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4th May 2007, 10:37 | 科幻短篇 | (937 Reads)

平均分: 8.00 | 評分人數: 1

  「女人是很情緒化的動物,她們可以用豐富的想像去填補不完美的真實,所以男人要滿足女人並不是一件難事。」梁祝若有所思的道:「即如生育這一件事上,你一直要求她用體內懷孕的方法生產,可是又有沒有考慮過她的感受?她想用試管子宮生產,雖然不合你的主張,但你是男人,理應理解包容一下,遷就一下對方才是。」
  「這樣說來,豈不是凡事也要聽妻子的話?」他想起了妹妹的丈夫宮內出雲起來。
  「妻子總會聽丈夫的話的,只要丈夫重視她們的話。」梁祝已然整理好一地的垃圾:「當女人喜歡一個男人時,可以完全的失去自己的理智,甚麼也會聽從你的;反過來說要是她不喜歡你,便休想動她半條毛。」
  「等等,你可不可以說得簡單一些?」
  梁祝站起來,看著他道:「混帳,我又不是女人,可以解釋至這樣的水平已算很好了。」
  鬼扯,其實梁祝也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只是把自己那位「做不成女人的女人」朋友平常所說的話東拉西扯的胡吹出來,豈知已完全變質,不知所云。
  同一時間當梁祝這個「女人」對夏流說自己不是女人時,他又開始從關節中發抖發寒起來。
  「對了,你來這處……是幹甚麼?」
  「啊,為了照顧你這位『未來孕婦』,有必要視察一下你的生活環境及習慣是否對我們的實驗有任何影響。」梁祝笑得很詭異:「畢竟你是我們最寶貴的資源呀,而且有甚麼差池的話隨時會一屍兩命啊。」
  「一……一屍兩命……」
  彷彿有一份份頭版刊著「男屍內藏嬰兒 一屍兩命大笑話」的報紙在他面前紛紛墜下,同時掩沒他在其中。
  梁祝皺眉,怒道:「你是我們男人將來的希望呀!想為男人開創萬世的未來,成為男人之父便要努力一些!」
  「可是我只是想要正正常常的要一個嬰兒,而不是當甚麼男人英雄!」
  「已沒有你選擇的餘地!」梁祝手執那份合同,兇巴巴的道:「要是你退出這個實驗,要賠償我們研究室五千萬元!」
  「有……有那麼多?」被梁祝那張天使的臉孔迫在眼前,夏流根本不敢造次,又是回答曰「是」。
  「乖,這樣才對啊。」梁祝罕有地以女性的溫柔款待了夏流一下,卻造成了反效果。
  夏流已有小恭的需要。
  「唔唔,請讓一讓!」他急急的推開身前的嬌軀,然後匆匆以逃命的速度竄入洗手間中。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夏流開始後悔起來,可是已太遲了。

