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1st Aug 2007, 13:55 | 偽娘 | (908 Reads)

最近終於確定為《偽娘》分篇章了,連載時一直以流水號算下去,不過真是有機會發表時整理後會插入篇名。當然,這個可能是理想吧。

關於新出場的「雙馬尾和服娘」,偶絕對是參考了kagami……真糟糕。當然她並不是かがみ,詳情不多說了。另外與網友提及「有馬二」,關於「七世前的『她』」應該不難猜,猜不中也不打緊,反正考核通過後就是「她」的劇情了。

涼宮茜,沒有看過爛作的未必清楚她,希望之後有空多多補回其背景。

  「我如何幫姐姐忙?」
  「閣下不是說會心靈感應以及元神出竅?拜託你使用元神出竅在附近探索,再用心靈感應把敵人的位置及數量向我報告。」
  「啊,即是說要我當探子。沒問題,平時也是這樣子為爸爸工作的。不過元神離體時請保護好我的肉身,不然便不能回來了。」
  「明白。」
  薰姬安心地入眠,看樣子靈魂應該離體而去。有馬二繼續躲在草叢中,靜候消息。
  「附近五十步也沒有敵人。」
  有馬二腦部突然有訊息傳入心坎,他也在心中回應道:「樹上有沒有敵影?不要光是看地面。」
  「讓我飄上去看看……沒有。」
  有馬二道謝,但仍不敢大意,躲勸在長草叢中潛行。
  忽然前方似是有些不對。
  很難說出口是甚麼,總之眼前景象出現不協調的感覺。
  是普通的森林,地上滿是高及腰間的長草,但就是給予有馬二一種極為難受的感覺。
  「你還是看清楚吧,可能對方用了偽裝術。」
  「偽裝術?」
  「就好像忍者,把身影與環境合二為一,那樣便不容易發現。」有馬二道,他知道二零零七年已出現迷彩軍服,美國更好像研發光線折射來取得「真正隱形」的技術。也許二零五零時業已完成並投入實戰,所以千萬不能大意。
  可惡!是誰提出這麼恐怖的考核?真是想殺光他們嗎?
  有馬二擦擦鼻頭,此時薰姬又傳來感應:「雖然不大肯定,但還是沒有人。」
  「真的?」有馬二直覺告訴他絕非沒有人,可是薰姬也這麼努力調查了,也應該相信她。
  「你回來吧,我們要繼續前進。」
  薰姬回歸肉身,有馬二負起她繼續緩緩前進。
  「到達下一目的地時再進行偵查,這樣應該可以百分百安全地到達終點。」
  二人盡力屏息前進,在密林中一時倒也難以用肉眼發現他們。
  樹梢上,白色的雪緩緩飄落,數點凝思集中在一塊,一位雪白和服,束著銀絲腰帶,留著雙馬尾的和服娘浮現上來。
  穿著和服的身姿非常端正,就像傳統卷畫中走出來的古代麗人一般。
  她只是盯著有馬二的身影察看,忽而莞爾地一笑。
  雪花輕飄,如同春日櫻花的繁落,美人又在樹梢上消失不見。



