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8th Jul 2007, 15:52 | 櫻花.和服.刀 | (1020 Reads)
  「我回家了,在這裡分手吧。」
  「拜拜。」
  很好,二人終於分手了。
  白河學姐與橘學姐分別了。
  首先確定目標。
  扔一塊硬幣。
  是公。
  很好,先幹掉白河。
  白河是住在城東,平常總是熱熱鬧鬧的,要是死了總會引起不大不小的風波吧。
  確定彈簧小刀在口袋,從容地邁步。
  與目標人物保持十秒距離,這是我無數實踐後得出的成功結論。
  走路時目光不要注視在對方身上,這樣會觸動對方的第六感,容易暴露自己的行蹤。對了,就像這樣,走路時看其他地方,只是用眼角不時掃一掃,確定沒有跟丟對方就成。
  白河越過馬路,在對面行人路步行。
  不必過馬路,在這處行人路跟蹤吧,她更難發現我。
  與其他人一起走,裝成一名普通的路人就成。
  我十分自負。
  就算是出色的特務,也不一定會發現我吧。
  自然地散發自己的氣息,比努力隱密氣息來得自然與協調,如此才不會叫人發現。
  白河走入一間超級市場中,有點麻煩了。這間超級市場有兩處出入口,我該如何辦?留在此處還是在另一個出入口等待她?
  調查清楚路線上的建築物、小道、商戶,也是跟蹤時必需的情報。
  出入口貫通東西,要是她回家,很大可能是在東面離去。
  不得已,冒險一下吧。
  我偷空越過馬路,進入超級市場西門。
  白河現在人在何方?不可以大張旗鼓地找她,又不能慢慢地尋覓,必需在她不為意時抓緊對方的身影。
  我貼牆而行,靠著飲品處鑽去,最後在可以目視東門出口的企位留下。
  今天要是失敗了也不成問題,還有明天。
  所以我毫不著急,第一鎖定在東門出口等待白河,第二是確定身處的地方不會給白河發現。
  要是說還有第三,就是假定不小心給她發現後該說甚麼。
  前面是一排可樂,唔,可以說是來買飲品的。
  眼珠定時轉動,來回監察身前身後。
  白河仍沒有出現。
  查看時間,已過了五分鐘。
  耐心一點,我再等下去。
  之後又是五分鐘。
  再之後又是五分鐘。
  就在迎來廿分鐘之時,白河出現了。
  原本以為今天會錯過的,幸好沒有,真是天助我也。
  白河買下一籃子衛生巾,哈哈哈,這算是為我服務嗎?不過那牌子的衛生巾好像吸收力不強,應該沒多大用。
  之前鄰班的女生有馬二曾這樣對我說的。
  「甚麼啦?不是買四送一?你們這樣寫著的!」白河好像與職員吵起來,好一會才像是得勝的付款離開。
  好,行動。
  我再確定口袋中的彈簧刀,再次前進。
  離開市中心之後就是人煙稀小的住宅區,這處的跟蹤也變得困難。
  不打緊,之前也是多次成功跟蹤其他女生,應該不會出亂子的。
  好熱,我開始有一絲興奮起來。明明只是四月和風的春天,為什麼像是置身在八月的酷暑中?
  唔,我不禁鬆開領口,壓制自身體內的衝動。
  我很熟悉這種感覺。
  現在仍不是享受的時候。
  等下去,我的直覺會告訴我何時才可以出手。
  請暫且忍耐一會。
  獵物想奪得自己的戰勝品,不學會忍耐是不行的。
  小不忍則亂大謀。
  躲在燈柱後,盡量讓自身與燈柱合二為一,氣息也給屏蔽起來。
  很好,她仍沒有發現。
  裂口而笑。
  那個人是我。
  街燈離我而去。
  沒有其他人的世界。
  不錯,這個環境很寧靜。
  白河快接近一處小巷。
  就是那處!
  我忽地加快腳步,終於暴露出急遽的腳步聲。
  「咦?野口?你……」
  沒有了。
  你不用再說話了。
  就用無盡的呻吟與肉慾去取代平常的思路與理智。
  後巷成為天堂與地獄。
  買來的一大袋衛生巾,隨便抓一個出來塞著她的口,然後以男人的力氣扯她去後巷。
  過程一定要快,不得讓其他人發現。
  制服很快就給撕裂成碎片,在黑暗深處兩條肉蟲糾纏在一起。
  「果然,還不是淫婦一個?」
  野獸發洩完成後回復成人面,白河似乎已經不醒人事。
  女人果然是女人。
  盡然外表不同,可是內在完全一樣。
  體內那處也是。
  一百名女子,一千張臉孔,一萬組DNA,但是那處也是完全一樣的結構。
  世界真奇妙。
  不過沉迷在這些千萬如一的世界中,我更是變態。
  是何時開始這樣?
  很久以前了。
  很久以前,我就是在這個狹小而單調的世界中追尋。
  追尋甚麼?我不知道,但也在一直追尋。
  白河是最新一人。
  我會永遠記得你的。
  把你用世界上最華麗的方式去永銘留傳。
  第一刀是砍向喉嚨。
  一如所料血噴出來,但在此之前我已用衛生巾蓋著。
  很快就變成血色,而且溢滿流下。
  真是的,有馬沒有說錯,這牌子的吸收力真差勁。
  順道再把手手腳腳慢慢切成碎塊。
  最後是把她裡面那處整個切除。
  一切完事後,再從容離開。
  很好,沒有甚麼差錯,全身上下也沒有沾上半點血跡。
  太陽下山。
  又是他。
  那股熟悉的氣息在窺視著我,好像早在很久以前那傢伙就留心我的一舉一動。
  完全不知對方是何方神聖,自身完全暴露在對方目光下似的,感覺很難受。
  對於他的身份、樣子、外貌……我完全不知道。
  好討厭。
  我最不喜歡自己處在他人的掌控之下。

[2] Re:
yan :
尾行篇還來個碎屍嗎......~_~"
順便說說, "獵物想奪得自己的戰勝品"一句有點問題, 一般來說「獵物」是指被獵的那傢伙吧?

也是!對!偶立刻改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1st Jul 2007 17:13 | [舉報垃圾留言]

[1]

尾行篇還來個碎屍嗎......~_~"

順便說說, "獵物想奪得自己的戰勝品"一句有點問題, 一般來說「獵物」是指被獵的那傢伙吧?


[引用] | 作者 yan | 19th Jul 2007 17:5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