    *    *    *    *    *

  因為篇幅所限,只得直接略去中間的時光,跳至他快要臨盤的那段日子去。
  「夏先生,你的肚子……」
  夏流在升降機上又被一眾三姑六婆七嫂八嬸大姐二妹團團圍著,說長問短起來。
  「一定是肚子生蟲啦!你快快去看醫生吧!」
  「哎,隨便沖一兩劑中成藥也可以呀。樓下左轉前行三條街再向右轉然後橫過六條馬路後乘計程車到某區的後巷處有一間埋沒天良西醫店,那處賣的中成藥很見效的呀!」
  「有多見效呀?」
  「哈,只是一劑,便把我外子平安送上西天朝見如來佛祖,簡直是立刻見效!」
  「嘩,你說得好此好,找天我也要去看看。」
  「夏先生,你看啦,肚子漲得圓圓的,不明就裡的人還以為你是懷胎中的孕婦啊!」
  「啊呵呵呵呵呵,男人怎會懷孕呀,三姑你別說笑了。」
  「六婆,我當然在說笑啦。」
  單單是乘一趟升降機,也把夏流迫出一身冷汗。
  回到家中,還有梁祝的私人服務。
  「唔,身體各方面也十分正常。」梁祝每天總會抽空檢查夏流的身體狀況:「明天也是照舊在樓下好好的散步吧,不論是對大人還是小孩也是有幫助的。」
  「唉,可是每一天也受著四處的三姑六婆七嫂八嬸大姐二妹的閒言閒語……」
  「拜託啦,這是咱們男人的千秋大業,你可不可以提出一些勇氣與決心出來?」
  「我已提光得七七八八了。」夏流苦著臉道。
  「不必灰心,」梁祝不懷好意的拍拍他的肩:「我會再為你注入源源不絕的動力啊!」
  面對著這個「不是男人的男人」已有五個月,開始漸漸習慣起來。
  可是對於腹大便便的日子,還是難受得很。
  他費了大半天,才可以在床上由臥姿轉成坐姿。
  為什麼毛始堅決要用試管子宮,他也開始明白了。
  「試管子宮呀,其實只是一部模擬女性的子宮用作純粹生產人類的機器罷了。由女性的體內抽出一粒成熟的卵子,再施以微量的電流使其偽裝成精子進入其中,轉而開始一系列的細胞分裂,長成胎兒。整個生長過程全是在試管子宮內進行,不必令女性承受懷胎十月之苦,而且胎兒的成長速度和先天能力也比一般自然生產的嬰兒來得快和強。自從這個發明面世後,女人們也紛紛轉而使用這方法生產,傳統的那一套已越來越少人採用了。」
  「雖然經由試管子宮所生產出來的嬰兒可以有著各項比平常的人來得更強的能力,而且排除了遺傳病甚而愛滋病。可是至今仍有少部份女子會選擇傳統的懷孕方法,因為經由試管子宮所生出來的嬰孩似乎是留有一些不明的後遺症──有部份遺傳學家和生物學家也曾發表過相關的言論。可是第一批經由試管子宮出生的人類至今已達三四十歲,當中大部份也平安無事,這也無形中加強了女士們選用此方法的說服力,而堅持用傳統方法的則大多數是因個人因素又或對試管子宮存有疑慮之故也。」
  「總而言之,在今日的新時代,選用試管子宮的女士已佔了絕大多數的比率。」
  初初完成了改造手術後,每一次上洗手間時也會依舊站著解決,待記得自己的小鳥已內藏體內時,才老大不習慣的像一眾女生般坐在馬桶上。
  猶記得當初二人共處一室時,在洗手間發生的事件,如今仍歷歷在目,揮之不去。
  「你這個白痴,立刻起來!」不知何解梁祝竟衝了進來,嚇得夏流用手掩著自己的私處。
  「小……不,老兄,你幹甚麼?」
  「你未做過女人,當然是甚麼也不曉得。」梁祝說:「你知不知道馬桶是依附了很多病菌的?很多女生的下體之所以感染那些傳染病,便是因為坐在馬桶上,接觸了病菌才被傳染。所以女性們方便時一定要採用『坐空氣椅』的方法,避免因為接觸馬桶而染病。」
  梁祝一口氣說了一大串「經驗之談」,理所當然地夏流半句也聽不明白。
  「等等,你們女生……不!那些女生們的解決方法與我何干?」
  「還好說?你以前是使用男性的站立式解決方法,當然不會接觸到馬桶上的病菌。可是你現在是使用女性的解決方法,便要小心那些病菌會經由你的尿道進入下體,隨時影響了懷孕中的嬰兒!」
  夏流總算是有少少明白過來:「有沒有如此誇張?」
  「這是老子我過去廿多年的經驗,信不信也不由你作主!」梁祝怒道:「總之你懷孕期間,我便有責任去看顧著你。」
  於是夏流開始在方便時立定馬步,屁股永遠和馬桶保持距離。起初還真是弄得雙腿發痛,要用雙手從後支撐著身體才成。可是經過三個月的努力後終於練成天下無敵的不倒馬步,長時間在馬桶上「坐空氣椅」也不成問題。而且還可以大小二解同步進行,空出來的雙手又可以執著報紙雜誌翻來看,真是一舉多得!基本上隨了每次也要脫下褲子坐下來這點不方便以外,其他一切也比手術前來得舒暢。
