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5th Aug 2007, 11:13 | 櫻花.和服.刀 | (701 Reads)

這一篇可能會拖很長就是……

  「三……二……一……衝呀!」
  隨著白河學姐下令,我及塔馬二人立刻使出全力,以肩硬碰上門去。
  塵舊的木門給我們撞開,理所當然的堆積了萬年以上的塵沙便撲上臉門,一時不為意下便給弄得臉色灰黑,不住咳嗽。
  一眾女生當然早有預謀地留在遠處,全員生還。
  「快快去清理塵埃!」白河朝我們二人扔來毛巾,當傭人使喚起來。
  塔馬似乎早有準備,緊閉呼吸下並沒有受塵埃影響,以唯一一隻左臂接住毛巾後入房去。
  我則是在白河一腳猛踢下滾進房去。
  「可惡!女人真是可惡!」
  我抱怨道,但塔馬似乎不大介意。
  這處是學校地庫的一間小小的課室,在白河團長多番爭取下終於成功取得回來的一間小小部室。
  「以後這處便是我們的天地!你們快快給我清潔乾淨!」
  「你們」當然只是指我們兩名男生,女生不在其列。
  白河學姐行為很糟糕,但是辦事上絕對很有手段,這回便是在三言兩語下化不可能為可能,說服校方批准敝團註冊成學校正式社團,同時取得這一間部室作活動用。
  「據說,這處以前常常鬧鬼,所以漸漸荒廢了。」
  齋籐立時發抖,白河更裝作鬼臉去嚇她。
  「嗚嘩嘩嘩嘩嘩……」
  「可愛呀!小蘿莉,再叫得大聲一點。」白河邪惡地道。「今天是星期四,最合宜幽靈出沒~」
  「放心,惡靈之類的異物並沒有發現。」橘道,以她巫女的身份保證道。
  我一向不大相信這些事兒,所以沒多理會。
  「對了,團長,這些桌椅要不要堆去別處?」
  「沒錯,全推去牆壁處就是。中間要空出一大片地,桌椅只要放十套便足夠。」白河像老大指揮道,不,是使喚我們道。


