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5th Jul 2007, 14:16 | 櫻花.和服.刀 | (811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1

早已說了這是一篇亂來的小說……已確定「傳說篇」後就是「尾行篇」……

  唉,要是我不去,從此可能成為她們的笑柄。
  那樣子不如死了算了。
  去便去吧,反正只是一間屋,有甚麼危險第一個跑出來就成。

    *    *    *    *    *

  「一、二、三、四、五、六、七,人齊!」
  真是的,去鬼屋冒險,不必如此引人注目吧。
  奈月非常有精神的在兇屋面前等待我們,連導遊用的旗子也準備好。
  「學姐,我準備好七人份的便當。」
  「天呀,小真由,我們才不是去遠足!」怪不得真由今天這麼遲出門,原來就是弄便當。
  綾乃一身巫女服,叫人錯愕的難以應對。
  「這是驅鬼用的準備。」
  「我明白的。」
  二湖則完全相反,一身武道袍的抄扮,更帶著一柄烏黑的東洋刀。
  「我說……那柄是真刀,對吧?」套著刀鞘的東洋刀,就像一柄長長的黑棍。
  「當然啦!水瀨家傳寶刀!」二湖完全不覺得有何不當,神氣活現的道。
  她的老爸真的讓她帶著這麼名貴的刀出來?
  不對,應該是說,攜帶這麼危險的兵器出街可以嗎?
  幸好正常人還有我、大介及彌生。
  「真……真的要進去?」
  「對呀,這是試膽量大會。」
  「不要!」
  彌生是團中最膽小的,結果硬給團長推了進門,成為第一個踏足鬼屋的人。看著她似哭猶未哭的表情,配上天生的小學生臉孔,還真是吸引力十足。
  鬼屋其實只是普通的平房,在本鎮隨處可見。然而網上流傳此屋凡進去的人便永不出來,於是給外人標為鬼屋。說實話,究竟有多少人進來又失蹤,根本無法考究。要是真的有人在此失蹤,警方早已封鎖此處調查了。
  早在昨天我已花時間調查清楚,認為一切全是無稽之談,一切全是網上流言杜撰,於是我便毫不放在心上。
  我一腳踏入鬼屋的大門。
  七人全進入鬼屋的範圍。
  「血……」
  數滴血在眼前飄下。

  庭園中栽種的櫻花樹,隨風灑下血色的花瓣。
  「這是……」
  四月春,新開的櫻花,是血紅色的。
  整株樹給滿滿的花兒染成血紅。
  無數血滴滿庭園中,沒有人打理之下堆積成血湖似的大地。
  這是才剛步入鬼屋就映入眼簾下的影像。
  「血色的櫻花,是不祥之兆。」綾乃突然一本正經的道:「傳說櫻花變成血色時,便一定會出現死亡事件。」
  不知何解,我印象中是曾經經歷過這一幕。
  不知何時,不知何地,然而確確實實,在腦海中召喚出來。
  我,野口白雲,在以前曾見過血色的櫻花樹。
  我,野口白雲,在以前曾在血色的櫻花樹下聽到一名少女說:「傳說櫻花變成血色時,便一定會出現死亡事件。」
  但仔細一想,又沒有這回事。
  明明是腦海中存在於過去的回憶,但印證下又與現實相違,叫我感到無限矛盾。
  是了,那是夢。
  曾幾何時在夢中見過這個景象。
  完全一樣的景象。
  實質而言是何時的夢,我也說不清楚。也許只是記憶錯亂吧,不可能有這回事。
  沒錯,我是第一次見到血色櫻花樹,這點是可以在此時此刻肯定的。

    *    *    *    *    *

  「血……」
  數滴血在眼前飄下。
  校門前栽種的櫻花樹,隨風灑下血色的花瓣。
  「這是……」
  四月春,新開的櫻花,是血紅色的。彷彿是伴隨著學生的開學而獻上的禮物,不過這份禮物也太恐怖了。
  整株樹給滿滿的花兒染成血紅,與原本印象1中的櫻花樹形成很大的違和感。
  無數血滴滿學校的正門處,給堆積成血湖似的大地。
  這是才剛步入校園就映入眼簾下的影像。
  「血色的櫻花,是不祥之兆。」綾乃突然一本正經的道:「傳說櫻花變成血色時,便一定會出現死亡事件。」
  不知何解,我印象中是曾經經歷過這一幕。
  不知何時,不知何地,然而確確實實,在腦海中召喚出來。
  我,野口白雲,在以前曾見過血色的櫻花樹。
  我,野口白雲,在以前曾在血色的櫻花樹下聽到一名少女說:「傳說櫻花變成血色時,便一定會出現死亡事件。」
  但仔細一想,又沒有這回事。
  明明是腦海中存在於過去的回憶,但印證下又與現實相違,叫我感到無限矛盾。
  是了,那是夢。
  曾幾何時在夢中見過這個景象。
  完全一樣的景象。
  實質而言是何時的夢,我也說不清楚。也許只是記憶錯亂吧,不可能有這回事。
  沒錯,我是第一次見到血色櫻花樹,這點是可以在此時此刻肯定的。
  「死亡……事件?」
  「沒錯,很快,就會,有人──死。」
  綾乃故意把「死」無限量地放大。
  「沒可能?那是傳說?對不對?」
  「挖下去吧。」綾乃臉目呆版的道:「所有秘密,也在地底。」
  「地底?」我凝望著櫻花樹的根部,觸手下去。
  很鬆軟,似乎剛剛給人家翻過似的。
  「你們在找甚麼?」
  不知是誰突地在背後叫道。
  很熟悉的聲音,一時間想不起來。

