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nd Jul 2007, 14:07 | 櫻花.和服.刀 | (1697 Reads)

平均分: 9.33 | 評分人數: 3
本作是亂來的,所以沒必要就不要內進…… 
 
《櫻花.和服.刀》/傳說篇/

  「血……」
  眼前完全是一片血海。
  實際上只有兩個人的血量,與自己的血混和在一起。
  「唔……嗄……嗄……」
  喘噓噓的聲音在響著。
  是誰在喘氣?
  我。
  是誰殺人?
  我。
  眼前這兩個人是誰?
  我要確定她們死了沒有。
  一柄沉重的開山刀脫手掉在地上,我隨便把其中一具女屍翻過來。
  穿著浴衣束著馬尾的女屍,只要執起她的馬尾就可扯起來,真方便。
  雙手沾著血,我的血,你的血,與她的血。
  死者的臉,很熟悉。
  不對,我殺了人。
  要逃走。
  外面似乎有警車的鳴號。
  不好,要來抓我了。
  抓我這名殺人兇手。
  圓月,掛在窗戶外。
  我撲出門,不對,回身拾起那柄開山刀。
  有兵器也是一件好事。
  我才不像某人擁有那種近乎異能的右手。
  普通人的我,不抓點武器在手會不安樂。
  在這間殺人學園中,為了生存,我只有殺人。
  拉開門,撲出去,熟稔地向梯間奔下去。
  沒有理由的,想跑下去便下去,也許覺得天台是死路吧。
  「啊──」
  一不小心,整個人摔倒,向樓梯下滾去……