    *    *    *    *    *

  海灣長長的,沙子幼細,要是可以的,道無雙及涼宮茜也想大伙兒一起在此遊泳。
  然而現在卻是考核中,聽BB300的口氣一旦失敗偽娘軍便要解散,他們也不能夠實現所渴求的願望。
  「哎,總覺得在此情況下穿著學校泳衣有點古怪。」涼宮茜又在抱怨道,雖說四下無人,但她還是不自覺的抿嘴,同時扯扯下體處的布位以防走光。
  道無雙回頭看著她,弄得她有問不好意思:「抱歉,當女生太久了,這些習慣好像改不來。」
  「不,」道無雙似是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張口道:「你的師父是誰?」
  「唔……」不知何解一道如此簡單的問題卻叫涼宮茜十分困惑,雙手叉在漲圓的胸前思索一會,說:「也罷,反正大家也是偽娘軍的伙伴,說出實話也不成問題。當我還是任天道時師父是黃固培,變成涼宮茜後便給二馬友扯去當弟子……哎,很難說明是甚麼一回事。想當年我才剛剛佔了涼宮茜這六歲娃兒的身體,便給二馬友相中,說我有武學天份,硬要收我為徒……」
  道無雙身子一震:「也就是說,二馬友是你的師父?」
  「至少目前是。」涼宮茜也留意到道無雙流露出古怪的表情,走上前問道:「甚麼事?是不是與二馬友有關?」
  「二馬友……他是我的師父。」
  「甚麼?」
  道無雙整理一下呼吸,說:「不久之前,即是二零零五年那時,我聽師父說在日本收了你當徒弟。」
  涼宮茜點頭道:「沒錯,二零零五年那一年我在日本不幸死亡,靈魂轉入這丫頭身上,之後便是二馬友硬收我為徒……好像那一年香港武林界發生了一件大事,他不得不趕回去處理。於是把我這位新收入室的弟子留在日本,自己一人乘飛機回去。」
  「奇怪,師父他完全沒有提及此事。他只是對我說回港渡假,順道考察我的鍛鍊有沒有進步。」道無雙臉色漸漸難看:「我最想問一回事,在此之前你不知道我也是師父的徒弟嗎?」
  「沒有,二馬友他完全沒有提及你。」涼宮茜才一回答,也想出是甚麼一回事:「你是在想,二零一二年那時,發生了甚麼事?」
  道無雙點頭:「師父的品格,我十分清楚。以他的個性,不可能不把我介紹給你的。」
  涼宮茜也點頭同意,她也注意出問題的凝結所在。
  「然而這樣多年,他卻完全沒有向你提及我的存在,那回事總叫我放心不下。」
  涼宮茜鎮定地一拍她的肩:「放心,考核完結回去後,我一定立刻抓著死人二馬友質問這回事!當然,大前提是我們要通過考核,偽娘軍繼續存在,我們才會有相見的機會!」
  道無雙愕然半晌,然而在明白後還是堅定地點頭。
  沒錯,只有考核通過,偽娘軍才得以保存下來。而偽娘軍的存在,才可以令她們二人有機會再次碰面。
  活在二零零五的人,與存在於二零一二年的人,相見的方法,只有通過擁有自由來回於無限時空權力與技術的偽娘軍。
  所以,偽娘軍絕不能給抹殺兼存在,至少現在不可以。
  二人相視而笑。
  「也許,一會才稱呼你為師姐,可以嗎?」
  「很好,把麻煩的傢伙解決,也是考核的一部份。」
  海灘上肉眼所及處,只有二人的存在。
  然而二人還是向空虛無人處騰動。
  「狂風.切!」涼宮茜運功一斬,山岩便給狂風凝聚而成的迫力給劈爆過去。而沒有持劍的道無雙亦雙手運勁,趁碎石空隙之處一拳揮去。
  現在她才想起沒有攜同愛刀,簡直不巧。
  與師妹涼宮茜穿著學校泳裝上陣,真是叫人不高興的事。
  拳頭觸及某事物,觸感回傳至大腦,明顯是人的肉身及外在的衣物。
  果然是有人躲在此處。
  不,他們已經知道行藏敗露,紛紛衝出來。
  「師妹!」
  「明白!擾敵的工作交給我!」涼宮茜腳下擺起風掃勢,雙手配合腰力扭動下撥出巨大的氣流。
  「風捲勢.起!」
  隨著狂風怒吼,捲起幼沙在半空亂揚,與此同時道無雙也衝入風沙中,憑剛才瞬間感應判定敵人位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一向其小腹施以一拳,甚至打飛手上的槍。不消半刻所有冒出來的敵人已經失去活動能力,全倒臥在沙灘上。
  即使沒有武器,道無雙也不是沒有戰鬥力。長久以來的訓練,並非只有劍術,拳腳功夫也不是蓋的。
  畢竟她的師父是二馬友,道拳高手,以一對肉掌奪下中國武術第一之名的奇人!
  風沙在涼宮茜的停息下亦消除退下。
  「哼,廿人,是一個小隊嗎?」道無雙鬆鬆手腕道:「雖然全身高科技武裝,但是反應好像太差勁了。」
  「是啊,看上去只是一群過度依賴科技武裝的垃圾,就算同時冒出一百人也可以輕鬆對付,難怪死人二馬友常常自誇可以在一瞬間全滅一支一百人的武裝組織,看來不是誑言。」
  「師妹,你太有自信了。」
  「啊?」
  「要是剛才他們其中一人開槍,我們便死定了。」道無雙拾起其中一人手中的機關槍:「雖然不知道未來的技術是如何,但顯然一定具有比現時機關槍更高威力的性能。幸好剛才他們反應不及下來不及,加上我們二人合力在其定神前完全撲滅,不然只會變成蜜蜂窩。」
  涼宮茜不答話,臉色有點頹然起來。
  「師父說的可能是誇張了,但也可能是事實。不過在判定其真偽前,我們也有必要知道,以我們目前的能力,剛才沒有給射殺只是幸運。要是之後還有一隊支援趕上,也許我們便死定了。」
  「師……師姐說得很有道理!」涼宮茜收起那副興奮的表情:「沒錯,面對槍械,武術再高也沒甚大用。我們唯一可以做的……」
  「就是在他們扣扳機前先消滅他們。」道無雙冷靜自若地道:「這堆人一時三刻也不會醒來,我們還是保持一貫小心翼翼的前進吧。千萬別一時大意,師妹!」
  「啊……啊,是。」
  「行了。」
  「等……等等。」
  涼宮茜沒有前進。
  「甚麼事,師妹?」
  「那個……為什麼要稱呼我為『師妹』?」
  道無雙側側頭一想,忽然間別頭過去,好像明白過來。
  「要是如此,我也該稱呼閣下為『師兄』才對吧?」
  道無雙臉容扭曲好一會,良久才吁了口氣:「是,『師弟』。」
  涼宮茜一笑:「算了,其實我並不是太介意,反正我從不自覺自己是二馬友的徒弟。只是嘛,明知我是男人,還要稱呼為『師妹』,未免有點不快罷了。」
  道無雙眼神憂鬱,轉身前進。
  涼容茜感覺到對方的心結比自己更嚴重。
  還是說,自己的心結太輕了。
  「為什麼……給人家稱呼為女生時,我完全不覺得憤怒?」
  至少,也該像道無雙那樣才對。
  不,也許只是她個人問題吧,平常有馬二不也是笑嘻嘻的不當一回事?
  「哎,女孩子嗎?差不多是七世前的事了……不打緊啦,做人就要向前看。反正偶會努力,下一世回復女兒身!」
  「乞……乞……乞……」
  有馬二死忍著不打噴嚏。
  「姐姐,怎麼樣了?」
  「可惡,是誰在說我壞話?」有馬二輕聲道:「小心,我們不可以發出聲響,知道嗎?」
  薰姬表示明白,二人繼續以半蹲的姿勢穿越草叢。
  樹幹後,點點雪片再度飄落。
  那名雙馬尾和服娘漸漸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