    *    *    *    *    *

  陽光在窗戶外微微照進來。
  「天亮了……嗎?」我起床道。
  很香的味道飄來,看來真由已然早起煮飯。
  更衣中的我,似乎忘記了甚麼。
  昨夜好像是發了一個夢。
  完全不相信鬼屋存在,所以我睡得很好。
  還造了一個夢。
  然而夢的內容,如今完全想不起來。
  也罷,時間不早了,沒空容我去細想。
  如常地下樓,如常地與真由吃早飯,如常地上學。
  一切也和平常的日子沒有分別。
  「我說呀,小真由,你沒有害怕嗎?」
  「害怕甚麼?」
  「昨天的鬼屋冒險呀。」
  「哈哈,完全沒有恐怖感。」
  這傢伙昨天還主動的打理那間空屋,同時在裡面進行料理分享,真是太誇張了。
  不過嘛,鬼屋那些終歸是流言,我們一行七人最後還不是開開心心的吃真由的美味便當,然後平平安安的離開?
  接下來是一路平安的回到學校。
  「奇怪……」
  「甚麼事?」
  校門的櫻花樹快要開花。
  「學姐呢?」雖然她一出現總會叫人生氣,但是天天也會失神冒出來的她反而在今天不見,有點不尋常。
  課餘時不大安心,一個人前去三年級課室詢問綾乃,得知她本日缺席。
  「呃……是不是病了?」
  「事實上,是失蹤了。」
  「失蹤?」我錯愕的道,感覺到與平常的現實存有百分百的落差。
  「昨晚我們分別後,她根本沒有回家。」
  我默然下來。
  「果然,是血色櫻花樹……」
  「不會的……可能……可能是她在路上碰上壞人……」我拒絕相信綾乃所說的「死亡事件」。
  血色櫻花樹的出現,是死亡事件的先兆?
  不可能,根本是迷信。
  我完全沒有聽過這回事。
  當我離開三年級的課室時,綾乃叫住我。
  「白雲君。」
  「甚麼事?」
  「你氣息差極了,最好像以前那樣帶武器防身。」
  「呃?」
  她退回去,留下滿腹疑問的我。
  帶武器防身?她究竟占卜到甚麼?
  等等,她剛才是說「像以前那樣帶武器防身」。
  我以前根本沒有帶帶武器防身,究竟她在說甚麼?
  想衝回去問,但又沒有問出口。
  感覺好怪。
  內心很不舒服。
  某樣東西在蠢蠢欲動。
  嗚,那是甚麼感覺?既陌生又熟悉,平生第一次感到的異樣,但又像是經歷多次的感覺。
  「白雲君,你的臉色很差啊。」
  「是嗎?哈哈。」我不敢想像自己當時是甚麼尊容。
  「說起來白河學姐為什麼沒有上學?」
  「不知道呢。」我隱瞞了綾乃告知我的真相。
  也許是我拒絕去相信。
  放學回家的路上,真由忽然向我說「最重要的事」。
  「和服?」
  「對呀,媽媽織了一件新的和服,一會穿給白雲君看看。」
  真由家是吳服店,所以自小真由己常常穿和服。
  自從我搬來後,便成為她的和服秀對象。
  雖然我永遠是只有回應「不錯不錯」,但她還是在穿上新和服後第一位找我品評。
  這回是穿上紅色的和服。
  血。
  我又想起血色櫻花樹。
  「呵!白雲君?有沒有事?」
  「不……沒問題……」
  「不對啊,你的臉色真是完全發白……」
  「不打緊,可能是昨夜太晚睡。」
  為什麼腦海中總是揮不走那株血色櫻花樹?
  還有真由這件新和服,紅艷如血,叫人感覺難受。
  一切感覺沿自經驗。
  經驗告訴我全都是不祥的預兆。
  沒理由的,為什麼我會有這些經驗?
  不是直覺,而是腦海中主動浮起這些感覺。
  「這件和服連同腰帶也是紅色的,顏色配搭得好怪。」
  「媽媽說編織時剛好沒有其他色料的布,於是嘗試全紅色布料製作。」真由解釋道:「不過媽媽也有花心思改變,如腰帶就自行繡上金色的印花。」
  是啊,淡淡的金色印花,為什麼我沒有留意到。
  應是說,只有在一定的光線下才看得到。
  不舒服的感覺再次浮上。
  總覺得真由穿上這套和服後必定會遭到不幸的事。
  「這套和服還是不要穿上吧。」
  「唉?為什麼?」
  我說不出來,因為我也沒法確定。
  真由得不到我的讚美,悶悶不樂的離開我家回去了。
  「呼,休息一會吧。」
  之後在房間用功溫習,直到晚上。
  「奇怪,真由沒有來?」


[4] Re:
yan :
蟬鳴不看是不行的呢......(受不了某些情節的話就不要看DVD 版了...)
還有「尾行篇」?! 那篇該不會是向某遊戲致敬之作吧?

當然是啦……

BT下載的正是DVD版,所以非常慢……


[引用] | 作者 馮友 | 5th Jul 2007 22:25 | [舉報垃圾留言]

[3]

蟬鳴不看是不行的呢......(受不了某些情節的話就不要看DVD 版了...)

還有「尾行篇」?! 那篇該不會是向某遊戲致敬之作吧?


[引用] | 作者 yan | 5th Jul 2007 16:42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凡鳥雛 :
真由、學姐給鬼隱了﹗
說真,綾乃口中的是不祥還是不詳?

已改正(當然是自家中的電腦)

終於忍不住抓蟬鳴來看,原來鬼隱=失蹤xd

真相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

想早早寫完這篇,之後白雲的「尾行篇」會很爽就是


[引用] | 作者 馮友 | 5th Jul 2007 15:39 | [舉報垃圾留言]

[1]

真由、學姐給鬼隱了﹗

說真,綾乃口中的是不祥還是不詳?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5th Jul 2007 14:3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