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1st Aug 2007, 15:41 | 偽娘 | (1142 Reads)

平均分: 9.00 | 評分人數: 1
  「不打緊,要是如你所言,過去出現扭曲,我所身處的未來也會一併消失,這才更嚴重。」刀仔緊握著刀鞘,似欲拔刀道:「在陣中斬殺日本軍,還真是很輕鬆的事呢。」
  BB300聽著,沒有回答下去。車廂繼續在無聲中搖晃,向著未來前進。然而在未來之後,還有更遙遠的未來嗎?

    *   *    *    *    *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冬。
  道無雙一身和服打扮再次回來,現在她步出房門回到客廳。
  「許久不見!」一名長著黑鬍子的男子盤腿喝茶,無雙恭謹地屈身下跪,叩響頭道:「師父,午安。」
  「哎哎哎,說了多少遍,在我面前不必如此拘謹。」
  「才不,要師父你在此等待這麼久,是弟子不對。」
  「別客氣!兩師徒,只是等了十分鐘,那樣不打緊!」對方哈哈大笑:「而且不負所望,你還真是穿著和服出來啦!」
  沒有人想到剛才十分鐘,無雙居然回去秦穆公及明神宗的年代,而且前前後後活動了半個月?
  秦穆公時代那粒瑠璃珠身處秦宮之中,她與刀仔二人在城中前後花了十多天才有機會潛入,且不為人知下順利解決。有時候也不禁心想,二人的實力已經是比特工更高,也不足為奇。
  如此危險仍要完成任務,為的,只是那一點點卑微的願望。
  「對了,最近你有心事嗎?」
  「呃?」
  「看你常常心不在焉,別旨望可以騙過師父。」對方伸出三根手指:「一、二、三。」
  無雙沒有說話。
  「也罷,女孩子不說出口,男人也就別想問下去。」
  無雙的師父,也就是中國武術高手二馬友。雖說廿歲以上,但實力比許多前輩還要強,現在嚴如執起中國武林半邊牛耳。他收無雙為徒,卻是一場機緣巧合下的故事。
  「難得回來香港一轉,無雙,你最近鍛鍊如何?」
  無雙拘束地道:「略有進步。」
  「好,快帶我去看看!」
  二人一前一後的步出客廳,無雙禮貌地讓二馬友先行,再吩咐管家道:「岩佐,拜託收拾這處。」
  「是,知道。」岩佐木次郎是打理香港道家宅第的老管家,當無雙小姐轉來香港居住時也負責照顧她的生活。論年齡,可以與無雙父親並肩,所以無雙也對他十分客氣。而木次郎也一直忠心地服侍這位未來當家,像是剛才二人對話時他就一直留在門外等候吩咐。
  道無雙,表面上只是一名不足廿歲的千金小姐,但真正身份卻是日本傳統大族道家的下任當家,身份與地位也非比尋常。可以說,現任當家,也就是她的爺爺道雄馬死後,她就是掌管遍及全球所有道家企業的最高領導人。
  當然,木次郎並為是為了自己而侍候她,完完全全是為了忠心於自己的工作,所以無雙完全信任她。
  然而,無雙也有更大的秘密,沒有對任何人提起。
  包括眼前的師父。
  那就是自己加入偽娘軍一事。
  後園有一大片空地,以道家的財力及權力,要在香港劃一片私人土地建別墅不是難事。再說,香港這所大宅與日本本家那處完全是九牛一毛的微不足道。
  「很好!來吧!讓我看看無雙你進步至甚麼程度!」
  二馬友架起馬步,擺起手式,隨時歡迎無雙出手。
  習慣了,師父沒有來個偷襲式的突擊考試已是幸運。無雙無視和服下擺的拘束,把五步縮成一步向二馬友突進。
  這是長久訓練而成的身手,日常穿著和服的她而言任和服再緊束,也完全構不成甚麼影響。
  但顯然再快也快不過二馬友。
  二馬友雙腳止釘不動,腰一扭配合著左拳就毆向無雙臉龐。拳未至風已迫近,無雙大感殺氣盈盈,不由得急急減速,舉手便擋。
  「早說了要控制人的不隨意肌。」
  二馬友那一拳沒有打上去,在轟中前早已收勢。
  「抱歉,師父。」
