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2nd Sep 2007, 11:13 | 櫻花.和服.刀 | (644 Reads)

我承認,這回是故意玩Copy & Paste,不可以嗎?

  銀光一現,一柄小刀執在對方手中。
  刀尖在半空凝止,沒有刺中對方心口。
  「甚麼?你怕了?」
  「不……」
  「還以為你很喜歡殺人呢?」
  不知何時另一人也浮現出來,原先執刀的人不滿道:「錯了,我只是想幹那回事,殺人只是想滅口。」
  「哼,也罷,反正你真是下手了也很麻煩。要是他死了這一個世界會立刻消失,你也會一起滅亡。」
  「那末為什麼還叫我去殺他?」
  「只是想考驗一下你的能力,雖然有點失望,但還未絕望。」
  二人對話良久,床上的白雲還是沒有醒來。
  「還是由我來動手吧,你捉緊我,一會要立刻撤離。」

    *    *    *    *    *

  「呵欠」一聲後起床。我伸伸懶腰,起床迎接新一天。
  很香的味道飄來,那傢伙也不知是甚麼人,為什麼每天也可以早起煮飯?
  我穿好校服,「踏踏踏」的奔下樓梯。
  奇怪,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識。
  「早安,白雲君。」一名穿著純白間藍水手服的少女從廚房端出早飯,還穿著可愛的粉紅色圍裙,頭髮長長的束起成馬尾,一對酒渦常常掛在臉上,她就是鄰居的女兒兼我的同班同學平野真由。
  「早安,小真由」我習慣的坐在椅子上,不用動手就有可口美味的早飯吃,而且更是學園中數一數二的美女親手製作,說出去會成為剛田學園所有男學生的公敵。
  她也在對面坐下來,精神的說:「今天早飯如何?」
  我吃了一口,說笑道:「很好,可以當完美新娘了。」
  「白雲君真是會說笑。」
  「才不是說笑啦。」
  不對,好像是經歷過的事似的。以前就有相近的經歷……
  「今天是星期五?」
  「對。」真由愉快地道。


  我變笨了?昨天是星期四,今天自然是星期五。
  「糟糕!我想起來了!今天是古文測驗!」真由忽然驚叫道。
  「甚麼?不是上星期的事嗎?」
  「白雲君,你是不是搞錯了?昨天老師還一本正經地提醒我們今天不要交白卷啊。」
  銀光一現,一柄小刀執在對方手中。
  刀尖在半空凝止,沒有刺中對方心口。
  「甚麼?你怕了?」
  「不……」
  「還以為你很喜歡殺人呢?」
  不知何時另一人也浮現出來,原先執刀的人不滿道:「錯了,我只是想幹那回事,殺人只是想滅口。」
  「哼,也罷,反正你真是下手了也很麻煩。要是他死了這一個世界會立刻消失,你也會一起滅亡。」
  「那末為什麼還叫我去殺他?」
  「只是想考驗一下你的能力,雖然有點失望,但還未絕望。」
  二人對話良久,床上的白雲還是沒有醒來。
  「還是由我來動手吧,你捉緊我,一會要立刻撤離。」