  (馮友注:要求女生以「坐空氣椅」的方式來方便以避免接觸傳染病是一些醫生們的主張,但是不是每位姐妹也是身體力行便不得而知。要是尚未知道或是尚未習慣的姐妹不妨由今天開始一起努力學習!)
  他終於有空坐下來,好好的研讀有關試管子宮的一切。
  「不是呀,懷孕的日子也不錯啊。」他異常樂觀地說。
  起初的洗手間生活真是有快樂,可是當下腹漸漸浮現出一個大肚子的時候,便變成了地獄了。
  「哎哎哎哎哎……」夏流的起床時間慢慢變得很遲,他每天也要花上越來越多時的時間來起身,真是一件苦事。
  當然,更大的苦事還在後頭。
  「哎呀呀!好痛呀!別再踢了!」任憑夏流如何大呼小叫,也無法制止自己腹中血肉的運動時間。」
  梁祝一手猛地按著他的頭,喝道:「不准動!」
  「哎,為……為什麼?」
  「這是正常現象呀。」梁祝一本正經的道:「要是你肚中的嬰兒動也不動,那才叫人奇怪啊!」
  「哎哎呀……痛死我啦,我不要啦!」夏流殺豬也似的叫痛起來。
  「好呀!先交錢後服務,請給我毀壞合約後的五千萬元!」
  「好……好……好……我……要生……」
  「對了,這才對呀。」梁祝綻出魔鬼也似的笑容。
  夏流開始明白為什麼妻子毛始會這麼堅持要用試管子宮了,因為這種痛楚真是叫人好生難受。
  「是……不是……每一個女人懷孕時也是這麼痛?」
  「我怎知道?」梁祝說:「不過有學者指出女性的 G 點是有舒緩經痛和孕育的痛楚,可能會比較輕鬆一點吧。」
  「我想……男性還是不要懷孕好了。」
  梁祝坐下來,問道:「你是想我中止是次的研究嗎?」
  夏流感到腹中的痛楚漸漸平復,說:「我想過了,畢竟男人只是播種的農夫,女人才是大自然的土地。縱使我們男人可以在自己身上開出一片農地,也及不上大自然本身存在的好。」
  梁祝凝視著他,沒有發言。
  「其實男性與女性之間的矛盾,並不單止在生育的問題上,而是由很多複雜的因素構成,也可以說是兩類完全不同的生物之間的矛盾與對立。縱使女性以單性繁殖,又或男性可以自行生育,完全是建基於目前的科學水平改造而成,並非天生如此。一旦失去了文明科學的力量,男女也就要回歸至最原始的生育方法……」
  「你是在何處讀來的?」
  「報紙上的哲學專欄,最近那位作者開始由道家的哲學體系中探討男女本源的深層矛盾,我也只是學到了皮毛。」
  梁祝吟笑不語。
  夏流這一刻才在頭頂滲出斗大的汗珠。
  而在同一時間,新安裝的門鈴嚷道:「有一位英俊的小生來到門口!」
  梁祝特地調較過的門鈴,似乎也一併把其他女生當成男人來辨別。
  門外的人好像是呆了一會,夏流想上前開門,可惜心有餘而力不及。
  梁祝明白的站起身來:「讓我來吧。」
  開門一看,原來是毛始。
  梁祝並不認識毛始,問道:「請問你是誰?」
  來這處的人要是梁祝不認識的,那多半是找夏流的了。
  「你究竟是誰?」毛始看見梁祝,愕然一會後反問道。
  夏流人在沙發,正眼對上毛始。想不到她離開了這麼久,人會變得更容光煥發。悲哀的是夏流差點兒忘記了她的存在。
  「夏流,她是誰?」毛始欲一手推開梁祝,可是絲毫無法推倒對方半分。
  「啊……呀……」
  「如何說好呀,我和他算是兄弟吧。」梁祝打趣的問道:「喂,夏流,她是不是你妻子?」
  「對……對……」
  「我不是在問你,快住口!」毛始不服輸,退後一步再撞過去,反倒被彈了回頭。
  「豈有此理!你是不是夏流的女人?」
  這一回梁祝反而動怒起來:「甚?他的女人?媽的!老子可不是同性戀者!」
  「真不知道你在說甚麼!」
  「我不是說過我和夏流是兄弟嗎?為什麼你們這些女人永遠是如此白痴?」
  「哼,你不是女人嗎?竟敢罵我們是白痴?」
  「老子才不是女人!」
  戰況峰迴路轉,竟變成了兩個女人──呀,不,是一又二分之一個女人加半個男人在爭論著,而且爭執內容不明。
  「呀……呀呀……」在她們快開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前,夏流的肚子突然又叫痛了。
  「嗄?」一又二分之一個女人加半個男人立刻聞聲而來,毛始看到沙發上的夏流,還有他那副懷胎十月的孕婦身型。