    *    *    *    *    *

  「呃……嗄……嗄……」
  熟悉的喘息聲再次響起。
  給惡夢纏繞的我忽地彈起身來。
  又是發夢嗎?
  說起來剛才的夢是甚麼一回事?
  記憶有少少混亂,我只是記得不知何事滾下樓梯,之後就醒過來。
  「呼,為什麼會發這些夢。」我伸伸懶腰,起床迎接新一天。
  很香的味道飄來,那傢伙也不知是甚麼人,為什麼每天也可以早起煮飯?
  我穿好校服,「踏踏踏」的奔下樓梯。
  這間屋是很普通的雙層洋房,在這處町中處處皆是。因為遠離城市,所以地價也十分便宜,在大城市工作的雙親便在此町中購買了這棟屋。
  「早安,白雲君。」一名穿著純白間藍水手服的少女從廚房端出早飯,還穿著可愛的粉紅色圍裙,頭髮長長的束起成馬尾,一對酒渦常常掛在臉上,她就是鄰居的女兒兼我的同班同學平野真由。
  「早安,小真由」我習慣的坐在椅子上,不用動手就有可口美味的早飯吃,而且更是學園中數一數二的美女親手製作,說出去會成為剛田學園所有男學生的公敵。
  她也在對面坐下來,精神的說:「今天早飯如何?」
  我吃了一口,說笑道:「很好,可以當完美新娘了。」
  「白雲君真是會說笑。」
  「才不是說笑啦。」
  搬進來這個小鎮還是最近數月的事,父母二人也在城市工作,把兒子一人扔在偏遠的地方。畢竟大城市物價太高,生活不易,所以便安排我在冬月鎮生活,他們也可以省些生活費。
  原本是一個人的生活,忽然間卻多出了真由,那是剛剛搬進來的事。鄰居平野家是開吳服店的,伯父伯母及他們的女兒真由也十分好客,看見我只有一人生活於 是常常走來幫忙,漸漸變成女兒一人來替我打理家頭細務。說起來他們不擔心嗎?女兒家一人常常鑽來獨居少年這處,他們未免太放心了。
  「奇怪,白雲君你臉色很差。」
  「呃,只是做了一個惡夢。」
  真由好奇的問:「惡夢?那是甚麼惡夢?」
  「那個……」我愣住了,想著想著,好像全忘記過去。只是約略像是有那回事,但老是記不起來。「抱歉,現在又想不起來。」
  「是嗎,人是很難記得做夢的內容,所以白雲君忘記了就算。」
  我笑一笑,也就不再去理會那個夢。忘記了就忘記了,反正只是一場夢。
  總之而言,每天早午晚三餐也吃到豐富美味的料理,也就是人生一大樂事吧。早飯吃飽後真由再準備午飯盒,之後二人便一同出門上學。
  「今天好像要測驗……」
  「是古文。」
  「對對。」真是的,學習上也不及真由,不明白她是何處擠時間出來溫習的。
  「喂喂,野口真由,給我停下來!」
  後面一名穿著同樣水手服的女學生叫道,有著模特兒的完美身材的她叉手在腰,對我們二人不懷好意的打招呼。
  「討厭,人家姓平野,不是野口。」
  「放心吧,反正你遲早也會改姓野口,早些習慣也是一件好事。」她若無其事的道,我則按捺不住的道:「拜託,我和小真由才不是那種關係!」
  「哼,你不知道甚麼是日久生情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日夕相對,很快就會浴入愛河。」女學生轉身站在我面前道:「之後青澀的愛情就會開花結果,結為夫婦……」
  「學姐……」
  「拜託,妄想也要有個限度。」
  眼前這名女學生叫白河奈月,三年級生,比我及真由高一級的學姐。雖然是前輩,但絕不可靠,而且非常討厭。
  「算了算了,你們夫妻同心,我很難作出破壞耶。」
  「現在誰人是夫妻了?」我不耐煩的道:「小真由,我們走。」
  「呃……啊……」
  「糟糕,手牽手的,甜死人了。」
  我大吃一驚,這才發現自己拉著真由的手,不由得在慌亂下鬆開來。
  「一會學校見!」罪魁禍首吐吐舌,向學園處奔去。
  我和真由也紅著臉,只好繼續上路,但明顯一前一後的不自然起來。
  天呀,甚麼好心情也給白河她全破壞了。
  三年級成績優異的學姐,但卻是校內的問題人物。說她有問題,不光是操行上,以至個性上也十分乖離。不說別的,光是說她組成的「不尋常冒險團」也就是全校最古怪的組織。
  那是一個專門向危險出發的組織,部員們的工作就是跟著團長白河在本鎮中的危險景點冒險,學校會批准它成立簡直是荒謬。
  更荒謬的是我及真由也是部員吧。
  學校面積不算很大但也不小,除了舊校舍及新校舍兩大主樓外,更有標準運動場及泳池,據說校長是有勢力人士,那末就不大奇怪了。
  我及真由一前一後步入學校正門,與另一位同級生兼部員碰上。
  「大介,早安。」
  前面一名右袖空虛的男生回頭,見到我只是微微點頭,之後繼續步上樓梯。
  塔馬大介是天生殘缺的人,出生那時已是少了右手。可能是這些原因導致他為人自閉,很少與其他人交談。我轉學來此後安排與他共座,數月下來才算是引他說了一兩句話。雖然如此,但我仍是沒有氣餒,總是常常主動找他聊天。
  對了,他也是不尋常冒險團的團員,好像白河是拉著他及另一名學姐共三人去遞交申請的。
  「白雲君,你今天氣息不好耶。」
  「嘩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一名女學生突然在我身後出現,從後走來的真由連忙向她打招呼:「學姐,早安。」
  「早安唷,真由。」她伏至真由面前,嗅嗅道:「你今天運氣一般,沒有甚麼怪事發生。」
  「即是一路平安?」
  「正確。」
  橘綾乃與白河是同班同學,為人有少少陰沉神秘,多半與她是巫女有關吧。本鎮西面山上那間闊大的神社正正是她家族打理的,據說擅長占卜,不過我對此並不熱中。
  「呃,白河說今天放學後去部室開會。」
  剛田學園自從建成新校舍後,舊的便改成活動部室,至今仍有不少空缺。
  「不是吧,那傢伙又想到哪處送死?」
  「不知道,總之不──見──不──散──」
  散發著陣陣寒氣的綾乃回去樓上的三年級班房,即使她在眼前消失了還是感到氣溫太冷,絕不是四月應有的溫度。
  早知如此,當時便不應入部。
  「甚麼?每一名學生至少也要加入一個部?」
  「對呀,這是學校規定的。」
  「但是我才剛剛轉學來,甚麼也不熟。」
  「不如加入學姐的不尋常冒險團吧。」
  剛剛轉學來的時候,真由給予一條最不應該提出的建言。
  「不尋常冒險團?甚麼來的?」
  「是白河學姐建立的,專職是在本鎮遊山玩水。」
  如今我絕對懷疑真由的思考是不是與常人不同,反正不尋常冒險團中所有團員也不是不正常的,當然我是例外。
  「呃?真的?」
  「對呀,我也是部員,不如介紹你加入吧。」
  之後就神推鬼使下走上這條不歸路。
  「喂喂喂,白雲你臉色好差。」
  想著想著時,白河的臉大刺刺的堆在我眼前,那是幾近是臉貼臉的距離。
  「嗚啊啊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突如其來的,我給嚇得大叫,整個人向後仆跌在地上。
  「呃,白雲君,有沒有事?」真由慌張的離座負起我。
  「不打緊。」
  放學後依言來到部室,回憶舊事時給白河活活嚇個半死,真是有十條命也會給她奪光。
  「我警告你,下次別再這樣嚇我!」
  上課時間是十分無聊的,沒多少在意就等到放學。
  「是你自己想得入神,沒有留意到我進來吧。」發起集會的白河奈月反而是最遲到達的,一屁股坐在主席位教訓道:「不用問,白雲一定是在妄想推倒真由。」
  「才不是!閉上你的鳥嘴。」
  「唉唉唉,現在的後輩真是沒禮貌。」
  「我一向有有禮,不過對你是例外。」
  「啊,原來我在白雲心目中是例外的存在,真由妹妹你要小心啦。」
  我給她挑起怒火,總之每次見到她就十分不爽的。
  「果然,你們二人真是個性不合。」綾乃悠悠的道:「還是早早進入主題吧。」
  奈月點點頭,數數與會人數:「好,七人齊集,可以開始!」
  不尋常冒險團所有團員包括團長合共有七人。
  團長白河奈月,三年級,正正是與我關係十分惡劣的壞份子。
  副團長橘綾乃,三年級,是神社的巫女,據說占卜很準。
  之下是五名團員。
  第一位是塔馬大介,二年級,天生就少了一條右臂的人,經常不發一言的。
  第二位就是野口白雲,亦即是我,二年級,平凡人,不幸給踢進來的。
  第三位便是鄰居平野真由,二年級,同班同學,成績優秀又是美人胚子。不過嘛,她的思維總會美化現實就是。
  第四位是水瀨二湖,一年級,水瀨道場的女兒,好像是擅長劍道、空手道及弓道等好手。表面上楚楚動人,其實有著推倒大漢的怪力。
  第五位是齋籐彌生,一年級,卻有著與年齡不相符的絕頂身材。為人害羞,很易臉紅,不過有著超常的記憶力,是過目不忘的那種人。
  「聽著聽著,敝團很久沒有舉辦冒險了,所以是時候要再活動活動。」
  糟糕了,我內心冒出不詳的感應。
  「最近聽說東面住宅居有一棟鬼屋,凡進去的人均無一回來,應該是很有趣的冒險地。」
  「那回事還是不要去了。」我反感的道。
  「甚麼?身為男子漢大丈夫也沒膽量挑戰未知的危險,真是沒用。」奈月對真由說:「真由,你還是另找一位更出色的男朋友吧,呃,大介他也不錯啊。」
  「胡,那回事跟這回事完全是兩回事。」我不快地道。
  「沒膽子就是沒膽子。」二湖也向我投以睨視的目光:「鬼屋有甚麼好怕?大半只是外人胡亂編造出來的怪談,敝團正正是要把虛偽的鬼怪傳說扳倒過去!」
  「對對!二湖你真是最出色的團員。」
  怪物。
  所有團員也是怪物。
  我要戰勝這群怪物。
  「罷罷罷,去便去!」身為男子漢,我絕不能給小看的。
  再說全團七人,有六名怪人,甚麼鬼怪也給他們嚇走啦。