    *    *    *    *    *

  「呵欠」一聲後起床。我伸伸懶腰,起床迎接新一天。
  很香的味道飄來,那傢伙也不知是甚麼人,為什麼每天也可以早起煮飯?
  我穿好校服,「踏踏踏」的奔下樓梯。
  奇怪,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識。
  「早安,白雲君。」一名穿著純白間藍水手服的少女從廚房端出早飯,還穿著可愛的粉紅色圍裙,頭髮長長的束起成馬尾,一對酒渦常常掛在臉上,她就是鄰居的女兒兼我的同班同學平野真由。
  「早安,小真由」我習慣的坐在椅子上,不用動手就有可口美味的早飯吃,而且更是學園中數一數二的美女親手製作,說出去會成為剛田學園所有男學生的公敵。
  她也在對面坐下來,精神的說:「今天早飯如何?」
  我吃了一口,說笑道:「很好,可以當完美新娘了。」
  「白雲君真是會說笑。」
  「才不是說笑啦。」
  不對,好像是經歷過的事似的。以前就有相近的經歷……
  「今天是星期五?」
  「對。」真由愉快地道。
  我變笨了?昨天是星期四,今天自然是星期五。
  「糟糕!我想起來了!今天是古文測驗!」真由忽然驚叫道。
  「甚麼?不是上星期的事嗎?」
  「白雲君,你是不是搞錯了?昨天老師還一本正經地提醒我們今天不要交白卷啊。」
  「昨天……昨天古文老師有這樣說過嗎?」雖然努力地回憶,但似乎老是沒有印象:「不對,昨天根本沒有古文課。」
  「白雲君,你在說甚麼傻話?平常倒是你提醒我的,為什麼今天反而是我來提醒你?」
  「呃……是嗎?」我完全沒有記憶:「不用怕,上星期才考過一次,我還是記得的。」
  「甚麼?上星期才沒有古文考試!」
  「行了行了。」我沒好氣去分辯,繼續低頭吃早飯。
  回學校的路上,後面突然響起了一道嬌聲:「喂喂,野口真由,給我停下來!」
  後面一名穿著同樣水手服的女學生叫道,有著模特兒的完美身材的她叉手在腰,對我們二人不懷好意的打招呼。
  真由回頭分辯道:「討厭,人家姓平野,不是野口。」
  「放心吧,反正你遲早也會改姓野口,早些習慣也是一件好事。」她若無其事的道,我則按捺不住的道:「拜託,我和小真由才不是那種關係!」
  「哼,你不知道甚麼是日久生情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日夕相對,很快就會浴入愛河。」女學生轉身站在我面前道:「之後青澀的愛情就會開花結果,結為夫妻……」
  「學姐……」
  「拜託,妄想也要有個限度。」我不耐煩地道:「學姐,雖然你是我們的團長,但也請不要在此事大造文章!」
  「算了算了,你們夫妻同心,我很難作出破壞耶。」白河吐吐舌,不過完全沒有悔意。
  「現在誰人是夫妻了?」我不耐煩的道:「小真由,我們走。」
  「呃……啊……」
  「糟糕,手牽手的,甜死人了。」
  我大吃一驚,這才發現自己拉著真由的手,不由得在慌亂下鬆開來。
  「一會學校見!」罪魁禍首的學姐向學園處奔去,她的惡作劇喜好越來越過份,真不知道下次團部活動又會想出甚麼鬼主意。
  我和真由也紅著臉,只好繼續上路,但明顯一前一後的不自然起來。
  天呀,甚麼好心情也給白河她全破壞了。
  我們一前一後依舊走下去,後來來到一處路口。紅燈亮著,我們只好並肩站在路邊等待綠燈到來。
  下意識地,眼睛掃向某處。
  昨天那堆花束不知在何方,可能是給清道夫掃走吧。
  「真是無情呀~」
  「甚麼?」
  「不,沒甚麼。」
  也罷,世界就是如此炎涼。也許在此一秒,世界上又有數人離開,然而有多少人會記得?
  畢竟,生離死別,原是平常事。生榮死休,有生必有死,這樣一想便會輕鬆很多。
  然而我不是甚麼大哲人大聖人,終歸還是放不下這回事。
  綠燈。
  我與真由二人雙雙越過馬路。
  馬路與平常一樣。
  沒多久恢復成往日的寧靜,無人又無車。
  一隻小貓乘此際偷偷閃出來,像小霸王的悠閒地遊走。
  一架跑車超速駛至,駕駛者壓根兒就沒有看到道上的小貓。
  小貓也無法應對突如其來的跑車。
  碰──
  血淋淋的,把原本放花束的地方沾上詭異的深紅。

