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5th Aug 2007, 14:22 | 偽娘 | (1103 Reads)
  「小姐,到了校門。」
  無雙負起書包下車,木次郎一如往常地駛離回去。
  學校的生活永遠如一,沒有多大改變。即如碰上體育課的時候,她也可以缺席留在圖書館自修。
  因為那樣東西,令她不可能穿上女生的緊身運動服。以道家的力量,她很容易地弄得一張假的醫生證明,表示她不可以進行劇烈運動,校方才得以寬限她不用上體育課。
  假的,完全是假的。
  論運動,她絕對不輸於奧運健將。在日本時更與山中的巨熊對戰,徒手就把牠轟至重傷。
  弱不禁風的身子,卻是含有無盡的驚人之力。
  現在她一手托著下巴,朝窗外遙視。架在半山的國際學校,而且是富有子弟人家的專校,其景色也比美別墅。山下城市之姿,海港之美,盡收眼底。
  然而道無雙沒有因此而高興。
  對她來說,再多的錢還是沒用,再多的權力也沒用。
  正如有馬二曾吐出來的一口鳥氣:「我們嘛,打從一出生那天就是不幸的人啊。」
  無雙把心神拉回來。真是的,活在二零零五年的她居然會想到二零零七年的有馬二,還真是不可思議。
  有馬二也在這個時間這個城市中生活,但並不是她所認識的他。
  很吊詭。
  她把視線強行移回課本上,杜絕遊思妄想,集中回課本上去。

    *    *    *    *    *

  之後數天下課回家後,二馬友也接連與無雙對戰,並一一指導她。
  「唔,左腳提前少少……對,這樣子下盤會更沉實。記著,上身要虛下身要實,這樣才是武術的基本功架。」
  「是,師父。」
  「肩膀要放鬆!腰骨挺直些!」
  「是,師父。」
  「雙臂微曲,你現在曲過頭了。」
  「是,師父。」
  無雙馬步立穩,雙手持劍,閉目靜立,絲紋不動的在道場中央止息。
  二馬友就在她面前臥在地板,翻閱著《Keroro軍曹》漫畫,不時傳出嘻嘻的笑聲。
  「好,看畢,我上了。」
  「是,師父。」
  二馬友弓身彈起,扭扭腰,伸伸腳,簡單的熱身運動之後忽然如閃電也似地突進至無雙面前,一記左掌拍向她的臉門。
  無雙上半身完全不動,下半身猛地冒進,腰馬合一下使出驚人的爆發力,與二馬友硬拼起來。
  然而就在一眨眼間,二馬友消失不見。
  在左方!
  無雙欲止步扭腰,但左腳忽地給一物拌上,背部也給對方拍上一掌,登時失去重心,整個人仆跌在地上。
  「唉,你還要多多鍛鍊呀。」閃身、留下右腳勾上對方左腳,再回身出掌,一切動作也近乎完美的二馬友對徒兒的戰敗仍有遺憾:「算了,今天時間也差不多,你回去用功吧。」
  無雙忍著摔得疼痛的身子端正向二馬友行禮,再退出道場。
  洗手間內冷水噴出,沖刷著無雙的臉。
  關上水龍頭,水不再噴出來。
  還是不行,滿以為自己進步很多,但在師父面前還是不堪一擊。
  「為什麼會這樣……」她雙手無形一緊。
  太失敗了!
  為什麼我的人生會如此失敗?
  不經意間,口袋中發出震盪,來源是那具對講機。
  「喂喂。」
  「這裡是時空列車九一三號,我是BB300,現在請閣下登車。」
  看來又有新任務了,無雙表示知道。
  「我身處洗手間中,附近沒有人。」
  「好的,十五秒後會到達,請準備。」
  無雙關上對講機,對著鏡中的自己,無神地別頭離去。
  果然不一會前方的空間裂開一道門,無雙毫不訝異,就是這樣一身武道袍的登上車。
  車廂中有六人,除去BB300、刀仔、涼宮茜及有馬二外,還有兩名陌生的口臉。一位是穿著隆重和服的十一二歲小女孩,另一人是廿多歲身材出眾但衣著皺巴巴的短髮女生。
  車門關上後再度出發。
  「各位好,許久不見。」BB300打招呼道:「今天召各位來並非是有任務進行,而是有兩件大事宣佈。」
  「大事?」
  「第一就是偽娘軍有新人加入,各位也看到了,我身旁的兩位就是新加入的伙伴。」
  「各位好!我是薰姬,今年十三歲,請各位前輩多多指教。」薰姬一身輕便的紅色和服配上修飾過的髮髻,盈盈向車廂眾人笑臉相迎,天真的叫人憐愛無限。
  她說的是日本語,但在眾人塞在耳中的翻譯器得以完全解讀明白。
  當然也有人無視臉孔言語,光是集中在她身上其他地方打量留意。
  「袿姿!居然是袿姿!天呀,薰姬小妹妹你是甚麼時代的公主?」
  「呃?甚麼時代?」
  「唔,袿姿是十二單衣的簡易版……你是長於平安時代還是鎌倉時代?」
  薰姬聽得頭大如斗,此時穿著學校泳衣的涼宮茜一記手刀劈向有馬二頭上。
