的X配出女性(DNA會挑顯性的特徵部分表現 既然兩個都一樣當然只有一種表現)何必硬把Y改造成X? 匪夷所思...(也不可能照文章所說用"補完"的 Y是補不出X的 兩者根本是不一樣的東西)
再說以現在的生物科技先撇開體外培養不談只要找出stem cell(幹細胞)分化的關鍵要培養出可移植在男性身上不會產生排斥反應的子宮不會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這種文章看看就好...

科幻小說不同科普小說,不可以太認真看待。要是真的以科學去量度,則所有科幻小說也是「看看就好」。《星空奇遇記》之太空冒險至今仍是天方夜譚,《朱羅紀公園》的DNA複製技術更早已被評為不可能,而空間彎曲的超光速遠行至今連具體的理論也沒有……

科幻小說絕不可以用極為嚴謹的科學理論去驗證,不然甚麼也不用寫啦。當然以上只是偶個人之見,畢竟「科幻小說」究竟是甚麼至今仍無人可以明確的下定論。硬科幻與軟科幻,科普與奇幻,其實是如何界定仍是難以考究。

無論如何,還是謝謝閣下意見。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5th May 2007 11:32 | [舉報垃圾留言]

[10]

(我只是路人...)

想告訴這篇文章的原作者
少沒常識了好不好...

女性最後一對染色體是XX
頂多也只能複製出女性
而男性的染色體是XY
可以取原本的XY配出男性
也可以從兩個細胞取兩個相同的X配出女性
(DNA會挑顯性的特徵部分表現 既然兩個都一樣當然只有一種表現)
何必硬把Y改造成X? 匪夷所思...
(也不可能照文章所說用"補完"的 Y是補不出X的 兩者根本是不一樣的東西)

再說以現在的生物科技
先撇開體外培養不談
只要找出stem cell(幹細胞)分化的關鍵
要培養出可移植在男性身上不會產生排斥反應的子宮
不會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這種文章看看就好...


[引用] | 作者 null | 25th May 2007 00:48 | [舉報垃圾留言]

[9]

再說,一般而言,在比賽中獲獎應該說「得獎」而非「中獎」,看來閣下的水準也不見得高上那處,還是假冒的傢伙來充好漢?

路人:「果然!根本沒有頒獎的比賽何來得獎者?此君十居其九也是白撞的,報警吧。」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2nd May 2007 17:23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中獎的男孩 :
文章太爛了,還自以為是

越來越搞不懂了。

這個比賽主辦單位不是爛尾嗎?最後更不了了之,何來會有中獎的男孩XDDDDDDDDDDDDDDDDDDDDD難不成是冥界來的???

而且何處有「自以為是」???偶好像從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路人:「是你自己辭不達意叫人誤會了,回家反思吧。」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2nd May 2007 17:15 | [舉報垃圾留言]

[7]

文章太爛了,還自以為是


[引用] | 作者 中獎的男孩 | 22nd May 2007 16:56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hevangel :
看得我好辛苦﹐怪不得落選了。

這篇好像沒有落選,老兄是不是錯了XDDDDDDDDDDDDDD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1st May 2007 13:29 | [舉報垃圾留言]

[5]

看得我好辛苦﹐怪不得落選了。


[引用] | 作者 hevangel | 21st May 2007 12:58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頹廢腐男 :
>好像之前某一套港產片的故事
我也記得,主角好像是曾志偉。

唔,未看過,很少看港產片。

要是記得戲名的網友請提供,偶想找來看看XD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9th May 2007 20:47 | [舉報垃圾留言]

[3]

>好像之前某一套港產片的故事

我也記得,主角好像是曾志偉。


[引用] | 作者 頹廢腐男 | 19th May 2007 19:12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絕望之黑暗 :
好像之前某一套港產片的故事

呃?如此棒?港產片有如此騎呢的題材?是叫甚麼名?偶也找來看看!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9th May 2007 07:22 | [舉報垃圾留言]

[1]

好像之前某一套港產片的故事


[引用] | 作者 絕望之黑暗 | 18th May 2007 14:3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