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馮友 | 4th Sep 2007, 14:27 | 偽娘 | (1887 Reads)
  GATX565見有馬二用上如此笨拙的招式,加上早已有準備的看畢二零零七至零八年在日本播放的《假面騎士電王》,所以完全知道對方這一招是如何使出的,也就將計就計任由他砍上來。然而他早有後著,在對方砍個正著之前會先一步把他封死。
  一切如計算以內,對方真是像劇中桃塔羅斯般橫削向胸膛處。他吸一口氣,生成一股吸力把對方的木棒牢牢抵在胸前,同時反震出巨力把木棒彈回去。雙手亦沒有停下來,左右包抄的把原本應該給彈飛的有馬二夾在雙手下。
  遺憾地,木棒是彈出去,但是雙手抓了個空。
  「咦?」
  有馬二雙手早放開木棒,借扭腰之力以右肩硬撞向GATX565的下巴去,片刻不分地頂個正著,徹底把GATX565撞翻向後。
  「嗚呀──」
  「嗄……嗄……」
  GATX565雖然受創,但似乎完全不礙事,一個筋斗又彈起身上:「還道有多厲害,其實完全不痛。小子,不,小姑娘,看來你還不曉得男性肉體可以爆發出多少威力啊。」
  有馬二立馬起手作防衛狀:「哼,我對男人的身體壓根兒就沒有興趣,由以前至現在也如是。附帶說明,我是技巧型,不是力量型。」
  「不是吧,對男人的身體沒興趣?難不成你是GL嗎?」
  「胡說八道!人家只是也對GL有興趣,不過溫柔風趣床上技巧又棒的男人我也不介意。」
  「哈哈哈,溫柔風趣床上技巧又棒的男人不是沒有,只是這麼一來你就是在搞BL了。」
  「死臭男人,快快閉上你的嗚嘴!總之這次的考核試我一定會合格,之後完成你們要求的所有任務,然後回復我本來的女兒身!」
  「很好,我的任務就是全力阻礙你,絕不容你們接近目的地半步!」
  有馬二立時橫閃開去,GATX565也立刻撲上。
  「小姑娘!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GATX565話未說完,腳下忽然一拌便天旋地轉,整個人倒吊在空中。
  「姐姐,給你的。」
  「謝謝啦,小薰。」有馬二接過薰姬交給他的一對短木棒。
  「喂?你你你何時弄機關出來的?」
  有馬二樂不可支:「大叔,你搞錯了一件事:由始至終也是我及小薰二人當你的對手,並不是只有我一人!」
  「甚麼?」
  「別了!爆裂真紅之型!」有馬二雙手各執一棒,像打太鼓也似的猛地輪番向GATX565的胸口擊去。
  「嗚呀呀呀……居居居然用上響鬼的絕招……呀呀呀!」
  有馬二一邊哼著響鬼的第二首開場曲「始まりの君へ」同時依拍子狠狠一下接一下打下去,只是哼至一半之前對方就昏了過去,不醒人事。
  「好,又鍛鍊了一番。」有馬二把短棒插回後腰,負起小薰離去:「幸好剛才一直與你心靈溝通,指示你以樹藤製作陷阱,不然也不可能把對方打倒。」
  「別客氣,一直在前線拖著他的姐姐才辛苦啊。我只是隨便編了數個繩圈,以及拾兩枝短棒,沒甚麼功勞。」
  「總之這次勝利是我們二人的努力啊!嘿,想和活了四百多年的本姑娘單挑,簡直是不知死活。要是換上整批持槍部隊,我便只好乖乖投降啦。」
  二人嘻嘻哈哈地走了十數步,有馬二忽然再鑽回草堆中。
  「小心,我們還未到目的地,怎可以大意?」
  不消數分鐘二人便雙雙在GATX565眼前消失。
  「可惡……下達了『必敗』的指令,真不甘心。」
  「甚麼啦?難道你對我的命令有甚麼不滿?」
  雪花輕飄,紫再次悄然現身,還是穿著那襲高貴而公整的純白絲質和服,配上亮銀的腰帶,簡直有如仙女的存在一般叫人不可迫視。
  「不不不……紫大人,我是敗得心悅誠服。」
  紫睨視他好一會,再看看極遠處,有馬二及薰姬二人已完全不知在何方,再道:「總之,歷史的發展是絕不能改變,要把波幅調節在可控制範圍內,明白嗎?」
  「是,知道。」
  「聽上去你滿不甘心的。」
  「不不不……」
  「也罷,我完成要事後,與你光明正大一對一的單挑十場,滿意了沒有?」
  「別說笑了,紫大人。你是創造我們的神,小的怎麼膽敢冒犯尊貴的殿下?」
  紫的目光迫視著他,只好再改口:「是是,閣下。」
  「再次聲明,我只是無意把你們喚醒;還有,我只是很普通的存在,並不是神。」紫舉頭看天:「神啊,要是祂真是存在……不說了,我還要回去拜訪曹雪芹。這處的事你們只要完全依從歷史發展便可以,別節外生枝。」
  「明白!」
  這次,紫算是真真正正在空氣中化成雪花消失。