  「夏流!你的肚子為什麼會漲得如此大的?」毛始嚇了一大跳,慌慌張張的撲上來一按──
  整棟大廈轟然響起了殺豬也似的激狀聲,震抖了天花板上面的灰塵統統掉下,外牆似乎是微微搖晃。
  「報告!剛剛記錄到市中心某處發生了一點二級的地震!」
  「暫時未接到有人命傷亡……」
  「要不要派員前去了解事件?」
  「太好了,香江終於有地震發生啦,我們這個地震分局也可以正式開始工作!兄弟們,上!」
  如是者三個衣衫不整全身髒兮兮的類似研究員的傢伙立刻在地下水管奔出,向震央處進發。
  (以上事件、人物、名稱、組織等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白痴。)
  話分兩頭,且說回夏流被不知就裡的毛始按上他那個大肚子上,有如感受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裂心撕肺之痛,全身也像是被抽拉痛刺起來。
  「喂……喂喂,夏流,你幹甚麼?」毛始好像是覺得夏流尚未到達地獄十八層,更加緊力度按上他的肚子。
  「報告!災場再次發生地震!這次的震度更達至一點七級!」
  「啊!我們要立刻上報國家,同時調動全城市的力量進行救援工作!」
  「是!知道!」
  正著趕赴現場中的三個怪人毫不理會街道上其他人的怪異目光,一人一手提著一部不知名的儀器隨便橫過馬路。數部汽車閃避不及,終致連橫撞車事件。
  「喂,別再按了!」梁祝只是輕輕一推,便把毛始握跌在一旁:「可能是要生了,要立刻送去醫院!」
  「生?生甚麼?」毛始不明白的問道。
  「遲些才說吧!」梁祝早已撥了電話出去:「……嗄?甚麼?主要公路發生撞車事故?」
  「甚麼了?」看到夏流痛得臉容極度扭曲,甚至無法吐出一個字時,她十分擔心的問道。
  「想不到在預產期的兩星期前提早出生。」梁祝跪下來道:「數條主要公路也發生撞車事故,已然迫滿了長長的車龍,醫院方面也表示無能為力。」
  「喂?究竟你對夏流幹了甚麼事?」
  「不是說了遲些才對你說嗎?」梁祝也是焦急的道:「再這樣下去,他肚中的嬰兒便要在他的尿道中擠出來啦!」
  「甚麼?」毛始和另外一男一女也同時驚道。
  「大嫂?」
  「阿哲?」
  想不到夏哲會和丈夫宮內出雲以及懷中的嬰兒一同上門來。
  「啊!你就是夏流的妹妹夏哲?」梁祝問道。
  「對呀,你是……」
  「太好了!你是剛剛休假回來吧!快快幫你哥哥接生!」
  「接生?」
  「對呀!可是……」
  「你哥說你是自然生出來的,那麼說來一定有經驗了!」梁祝急得拉了她過來:「現在我們已趕不及送他去醫院,只可以就地解決!」
  「呀呀呀呀呀呀呀──」夏流痛得死去活來的樣子,再次震動在場的人心。
  「出雲!」
  「在!」
  「幫我抱著他!」
  「是!」宮內出雲像是一條哈巴狗的搖了上來,替夏哲照顧著他們的兒子。
  「雖然尚未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不過也好像有少許明白了。」事實上夏哲也有點混亂,跪在夏流身邊道:「哥,支持著呀。」
  梁祝也端了一盤溫水來:「本來是預定一會洗澡的,不過也暫時拿來了。」
  「出雲!接生時男人要出外去!」
  「是!」
  出雲一步出門,便發現一眾三姑六婆七嫂八嬸大姐二妹團團圍著一起,問長問短,直把出雲淹沒過去。
  梁祝自忖自己是半個女人,也留了下來幫忙。
  「唔,哥,首先是深呼吸……」
  夏流大叫道:「呀……我不生啦……唔唔!」
  毛始不知在何處找了一塊大毛巾,塞著他的嘴巴。
  「加油呀!這次實驗只許勝不許敗!男人們的未來就靠你了!」
  「哥,把力量貫入下身去!快!」
  「夏流……」毛始流下了斗大的淚珠。
  「放心吧!至多事後我免費替你做一個尿道修補手術!」
  「呵!快行了快行了!見到頭啦!」
  「啊!流得一地血啦!」
  「對了……男人的尿道有足夠的空間容納一個嬰兒進出嗎?」突然間一個奇怪的問題在梁祝的腦中浮起上來。
  「加油!呼氣……吸氣……呼氣……吸氣……」
  「啊!快要見到整個頭啦!」
  「呀,我想起來了,有一個助手好像多事的加裝了一條人造陰道在內……」梁祝若有所思的道:「真是的,差點兒忘記了這一件小事。」
  隨後是嬰兒的呱呱墮地聲,一直吃痛的夏流已然在此刻不知人事起來……