  「我教授你的是殺人之術,除了殺人以外便沒有其他用處,這也是它霸道的地方。」二馬友收勢立正:「人類在面對危險時,第一時間是保全自己,所以全身的 不隨意肌會自己做出防禦舉動。但是真正搏鬥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有盡任力忘我地出手,才可以爭取到那些微之分的勝出機會。」
  無雙默默聽著師父的教導,二馬友嘆了口氣:「不打緊,這項武術與閣下道家家傳的劍法完全違背,對你來說要好好掌握還是有難度。」
  道家是早於日本戰國年代便流傳至今的大族之一,祖先在戰場上殺人的劍法也流傳下來。在戰場上並非求死而是求生,以一人的生命奪取二人以上敵方的生命為優先考量,所以尋求自身生存便是最大目標。即使流傳至今天,這門劍法還是守優於攻,與日本諸家劍法明顯有不同取向。
  崇尚武士道的日本刀客,是先死而後生,然而那些大都是江湖之俠,個人勝負與戰場甚至國家之勝負相比,根本不值一比。所以道家祖先發明的劍法,便與江湖流派所創造的劍法完全不同。
  眼下「求死」的二馬友武術,便明顯與無雙一貫所修習的劍法是截然不同之術。要求無雙學習這門完全違反一貫所習的武術,完全是強人所難。
  然而無雙還是努力的學習。
  這回事連當家也沒有留難,其他人更不會說甚麼。再說,如今會認真學習本家劍法的道家弟子,幾近稀絕,也沒有甚麼人有資格說多一兩句吧。
  再說,二馬友好歹是武術天下第一的高手,拜他為師這回事也沒多少問題。
  休息一會後管家木次郎遞來兩柄竹刀,二人各持一柄,開始對打起來。這場師徒對決是容許無雙使用道家劍法,所以她顯然更得心應手。
  那是由小至大天天修習的本家劍法,當然不會有錯誤。
  二馬友表面上是持劍,但實際上用的卻是拳腳,竹刀反而收起來不用。雖然手腳攻擊範圍不及竹刀之長,但無雙還是完全處在下風。
  縱是師徒切磋,但也沒有留手。
  二馬友捨命搶攻,完全展現出「死」的決心,無視無雙的竹刀攻擊閃身至她的身前。無雙的竹刀砍下,但二馬友左手反手持刀,抵擋過去同時扭腰卸開,再一記右拳毆向她的臉上。
  無雙倒步急退,然而根本擺脫不開二馬友的急攻。此時對方改成右肘橫撞過來,任無雙的劍法再快,也守不及攻向小腹這一招。
  勝負在三招兩式之間決定了。
  由一開場至完結,無雙完全處在挨打局面。
  為什麼?
  明明多次回到過去,與不同時代的人交手,但還是及不上師父的一成。
  果然是天下第一。
  「算了,今天休息一會吧。」二馬友把竹刀交給木次郎,找塊大石坐下來:「你這名師姐再不努力,便要給師妹追上了。」
  「師……師姐?」
  無雙把竹刀一併交給木次郎去。
  「在回來香港前,我在日本收了一名徒弟。」二馬友興奮的道:「你知道嗎?雖然只有六歲,但絕對是天才兒童兼習武奇才!我的眼光絕不會有錯,將來她的成就絕對非同凡響。」
  「她是誰?」
  「與你一樣,也是千金小姐。你聽過涼宮企業嗎?」
  「涼宮……」無雙思考一會,內心忽地想起一人。
  「涼宮家的小千金涼宮茜,我已得到她的婆婆答允,可以當她的師父。唉,但是她好像不大高興的……」
  二馬友沒有留心到無雙臉上一剎那的轉變。
  無雙腦海中浮現的,並不是六歲的涼宮茜,而是十三歲的涼宮茜。
  不會有錯的!涼宮企業的千金小姐,不就是她嗎?
  但是,為什麼由「未來」來到的她會不知道她是師姐?
  未來會發生甚麼事,叫她擔心起來。
  胸口無形中一緊。
  師徒暫時分別一會,她前往浴室洗澡。
  與大宅其他浴室不同,這間她私人專用的浴室,一塊鏡子也沒有。
  木次郎早已調較好水溫及準備好替換用的和服,道無雙脫下身上那襲厚重的和服,回歸赤裸的原始狀態。
  熱騰騰的水蒸氣下,她閉起雙眼,拒絕去審視自己的肉體,把全身沒入在浴缸中。
  溫水滿溢而出。
  還是無可避免地看到那處醜陋的地方。
  為什麼?為什麼她會長著這麼一具醜陋的東西?
  為了隱藏它,才不得不穿著和服,盡可能去使人家不去發現這處地方。
  「為什麼……為什麼……」她捲縮著,在浴缸中陷入絕望的沉思。
  雙拳緊握得似要擠出血來。