    *    *    *    *    *

  「喝!」涼宮茜由下至上一撥,連同海水一起捲成激柱,直射向槍手群處。水流的猛烈有若磚牆,當先突襲的部隊立時給沖倒下來。道無雙右腳一蹬,借著石壁接連斗折彈跳,借涼宮的遠攻支援下以高速接近敵人,乘對方在混亂下施以重手,把他們準確無誤地擊昏。
  再精良的裝備,要是使用者不能用,也就是沒用。給痛擊昏厥過去的隊員,也就是喪失戰鬥力,然而也不能為二人減輕多少壓力。
  有馬二的策略沒有錯,道無雙與涼宮茜,刀仔與右成義,兩組均是平均分配了遠攻與近戰之利的組合。加上三人分道而行,只要有其中一組成功突破到達目的地,也就是取得勝利,總比六人一同陣亡來得合理。
  然而眾人沒有想到的是對方只是把兵力分配為二,對於有馬二與薰姬反而只派一位考官單挑。令二人要面對的不是一百人,而是一百五十人。僅僅是多出五十人,便是形成極大的戰力差,對方的陣勢也顯然更有組織性。
  無雙還未著地,另一批人已迂迴而至,從右側射擊。幸而茜早一步發現,右手一掃又是一陣烈風,捲起千層浪拍向隊員去,才令他們射偏。
  「師姐,近海!」
  無雙一聽便明白,在跳回海岸邊前先一步拔下昏去隊員的腰間軍刀,數個起躍便回到茜的身邊。
  「他媽的,忘記了在他們身上搶避彈衣。」茜一邊咒罵自己剛才大意,一邊左腳一踢,立時踢起數十米高的巨浪,幾近淹沒眼前的海灘。
  「你會不會用槍?」
  「不會,也沒必要用。」
  「但長此下去,你的內力支持得了嗎?」
  「不知道。」茜與無雙一一對答,但顯然十分吃力,如此過度運功,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
  用武術與槍械對決,而且是以寡敵眾,本身就是不公平。
  可是,他們不能敗。
  要是在此處敗了,以前的努力,一直的堅持,也會化為烏有。
  「替我支撐多廿秒!」無雙放下平常的少女矜持,雙腳粗獷地一擺,雙手亦執刀,猛地蓄力,眼神也變得凶狠起來。
  「道家劍法與我的道拳,其實是一樣啊。」
  曾幾何時,二馬友如此對無雙說。
  「但是……」
  「沒錯,表面上是不同,但去到盡頭,還是一樣的。」二馬友當時這樣說,同時雙手整理和服中:「道家劍法是『求活』,以『守』來自保。道拳嘛,其實並非是甚麼殺人之術,它只是講究『平衡』,也就是不傷己不傷人。」
  當時的無雙聽不明白,二馬友把那套女性用和服掛在牆壁上,傻乎乎地朝拜一番後說:「水是至柔也是至剛,道拳亦如是。不傷人不傷己,但也可以把對方轟至重傷死亡。道家劍法亦如是,甚麼戰場上求存,其實就是殺人。不停地殺人之後,踐踏著無數死屍,自己才能生存。可能祖先們以為劍法中守多攻少,加上後人步入和平後忘記戰場上的殺戮,才會說成是『求活』的刀法。」
  「那即是說,道家劍法也有攻擊向的招式?」
  「當然,表面上你會覺得很簡單,但是……」
  無雙眼前一花,二馬友早已把她手中那柄竹刀拔在手中,還未待她確認便發現刀已架在脖子上。
  「明明是守勢,但只要扭反,以及連著使用,便是最狠毒的殺人招式!一直留心你的練習,所以學懂過去。一直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敝家的劍法如此平庸,後來悟出這招便明白了,因為是有人故意打亂劍法及奧義,才會變成平庸的劍法。」
