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5th Jul 2007, 11:54 | 櫻花.和服.刀 | (1043 Reads)
  步行越來越急。
  想擺脫那種不舒服的感覺。
  引領著月光向家門歸去。
  倒後的景色與我揮手說再見。
  永別了,白河。
  這是今天我唯一的快樂。
  在重重不安下唯一的快樂。

    *    *    *    *    *

  「恐怖呀,白河學姐在前天給變態殺人狂殺死了。」
  「最近那名殺人狂老是肢解女學生,弄得父母二人也不許我逛街,真討厭!」
  「刑警們真沒用,早些抓著他就棒了。」
  女學生們的話題不再是那些無聊是非,而是我。
  很好,總算是令耳朵舒服下來。
  永遠是在說長說短,言人家是非,女生真是可惡。
  當然也有例外的。
  「喂,野口,你回家嗎?」
  同班的有馬二是例外中的例外。
  「對。」
  她從不與說是非的女生混在一起,反而與男生混得很熟。
  「小心啦,雖然那名變態殺人狂目前只會殺女學生,但算不準今天會改口味殺男學生。」
  我不經意的一笑,那樣算是自殺吧。
  再說,我對男人沒興趣。
  「你呢?」
  「我還要留在學校,晚點才回家。」
  有馬二其實也是一名很可愛的女生,均勻的身材配上率直大方的個性,是一具很可口的食物。
  「甚麼了?我有甚麼奇怪的地方?」
  「不,沒有。」我吞一吞口水,收起盯著有馬二的視線。
  很好,有馬二就是下一個目標吧。
  離開學校時碰上另一位同班同學兼鄰居真由。
  「呃,野口君……」
  「甚麼事?」
  「那個……我們的家在同一方向,是不是?」
  「對。」
  「可否……一起行?」她有點羞赧的道:「那個……我的家就在你旁邊,爸爸說找一名朋友一道行會比較安全。」
  我只好點頭,看來今天不能下手。
  要是在道上對真由下手,反而曝露我的罪行。下手的對像,最好是與自己最沒有關係才是上上之策。
  今天暫且住手吧,懂得看時機而決定是否行動也是一名高手應有的自覺。
  「對了,白河學姐死了。」
  「我知道。」
  「學姐的不尋常冒險團也只好暫時由副團長橘學姐打理。」
  「啊。」
  這些與我無關吧,因為我並不是團員。雖然初入學時她們有找上門,但我以沒興趣為理由推掉了。
  「其實……之前我們一眾團員曾到鬼屋探險。」
  「啊?」
  「白河學姐調查過,被變態殺人狂所殺死的女生也曾經到那間鬼屋冒險。」
  我的腳步突然停下,然而真由好像沒有察覺。
  「那間鬼屋……」
  「那是在東面住宅區那處……女生間常常在電話短訊中四下流傳,好像有不少女生去那處……」
  我聽出她有更重要的地方未說出來,問道:「為什麼女生們想去那處?」
  真由驀然止步,像是給刺中謊言的,紅著臉搖頭道:「不……沒有……我……我想到有些要緊的事,再見。」
  我沒有阻止她離去。
  甚麼?自已一一姦殺的女生也有共通點?
  東面住宅區那處的一棟鬼屋。
  雖然為此而淡化了自己的行兇嫌疑,令調查的刑警有了錯誤的偵查方向,可是……
  不舒服。
  就像近來作案時總有人在附近監視的感覺一樣。
  很不舒服。
  我才是世界的中心。
  我才是世界的主宰。
  我的一切由我來進行。
  而不是那間鬼屋。
  女生是我挑選的,不是因為曾進入那間鬼屋而招引了我。
  不對。
  我的行動與那間鬼屋完全無關。
  可惡,為什麼我會如此介意?
  巧合,沒錯,一切也是巧合。
  很好,只是巧合。
  虛假的謊言並沒法修補真正的現實。
  真由離去,空無一人的街道,午日微斜,映著倚牆而靠的我。
  喘噓噓的,明明沒有作過甚麼劇烈的運動,為什麼心兒跳得如此快?
  不對,那間鬼屋,我非常討厭。
  但我不可以理會他。
  現在認為女生的死亡與那間鬼屋有關的人絕對比懷疑我是兇手的人來得多,要是我隨便前去查探那間鬼屋,只會留下叫人疑竇的不明朗線索。
  所以,我要盡量當它不存在‘
  很好,當今天甚麼也沒有聽到。
  我努力平抑內心的紊亂,向家門步去。

    *    *    *    *    *

  「呼……呼……呼……」
  我伏在一年級的齋籐彌生身上,現下她因為我猛烈的衝擊及初體驗的劇痛而昏過去。
  與她碰面是深夜的事。
  縱然回到家中,還是沒法擺脫鬼屋在腦海中迴旋的事。
  雙親在外地工作,肚子空空的我在晚飯時段離家,到附近的便利店買些即食麵當晚飯。
  於是碰上這名最新一位的受害者。
  齋籐彌生是少有地叫我稍為留意的一年生,之所以知道她的名字,是在入學式上與她的一面之緣。
  她那種罕有的身材,簡直連成年女子也未必擁有的,豐滿嬌小,完全違反物理學定律的存在。
  那種身材是最好的騎乘物,早在當時我已有此想法。
  那一刻我再次冒出犯罪的衝動,喝光了整瓶可樂也無法令乾渴的喉頭得到舒暢。
  我隨手把喝光的飲料瓶扔進路旁的垃圾桶。
  與齋籐朝另一個方向不動聲色地離去。
  便利店一般也有監視用的攝像鏡頭,要是我立刻隨她尾行離去,必定招來刑警的注意。
  所以最好的還是朝另一個方向離去。
  本來最好的是不要在今晚對她下手,因為我與她產生了關連,說不定她生前最後碰見的人就是我。
  但是我不怕,不知何解一股自信在胸間冒升。
  有人說過,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2] Re:
何故 :
http://www.sanspo.com/geino/top/gt200707/gt2007072611.html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口水流個不停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7th Jul 2007 05:2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