    *    *    *    *    *

  今天果然是古文考試,然而奇怪地題目與上星期的完全一樣。雖然我滿腹疑問,可是見眾人也在埋首答卷,隨便舉手指正會不會打擾人家。想著想著,還是覺得不對,於是舉手提醒老師。
  「甚麼?考題重覆了?」
  「對啊,全部題目也是上星期的,我不會記錯。」
  「野口,你是在說笑嗎?上星期何時有考試?」
  「呃!我明明記得很清楚的……」
  「豈有此理!你還在說三道四!我是老師也不記得嘛?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沒好好溫習,才在此胡說八道?」
  招來老師一頓責備,只得吞下一口氣回肚子中,默默安坐答卷。因為記得之前老師曾發卷解釋答案,所以很早便全部完成,而且可以確定是全對的。
  考試完畢後我成為眾人的笑柄,毫不留意身旁的塔馬一人溜出課室外。
  「本周運氣太弱,小心身子。」
  「男朋友會回心轉意,放心吧。」
  「你現在面對迷惑,坦白說,不要做那種工作比較好,不然你將來會後悔「
  「這次的工作絕對有危險,甚至不能回來,最好不要去。」
  在三年級的課室中,橘學姐乘課餘時間為眾女生占卜。因為她本身就是巫女,加上占卜預言能力廣為人知,連老師也不得不私下找她相詢。
  好不容易才免費為各同學占卜完成,她看著眼前一疊撲克牌,隨意抽出三張。
  小丑、方塊九、紅心九。
  她閉目一會,把三張牌反轉插回撲克牌堆中。
  「喂,是不是很累?」同班的白河走近道。
  橘點頭,白河指指門外:「男朋友找你啦,好好補魔力吧,拜拜!」
  話未說畢,便如一陣風衝出課室外,差點把靠在門外站著的塔馬嚇了一跳。
  「奈月還是老樣子。」
  塔馬聳聳肩,表示見慣不怪。
  「你找我有甚麼事?」
  「今天白雲很古怪,我覺得可疑,所以前來通知你。」
  「很古怪?如何古怪?」
  塔馬於是把我的行為告訴她。
  此時白河火速於走廊內奔跑,把剛巧步出課室的我撞個正著。
  「嗚呀!非禮呀!」白河故作委屈地抱著乳房道。
  「喂喂!明明是你自己撞上來的……還有,三年生為什麼會在二年生的樓層胡亂奔跑?」
  「哎,我想抄小路去教員室。」
  「教員室?是不是團部的問題?」
  「當然啦!現在我為爭取敝團的部室而努力啊~沒空和你說明,拜拜!」
  我聽著,想一想,不對,我們不是已有部室了嗎?
  「等等!白河學姐!我們不是已有部室嗎?」
  我也追上去道。
  「白痴?我們何時有部室,你是不是變笨了?」
  「才不,呃……」
  古文老師突地冒出來阻截我,把那份古文卷呈在我面前:「野口!站著!」
  「甚……甚麼事?」
  因為他的緣故,白河學姐的身影便消失在彎角處。
  「你是不是沒有睡醒?居然寫錯日期?」古文老師怒喝道,同時把卷子堆在我面前。
  「五月七日,沒有錯啊,有甚麼問題?」
  「還說沒有錯?今天是四月三十日,你是不是記錯了?」
  「甚麼?四月三十日?昨天……」
  「還好卷子全對,不然我不會對你客氣。」古文老師乾咳數聲:「閣下下年便要升上三年級,別如此糊塗。大學入學試上的卷子要是填錯資料,也會叫你失去格!小事上不專心,更不要說大事了。」
  「呃,那個……」
  「下次繼續努力!」古文老師教訓完畢,留下完全不知發生甚麼事的我。
  塔馬把我的事說完,橘托頭沉思,說:「這點我放學後才回去與其他人商量,在此之前拜託你保護野口。」
  「沒問題。」
  塔馬離開後,橘返回座位去,把撲克牌收回書包中。
  現在的她心亂如麻,畢竟,平行世界只餘下九十九個。

[3]

太謝謝大大了!

想不到在發表前努力檢查後仍有錯,果然錯誤是修不全的Xd


[引用] | 作者 馮友 | 3rd Sep 2007 08:31 | [舉報垃圾留言]

[2]

上面那篇請無視
找錯處

第四分段第11句
「你現在面對迷惑,坦白說,不要做那種工作比較好,不然你將來會後悔「(標點)

第四分段第44句
「還好卷子全對,不然我不會對你客氣。」古文老師乾咳數聲:「閣下下年便要升上三年級,別如此糊塗。大學入學試上的卷子要是填錯資料,也會叫你失去(資)格!小事上不專心,更不要說大事了。」


[引用] | 作者 Sno_w | 2nd Sep 2007 22:06 | [舉報垃圾留言]

[1]

  「你現在面對迷惑,坦白說,不要做那種工作比較好,不然你將來會後悔「(


[引用] | 作者 Sno_w | 2nd Sep 2007 22:0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