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8th Jul 2007, 12:13 | 櫻花.和服.刀 | (819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1

亂來的就寫完一篇爛小說,之後是尾行篇啦……(感覺上馮友是故意草草寫完的XD) 

  肚子在打鼓,我才記得晚飯時間已過。
  照平常時間,真由應該是煮好晚飯的。
  「奇怪,她去了何處?」有點擔心的我撥電至平野家。
  沒有人接聽。
  立刻步出家門,到鄰旁的平野家詢問。
  門鈴長響。
  沒有人開門。
  內心不安的感覺浮起上來,我取出真由之前送給我的鑰匙,打開他們的家門。
  血。
  一入大門,整道長廊也是血。
  斷手、斷腳、斷頭、斷腰……
  血凝固了,地板給染成紅色。
  在血塊上面的人頭想看我說甚麼,瞪著目仇視著我。

  是真由。
  真由的小頭顱。
  之前還是好好的與我說話的小真由,如今只是變成一具稱為「頭顱」的物體對著我。
  她那件新的和服與地面的血相互吻合,形成悅目的鮮紅。
  不是我……
  「不是我!」
  我驚慌地逃出平野家門,與一人撞上。
  「水……水瀨?」
  水瀨二湖一身武道袍,手持著東洋刀,殺氣盈然的指著我:「殺人兇手!納命來!」
  「等等!不是我!」
  「哼,兇手哪會招認自己是兇手?」
  「不是!我沒有殺死真由一家!」
  二湖愕然,問道:「平野學姐一家也給殺光?」
  「對……『也』給殺光?」
  二湖推開我步入平野家,當然是看到那個血的天地。
  她又回頭瞪著我,那道目光像是要刺穿我的內心一般,不由得跌在地上不敢動彈。
  「說起來,你也不像兇手。」二湖若無其事的步入現場,冷靜地檢查地上的斷肢:「全部斷口也是齊口切開,技術非常純熟,連我也辦不來。」
  「呃?」
  「當然你也不可能辦到。」
  「對,真的不是我。」
  「但是大介在死前卻寫下你的名字,所以我才疑心你是兇手。」
  「大介……大介他也死了?」
  「沒錯,」二湖對我說出最殘酷的事實:「全部七名團員中,只餘下我們二人未死。」
  我背後汗水猛流,吞一吞口水,不知該說甚麼才對。
  「團長白河一家全部被殺、副團長橘在神社伏屍、彌生她一家和平野學姐一家完全一樣地浴血,後來我趕到大介家中也見到他的屍身,似乎是臨死前在地上用血寫了你的名字。」
  「我……我的名字?」
  「白雲,那個是學長你的名字吧。」
  「對……」
  「但奇怪的是,他是用右手寫的……」
  「右手寫的?大介他根本沒有右手,如何用右手寫字?」
  大介天生就沒有右手,所以他「絕不可能」用右手寫字的。
  「所以我也不大相信,可能是兇手故事留下的。」二湖作出最合理的解釋:「但是他留下你的名字,想必是與你有一定關係,所以我找上門來。」
  想不到就此碰上真由的兇案。
  「那麼……我們現在該如何辦?」我六神無主的問道,雖然身為前輩這是很丟臉,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相比水瀨,我完全不能面對這麼恐怖的兇殺案。」
  「我總是覺得兇殺案與那間鬼屋有關,不如回去搜查一下。」
  「也……也好。」心慌意亂之下無意識地拍拍身上的灰塵:「我……我回家拿電洞。」
  二湖點點頭,我立刻奔回家中,取出電洞。
  等等,水瀨說的事……
  碰上了兇殺案,不是第一時間報警嗎?
  我由防盜孔中窺視,水瀨仍留在外面沒有離去。
  「嗚,還在抹刀子。」
  沒錯,她才是兇手。
  殺死了其他人,然後再回來對我說「你是兇手」,之後再帶我去那間無人的鬼屋。
  我感受到不好的意圖。
  對了,要報警。
  我拿起電話,撥去警視廳。
  「喂喂,這處是110,有甚麼可以協助閣下?」
  「你……你好,我是野口,這處……」
  「碰!」「碰!」「碰!」
  大門傳來沉重的敲擊聲。
  「閣下那處有甚麼麻煩?」話筒對面傳來溫柔的女聲。
  同時大門正中現出一道閃光。
  「兇……兇手……」
  是刀。
  那是我的直覺。
  我丟下話筒,亡命地奔向廚房。
  外面的大門好像已經完全破壞了。
  我聽到有人步進來的聲音。
  要快!
  找武器防身!
  我隨手執起豬肉刀,好,躲在門後,待她進來再劈一刀。
  偷襲是必要的,畢竟二湖的武術比我高出很多。
  不過偷襲是否成功還是未知之數。
  我沒有信心。
  但一想到水瀨學妹是兇手,便完全想不明白。
  她真是兇手嗎?
  這是很難相信的事實,但是我仍不願相信。
  只是事實……
  「碰!」
  刀穿透牆壁直插過我的胸口。
  還可以這樣嗎?
  可以這樣……殺死我?
  暖暖的,熱熱的,我的胸口流出血液。
  瞳孔一下子漲得大大的。
  血……血呀……
  我沒有驚慌,因為我忘記了驚慌。
  人類所有感覺在那一剎那間消失了。
  是厚實的開山刀。
  奇怪,水瀨她……水瀨她不是……
  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之後,甚麼也沒有了。
  整個世界,甚麼也不存在。

    *    *    *    *    *

  「死了……嗎?」
  「對,你失敗了。」
  「不好意思,看來我還是不行。」
  「只好靠你了。」
  「沒問題,我會盡力的。」


[6] Re:
聞語騫 :
這文……真的很「蟬鳴」……
說起這回事,我倒是受蟬鳴影響而很想寫支線、寫伏筆。

向優良的作品學習是一件好事


[引用] | 作者 馮友 | 10th Jul 2007 10:43 | [舉報垃圾留言]

[5]

這文……真的很「蟬鳴」……
說起這回事,我倒是受蟬鳴影響而很想寫支線、寫伏筆。


[引用] | 作者 聞語騫 | 9th Jul 2007 13:29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頹廢腐男 :
可能是剛跑過fate的關係,看到白雲沒武器我就想叫他拿張海報強化來打...
尾行...果然是向某名game致敬嗎?

當然啦……KUKUKU


[引用] | 作者 馮友 | 8th Jul 2007 17:33 | [舉報垃圾留言]

[3]

可能是剛跑過fate的關係,看到白雲沒武器我就想叫他拿張海報強化來打...

尾行...果然是向某名game致敬嗎?


[引用] | 作者 頹廢腐男 | 8th Jul 2007 17:20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凡鳥雛 :
想說不似蟬鳴也不行了......

是看畢蟬鳴後有新Idea於是加入去……

沒所謂,反正蟬,有甚麼不好?


[引用] | 作者 馮友 | 8th Jul 2007 14:22 | [舉報垃圾留言]

[1]

想說不似蟬鳴也不行了......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8th Jul 2007 12:2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