  「你這個白痴!那些甚麼平安鎌倉全是後人記史時才用上的名字,當時人如何得知?」接著又對薰姬解釋道:「不必理會他,這傢伙是一位和服控,一旦碰上和服娘就會失心瘋,你以後不要接近他就是。」
  「嗚,可愛的和服小妹妹,不要聽這位外女內男的變態叔叔亂說。姐姐我是……嗚呀!死丫頭居然動手打我,看招!」
  車廂中再次發生第N次世界大戰。
  「呃,怎麼會……」
  「這兩位不要得的前輩每天就是為這些雞毛蒜皮之事扭打在一起,你看慣了就不會見怪。」無雙輕道。
  BB300插口道:「其實,這位小妹妹是『男』來的。」
  全車默然。
  有如時間凝止一般,有馬二與涼宮茜二人拳掌雙雙定勢下來。
  薰姬羞紅著臉道:「討厭,人家只是比其他女生多長了一樣東西,少長了一樣東西。」
  「算啦,雖然只是差了一條染色體,但男女之間就此分別很大……瞧一瞧……」有馬二撲前來揭開薰姬的和服下擺,再次吃了茜的一記手刀。
  「色鬼。」
  「喂,我只是想研究一下她身上這襲袿姿罷了。」有馬二忍著痛詳細端視:「估計沒錯應該是平安時期,對吧,BB300。」
  「真是敗給你這名和服控。」BB300模仿人類聳肩道:「薰姬是平安後期一名武士家的三男,但自小愛女裝,因為某些原因家人不能改變下只好任他裝成女兒生活了。」
  「本名是甚麼?」
  薰姬頓時顯得有點落寞,有馬二忽然明白的拍肩道:「算了,在這裡你就是薰姬,是一位可愛的蘿莉!」
  雖然薰姬不甚明白「蘿莉」是甚麼意思,但是給眾人視為「女孩子」一事顯然十分高興,也就消弭了剛才的不快之情。
  「你好,我是有馬二,偽娘軍第一位成員,真正身份是……」說著,忽地附在薰姬耳邊細言甚麼。
  「噢!原來你就是那位鼎鼎大名的……」
  有馬二示意她不要說出來:「這是秘密,其他人也不知道啊。」
  薰姬童真地點頭,有馬二坐在桌子上道:「唉,往事如煙呀,現在我只是一名一事無成的少年,終日就是寫些沒人看的爛小說。」
  「怎麼會這樣?以姐姐你的文采,寫出來的小說怎麼會沒有人欣賞?」
  「時也命也呀!」有馬二拍拍她的頭:「也許我的才氣在那時早就用光了。」
  一旁的涼宮扯著有馬二的耳朵:「死人有馬二,你的真正身份是甚麼?」
  「哎,還不就是有馬二嗚嘩嘩嘩嘩嘩……」
  虐打場面進行中。
  刀仔一直坐在角落不發一言,無雙問薰姬道:「對了,你有甚麼能力?」
  「能力?」
  「沒錯,偽娘軍正如其名,隊員全是偽娘……」無雙強行霪著內心的不快說下去:「然而更重要的,隊員必需具有超越平凡人的能力,才可以應付各種危機。好像剛才那位有馬二,別看他功夫平平無奇,事實上是中國史及日本史的專家,擁有輪迴七世的記憶,時間幾近橫跨千年。像剛才那樣單憑和服式樣就可以斷定時代也只是等閒事,更重要是像導遊一樣在穿梭各時代中為我們作出恰當的指引,絕對是隊長一般的存在。」無雙頓了一頓,再說:「至於我,道無雙,是第二位加入的隊員。我所修習的道家劍法善於在千軍萬馬中斬殺敵人,論劍法是隊中第一。當然也有修習武術……」
  二馬友、涼宮茜。
  無雙眼色停在與有馬二扭打成一團的涼宮茜,欲言又止,於是轉而介紹另一人:「你看到嘛?坐在角落,手抱著刀的那位,是第三位隊員。名字嘛,我們只是稱呼他為刀仔,只知道他是公元二二八九年的人。」
  一直沒有說話的那位短髮女生眉頭一震。
  「他的武術及劍法一般,只是他手上那柄刀好像是特別的。」
  「特別的?」
  無雙頷首:「可以把任何事物一刀砍斷,空氣是例外。此外不可思議的是他有自動療合能力,斷了一對手也可以重新長出來。」
  「嘩,好強呀!但是……那還是人來的嗎?」
  無雙也不知道。
  「最後就是那位穿著學校泳衣的女生,她名叫涼宮茜。」
  「這個我知道,她剛剛好像因為在上甚麼游泳堂而給召來感到很氣憤。」
  對於一些未來世界的詞彙,薰姬好像仍不大理解。
  「論武術她應該是我們當中最高深的一位,其修習的暗行禦風八勢可以產生等同龍捲風的破壞力……呃,總之就是驚人的風速,連我也沒信心可以當她的對手。」
  薰姬一一明白,看來她也不是笨人,理解力很強:「我的能力,就是心靈感應以及元神出竅。」
  無雙深深吸一口氣,望向BB300,對方也點頭承認。
  現在,只餘下那位一直不張口,臉孔上似乎憨了不少怒火的短髮少女。
  「她……呃,他與刀仔一樣,也是公元二二八九年的人。」BB300這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