  「說得好,看來犬女會拜你為師,真是三生有幸。」一名老伯擊掌入內,他便是現任道家的家主道雄馬。一頭白髮但無損其健康容顏,混身散發著超越年青人活力的老年人穩健地步入道場內。
  「祖父午安。」
  「道先生午安。」
  道雄馬滿意地點頭:「乘現在沒有人,我才敢說明事實。沒錯,道家劍法確實是我們有人竄改的。除了是防止外人偷習外,亦有助簡化練習,即使是普通人也可以學會。道家古時就是輔助一小國的將軍世家,面對群雄並立,寡弱的小國是不足以求存,只好發展出守多攻小的戰術,並應用在軍事上。當然,長守不是辦法,所以才轉化成主攻的劍術。然而其威力過猛,不光是戰場上,連江湖野人對決也不是其對手。祖先一心向善,為免後人濫殺無辜,所以把真正的精粹封印。如今所習得的劍法,只是最基本最普通的招式罷了。」
  「祖父,為什麼我完全不知道這一回事?」
  「基本上這是只有當家及少數人知道的秘密,將來你升任道家當家後,便會習得真真正正的道家劍法。然而我想不到,二馬先生會早一步窺見,果然是天下第一高手。」
  「失敬失敬,只是盲打亂猜,未想過真有其事。」
  「我看無雙的心靈修為也夠了,可以學習真正的劍法。」雄馬向二馬友索取竹刀,他亦欣然退出場外。
  就在當天,道無雙正式學習道家劍法,與之前的完全不同,招招也是致人死命,沒有半分留手的餘地。遺憾是無雙悟性不高,而且祖父沒空,數天後便離開,所以她並未完全習全,只是最簡單的數招。事後二馬友也好像受了祖父的委託,只要求她習回原本的劍法,所以殺人之劍術也就完全放下。
  如今已是危急關頭,茜的暗行禦風八勢完全是耗費體內真氣去鼓動狂風,長此製造足以匹敵子彈及擊傷人體的風速,更是在加劇內力的消耗。無雙不可能允許茜力盡後二人戰敗的下場,只好啟用這道封印的殺人劍術。
  氣聚丹田,之後是蓄力於雙腳上,然後是扭腰,雙肩放鬆,手臂不留力……
  眼神與耳聞,在水與風的打轉下快速地盯上一串人,一二三四五六七……
  水花一濺,無雙一個起步便越過六七步,把短小的軍刀如同武士大刀一般彖腰一砍,在狂風中不分東西的風速下空破而至,把命中者的頸動脈完全切斷。
  真正的道家劍法,一字記之曰:「殺」!
  只有對方被殺「死」,自己才是真正的「活」。
  招式還是原本的偽道家劍法,但只要使用上反過來,以及步法的改變,便是由堅守變為猛攻!

[3] Re: Re:
馮友 :
Sno_w :>難不成你是GL嗎?>人家只是也對GL有興趣XD這就叫活學活用嗎?GJ!當然!

有馬二可以當「第一女主角」就是因為夠惡搞,有共鳴啊
(那……第一男主角呢?)

之中是不需要「男」角的!(認真)


[引用] | 作者 無名之人 | 5th Sep 2007 21:14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Sno_w :
>難不成你是GL嗎?
>人家只是也對GL有興趣
XD
這就叫活學活用嗎?GJ!

當然!

有馬二可以當「第一女主角」就是因為夠惡搞,有共鳴啊

(那……第一男主角呢?)


[引用] | 作者 馮友 | 5th Sep 2007 07:30 | [舉報垃圾留言]

[1]

>難不成你是GL嗎?
>人家只是也對GL有興趣

XD
這就叫活學活用嗎?GJ!


[引用] | 作者 Sno_w | 4th Sep 2007 18:43 | [舉報垃圾留言]