    *    *    *    *    *

  「夏流……」
  夏流和妻子毛始成功復合,令不少人高興莫名。
  二人又可以享受著二人之樂──咦,不對,中間多了一個嬰兒。
  對了,夏流成功誕下了一名女嬰,登時成為世界大事。在男人的心目中,他為了男人的將來而冒險,已被名列為「烈士」;在女人的心目中,他為了妻子而以身犯險,更成為女士們的最佳情人。
  當然,梁祝也在實驗結束後替他取出內藏在體內的子宮與陰道,同時把他的下體移回出來。
  「記著呀,每個月也要回來一次進行檢查!」
  今天夏流約同毛始一道來到梁祝在大學的研究室,再次對自己的女兒進行全身檢查。
  「很令人滿意啊,這個女嬰的身體很健康。」梁祝在檢查完畢後對二人說:「自從這次的實驗成功後,已有不少男人也要求嘗試懷孕的體驗了。」
  「真的?」二人大吃一驚的愕然。
  「所以啦,這次真的是多謝你的幫忙。」梁祝說。
  「不……不必客氣。」
  這時毛始問道:「我想問問……這個嬰兒的媽媽是誰?」
  「啊?」
  「你之前對我解釋時,說是注入了一粒受精的卵子置入人造子宮中。那麼說來她的媽媽是……」
  梁祝想了一會,道:「當然是你啦。」
  「呃?」
  「真是的!要當她的媽媽,那不是暗指我是女人?」梁祝不滿的道:「所以她的媽媽還是由你來當吧。」
  毛始也知道這位「不是男人的男人」的事,所以也不便多言,連忙說「謝謝」起來。
  待二人抱回女兒走後,梁祝的電話傳出響聲。
  「喂!恭喜你實驗成功啊!」一道男聲傳過來。
  「成功?我想不是吧。最後的根本之源還不是你們女人的卵子?」
  「呵呵,知道了我們一眾姐妹的力量了嗎?正所謂『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咱們女人的時代又要來臨了。」
  「喂!小妹妹,別忘記你目前是男兒身呀!即使天下變成女人主宰,也輪不到你上位。」
  「嗚……被刺中死穴了。」
  「小妹妹,你特地抽空撥電話來該不會只是說這些無聊的說話吧。」
  「兄台真是有禮又聰明。我又想到了一個新的點子啦!」
  「真的?說來聽聽。」
  「不如下回便研究靈魂轉移,好不好?」
  梁祝呆了一下,道:「靈魂?靈魂轉移?媽的!我們人類連靈魂是如何也未弄清楚,又如何研究轉移?還有,無緣無故為什麼要研究這些鬼東西?」
  「要是研究成功了,那麼你我便可交換肉體,回復真正的性別啦!」
  「少廢話!你是不是想歪了腦?我是物理學家,不是神學家!而且你我已快三十歲了,即使回復性別又如何?根本已了無人生青春可以享受!」
  「可是你繼續研究男人生育這回事也不見得成功,一如你所言始終是要靠我們女人幫手才可以。」
  梁祝沉默下來。
  那道男聲突地轉而正經的道:「道分陰陽,陰陽二合才為道;男女亦如是。兩性不可以獨自為專,要二合為一才是一個完整的人。我想我們所進行的研究已違反了自然的『道』,再進行下去也只是白做而矣。」
  「是嗎……」
  對話雙方再也沒有說話,各自思考起來。
  桌面那份報紙的頭條大字標著:「女性紛紛棄用試管子容 欲重拾懷孕之苦與樂」
  此外尚有一小則報道:「有學者發現試管子宮的嬰兒天生基因不完整 發明人拒絕回答是否屬實」
  「夏流……」毛始在街上摟著他問道。
  「甚麼事?」夏流抱著女兒問道。

~完~

P.S.說實在的,隔了如此久,偶也差點忘了結局啦……


[4]

我想doraemonserv的意思是提議把動畫改篇成小說 (順便畫CG)


[引用] | 作者 ewai_leong | 25th May 2007 21:48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doraemonserv :
Your novel is quite good. Why not write re-creational novels of your watched animes (alternatively, you may sketch CGs)? It's great

???

除了novel & good之外其他完全看不懂……ORZ

ewai_leong :
如果對白減少些會更好,感覺像劇本

明顯是早年受古龍影響太大,至今仍是糾正不了此毛病,沒救了(攤手)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5th May 2007 11:45 | [舉報垃圾留言]

[2]

如果對白減少些會更好,感覺像劇本


[引用] | 作者 ewai_leong | 24th May 2007 19:58 | [舉報垃圾留言]

[1]

Your novel is quite good. Why not write re-creational novels of your watched animes (alternatively, you may sketch CGs)? It's great


[引用] | 作者 doraemonserv | 24th May 2007 15:5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