  小真由氣沖沖地趕來,手上兩大包方盒置在桌上:「各位辛苦了,請享用下午茶!」
  「哈,我不客氣了。」光動口不動手的白河老實不客氣的開盒,接連放入口中大嚼。
  「好好味呀!平野學姐的料理真棒!」齋籐讚譽道。
  「嗚嗚,為什麼我老是學不好料理?」水瀨吃得痛哭起來。
  「平野有資格當新娘了。」橘一臉正經地道。
  「討厭,人家還只是高中生……」
  「喂!不是該由我們先吃嗎?」我不滿起來:「好歹我們才是最辛苦的……」
  「靠!你這名雜碎,天天也享受小真由的料理,還不足夠嗎?」白河推開我,阻止我拿取小真由的料理。
  不知何時塔馬早取了一塊壽司在手,慢慢細嚼。
  「吃飽了還要好好工作啊~」
  嗚,真是可惡的傢伙。早知如此,當時便不要給小真由拉進團來便好了。
  當眾人愉快地享受這一頓下午茶時,似乎毫不留意橘悄悄退出。
  「甚麼?有馬二要留在另一處看守……沒問題,這處也暫時沒有任何發現……」
  對著無人的牆壁自言自語的橘突地止口,回身一瞧,原來是塔馬步出來。
  他眉心一皺,橘道:「大介,暫時沒有任何問題,一切還算是風平浪靜。」
  「那個,要是需要我,請隨時召我。」
  橘閉眼道:「事實上,你未必是他的對手。其他世界中的你,也一一在他一招間殺死了。」
  「難道我的右臂也擋不下他的一招?」
  橘看著他空虛的右袍:「那是完全不同的程度,基本上有馬二也只可以硬吃三招,算是目前最高紀錄。」
  「有馬二……就是你之前提及的那位『重點』?」
  「沒錯,不久前她的傷勢復原,現在於另一個世界待命。說起來過了這麼久,對方仍沒有行動,莫非與另一人進行更大的陰謀?」
  「想不到另一個世界的白雲是尾行犯,真叫人意外。」
  「『支點』本身就不同於你們這群『常點』,每一個平行世界也有不同的存在方式。」
  「也罷,從小至大也聽你解釋這回事,不過硬是不大明白。」不知何時塔馬緊握右拳,青筋盡現:「我只要知道,這個世界的白雲是我的好朋友,我絕不能允許他死亡!」
  「那便很好了,拜託……目前所有平行世界只餘下一百個,不能夠再失敗了……」
  「喂!你們二人鬼鬼祟祟的在談甚麼?」野口冒出頭來道,不料白河一手按下他,大叫道:「想不到你們二人會走在一起!真好!」
  「少胡說。」塔馬轉身道,空虛的右袖搖上前來。
  「哎,反正你們二人是青梅竹馬,走在一起也十分正常嗚呀呀呀呀……」
  「甚麼?青梅竹馬?為什麼我們不知道?」水瀨問道。
  「快說說是甚麼一回事?」齋籐也為此而雀躍不已。
  「因為塔馬天生就少了一條右臂,所以伯父伯母總是不安心,小時老是去橘學姐的神社祈求賜福給他,於是二人從小便認識了。」平野道:「抱歉,以前不小心說漏給白雲君知道。」
  「好像到現在塔馬還是神社的常客呢。」我道。
  「沒甚麼,只是在聊第一次正式部活是去甚麼地方。」
  「這回事我早已成竹在胸,明天宣佈!」
  不知何解,我留心到橘及塔馬二人臉上沒有歡喜的神色。
  「喂,你們在搞甚麼?」打掃完成後我與塔馬一起回家,團長、橘學姐及小真由她們早已回家去了。
  「沒甚麼。」
  「還好說?別以為我甚麼也不知道。剛才團長大吵說明天宣佈重要事項時,你們二人臉色十分難看。」
  「不干你事。」
  「瞧,你還是那副表情。一場好朋友,真是不能說嗎?」
  「……」
  「也罷,你當偶自言自語好了。」我自顧自的道:「看到了沒有?那處路口擺放的鮮花,不知是誰放的?莫非是貓貓的主人?沒記錯上星期四此處便是有一架房車撞死一頭小貓……好像自從那天碰上此等倒楣事後整個人也在走霉運,星期一忘記帶作業、星期三測驗不合格……咦?塔馬?」
  不知何時塔馬早已離開了我,一個人向神社奔去。
  果然,橘一如往常,一身紅白的巫女服身影就在正門石階前,正在提著掃把掃地。
  「大事不妙!」塔馬衝上來道:「綾乃!另一個白雲來了!」
  「甚麼?」橘有若電極般雙手一鬆,竹掃子掉落在地上。
  「剛才……我與白雲一起回家的路上,好像瞧到了另一位與白雲一樣的人物在另一處街口閃爍地窺伺。」
  「真……真的?」
  「沒錯!」
  「但是,血櫻花還未發生……」
  「不要等了!甚麼血櫻花,等到那回事出現才確定已經太遲了!」一改平常的神色,如今的塔馬氣急敗壞,僅存的左手抓著橘不放。
  「那個,我立刻與其他『力點』聯絡,白雲的安全便……拜託了。」
  「一定!」塔馬堅定地道:「那個,我一定會保護這個世界!」

    *    *    *    *    *

  入黑。
  一貫地享受小真由的豐盛料理,然後是努力學習,不久後睡魔襲來。
  我永遠是受不了睡魔的,所以永遠是九時正前上床睡覺。
  才一仆進被子中,人已進入夢鄉,完全忘記這個世界。
  一人悄悄現身,似乎是早已在此房間中待著,非常熟悉地不依靠燈光便來到床沿,俯身審視睡得如同死豬的那位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傢伙。

 


[6]

李連杰的 the one是甚麼來的?(偶通常看日本電影,汗)

詳情保密,慢慢寫(今天是寫偽娘)


[引用] | 作者 馮友 | 29th Aug 2007 10:57 | [舉報垃圾留言]

[5]

之前沒發覺,重看一次後發現這個有點像李連杰的 the one

當全部白雲被殺有會什麼事?


[引用] | 作者 頹廢腐男 | 29th Aug 2007 10:34 | [舉報垃圾留言]

[4]

果然,在留言裡打"shift+,"的話,"shift+,"及之後的字全都會不見...("shift+,"就是>的反轉)


[引用] | 作者 雞比Zwei | 26th Aug 2007 17:36 | [舉報垃圾留言]

[3]

[引用] | 作者 雞比Zwei | 26th Aug 2007 17:31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比較喜歡是尾行犯的白雲>_"之後的全消失了......
是不是掉進平衡世界了=.=
不再寫一次了,我也在寫文章
只是想說我一直支持《櫻花.和服.刀》系列
也很期待今後的發展


[引用] | 作者 hkhello | 26th Aug 2007 05:07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比較喜歡是尾行犯的白雲>_


[引用] | 作者 hkhello | 26th Aug 2007 05:0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