[8] Type-Moon?

Ryougi Shiki + Sakura Matou + Emiya Shirou?


[引用] | 作者 wye218 | 2nd Aug 2007 13:29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 Re:
馮友 :
不過偶會瘋狂地亂寫,可能變喪屍……

蟬鳴算是看過十幾集啦,倒不覺主角有異能,他們只是疑心生暗鬼,再無限上綱,釀成命案。

感覺這故事似蟬鳴,不過你未看就寫完才好看。

而故事中某些對白「我吃了一口,說笑道:『很好,可以當完美新娘了。』」令人聯想起Kanon,團長、神秘社團劇情則似涼宮,但蟬鳴也有類似的設定。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3rd Jul 2007 23:54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頹廢腐男 :
哈哈哈,在下看過這篇後總是不自覺想過涼宮和寒蟬...
應該是走獵奇路線?

團長真的是涼宮XD副團長是藍蘭島某腹黑巫女,真由是Fate的櫻,其他就原創

死啦,看來有空真是要看看蟬鳴,等下季播續集時應該會有第一季的種……


[引用] | 作者 馮友 | 3rd Jul 2007 12:00 | [舉報垃圾留言]

[5]

哈哈哈,在下看過這篇後總是不自覺想過涼宮和寒蟬...

應該是走獵奇路線?


[引用] | 作者 頹廢腐男 | 2nd Jul 2007 20:39 | [舉報垃圾留言]

[4]

Also, are you decided to subscribe for a magazine called 香港文學? You can earn royalty from it!


[引用] | 作者 doraemonserv | 2nd Jul 2007 17:56 | [舉報垃圾留言]

[3]

Have you read Benedict's sociology book "菊與刀"? If you have read it, you can surely get more insights on creating novels of Japanese characters!


[引用] | 作者 doraemonserv | 2nd Jul 2007 17:55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凡鳥雛 :
不會是Kanon加蟬鳴吧。

Kanon?偶未想過

蟬鳴未看過,但聽過故事簡介、說起來這處是異能者的故事,應該沒多大關連

不過偶會瘋狂地亂寫,可能變喪屍……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nd Jul 2007 16:54 | [舉報垃圾留言]

[1]

不會是Kanon加蟬鳴吧。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2nd Jul 2007 15:5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