    *    *    *    *    *

  作為一位習武中人,這樣也太不像話。
  二馬友像一頭死豬的睡在客房中,即使天已大白還沒醒來。
  不對,只是道無雙太早起床罷了。
  早飯後她穿上制服,臨步出房門前還是再三扯扯裙子,確定那處沒有冒起來。
  要是可以的,上學也穿和服不是很好嗎?但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木次郎在大門前開動房車,接載小姐回校。
  「一會師父醒來後請好好照顧他。」
  「是,知道。」
  房車向無雙就讀的國際學校出發,身居香港的無雙並沒有入讀普通的學校,也沒必要去入讀那些普通的學校。
  她摸摸口袋,那部對講機猶在,但沒有來訊。要是有任務,BB300便會來訊,然而其他時間她們是聯絡不上它的。
  下次……要是下次有任務,碰見涼宮茜,一定要問問她有關二馬友及自己的事。
  不知何解,她很想問一問。
  在此之前,她完全不知道茜的師父原來也是二馬友,因為雙方的武功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才沒有把二人聯繫起來。
  理論上,二馬友這個人是藏不起秘密的,不可能向茜隱瞞自己這名師姐的存在。但為什麼二人碰上時,她卻像完全不認識自己那般?
  唯一解釋,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也就是說二馬友沒有向她介紹自己。
  多可怕的事實,由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二年,整整七年,茜這名師妹居然不知道她這名師姐的存在,那是多麼可怕的一回事?

[3]

造成無雙這種狀況的有兩種醫學解釋
1.陰蒂異常增生:在胎兒時期受到過多男性賀爾蒙的刺激,造成陰蒂海綿體組織發育成如男性陰莖般的模樣,中間可能含有尿道,有的則沒有,這屬於外性器官組織異常,因為並沒有睪丸存在,所以並不具備男性功能。可通過手術切除並進行陰道整形(有部分案例陰道依然存在在假陰莖之下)。
2.陰陽人:染色體為XXY,導致同時具有男性及女性生殖器官,有的是男性生殖器官在外(包括睪丸、陰莖),有的是外觀如女性,但睪丸在鼠谿部,少數有兩者發育皆成熟的狀況。患者可以選擇保留一種性別,或是繼續以陰陽人身分生存!

所以,無論哪種,還是趕快選擇一下好了,哈哈!除非變成日本某些「特別癖好」的那些............你查查就知道了!


[引用] | 作者 謙少 | 5th Aug 2007 16:01 | [舉報垃圾留言]

[2]

其實無雙是「男」性早在當年(?)寫鐵騎俠士零時就決定了。

道定的當家必須是「天生有缺陷的人」,其中以「性別缺陷」是最高級的(因為創立道家的那傢伙也是這種人),於是道無雙年紀輕輕就取得下任當家之位。

無雙的雙生妹妹是正常女生,所以不能繼承當家之位。

其他「偽娘」可能除涼宮茜也是舊人而比較易「斷推」外,其他各位想必也想不出來吧。慢慢寫下去就是。


[引用] | 作者 馮友 | 3rd Aug 2007 13:45 | [舉報垃圾留言]

[1]

嘔......原來道無雙是人妖。

不喜歡那東西,大可練《葵花寶典》或者「器官移植」。


[引用] | 作者 凡鳥雛 | 3rd Aug 2007 09:3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